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4章欲念又起
    方亚男一阵风似来到那人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喝道:“喂,你牛什么,真以为我舅舅怕了你。”

    那人推开方冯亚男的胳膊,淡淡地说:“我没有说你舅舅怕了我,只是说他的祖传临摹手法是幼儿园级的。”

    “你……”方亚男气得一跺足:“好,那我跟你比,不就是临摹吗,来啊。”

    “你?哈哈。”那人狂笑一声:“别说是你,就是你外公在世,也未必敢说这句话。”

    陈冬听那人如此狂傲,也觉有气,不过一想,自己当初不也是这种性格吗,看看方亚男,显然,两个相同性格的人碰在一起,有的看了。

    方曲走上几步,淡淡地说:“听说阁下到艺术馆来了三次了,每次都想挑战我弟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

    那人瞥了方曲一眼,说:“行啊,今天你们姐弟都在,那我就明说了吧,我不为别的,就是觉得冯家天下第一临摹世家的称呼有些过了。”

    “呸呸呸。”方亚男骂道:“不知天高地厚,天下第一临摹世家是书画界朋友送的,你想收不去?没门。”方政赶紧将女儿拉到一边,低声说:“少多嘴,有你妈妈和舅舅呢。”

    那人并不和方亚男一般见识,目光落在冯直的脸上:“冯馆长,我已经来了三次了,难道你就不肯指教一二?”

    冯直看看冯曲。冯曲正要说话,陈冬走上一步,抱抱拳:“不知这位老兄怎么称呼?”

    那人瞥一眼陈冬,摆摆手:“这是前辈之间的事,后辈们还是少插嘴。”

    陈冬心中有气:“有句老话叫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阁下怎么就认为我们年轻人不行呢?”说着,陈冬朝方亚男瞥了一眼。方亚男本来对陈冬没有好感,但听了这话,心中特别的舒服,胸脯一挺,说:“就是,说啊,叫什么名字,师承哪里?”

    那人想了想,朝冯曲一抱拳:“在下汪有为……”

    方亚男冷笑道:“有为,我呸……”

    冯曲瞪了女儿一眼,对汪有为说:“既然汪先生三番几次前来,非要交流画技,?技,也罢,弟弟,你就跟他切磋一下吧。”

    冯直有些迟疑,但还是走了上来。汪有为眼睛一亮,说:“想切磋可以,不过,咱们有个条件,必须要当众公开,我要让石城人看看冯家的临摹技艺,到底有多高。”

    冯曲点点头:“好,我冯家虽然一代不如一代,却也不是软骨头的人,不过时间和比赛的方式怎么说?”

    汪有为从怀中掏出一张叠着的纸,放在画案上,说:“这是原图,比赛时我们都以临摹为主,限时三个小时,谁临摹的逼真,更接近原画,那么,谁就是赢家,怎么样。”

    方亚男叫道:“不公平,这幅画你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早就胸有成竹,闭着眼也能画。”

    汪有为说:“这个无妨,我可以将画放在你们这里,你们好好揣摩,而且,比赛时间有你们定。”

    冯曲说:“好,明天上午九点,至于比赛地点,我就就在我的文化大厦吧,一楼大厅,到时候我会安排赛场的。”

    汪有为哈哈大笑,起身甩袖离去,居然看也不看大家一眼。

    “真是个狂妄的家伙。”方亚男三五几下便将汪有为留下的画展开,猛然一愣,叫道:“妈,是《双美图》。”

    陈冬一听,赶紧凑了上去,只见上面画的果然是双美,线条优美,笔法老道,而且非常熟悉。

    这是我的临摹画啊。陈冬心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记得当年自己为了欺骗范且,曾经几次临摹《双美图》,这是其中一张。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

    冯曲看到《双美图》时,先是两眼发光,接着摇摇头:“不,这不是真的,因为你外婆说,真的《双美图》是明末时期的,纸张和墨迹都不对。”

    陈冬心道:汪有为怎么有我的临摹作品,难道他和我也有什么关系吗?还是和我所认识的朋友。汪?他姓汪,不会是汪雨的后代吧?陈冬想到这,又摇摇头:怎么会呢,汪雨身陷《双美图》,红尘师娘说了,她下落不明,不会是她的后代的,天下姓汪的多了,再说这是石城啊,我怎么胡乱联系。

    冯曲见陈冬在沉吟什么,走了过来,说:“这位先生,我们该回去了,你住在哪里,我让老方开车送你吧。”

    陈冬忙说:“我们顺路。”

    路上,陈冬坐在车厢里,依然在胡思乱想,他总觉得那个狂妄的汪有为会和自己也有什么关系,但随之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冯曲问他姓什么,叫什么,他只是支支吾吾,也没有说出什么来。当然,如果他将自己的姓名一说出,立马会震惊冯家和方家的人,因为封玲早就和后代们说起过他的故事,而且关于他的传说,不但是和他有关系的亲友的后代,就是石城的普通市民,也有许多知道。

    来到文化大厦下面,车停住了,冯曲向陈冬点点头,带着方政和女儿,上了八楼。

    陈冬正要进去,听到几个年轻的学生从楼上下来,正议论着他。

    有人说:“陈英雄的画真的很有艺术水平。”

    “是啊,人家是几十年前的大英雄嘛,其实我就是因为从小听了他的传说故事,才喜欢上书画艺术的。”

    “那你喜欢他的什么画?”

    “当然是写意了,他的写意画运笔自然,流畅,意境悠远……”

    陈冬看着那些学生的背影,忍不住心中滚动着一股股的暖流。

    他想起了红尘的话,轻叹一声。因为练过绵掌,他心头的混乱劲少了许多,不然,看到刚才人群中的几个女学生,他肯定会眼珠子在人家的身上转几圈。当然,绵掌所起的作用还在其次,因为刚练绵掌,还没有达到真正影响他的地步,主要是回忆。此时,很多往事被《双美图》勾了起来。隐隐,他将自己当成了这些人的长辈。作为长者,哪能没有风度,没有素质。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小师娘。听红尘说起,小师娘为了自己独自去找灵异空间,这种刻骨铭心的爱让他心中惭愧,所以,此时,他已经萌发了回到过去的心,对未来尘世的种种,就不那么在意了。

    陈冬回到寝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当然,他回的是客房。客房里,龙玲正在听燕语说着过去的一些故事,尤其是她和陈冬进入灵异空间,如果阻止龙皇兄弟自相残杀的事,听的龙玲眉飞色舞,心向往之。虽然,这些故事网络上也有片段传说,却哪里比燕语说的全面,富有真是感。

    二女见陈冬低着头,满腹心事地走了进来,对视一眼。龙玲快步迎过来,拉着陈冬的手说:“老公,你饿了吧,我去要外卖。”

    陈冬慢慢地推开她的手,坐在沙发上,望着关闭的电视屏幕发呆。

    龙玲掏出电话,要完外卖,回头见陈冬正在发呆,忙说:“老公,你这是怎么了?”

    陈冬摇摇头,却没有说话。

    龙玲嘴巴一嘟:“好吧,我和燕语姐姐说话。”

    晚饭后,陈冬放下筷子,躺在沙发上,想着和小师娘曾经的种种。龙玲过来拉着他的手,轻声说:“老公,咱们去休息吧。”

    陈冬看看她,摇摇头:“龙玲,你自己去睡吧,我想……我想清静清静。”

    龙玲一呆。燕语也有些发愣。

    龙玲嘴巴张了张,突然眼圈一红:“老公,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你打也打的,骂也骂的,可你别这样对我啊,你告诉我,我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好,我改还不行吗?”

    陈冬摇摇头:“不是,龙玲,我就要回到过去了,我想,我们不能再在一起了。”

    龙玲一呆,两行眼泪顿时滑落腮边,她捂着脸呜呜地哭着跑了出去。

    燕语松了口气,说:“陈大哥,你的决定是正确的,龙玲是个好姑娘,如果你再和她继续下去,迟早会伤了她的,虽然,现在她也会受伤,但长痛不如短痛,我想,过一个阶段她就会平静下来。”

    陈冬没有说话,只是轻叹一声。

    夜色渐浓,燕语站了起来,说:“陈大哥,休息吧,时间也不早了。”

    陈冬点点头。燕语去了内间,在床上躺下,却不敢脱衣,因为她担心夜里陈冬会突然冲进来。想到这里时,燕语那颗心突突直跳,不知为什么,却又有些期待。燕语苦笑一下,自己这是怎么了,明知道不该这样,非要胡思乱想。她翻了个身,将被子蒙在头上。

    陈冬在沙发上躺着,一开始,脑子里全是唐莎的影子,但接下来,封玲、汪雨,刘小慧,等等和自己有关的女孩子都浮现眼前。

    他的心见见骚动起来,不由得想起内间中的燕语。

    陈冬慢慢地站起来,来到内间门口,看到燕语蒙在被子里,正鼻息沉沉地睡着。

    如果此时的燕语,除去了衣服,躺在床上,那么,对陈冬的诱惑将是巨大的,又如果燕语是那种有女人味的女孩子,那么,陈冬也肯定难以抗拒。但是,这两者并不存在,而且,此时陈冬脑子里在转动着红尘的话。

    不,不,我一定要克制,克制。

    陈冬想克制自己,却觉得非常困难。因为他的本性被怪博士给激发了出来,而且,情人痴的药力越到晚上,越会发作到极点,一旦感官收到刺激,会让他冲动起来。

    此时,陈冬已经冲动了,他的脑子里出现了无数的和女孩子交欢的画面。但是,正因为床上躺着男孩子性格的燕语,而且,燕语合衣而卧,陈冬的欲念才没有完全释放出来。此时,还能够凭借自己的意念控制它。

    我不能这样,我如果这样还对得起小师娘吗?想到这,陈冬回到自己的寝室。可是,坐了半晌,心头欲念难平。他突然想起了龙玲。于是,打开门,走了出来。

    来到龙玲的门口,陈冬只需按下门铃或者施展异能,进入寝室,龙玲不会拒绝他。因为,此时此刻的龙玲,正在因为陈冬的拒绝而悲伤。龙玲心中已经完全填满了陈冬的影子,再也无法离开他,她不知道,失去陈冬的日子,自己将如何度过。

    枕巾已经像刚刚洗过的,湿成一片,而她的泪水还在止不住地流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