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0章 我亲爱的月娇姐
    韩文俊闻言急忙道:“那就谢谢大哥的信任了,我一定不会辜负大哥你对我的期望,放心,杨烈他这次是插翅也难逃了!”

    易天有些疲倦的挥了挥手道:“你们先回去吧,我有些累了,明天我会派人去找你们的。”

    “那,就不打扰大哥休息了,我们走了。”韩文俊等人跟易天打了个招呼,便都走了。

    等到韩文俊刚刚离开,易天突然睁开了原本闭上的双眼,低声喝道:“还不出来?人都走光了!”

    房子里间的门被打开,从里面步出了一个年龄在五十左右的灰发中年人,他的样貌和穿衣打扮很是普通,如果让他站在大街上的人流里,绝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杨烈曾经就差点儿死在他的手下,要不是凭着家传腾云纵这种绝世轻功,杨烈早就玩儿完了。

    “齐鹤,你怎么看刚才那个叫韩文俊的小子说的话?可信吗?”易天问道。

    “目前看来他不像是在撒谎,为了出人头地,取得易天你的信任和重用,韩文俊没有理由骗你的。”齐鹤的声音尖细而又阴柔,就像去泰国做变性手术没切干净的人妖一样让人恶心。

    易天沉声道:“既然连你都相信他说的话,那明天你就跟韩文俊一起走一趟吧,你之前曾经跟杨烈交过手,知道他的底细,有你去压阵,我就放心了。”

    齐鹤阴笑道:“上次让杨烈给跑了,这一次他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我会让他知道,今世投胎做男人是他最大的错误!”

    深悉齐鹤性向的易天同样冷笑道:“在你狎玩杨烈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了逼问他说出玉美人的下落,我们当初骗杨烈去楚家盗取玉美人,没想到煮熟的鸭子也能飞走?这一次,你务必要顺利把玉美人给我完好无损的带回来知道吗?”

    “易天你放心,我以项上人头保证,只要杨烈真的在那小山村里,他就绝对跑不了的,遇上我,将是他这辈子就最大的噩梦!”齐鹤满脸阴狠的说道。

    原来,有意要借助杨烈神偷的本事,从楚家把玉美人盗出,然后又对杨烈下手的雇主就是易天。

    他跟楚家大少爷楚易铭私交甚笃,一直以来都对楚易铭口中的楚家家传之宝——玉美人垂涎不已。

    最重要的是,在玉美人其中还蕴藏着一个不为外人知道的大秘密,易天想要得到玉美人并占为己有,也是他为了满足一己私欲而设下的一个阴谋。

    要说最不幸的人,应该就是杨烈了,无端端的本想赚一笔外快,却没想到被卷入了一场阴谋之中。

    真是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

    “怎么你才来了两天,今天就要走啊?是不是我惹你不高兴了,你不想见到我,才会这么急着要回去的?”一听杨烈要回卧龙岭,乌月娇顿时不开心的连声问道。

    杨烈搂住乌月娇的香肩,用手轻轻刮了一下她那小巧的琼鼻道:“你想得太多了,我亲爱的月娇小姐,不要忘了,我现在是卧龙岭的村长,哪有村长整天不在村子里的?”

    “再说了,现在公司里的生意那么好,你是总经理又不能轻易走开,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见面的。等过一阵子,我还会再找时间来看你的,距离会产生美感,不是吗?”杨烈又道。

    乌月娇缓缓地依偎进杨烈带给他温暖安全感的怀里,沉默了片刻后,幽幽道:“没有你在我身边的日子,我又要独守空房,去体会那种寂寞和空虚感了。”

    轻吻了一下乌月娇粉嫩的俏脸,杨烈轻声安慰道:“我也不想让你难过,毕竟我们都有要事缠身,等到以后空闲下来,我就一直都陪着你,直到你感觉烦了我再离开好不好?”

    “去你的,要烦也是你烦我才对,卧龙岭里有那么多水灵的姑娘,只怕你这一去,再也不肯来找我了才对。人家小姑娘又年轻又漂亮的,我拿什么去跟人相比?我有自知之明的。”乌月娇赌气般嘟着诱人的小嘴说道。

    “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心里可是只有月娇你一个人的,天地良心,其她女人在我眼里只是普通女人罢了,绝对是不能跟月娇你相提并论的,要是可以的话,我真想把心掏出来让你看看。”杨烈说谎话从来脸不红心不跳。

    他深爱着乌月娇不假,可是,却不能把自己所有的爱都只给乌月娇一个女人。

    纵使有百般不愿,乌月娇还是强忍住内心的离别愁绪,驾车把杨烈给送到了码头。

    两人在车里纵情热吻痴缠着,好像要把彼此的身体深深融入自己灵魂中一样。

    不过,离别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逢,杨烈还是放开了一脸潮红的乌月娇,跳上了快艇,跟她挥手再见之后,就驾船离去了。

    乌月娇站在码头边上,仿佛要把手臂挥断似的不停挥舞着,只是,早已消失在远方滔滔卧龙河里的杨烈,是根本看不到的。

    杨烈不知道,此时的卧龙岭对他来说,并不再是跟他出村之前一样,那么安静祥和了……

    韩文俊意气风发的站在船头上,任凭船航行带动的阵风迎面吹向了他的脸上,不但没有让其感觉不舒服,反而还很享受这种感觉。

    郝建走到韩文俊的身边,看他一脸陶醉其中的神色,不禁疑惑道:“文俊,回趟老家,你至于那么开心吗?是不是你很久都没有回来过了,有些想家了?”

    “当然不是,我是一想到可以把杨烈那个混蛋给抓住,心里就忍不住地兴奋和激动,哼!敢跟我韩文俊抢女人?我会让你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的!”

    “女人?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文俊,你能不能从头到尾,把事情的详细经过给我好好说一遍呢?嘿嘿,我对你和杨烈之间发生过的事情很感兴趣。”都说女人的好奇心可以杀死一只猫,此时一脸好奇的郝建也不遑多让。

    </div>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