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
    1***********************************

    近来看了一些古装片。大虾们到小店里吃饭,结帐时便掏出沉甸甸的白银往

    桌上一扔,拍屁股走人。逍洒倒是挺逍洒,可未免也太夸张了些。即便这些大虾

    在哪个跨国公司当白领,正常情况下也不可能那么大方的吧?一间小店多招待几

    个这样的「大侠」,一年的进项就有了。

    郭靖黄蓉一饭吃掉十九两多,吃的什么?不过是几个馒头,一些家常菜,没

    什么山珍海味嘛。更有甚者,说某某少奶奶一场麻将输了上千万两白银,编剧未

    免也太无知了,简直信口开河不知所谓。明万历年间,国库一年的收入才两百余

    万两白银,即使是清乾隆盛世最高峰,乾隆三十一年国库总收入也仅仅才四千多

    万两,刨除支出项目约三千余万两,纯收入不足一千万两白银。

    这个所谓的少奶奶,一场麻将输掉了乾隆朝国库一年的纯收入。纵然是和砷,

    也不可能这么大手笔。一两黄金=十两白银=一百钱白银=一千分白银=一万个

    铜板。有专家计算过,在物价稳定的情况下,一两白银约等于500元人民币,

    那么郭靖黄蓉的一顿便饭就吃掉了近万元人民币,那位「少奶奶」一场麻将输掉

    了近五十亿元人民币!笑!

    ***********************************

    娘的话无异于给了我当头一棒,脑子里嗡嗡作响,一片混乱。好半天我才回

    过神来,急问道:「怎么回事?!爹怎么知道的?」

    娘的粉脸苍白得一丝血色也没有,双手紧紧地捏住椅子的扶手,由于用力,

    指关节都发白了。从她那失去光彩的嘴唇中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出一句话:「

    戴福那杀才!因你摔了他的饭碗,便把……你我之事向你爹告发了!」

    我一听到「戴福」二字,一股无名怒火登时涌上心头,紧握着的拳头狠狠地

    砸在桌子上,把茶碗都震得蹦起老高,「咕咚」一声落回桌面,滚了两滚便掉到

    地上「啪」地一声摔得粉碎。

    门外伺候的小厮闻声赶紧跑进来,我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娘一言

    不发地坐在椅子上,紧紧地抿着嘴唇,丰满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显然也是激动

    异常。

    我粗重地喘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爹他老人家……对戴福的话

    就如此深信不疑么?」

    「你爹原也是不大相信的,可夏荷那贱人不知受了老杀才什么恩惠,竟和他

    一同攀咬我……你爹他就……」娘的眼圈开始泛红。「我嫁到戴家近三十年了,

    从来没见过他那个样子……既不骂我,也不跟我说半句话,只是一个人坐在屋里

    发呆,脸上一点儿表情也没有……那双眼睛里发出的寒光异常慎人……看一眼晚

    上都会做恶梦的……」说到这娘就像大冷天被人兜头泼了盆凉水,双臂环抱,娇

    躯颤抖。

    我心头也是阵阵发凉,爹平日里很和善,从来没见过他发脾气着急过,但往

    往是脾气越好的人,一旦发起火来就越是吓人。

    「你爹的为人,最是循规蹈矩,平生亦最恨淫乱之人,我怕……我怕……」

    「怕什么?」

    「我怕他一怒之下大义灭亲,向官府举报我们娘俩,到时官府怪罪下来,这

    逆伦大罪,怕是难逃一剐!最次也得是砍头!」娘尽量压低了声音说道。

    我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倒吸了一口凉气。「不会吧……爹就我这么一根独苗,

    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傻事?」我摇了摇头,用肯定的语气又说一遍:「爹绝不会

    那样做。虽说他为人耿直,但也最爱面子。家中出了这等丑事……」说到这,我责任编辑:admi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