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9章二更求月票念清你记不记得自己姓念
    念清等到宴子,和傅佑一起离开公司时,看到顾清恒的车,刚刚开走。

    手机,没再响过。

    念清慢慢松了一口气,同时心里,有着淡淡的失落。她知道,这样很矛盾,她正在努力,让自己变回正常,淡忘该要忘掉的磐。

    她不愿再多想任何与她不可能的事。

    一直到晚上,请傅佑吃饭啮。

    过程,挺愉快的。

    大家,都是一家公司的同事,有共通的话题可聊,彼此又是打工赚钱养活自己的年轻人,在相同的一个阶级奋斗,讲话不用顾虑太多,也不用区分身份的高低,很自在。

    吃完饭。

    傅佑没喝过一滴的酒,很尽责地送念清和宴子,回小公寓。

    临告别时,傅佑叫住念清,腼腆地问她:“下次,我能请你吃饭吗?”

    “可以啊。”念清理所当然点头,多交个朋友,是件好事,其他,就免了——“不过,你就请我,不请宴子?”

    傅佑尴尬地瞥了瞥宴子,连忙打圆场:“请,都请。”

    三人,聊了几句,各自告别。

    念清和宴子上楼。

    “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傅大哥的意思,是想单独请你吃饭,他想追求你。”宴子跟谁都能融洽一块,今晚吃饭时,已经管傅佑叫傅大哥。

    念清微笑摇头,拿着钥匙开门,进屋,边脱下高跟鞋,边对宴子求饶道:“我现在只想赚钱存款,不想跟谁谈感情,不要再添事了,大家交个朋友,就挺好的。”

    宴子蹬掉高跟鞋,换上拖鞋进去客厅,看着念清说:“你不想谈感情,别人想和你谈啊。”

    ……不知道是说傅佑,还是,顾清恒。

    念清揉着额头叹气,没说话。

    她一说话,宴子又得唠叨她,说她过得谨慎,不懂滋润自己。但其实,安稳自在的生活,对她来说,就是最好的滋润。

    今天的天气,是阴天,空气带着湿度。

    念清收了阳台的衣服,免得等下会下雨,将宴子的那部分,丢给她自己弄。她进了房间,叠好衣服,去洗澡。

    洗完澡出来。

    念清看到手机的显示灯,正亮起,是有信息发来。

    她走过去,拿起手机看,微微蹙眉——是顾清恒发来的短信信息。

    她点开来看,里面,只有一行简短的字:【今晚,玩得开心吗?】

    念清拿着手机,看了短信很久,也不知道该回点什么才好。

    应该,算开心的。

    但她这样回复,顾清恒会不会误会?

    念清猛地收住思绪,白皙的手指,轻按额头,心,很不能自主。

    她不该想到这种问题,顾清恒误不误会,其实真的与她无关。

    她不用解释什么,更不用觉得心虚,如实告诉他就行。

    久久。

    念清回了顾清恒一个字:【嗯。】

    之后,念清怕顾清恒会又给她打电、话,她目前暂时不想面对他。如果可以,她希望一直都不用再面对他,对上他,她真的很不知所措。

    常常,受他影响,被他引诱到失控。

    念清干脆再回顾清恒一条短信——【我要睡觉了,晚安。】

    搁下手机,插、上充电器。

    念清上了床,盯着天花板在发呆。

    好半晌,手机,没再响过一次。

    念清翻了个身,拉高被子,缓缓闭上眼睛,睡觉。

    告诉自己,这样,很好,很好,渐渐搁浅,曖昧的关系迟早会断掉,彼此,回归正常的两条平行线。

    ……

    ***

    过了平静的几天。

    周四下午,发生了一个意外——念紫出了车祸。

    念清接到蒋蓉的电、话时,是下午的五点多,快要下班,但今晚轮

    tang到她加班。蒋蓉在电、话里讲得很急,要求她立刻赶去东区的医院,之后,就挂断电、话。

    念清不知道念紫的车祸,严不严重,是住院,还是在做手术,蒋蓉没说清楚,但她肯定必须要赶去的。

    时间很急,念清问了好几个同事,帮她换一下今晚的加班。但因为,临时太急,没人愿意突然调班,最后,还是她倒贴对方一晚的加班费,才调的班。

    下班时分。

    念清迅速收拾好东西,一边给宴子打电、话,一边走进电梯。她大致将念紫的事情告诉宴子,让宴子不用等她先自个儿回家。

    离开公司。

    念清去了附近的超市,买了一个漂亮的水果篮,又到最近的花店,买了一束念紫喜欢的花。

    这些东西,一样,也不能少,蒋蓉很疼念紫,容不下她一点的漫不经心。她要将能做到的细节,做到最好,才能让蒋蓉满意。

    买好东西,招上计程车。

    念清上了车,立刻说出地址,让司机有近路就走近路,她很赶时间。

    司机走了近路,但奈何,赶上下班的高峰时段,路上,都有点堵。

    一个半小时。

    念清赶到东区医院,询问了护士,急急去到念紫的病房,推开门进去时,猛地皱起眉。

    念紫,很安然无恙地坐在病床上,享受着护工的服务,比她赶得出了一身汗,以及,浑身车尾气,好得多去。

    念清深呼吸,沉着气进去。

    “妈。”叫了声蒋蓉,念清转而看病床上的念紫,脸右侧贴着纱布,应该,是车祸时擦伤的。

    念清很关心地询问:“姐,你没事吧?严重吗?”

    念紫喝着汤,看也没看念清一眼,将她,当空气。

    蒋蓉眯眼盯着念清,终于,发作不满:“你是怎么回事?没听清楚我电、话里说的?我让你立刻赶来,你拖了两个小时才来,是不是你姐出车祸,你都不愿意过来看她一眼?养你这么大,怎么养都不熟,没一点亲情!”

    念清抿着唇,很想说,她没拖两个小时,她只用了一个半小时。

    但这话,她知道不能说,不然,蒋蓉会认为她在顶嘴,在狡辩。

    不服气,只能往肚里咽下。

    念清扬起微笑:“妈,我已经赶着来的了,路上,在堵车。”

    蒋蓉刻薄着脸,指节在敲着台面,五十多岁人,依然咄咄逼人:“你哪次不堵车?叫你回家一次,你不是堵车,就是加班,就你理由最多。现在阿紫出了事,你又堵车。念清,你记不记得自己姓念?”

    蒋蓉很不满意念清,这个养女,他们念家在她身上,花了不少钱。小时候,她还挺听话的,可越长大,刺就越多,越难教育。后来,还不学好,跟着野男人私奔,最后,是没私奔成功,但丢尽他们念家的颜面。

    那个时候,她就不想要念清,但是,将人养到这么大,不要又不行。

    罚她跪在家门口一整天,她一句话不吭,还不肯低头认错,真想,将她掐死!

    念清一直微笑,虚心听教,已经习惯了。

    她做对事,没人会夸她,但她,不能做错事。她也很怕自己会做错事,她无法,不过得谨慎。

    “妈,我没这个意思,我一直有将你们的养育之恩铭记于心的。”说着,念清将买来的花束,递到念紫面前,笑着道:“姐,这是你喜欢的花,还很新鲜,开得很漂亮,我特地买来给你的。”

    念紫用眼角瞥了一眼,喝完了汤,她才缓缓道:“插、上吧。”

    “好。”念清微笑,知道这事,算是翻页。

    蒋蓉疼念紫,念紫不气了,蒋蓉自然也会消气,她,也会好过一点。

    插好了花。

    念清没见到念海,意外地挑眉:“爸,不来吗?”

    “他在查撞我的司机。那个人,开车逃逸了!”念紫声音愤恨。想起刚才的车祸,仍心有余惧,她要不是躲得快,恐怕就不是擦伤脸这么简单。

    要是捉住那个肇事司机,她绝对要他坐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