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4章二更真想在这张床上对你做点什么事
    顾清恒是真的会做饭。

    念清看着一桌偏清淡的菜,略惊讶,都是她喜欢吃的。难以相信,清城的首富,顾氏的大老板,竟然,也有这么人性化的一面。

    “以前,我在外国生活了一年,学会了自己做饭。”顾清恒弯唇道,看穿念清的心思奋。

    “哦。”念清点下头,没细问,这属于顾清恒的私事,她不好问韧。

    只是,他在外国生活一年,怎么学的,都是中国菜,还和她平时吃饭的喜好,非常贴近。

    也真是,有缘。

    念清没有多想,负责盛饭,盛了两碗。

    她不知道顾清恒,吃过没有,但这么多菜,她一个人,也肯定吃不完。

    坐下,吃饭。

    念清和顾清恒,吃过几次饭,她一直是被他照顾的一方,用餐过程,是享受的。他是个,细心体贴的男人,不管吃西餐,抑或,中餐,他的礼仪风度,都很成熟。

    顾清恒在给念清,夹菜。

    他不会夹多,荤素均匀,等念清吃了碗中的,他再夹进去,很有分寸。

    他,一直在看念清,看她生动的小脸儿,被米饭的热气,蒸出淡淡粉润,没有刚才的苍白。

    他觉得,她是喜欢的。

    “我做的菜,符合你的胃口吗?”顾清恒提问,瞥见念清的嘴角,有一粒米饭,伸手,要捻走时,她已经用小舌头,舔入自己的嘴中。

    一瞬,顾清恒眼神幽邃。

    “很好吃。”念清边吃边点头,胃口,被顾清恒做的菜,打开了。她自己,也会做饭,但感觉不够顾清恒做的好吃。

    他,真的什么都会,什么都懂。

    念清看顾清恒,没怎么吃,光是她在吃,略不好意思,主动给他夹了菜:“你也吃,真的,很好吃。”

    “嗯。”顾清恒微笑,目光,在为一人停驻。

    胸膛,很热,有什么在汹涌,融化。

    快要,呼吸不能。

    曾经的顾清恒,在外国静养的一年,一直在原地等待,甚至,走回从前。但他心里的那个女孩,却和陆淮川,往未来越走越远。江晚说顾清恒变得不再像顾清恒。他慢慢地在恨,却始终放不下心里的执着。开始,每天学做她喜欢吃的菜。

    还好,他学了。

    顾清恒吃着念清夹给他的菜,挑起眉,心情很好。

    小公寓很小,只有他们两个人,就像,一对夫妻。

    吃完饭。

    念清收拾碗筷,菜很多,她和顾清恒都没能吃完。她将剩菜用保鲜膜,包起来,放到冰箱里,留着晚上热了吃。

    弄好后,念清倒了一杯热水,晾凉,拿了感冒药和头痛药,一天要吃三次。

    “头痛?”顾清恒瞥了眼念清手里的药,蹙眉。

    “嗯,感冒引起的。”念清心里清楚,不关感冒的事,但怕顾清恒要送她去医院。

    其实,从昨天在酒店开始,她就一直头痛,和顾清恒再次发生关系,让她很混乱。

    他们现在,算什么关系?

    也许,真如宴子所说的,大家都是成年人,拿得起放得下,做都做了,事后,潇洒淡忘。

    水,暖了。

    念清吃了六颗药,苦的。

    她想找点甜的零食吃,冲淡一下苦味,刚转身,就撞上顾清恒结实的胸膛。她的腰,被他有力的手臂,搂住,他的气息,在接近她的唇,随即,吻上。

    他的舌头,在她嘴里,搜刮。

    她现在的味道,不怎么好的。

    很快,念清僵住,渐渐尝到清甜的味道,覆住她满嘴的苦涩。顾清恒不知道喂了什么到她嘴里,类似于糖,他正在她嘴里,引诱着她嬉戏,纠缠。

    甜味,融化在彼此的嘴中。

    仿佛,连津液,也是甜腻。

    念清紧紧闭着眼,白皙的手,用力攥住顾清恒黑色的衣襟,不然,她连站稳的力气,也没

    tang有,身子在轻颤,很敏感。推不开顾清恒。

    半晌。

    嘴里的清甜,完全融化掉。

    吻,分开。

    两人气息吁吁地吸纳着彼此的呼吸,亲密的曖昧。

    “还苦吗?”顾清恒轻啄念清的耳垂,喜欢看她在因他动情,了解她不喜欢吃苦的味道。

    念清别开绯红的脸儿,摇头,说不出话,怕一说话就泄露出她不正常的声音。

    “要睡觉吗?”顾清恒扶住念清的腰,觉得她浑身很软,抱着,或,压在身下,都很舒服。

    念清立即摇头。

    顾清恒在这,她睡觉,他干嘛?看他样子,也不打算现在就走。

    那……

    “……我想看会电视。”念清斟酌地拖着。

    “我陪你。”顾清恒玩尔挑眉,唇,在笑。

    念清一对上他深邃的眼神,头皮,麻了一半。

    看电视。

    念清在转台,心不在焉的,身旁坐着的人,是顾清恒,和宴子的气场,是天上地下的。

    她,无法忽视他。

    随便找了个节目看,不知道在讲什么。

    念清觉得,她和顾清恒现在的关系,很危险,超乎了正常的曖昧,就像情侣,但是见不得光的那一种。

    一旦失控的话……

    顾清恒看着电视机,蹙眉:“这节目……”

    念清止住思绪,反应道:“你喜欢看?”

    顾清恒摇头,看着她笑:“太假。”

    念清点头,明了,一边转台,一边问顾清恒平时喜欢看什么节目。

    他给出的回答,很详尽,都是一些,念清平时不会主动去看的财经,国际,科学,动物。无法,他们始终相差10年,这么巨大的鸿沟,要完全跨过去,难度很大。

    气氛,算和谐。

    念清在研究顾清恒喜欢看的动物节目,弱肉强食的世界,狡猾,捕捉,等待,能看出很多智慧。

    “她什么时候回来?”顾清恒突然开腔问。

    “明天晚上。”念清反应了半晌,才意识到顾清恒在问宴子。她注意力,都在节目上。

    顾清恒挑眉,男性身躯,贴上念清的柔软腰身,声音,很低很低地触着她心:“我今晚,留下来陪你,好不好?”

    念清想摇头,在她腰上的大手,轻轻揉弄,透着薄薄的衣物,有点痒。她缩着身子,背部更紧贴顾清恒的胸膛,温度炙热,心跳强健。

    无法否认,这个男人,很迷人。

    耳前的长发,被修长的手指撩起。念清一个激灵,瞪着顾清恒:“你别再弄我耳朵!”

    顾清恒失笑,搂着念清的软腰,贴着她的身,宽大的臂膀,微微震动,是在开怀。好一会,他再次问:“我留下来陪你,好不好?”

    念清瞥了一眼长柜的镜面,男人和女人,在紧紧依偎。

    “……好。”念清觉得自己,真的,有点被顾清恒传染,失控。

    ……

    ***

    晚上。

    吃过晚饭,念清又吃了一次药,真的撑不住很想睡觉。她看着顾清恒,迟迟没开口。

    “我睡你房间。”顾清恒说着,直接抱起念清,走去她的房间,不让她再硬撑,她需要休息。

    念清没拒绝,顾清恒只能睡她的房间,客厅,没地方让他睡,沙发太小,容纳不了他。睡宴子的房间,那更不可能。

    ……她房间的床,够,两个人睡。

    关上房门,上锁。

    念清一躺在床上,几乎,就要睡下。转眼一瞥,看见顾清恒,正在脱衣服,黑衬衫丢在地上,露出宽肩,他后背的几道爪痕,鲜红依旧。

    和她身上的吻、痕,一样,还没消去。

    他们身上,都存在彼此留下的曖

    昧痕迹。

    顾清恒解下了皮带,转眸,见念清正在看着他。

    他一笑,俯下身吻她额头,眼眸深深:“真想,在这张床上对你做点什么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