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2章顾清恒很喜欢这个嫩的
    西苑饭店门口。

    端午已经停好车在这,等候多时,他看了下腕上的表——官少砚的父亲,离开有将近二十分钟,顾清恒仍迟迟没有下来。

    正当端午考虑上去的时候,他看到与顾清恒一同出来的念清,挑眉,瞬间意会稔。

    也就,只有一个人,能够打乱顾清恒既定的规划俨。

    “清小姐。”端午打开车门,微笑地邀请念清上车。

    念清向他点了下头,说了声谢谢,便上去车中,尽量往里面坐。车内空间,足够宽敞,可顾清恒一上来,仿佛,占据了全部空气,个人存在感过于强烈,在他身旁的念清,显得薄弱幼小。

    车,开动。

    念清低着眸,略紧张。

    “你今晚来这里,有什么事?”顾清恒提问,目光,如影随形。

    “见个人。”念清一语带过,想起念海刚才说的话,不禁抬起眸,打量顾清恒。看他一瞬转眸,目光,紧紧捕捉住她。她也干脆不躲,就这么打量着他,微微在走神。

    顾清恒他,是对她有意思的,可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她看不透。

    “别用这种眼神看男人,会让人把持不住的。”顾清恒伸出好看的手,轻轻捏住念清的下巴,细细摩挲,眸光骤暗——好嫩。

    念清回过神,拉下顾清恒的手,微恼:“我没别的意思的。”

    顾清恒轻笑,喑哑的声音,并不讳言:“可我,有别的意思。”

    念清心跳一顿,别开了脸,白皙的肤色,微红。

    此时,手机短促地响了两声,是短信的声音,屏幕上,赫赫显示出三个字——官少砚。

    顾清恒微暗的眼神,瞥落。念清迅速拿起,有意识地挡住,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见到。

    短信,是宴子发来回复她上一条的——【我厉害吧!】

    念清忐忑地看了一眼紧蹙俊眉的顾清恒,给宴子默默回了几个冒号,表示无言以对。

    “为什么不用新的手机?”顾清恒淡淡开腔。

    “旧的还没坏,不急着用新的。”念清解释。

    没坏,顾清恒挑起眉,看着念清将手机放进包包里,抿唇,目光沉沉——没坏,却时常收不到他的电、话,也不再给他发任何短信。

    沉默久久。

    直到,一则电、话,打破这尴尬,是顾清恒的手机在响。

    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接听起,声音微冷:“嗯,我在路上,有事?好,我等下过来。”

    结束通话。

    顾清恒转眼,看向念清,说道:“临时,有个应酬。”

    念清点了下头,反应极快:“你随便找个地方,放下我就行。”

    顾清恒一笑摇头,眼神迷人地看着念清:“你跟我一起去。你是我公司的员工。”

    念清纠着秀眉,觉得不妥,但,无法说不。

    顾清恒是在用上司的身份,跟她说这话的。

    点头,苦笑应下:“……好。”

    临时加班,并没有加班费,还得小心翼翼跟着大老板。

    ……

    ***

    应酬的地方,是清城最顶级的一个俱乐部。出入这里的人,必须是入了会的会员,一人一年15万会费。

    念清,不可能是这里的会员,但顾清恒是,她是被当成顾清恒的女伴,带进来的。

    如何当顾清恒的女伴,念清不敢想象。

    手,一直在顾清恒那儿,被他紧紧牵着,一路去到他要应酬的房间,开门,进去。

    念清约莫扫了一眼,里面,有七八个男的,身边,都带着自己的女伴,唯一的熟面孔,就是贺东林。

    “嫂子,你也来玩啊。”贺东林笑着向念清打招呼,声音,足以让房间里的人,都听到。

    他存心,要逗念清。

    这丫头,机灵得紧,上次在酒吧里,各种想开脱。

    念清强颜笑着,向贺东林,以及,其他的人点了下头,权当没听到那一声嫂子。

    其他人,听到贺东林说的话,纷纷将目光,转到顾清恒身边的女孩身上,打量——顾清恒第一次带女伴出席,是个嫩的,模样挺纯,衣着普通,但,年轻就是好,穿什么都有滋有味。

    “你女伴?”有个男的惊奇地问。

    “嗯。”顾清恒淡淡应道,拉着念清,跟他一起坐下,一只手,搂着她的腰,让她挨着他,另一只手,则捧起她的小手,认真端详。

    半晌,他转眸,看向念清:“伤口,全好了。”

    念清紧张得心不在焉,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点头,想抽回自己的手:“嗯,医院的药,很有效果。”

    顾清恒的手掌,一松一紧,像钓鱼儿一般,偏偏,不松开念清的手。他修长的五指,滑入念清白皙的指间中,扣住,紧紧地十指交缠。

    难以挣开。

    他掌心的薄茧,碰上她的细腻,仿佛,触电一般,酥麻。

    念清紧紧蹙眉,尴尬得不敢直视顾清恒,别开眼,乱瞟。

    这里的几个男人,素质和涵养,都很高,寥寥调侃她几句,并不会深入探问她的私隐,都是做事成熟的男人。他们身边的女伴,在看了她几眼后,便知道性质上的不同,她和顾清恒,不是那回事。

    几个服务生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个精致托盘,是一些小玩意儿,供喝酒时消遣娱乐的。

    念清会玩的不多,但也有那么一个,她倾身,拿起其中一个小玩意儿——魔方。和外面买的不一样,这个俱乐部的东西,都是特制的,手工精巧,看着,就觉得很漂亮。

    念清摆在手心上,把玩一下,眉心间起了玩心。

    读书时候,那人说她要高考,得要长点脑力,就给她送了一个魔方,让她玩儿。可她总是转了半天,也转不对颜色。那人会笑她,然后,坐到她身边,给她一一转对颜色,俊容比她笑得,还孩子气。

    身旁的男人,低下身靠近,带着和陆川相似的气味,念清霎间抬起脸,与他四目相对,怔怔的。

    “喜欢玩这个?”顾清恒轻声问,目光,凝注她。

    念清想了想,点下头,白皙的脸儿,一笑嫣然,是属于她这年龄的美好。

    顾清恒一瞬被迷了眼,慢慢松开念清的手,让她玩儿,沉着的目光,紧紧地吸住在她身上,无法挪开。

    贺东林叫了三次,顾清恒才挪开目光,淡淡看向他。

    “去隔壁玩牌,一起?”贺东林说道,这里的人,都转移到隔壁玩儿了,喝完酒,要玩点刺激的消遣,钱,很不错。

    顾清恒摇头,手,搂着身边的念清。

    贺东林挑眉,懂的——这丫头,顾清恒很重视,一秒不看住也不行,怕她不见。

    没说什么,贺东林去了隔壁房间,那边的人,都在等他,不去不行。

    念清一直在转着魔方,精神集中,她有听到贺东林的话,但与她无关,他们玩的筹码,最低是一万起的,也就只有顾清恒……

    “这个地方,转错了。”身旁一直看着的男人,忍不住出声提醒。

    念清猛地抬头,诧异地看着顾清恒,他,还在——“你不过去玩吗?”

    顾清恒摇头,手指,勾起念清的一缕秀发,撩到耳后,淡笑问她:“好玩吗?”

    念清笑得不好意思:“我玩得不好。”

    “拿来。”顾清恒伸出好看的手,念清将魔方递给了他,稍稍凑近,看他微微垂下眼,修长的手指,在上面,灵活转动,不一会儿,就将她之前转错的地方,一一纠正过来,迅速对上颜色。

    “你玩得真好。”念清感慨。

    这种东西,对顾清恒而言,真的仅仅只是个小玩意儿,用来提神的。

    顾清恒斜勾着眼,第一次见念清主动离他这么近,柔软的身子,几乎倚在他手臂上,眼中也只有他,很动人。

    “继续啊。”念清催了一声,看顾清恒无端停下来。

    顾清恒敛起强烈的情绪,迅速将魔方一一对上,只剩最后一步,留给念清:“剩下的,你自己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