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4章 南海归墟
    在许悦乐问完之后,杨牧之开口回答道:“海眼即归墟,传说我国南海有一处海眼,深不见底,倾天下之水也难以将其填满,西部直通天庭的巍巍昆仑山相对应,《山海经大荒东经》记载了在渤海之东的茫茫大海上还有一个无底之谷,它有一个极富象征性的名字归墟,根据神话的说法,世界上宇宙间各条河流,甚至连天上银河中的水,最后都汇集到这原始而神秘的无底之洞里,但归墟里的神奇之水,并不因此而有一丝一毫的增减,因为它是汇通上层宇宙(天庭)和中层宇宙(大地)的心脏,归墟与昆仑分别位于中原地带的东方与西方,这一鲜明对比,实在令人惊异,它们的象征含义,我们今天尚未完全清楚,事实上对它们的解释目前多从地形方面着眼,尚未从古代中国原始灵魂的角度予以探索,《山海经》提到归墟是少昊之国,而少昊的神格尽管复杂多变,主要则是东方夷人鸟图腾部落的百鸟之王,他有金神的成分,但以海神为主,特别是在仙话化的神话中,晋代人所叙说的有关少昊诞生的事迹很能说明问题,相传,少昊神的母亲皇娥,在穷桑的沧茫海面上,遇到了白帝之子(白帝正是金神)他们泛于海上,游漾忘归,过着超乎人世又入乎人世的生活,结果生下了少昊,金神位于西方,而海神则位于东方,于此,少昊神格的二重性已有所透露,在神话地名上,这些二重性同样有所表现,昆仑之墟和归墟的墟字,义正相反,《说文解字》释墟为大丘也,这是墟的原始义,与昆仑之墟正相契合,但墟还有大壑(即大山谷)的含义(见《康熙字典》)这些二重性、乃至多重性,正是中国上古神话从字里到行文,从情节到角色的普遍特征,与此发展近乎同步,成书于晋代、托名于列子的《列子汤问》篇,对归墟作了更详尽、也更富仙话色彩的报道,根据这篇报道,归墟距离中国更遥远了,它随着更为奇异的梦幻之翼,飘渺于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的地平线之外了,此外,海与山的合流,成为归墟神话的新特质,在遥远东极的无底之海,平空耸起了五座神山,岱舆、员峤、方壶、瀛洲、蓬莱,这些山,上下周旋三万里,山间相距各七万里,每山平顶达九千里,这是昆仑山在东海之外的翻版,其上台观皆金玉,其上禽兽皆纯缟。珠(王干)之树皆丛生,华实皆有滋味,食之皆不老、不死,这是一个较之西方式的天堂更好等级制、也更为自由的洞天福地,这里所有的居民皆是圣仙之种,他们每天在山与山之间作各样跨海凌空的飞行和不拘形迹的自由交际,关于他们的生活,还有一段充满戏剧性的故事,说在远古之先,这五座仙山相互独立,各个没有根底,他们飘浮在汪洋之上,常随波潮上下往返,这种状态与我们的地球在太空中的处境出奇地契合,这是否在海市蜃楼的一般含义之外,还意味着初民对人类的大生存环境,有一种穿透表象的灵性直觉,据晋人记载,有一天,仙山的居民对大环境的游移不定切感厌烦,他们向宇宙的至上之神集体投诉,帝(这称号早在殷代已见文献)唯恐宇宙东部的神山流移到西极,打破宇宙已有的平衡,使神山居民失其所居,就派人面鸟身的北海之神禹强(禹强的鸟身表明他的东夷渊源,这与少昊神的东方要素是一致的)驱使十五头巨鳌分为五组,分别用头顶住山基,稳住了五座神山,它们受命六万年轮换一次,此情此景,与鳌鱼负地和鳌鱼眨眼的神话相参证,可暗示神山即大地的原始观念,负山,实为负地,这样看来,在归墟神话的仙话化了的身影后面,可能隐藏着较昆仑神话更古老的创世神话的遗绪,但因现有材料不足,尚难于考证,但这可以暗示,上古神话曾经多么丰富,如大地神话,当远远多于今日所存者,但好事总是多磨,正当这五座神山被稳住,远古居民安居之际,生长在龙伯之国的巨人种族(据晋张华《博物志异人》转引古籍《河图玉版》的记录,龙伯国人长三十丈,生万八千岁而死,很可能这是类似希腊神话提坦巨人族的远古神怪之族。)蠢蠢而动,入侵归墟,他们举足几步就跨到了神山边,放下钓钩,一下子钓走了六只神鳌,致使岱舆、员峤失去了羁绊,各自飘流到北极,沉入了汪洋大海,数以亿万计的远古居民被迫播迁(即流亡)到其他地方,上帝十分震怒,他把龙伯国驱放到凶险危困的地方,并大大缩短了巨神们庞大的躯体,但据说到了伏羲、神农时代,巨神的躯干还有数丈之高。(见《列子汤问》篇。)”

    “我是越听越感觉在看神话小说了。”赵莲娜感叹道,“看来等拿到真是的资料之后,我们还要好好的研究一下才行,毕竟事情跟之前我们想的完全不一样了。”

    杨牧之的一路飞车,很快就到了梦境之中展立扬带着他去的庙宇,找到大佛之后,杨牧之来到大佛背后,果然大佛背后跟在梦境见到的一样,由于展立扬出车祸,他的身上的物件全部都警方拿到,在来之前,江淑娴已经将钥匙给了杨牧之,杨牧之拿出钥匙,将锁打开,资料真的在里面,跟梦境里面的一模一样,接着又来到窗户边,按照展立扬在梦境里面使用的办法,又将资料拿走,三人满载而归,赶到江淑娴的办公室集合,现在他们需要认真的来分析一下目前手上所掌握了的资料里。

    此时,在江淑娴的办公室里面,大家将拿到的资料认真的看一遍,其中贪官这边的资料,大家仔细的研究了一下,还有没有陆大海以及另外一个高官,江淑娴看完之后,说道:“虽然这次小有收获,不过还是没有那两个人的记录,看来还需要从另外的方面入手才行,而且之前那个代号为h的,会不会就是除开陆大海的另外一人呢?林县长在参与贪污受贿,主要是跟宁大强以及h这个人接触,林县长对其身份的猜测应该比省级更高,难道是中央的人?”

    “完全有这个可能,不然军事上的机密又怎么会轻易得到呢?”李慕菱开口说道,“看来现在需要调查清楚这楚立扬,宁大强,陆大海,林县长,展立扬,以及这个神秘人h的关系了,或许能从中找到一个线索。”

    “我这边之前复印的资料或许有帮助,大家先看一看。”刘晓霖开口道,将十多年前复印到的陆大海的资料拿了出来,“他一直怀疑我有这个资料,我在国外的时候,对他构不成威胁,一回来就派杀手来杀我,看来这资料对他十分重要了。”说完之后,将资料拿给大家过目一看。

    众人看完之后,率先由李慕菱开口,“从刘姐这些资料来看,看来楚立扬宁大强陆大海几人在十多年前就已经认识了,估计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合作了,这资料上面都是陆大海一些受贿的记录,而且有几件是楚立扬和宁大强两人从中穿线的,难怪他会认为对他构成威胁了。”

    “不过这些资料在几年前或许能够将他一网打尽,不过现在,他的官做的这么大,想凭借这些将他治罪,还是有点难度的。”刘晓霖说道。

    “不管怎么样,我们对于案件的了解至少比以前更加清晰了。”许悦乐接口道,“先前我们在车上的时候已经分析了,我觉得他们将国家机密出卖给日本和韩国,不止是得到钱财那么简单,一种直觉告诉我,这背后有更大的阴谋。”

    “是啊,我也是这种感觉,日本人一直在说自己的神的后代,但是先前我们在车上分析,日本人很有可能就是徐福的子孙,他们要这些消失的文物,不但是为了得到那种神秘的科技,也许还想销毁历史。”赵莲娜也开口道,“而韩国那边,估计想法跟日本差不多了,在古代,这两个国家都唯我们马首是瞻,现在更是想摆脱我们。”

    “真是没有想到,一件简单的反黑贪污案居然越是调查,越是神秘。”李慕菱一脸的担忧,本来说真相就已经快要再眼前,可是每次一要接触到所谓的真相,留下来的却是更加复杂的谜团,现在居然牵涉到古代的传说了,这下她的头更加的大了,看来想退休的打算一时片刻还是不能实现。

    李慕菱的担忧神色影响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不过杨牧之除外,说到这些神秘的东西,他可是十分有兴趣的,以前读书的时候是狂热,现在居然遇到了,那骨子里面的兴奋立马就恢复过来了,见到老婆们的担忧之色,他知道她们其实早就想摆脱这个案件了,可是案件越来越复杂,到了现在,也不知道调查下去还会遇到什么谜团,不过既然大家都已经牵涉其中,那么能做的就是找到其中真相。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