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0 【旧梦重温1】
    侯文杰就站在那里,亲眼看着甄美玉渐渐地走远了,他这才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父亲曾经跟自己提起过,说甄美玉在上个月初生下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女孩,前几天才满的月呢。

    侯文杰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父亲曾经跟自己提起过,说甄美玉在上个月初生下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女孩,前几天才满的月呢。

    一想到甄美玉生下的那个小女孩,侯文杰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个跟甄美玉长得一模一样的非常可爱的小女孩,侯文杰心中不禁在想,不知甄美玉的女儿长得像不像她娘呢?

    侯文杰找到了话题,感觉到有些事情他应该追上去跟甄美玉说过明白,于是,他马上迈开大步朝着甄美玉追了上去。

    其实,甄美玉走得很慢很慢房,并没有走多远,似乎她知道侯文杰还会追上来似的。

    所以,侯文杰一会儿就已经追上了甄美玉。

    侯文杰跑到了甄美玉的前面,伸手拦住甄美玉,气喘吁吁地说道:“美玉姐,你先别走,我……我还有话要对你说!”

    “什么事?”

    甄美玉只好停了下来,一双充满了忧郁的眼睛望着侯文杰,小声问,“文杰,有什么事,你就赶紧快说吧?

    “美玉姐。”

    侯文杰依然很亲切地喊着他以前对甄美玉的爱称,轻声问道:“美玉姐,听说你已经为张家生下了一个女儿,是真的吗?”

    “嗯。”

    甄美玉闻声马上停下了脚步,她慢慢地回过头来看着侯文杰,一双很忧伤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了一丝光亮,好一会儿,她才叹息着说道,“的确是这样的,不过,孩子是我跟张晓军的,与你没有一丁点关系,你还问她做什么?”

    侯文杰很惊讶地望着甄美玉,心想,刚才我并没有说那孩子跟我有关系啊,她怎么会如此说呢?

    突然,侯文杰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他急忙问道:“美玉姐,难道……难道那孩子不是张晓军的……”

    “当然就是张晓军的!”

    甄美玉立刻摇摇头非常肯定地回答说,“侯文杰,你……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可是,侯文杰看见甄美玉在回答时目光躲躲闪闪的,心中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侯文杰正要想问问甄美玉时,他一抬头,却发现甄美玉已经神色慌张地走远了。

    那个暑假,侯文杰几乎每天傍晚都要去他以前跟甄美玉幽会的那骗芦苇荡走一趟,想看看甄美玉到底有没有到芦苇荡去,可是,侯文杰每次都落了空,因为甄美玉再也没有去过那片芦苇荡,侯文杰再也没有瞧见甄美玉的身影。

    后来,侯文杰经过打听才知道,原来,那次甄美玉在芦苇荡里跟自己见面的事情不知怎么就被甄美玉的男人张晓军知道了,张晓军立刻暴跳如雷,他立刻恶狠狠地逼问甄美玉:“甄美玉,你是不是跟侯文杰在芦苇荡里面偷情了?

    尽管甄美玉一再申明自己去芦苇荡只是跟侯文杰见了一面,并没有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可是,不管甄美玉怎么解释,张晓军就是不相信甄美玉所说的话。

    于是,甄美玉很不耐烦地堆张晓军说道:“张晓军,你爱相信不相信随便你吧,反正我甄美玉并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张晓军的事情!”

    可是,张晓军就是不相信甄美玉所说的话,他一把揪住甄美玉的头发,恶狠狠地问道:“甄美玉,你今天必须要老老实实地招待清楚,你究竟是不是跟侯文杰勾搭上了,你们早就已经有一腿了,要不,侯文杰昨天才刚刚回来,你甄美玉今天就急急忙忙地跑到芦苇荡里去跟他幽会?”

    “不是这样的,根本就没有你所说的那回的事!”

    甄美玉香心中无愧,她当然不会承认张晓军所说的那回事了。

    后来,张晓军见甄美玉死不肯承认,他立刻恼羞成怒,顺手拿起走廊上的一根木棍,狠狠地将甄美玉毒打了一顿,他一边毒打甄美玉,一边逼问她,要她承认跟侯文杰的私情。

    甄美玉心中无愧,她的确跟侯文杰并没有什么私情,当然不会承认了。于是,甄美玉又遭到了张晓军的一顿毒打,直到只打得甄美玉鼻青眼肿,遍体鳞伤,张晓军方肯罢休。

    侯文杰万万没有想到张晓军竟然是那样一个蛮不讲理的男人,自己仅仅因为在芦苇荡里跟甄美玉只见了一次面,甄美玉竟然遭到了张晓军的毒打,而且下手那么狠,打得甄美玉鼻青眼肿,遍体鳞伤。

    对于张晓军的暴行,侯文杰感到非常震惊,非常愤怒,也非常难过。

    因为侯文杰在想,要不是自己道芦苇荡去跟甄美玉抬头见面,甄美玉也就不会遭到张晓军的毒打了。

    这样想来,侯文杰心中不禁感到非常懊悔了,他后悔那天自己真不该去芦苇荡跟甄美玉幽会,更后悔自己当初不该主动提出跟甄美玉分手,结果,将甄美玉拱手让给了张晓军那个不如的畜生。

    于是,侯文杰在心里想,我一定要找到张晓军,亲自把那天召集在芦苇荡跟甄美玉见面的事情跟他解释清楚,不然,那小子还真以为自己那天在芦苇荡里面跟甄美玉做出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呢?

    可是,侯文杰心中有机不愿意到张晓军家里去,因为,侯文杰害怕自己只要一去张晓军家,只怕是自己约解释越糊涂,反而会更加引起张晓军那小子对自己的误会。

    这样想来,侯文杰马上打消了亲自去张晓军家里跟他解释的念头。

    侯文杰想,既然自己不便亲自去张晓军的家里解释,当然只能等待时机了。

    过了几天,侯文杰在村子前面的小河边闲逛的时候,突然看见张晓军从镇上赶集回来了。

    侯文杰一看见张晓军,他立刻就想起了上次在芦苇荡里根甄美玉约见被张晓军误会的事情,既然现在碰上了张晓军,侯文杰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地跟他爸那件事解释清楚。

    拿定主意,侯文杰马上朝着张晓军迎了上去,双手叉着腰横在了他的前面,那样子我想一定是非常可怕吧,就像是一个拦路打劫的盗贼似的,把张晓军给吓了一大跳呢。

    张晓军看见侯文杰在慢慢地逼近他,吓得他急忙往后退,他一边惊慌失措地往后退一边看着侯文杰战战兢兢地问道:“文……文杰兄弟,你……你要干什么?”

    “嘿嘿,张晓军,你小子别害怕!”

    侯文杰朝着张晓军嘿嘿冷笑两声,回答说,“你放心吧,我暂时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言下之意,我侯文杰只是暂时不会对你张晓军做什么,至于以后会不会对你张晓军做点儿什么,那可是很难说了哟!

    侯文杰说这话的意思张晓军当然是听明白了,他立刻十分紧张地望着侯文杰问道:“文杰兄弟,我跟你平日里无怨,往日又无仇,你干嘛还要跟我过不去呀?”

    <div>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