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5部分阅读
    免费txt小说下载

    “弟弟……别这样……”她也知道阿宾使坏:“进来嘛……好不好嘛……”

    阿宾见她浪得厉害,又骚又嗲,其实胖女人也有媚处,于是鸡巴一挺,又插到底,而且马上奋力的干插个不停。

    “啊……对……对……真好……啊……啊……好弟弟……真乖……姐姐舒服死了……啊……啊……天哪……好舒服啊……嗯……嗯……哎呀……哎呀……这是……什么……啊……啊……怎么这样……啊……啊……我好……奇怪……啊……啊……天哪……啊……嗯……”

    莲莲快要高潮了,阿宾更快马加鞭,送她一程。

    莲莲到了,她高潮的时候反而叫不出声来,张大嘴巴,双眼失神,腰杆悬空,穴儿紧缩,一副昏死的模样,阿宾放慢度,等她回过魂来。

    她终于吁了口长气,幽幽的说:“我的天,真舒服,这……就是高潮吗?”

    阿宾奇怪的问:“你没高潮过吗?”

    莲莲点点头,忽然间,灯光大亮,电又回来了,她羞得躲进他怀里。阿宾又再慢慢动起来,同时低头啜着她的乳头。

    “嗯……嗯……”她尝过甜头,现在受用起来。

    阿宾插了几十下,忽然又拔出鸡巴,将莲莲翻过身来,要她趴跪在地板上。莲莲翘高屁股,低下腰身,别看她肉感十足,全身可是软若无骨,这个趴下翘臀的姿态硬是迷死人,浑圆结实的屁股,干净无毛的小穴,阿宾看得忍受不住,赶快又凑上鸡巴,“啧……”的一声,全军覆没。

    “哦……”

    现在的莲莲又骚浪又肯叫,使得阿宾马不停蹄的奔腾着。

    “嗯……嗯……好深啊……弟弟真棒……啊……啊……姐姐美死了……哎呦……每次……都插到……人家……啊……最深……的……嗯……地方……啊……要美死人了……啊……啊……”

    她断续的浪叫,听得阿宾越来越捉狂,一阵暴烈的冲刺之后,俩个人都来到崩溃的边缘。

    “啊……啊……弟弟……完了……姐姐又……完了……啊……啊……”

    “我也……要射了……”

    她们同时一起抽蓄,莲莲又出现那种昏死的样子,趴在地板上。阿宾鸡巴头猛胀,他将它抵实花心,一番喷洒,也泄了出来。

    阿宾抱着她躺下来,享受事后的温存。莲莲告诉他她以前的故事。

    原来念莲莲国中的时候就育得很好,身材亭亭玉立,高一她认识了一个男朋友,在一次意外的机会,俩人生了亲蜜关系,结果那时莲莲痛死了,又有罪恶感,便一直埋怨那个男孩子,不肯再见他,同时也不接他电话。更后来,她索性将自己养胖,让男生不再对她有兴趣。

    “结果,”她说:“谁知道你这大色狼还是来欺负人家!”

    “他就没有再找你吗”阿宾问。

    “他有时还会打电话去我家……”莲莲说:“反正我不接,所以很少了。”

    “嗯……”阿宾不置可否。

    “现在你弄了人家,”莲莲狡滑的笑着:“你必须要负责……”

    “我……我……负责……?”阿宾慌了手脚。

    “瞧!死没良心的,算了……”莲莲啐着他说:“你觉得我应不应该重新接受他呢?”

    “那得看你是不是还喜欢他?”

    莲莲笑了笑,也没回答。过了一会她才又说:“不过,我要先恢复以前的身材才是。”

    阿宾倒是赞成。

    “你觉得……”莲莲又笑了,她伸手去摸着他的鸡巴:“这是不是一个很好的减肥运动呢?”

    阿宾当然觉得是,只要她不是硬要嫁给他。

    这一夜,她们俩人几乎没睡,天亮的时候,阿宾要回房去,莲莲说:“我的统计学,你可必须要教我到期末考结束哦!”

    “我会死的。”阿宾愁眉苦脸。

    “不会的,”莲莲吻着她:“你不是吸血鬼吗?”

    阿宾自作自受,只是一脸苦笑。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

    911

    少年阿宾(十)寒假开始

    少年阿宾(十)寒假开始

    创作者:ben

    创作完成日:1998。11。o9(台湾)

    寒假到了,钰慧要回高雄去,阿宾送她到火车站,钰慧眼泪流个不停。

    “钰慧乖,”阿宾安慰她:“才三个礼拜而已嘛,而且有机会的话,我也可以去看你啊!”

    钰慧说:“一定哦……”

    阿宾立下了保证,钰慧才破涕为笑。

    火车载着钰慧走了,阿宾离开火车站,去搭公车回到公寓,他也要收拾东西回家了。来到公寓楼下,刚好琇美和她男友正开着一辆小财车要离开。

    “学弟!”她招着手:“下学期见!”

    阿宾跟她们挥挥手,她们就走了。阿宾上到六楼顶,在自己房间里整理着,有人来敲门,他开门一看,是莲莲。

    莲莲一进门就搂着他吻,说:“我要走了,你呢?”

    阿宾说他整理好也要走,莲莲告诉阿宾她下学期顶到同学的宿舍床位,要搬进学校,不住这里了。

    “你帮我还钥匙给房东好吗?”

    阿宾接过门匙,又和莲莲吻了吻,莲莲说:“谢谢你教我统计学!”

    然后她就走了。公寓越来越空,阿宾有一种凄清的感觉。

    “我也得赶快走!”他想。

    阿宾继续把他的衣服装袋,男生的行李很简单,不一会儿已经整理妥当。

    今天是周末,这时已过了中午,胡太太应该回来了才对。他下到六楼,按着房东的门铃。大门一开,他就听见客厅里的歌声。

    “阿宾,”开门的是胡太太:“进来啊!”

    “不用了,你有客人。”阿宾看见客厅是一个女人拿着麦克风在唱歌,他说:“我要回家去了,还有莲莲托我还你钥匙。”

    好看的txt电子书

    胡太太接过钥匙,拉着他说:“没关系,进来!我们家新买了卡拉ok!”

    阿宾进到客厅,胡太太介绍说:“这是我先生的妹妹,佩如,这是阿宾,住楼上的学生。”

    “胡小姐!”阿宾招呼着。

    佩如一边唱着歌,一边朝他摆摆手。

    “我老公和她老公一起去吃亲戚的喜酒,晚上才会回来。”胡太太说:“你吃过午餐了吗?”

    阿宾看见沙前的小几上有几样小菜,还有啤酒,他摇摇头,胡太太拉他一起坐下,说:“来,跟我们一起吃。”

    阿宾真的是还没吃,便也不客气,动起筷子来了。这时佩如唱完了,换胡太太上去,佩如坐到阿宾旁边,拿了一个玻璃杯,帮他倒满啤酒,说:“别客气啊!”

    阿宾看她和胡太太的脸都有点红红的,再数数桌上的空罐子,看来她们已经喝了不少了。他说:“谢谢,我自己来。”

    胡太太唱完了,她们拱着阿宾唱一,阿宾只好站起来唱,她们姑嫂俩人坐在沙上又接着干杯。

    他们三人轮流唱歌,没事的人就在底下喝酒,情绪越来越高昂。

    到后来,大家都不免头重脚轻,胡太太甚至斜躺在沙上睡着了。这时佩如正在唱着一只英文歌,stayahi1e,又轻又柔的歌声十分迷人,阿宾站起来到她旁边,双手扶着她的腰,俩个人自然的摇摆起来。

    佩如大约廿五六岁,面貌可爱,而且身材美好,略为贴身的上衣显出饱满的上围,下身一条一片裙,时常不小心便露出一整条白皙的大腿来。

    阿宾的手在她的腰上不规矩的游动起来,她咯咯的笑着闪躲。

    阿宾渐渐逼近她,她还是快乐的唱着。后来阿宾的双臂将她的细腰围住,她只是蠕动着娇躯不让他贴紧,阿宾的手掌就在她的腰身附近活动,而且逐渐放肆的到处侵犯。佩如被他摸索得笑得更厉害了,软绵绵的身体一直摩擦着阿宾的敏感处,阿宾的手掌往下直溜,捧住了她的双臀,往自己搂来,俩人就贴在一起了。

    佩如将头靠在阿宾肩上,可是嘴里依然在唱着。阿宾腾出左手,从那一片裙的开口摸进去,先接触到细嫩而烫的大腿,他不忍释手的爱抚着,佩如又咯咯的笑起来,而且推着他想要逃走,阿宾赶快要拉她,结果俩人都跌倒在地上,佩如先爬起来,坐回到沙上吃吃的笑个不停。

    她几乎是半躺着的,双腿却大喇喇的张开,那一片裙遮掩不住,也左右完全敞开,阿宾爬过去跪在她脚边,她仍然在笑着,脸蛋儿更红了。

    阿宾将头趴在她的粉腿上,看着她诱人的下半身,那裙子敞开之后,她等于只剩内裤遮掩了。她穿着一条乳白色的小三角裤,布面上有一些直条的浮纹,将她的私处衬托得又胀又鼓,阿宾伸出右手食指,在上面轻轻按了一下,她那肥嫩的地方就随着指尖凹下一点,阿宾觉得有趣,就到处不停的按着,直到最后按着了很重要的一点。

    “啊呀!轻点!”佩如星眸半闭,脸上堆着迷糊的微笑:“嗯……嗯……”

    阿宾改成用食指揉着,佩如仰起头,“啊……啊……”的浪哼。阿宾越揉越快,佩如的身体就直抖,而且整个裤底都湿黏黏的,透出到布料外面。阿宾停止指头的攻击,双手执住她的三角裤,慢慢的往下拉,佩如的阴毛就跑出来了,她象征性的抵抗了一下,便任由阿宾脱下她的裤子。脱下之后,她也不害臊,依然将双腿张得大大的,好让阿宾看得清楚。

    阿宾眼瞪得直,面对着佩如美丽的阴户,越看越喜爱,就吻上去了。

    佩如意外的“啊!”了一声,然后就“嗯……嗯……哎……哎……”起来,还一直将阴户朝阿宾的嘴上挺,阿宾一个狠,便尽往那颗小豆豆上舐。

    “哎哟……啊……啊……你……停一停……这……我会受不了……啊……嗯……不要了……哦……不要了……”

    阿宾弄了她一阵,才停下来,可是自己也满嘴浪水,狼狈不堪。佩如看到他好笑的样子,用手背捂着嘴乐个不停,阿宾不满的瞪着她,一面作出邪恶的表情,一面脱去自己的衣服。佩如充满兴趣的看着,当阿宾脱下内裤时,她看见那挺直粗大的阳具,不禁“喔!”的一声,讶异它的雄伟。

    她坐起身来,伸手拿住那鸡巴,一边看着一边套着,还将它翻上翻下瞧个究竟。阿宾被套得忍受不了,将她推倒回去沙上,提着鸡巴就要插。

    “等等嘛……”佩如说:“我先脱掉裙子嘛……”

    她解开裙头一抽,那裙子就掉到地上了。阿宾将鸡巴对好,轻轻一用力就滑进了一大半,佩如双眉紧锁,担心的说:“好深啊……”

    阿宾还有一截在外面,并不管她,仍然一挺,便全部插进去了。佩如不知道是难受还是快乐,头往后直仰,张大嘴巴,吐出一长声“哦……”,看样子是满意的成份居多。

    阿宾将鸡巴很慢很慢的抽出来,她“啊……啊……”的抗议着那难忍的空虚,等抽到没有退路,阿宾又很慢很慢的一截截插进去,她则是“嗯……嗯……”的急着要他赶快。他就这样折磨着她,让她的浪水不停的流出,等到她痛苦的几乎要啜泣的时候,他才满意的快抽插起鸡巴来,狠狠的干着她。

    “啊……啊……对……嗯……插我……不要停……啊……好舒服哦……插死了……美死我了……啊……好哥……好深哪……嗯……嗯……”

    她越叫越大声,把胡太太吵醒了,她虽然睁开眼,仍然醉意盎然。

    “哦……”她洞烛其奸的指着俩人,羞着她们说:“你们……”

    她挣扎的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走回自己房间。

    佩如奸情被撞破,心里一急,而底下被阿宾插得正美,穴心儿一酸,“啊……啊……”的尖叫起来,高潮了。

    她刚完蛋,还在阿宾身下喘着,便催阿宾:“去插她……”

    “咦……?”阿宾不解。

    “去啊……否则她说出去怎么办?”

    这女人,原来要杀人灭口,将嫂子也拖下水。阿宾心里一阵好笑,她已经爬起身来,拉着阿宾要进胡太太的房间。胡太太房门没关,阿宾看见她趴在床上好像又睡着了。佩如一进去就七手八脚的去脱她的衣服,胡太太哪里曾睡着,她任由佩如将她脱光,才假意醒来说:“你……你作什么?”

    阿宾知道她在演戏,便笑吟吟的坐在床沿,佩如则紧张的执住她嫂嫂的双手,不让她再乱动,又叫着阿宾:“快啊……快上啊……”

    阿宾作势扑上胡太太,让鸡巴对准阴户,进去了一个龟头。胡太太扭着身体说:“不要啊……”

    佩如居然哄起胡太太来了:“乖……嫂嫂乖……马上就舒服了哦……不动……”

    阿宾终于进去了,而且立刻就快的抽插不停,胡太太的戏就根本演不下去了。她刚才在客厅听着阿宾和小姑的香艳大戏,已经兴奋的汤汁直流,现在阿宾插得凶,她便搂起阿宾的腰,享受起来。

    佩如哪会知道嫂嫂和这男孩早有一腿,怕嫂嫂不满意,还谄媚的低头帮她吸奶子。胡太太上下受到夹攻,怎么能受得了,“哇……哇……”的浪叫几声,竟然丢了。

    阿宾扔下胡太太,又朝佩如扑来,这时佩如早已将上身也脱光,一对35c的奶奶到处摇动,阿宾也没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