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442部分阅读
    」婶婶说完率先用嘴含住龟头,大妹舔着我的阴茎,小妹则舔着睾丸,母女三人齐心合力舔得我爽死了!

    我叫两姐妹过来和我亲嘴,然后双手脱下大妹、小妹的内裤,双手抠挖她们无毛的小鸡掰,两位表妹叫起痛来,我说:「你们的鸡掰还嫩,以后表哥每天抠挖一阵子就会习惯了,现在先慢慢的抠,以后再大力地用手指插。」

    两位表妹齐声说:「好极了!那以后表哥帮妈咪治疗完毕就来抠挖我们的鸡掰吧!好高兴喔!」

    婶婶把我鸡巴上的精液和淫水都舔乾净后才爬起身,见两个女儿的小鸡掰也被我挖得淫水直流,就对她们说:「好了好了,表哥今天也很累了,大夥歇一歇吧!」然后又向我说:「玩得舒服吧?改天找个机会让你帮两个小表妹开苞。」

    我忙点头说:「谢谢阿梅老婆!」

    然后我们四人就起来穿回衣服看电视,到傍晚的时候我准备回家了,婶婶母女三人含情脉脉地送我出门口,并说:「老公、表哥,你记住明天还要来我们的家喔!」我说:「放心吧!你们母女三人的鸡掰是我的最爱。拜拜了!」

    隔天一大早,待叔叔上班后我又来到他们家门口,拿着婶婶给我的钥匙自己开门进去,看到婶婶正在厨房洗碗,婶婶见我来到,脸上马上显现出高兴的表情来。婶婶继续洗碗,我走到她后面抱住她说:「阿梅老婆,有没想念老公啊?」

    婶婶娇嗲的答道:「阿梅当然好想念玉儿老公啦!」

    免费txt小说下载

    我蹲下来翻开婶婶的短裙,脱下她粉红色的蕾丝内裤,开始在她的屁股上舔起来,我突然想到个鬼点子,於是用力吸吮婶婶的屁股,在所难免地吸吮完一边又去吸另一边,两瓣肥肥白白的屁股都被我吸得到处是一点点红印。

    婶婶说:「老公,你要死了喔?怎么能够在我的屁股上做记号?被你叔叔见到可不得了!」

    我笑着说:「嘻嘻!阿梅,何止屁股,我还要在你的乳房上做记号。」说着马上掀起婶婶的衣服,脱开她的前扣式胸罩,吸吮着两粒e罩杯的大乳房。

    我在两颗乳房上做完记号后,再用嘴巴轻咬婶婶的乳头,逗得婶婶淫水流出来滴到地板上。「喔……老公……受不了了……快来干我……」婶婶话音未落,我已抱起她放到琉理台上面,扛起她双脚搁於我肩膀上,鸡巴一插入便开始猛烈地干着婶婶的鸡掰。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啪!啪!啪!啪!啪!啪!」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啪!啪!啪!啪!啪!啪!」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滋……滋……滋……滋……啪滋……啪滋……

    啪滋……滋……滋……滋……滋……啪滋……啪滋……啪滋……」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啪!啪!啪!啪!啪!啪!」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免费电子书下载

    「啪!啪!啪!啪!啪!啪!」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此刻整个厨房里就只有这两种插穴出来的声音。很快地婶婶已经被我干出了一次高潮,可是我没有停下来,依然一直这样狂抽猛插。

    干了四十分钟左右,阿梅又淫叫了起来:「老公……阿梅我要高潮了……死了……我要死了……我死了……泄死了……真正的死了……」看到阿梅爽死的样子,我又加快度猛烈地干。

    阿梅浑身颤抖着高喊:「老公……我又要高潮了……被你干死了……」就这么样泄出了第二次阴精。我又干了几十下,才在阿梅的鸡掰里将精液射到她子宫里面去。

    我抱起阿梅的身体,鸡巴还是插在鸡掰里面,走去叔叔的房间和阿梅一起躺到床上亲吻,阿梅趴在我的身体上面,由於她狂泄了两次阴精,已经累得昏睡过去了。我把婶婶翻过来躺平,看到她的鸡掰洞正缓缓流出我的精液,便用手接着这些精液涂抹到婶婶的脸蛋跟乳房上。

    婶婶这次真正被我干到晕头转向,疲倦得支撑不住睡着了,我坐到她胸部上面,把鸡巴放到两颗e罩杯的巨乳中间进行乳交,婶婶的乳房好柔软,夹着鸡巴乳交起来真爽快。

    这时大妹刚好睡醒,起床来到婶婶房门口,我向她招招手:「大妹过来。」

    大妹一来到我旁边,我便脱光她全身衣服,一边亲吻大妹的小乳房、一边左手摸着另一只,右手则伸到下面去抠挖她的嫩鸡掰。

    一会后,大妹的无毛鸡掰开始有淫水流出来,我便对她说:「大妹,表哥今天要好好的干你。」

    大妹有点害怕的问我:「表哥,会不会痛呀?」

    我说:「刚开始会痛,但以后就很舒服,昨天不是见过表哥把你妈咪干到爽得要命的样子吗?」

    大妹点点头同意了,我就把她抱到婶婶身旁躺下来,然后扒开大妹双腿舔舐她的鸡掰,大妹的无毛嫩鸡掰亲吻起来真的有够爽快,加上处女的味道让我更兴奋了。大妹的鸡掰这时已经流出了好多淫水,於是我扛起她的双脚放在肩膀上,鸡巴对准鸡掰的处女洞口,再微微一用力,龟头就着淫水的润滑就挺了进去。

    「啊!痛死我了!」大妹大叫道。此时我也感到有一块东西挡在龟头前面,我知道那是处女膜,但又见大妹额头冒冷汗、眼睛紧闭,便只好按兵不动。

    过了一会,我用右手抓住鸡巴,让龟头慢慢的抽动着;而左手就按在她的乳房上,一面轻轻揉捏着,一面轻声问道:「大妹,现在觉得怎样?还痛不痛?」

    「表哥,就这样,等一会再插,大妹还有点痛,但里面却痒痒的好难受!」

    又过了一会,大妹的双腿开始乱动,时而缩起、时而挺直、时而张开,同时也挺起屁股,开始迎合龟头的抽动。我一见时机已经快成熟了,就慢慢地抽出懒叫,用龟头在阴唇和阴核上撚动。

    只一下子,便撩得大妹淫心狂动,屁股连连挺迎,娇喘着说道:「表哥,大妹现在不痛了,里面很难受,痒痒的,你只管用力插进去吧!」

    我看准时机,就当她咬紧牙关、屁股往上挺的时候,我猛地吸一口气,鸡巴怒胀,屁股一沉,顺着湿润的阴道猛然插入!「滋」的一声,龟头冲破了表妹的处女膜,七寸多长的阴茎几乎全根尽没,胀硬的龟头深抵在子宫口。大妹这一下痛得热泪直流、全身颤抖,想张口叫出来,却被我用嘴封住了。

    看来大妹是痛极了,双手不住地推拒,上身也左右摆动,这也难怪,一个小女孩刚开苞便被如此粗壮的阴茎全根插入,会痛是必然的。我见大妹痛得厉害,也只得伏身不动,而整根鸡巴被鸡掰紧紧地夹住,十分舒服。

    我们就这样拥抱了一会,大妹的阵痛渐渐过去了,随着而来的是淫穴里开始痒了,十分难受,便轻声说道:「好表哥,我现在好些了,你可以慢慢插,只是要轻力一些,大妹怕受不了。」

    我点点头,把鸡巴慢慢地抽出,又缓缓地插入,在这样轻抽慢送之下,大妹开始嚐到禁果的滋味,淫水逐渐涌了出来,她娇喘微微,显得无比快活。我见她苦尽甘来,春情荡漾、媚态迷人,於是更加欲火如炽,抱紧娇躯,耸动着屁股,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猛,不停地狂插。

    这一轮冲锋只插得大妹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娇声叫道:「啊……啊……好表哥,大妹好舒服啊!啊……表哥你真棒……美……美死我了!啊……啊……我美死了……」大妹全身一阵抽搐,迎来了她此生中的第一次高潮。

    我只觉得自己那根粗大的鸡巴像一根火柱般插在小女孩的鸡掰里,兴奋得不停地抽动着,龟头下下触到花心,像似要插进她子宫里似的。大妹全身像火一样的燃烧着,觉得心中一阵阵燥热,俏脸上春潮四溢,香唇娇喘吁吁,从未这么舒服过。

    我听着大妹那娇声莺语的呻吟声,更为卖力地抽插着,双手也移到她那刚开始育的乳峰上用力地揉捏着。在这样的上下夹攻下,大妹更加欲仙欲死了,嘴里大声地乱叫着。

    随着我又插又抓、双管齐下的进攻,只见大妹出阵阵颤抖,嫩穴里一阵收缩,一股火热的阴精便喷射在我的龟头上,手和腿也都瘫软下来,同时娇喘吁吁道:「啊……表哥宝贝,我不行了……大妹爽死了……」就丢出了第一股阴精。

    我的龟头被表妹那股火热的阴情一射,心神一动,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快感陡然涌上心头,猛地打了个寒颤,一股精液也不由己地射了出去。「啊……舒服死了!」大妹第一次嚐到人生乐趣,媚眼一闭,享爱着这无比的快感,真是神魂颠倒、飘飘欲仙了。

    两人泄精后都感到很累,但仍然不愿分开,我抱着大妹,双手在她的乳房上轻轻地揉捏着。这时,因为鸡巴的滑出,大妹蓬门洞开,那淫水合着阴精、阳精和一些血液流了出来,把她双腿间和床上弄湿了一片。

    大妹一看有血流出来,害怕的说道:「表哥你看看,刚才那么用力干我,现在流血了,怎么办?」我听后笑着说:「小笨妞,你是黄花闺女,第一次当然会见红啰!不要怕,我刚才不用力干你,你又怎会这么爽?」大妹听完用力亲了我一下,随即羞得躲在我胸口。

    有婶婶这个风骚淫浪的熟女,再加上鲜嫩早熟的表妹,我的鸡巴看来是没有闲下来的时候了!

    「完」

    犬嫁

    「滚出去!通通给我滚出去!」高贵的器皿散落一地,少女的手却没有因此停止,仍然朝着已经紧闭的门扉用力丢掷,似乎有无尽的怒气,只能用此方法泄。

    包裹在白色洋装下的纤细小手,拿起房间中的器皿不断投掷,金黄色的丝随着激烈动作而飘扬,直到周围的东西被破坏殆尽,少女才停止了破坏的动作,但是情绪并没有因此平复,反而更加的激动。

    数名男人站在门外,个个面有难色,不知道该闯进去,还是先让少女冷静下来再说。

    「怎么瓣?」其中一名男子打破了沉默,但是这并没有对问题有所帮助,因为其他人的脸上也找不出答案。

    「先让她冷静一下吧!反正迟早得让她认清事实,暂时别刺激她比较好,反正如果她不答应,最后也只能进修道院,就让她自己选择好了。」

    房内的少女,将娇小的身躯埋在厚重棉被中,出呜咽的哭泣声,小手也随着情绪起伏,用力抓着枕头。

    「不要……不要……我才不要嫁出去……」

    在这个时代的贵族间,政治婚姻从来没有少过,不管是为了提升家族地位,拉拢政敌,或是彼此间的通婚,同样的事情在这国家中不断生。

    如果是两个年龄相近的孩子也就罢了,为了达到目的,年纪相差极大的婚姻也不是特例,能作人爷爷年纪,却娶了个跟自己孙女年纪相近的孩子,这样的事情早已是司空见惯。

    但是常见并不代表合理,也不代表人人都可以接受,但是对於家族而言,女性是没有不接受的权力,如果不乖乖地服从大家长的指示,就只能到修道院中终老,不管是什么时代,面子这种东西,总是被权力者重视着。

    等到情绪逐渐冷静下来后,伊丽莎白坐在床铺上,双眼无神地看着熟悉的房间,无论自己接受与否,目前的生活都会成为过去的记忆,不复存在。

    「为什么是我……」她喃喃自语的问着自己,而这同样的问题,她也曾经问过其他人,得到的回答不是苦笑,就是严肃的面孔。

    其实她多少也明白,由於父亲战死,家族地位低落,她不得不嫁给有血缘关系的亲族,藉此挽救家族的财务困难。

    只见过一次的表兄,以及许多不堪的传闻,让她固执的不肯出嫁。

    「那个人,又老……又丑……噁心死了!」虽说是表兄,但是对方年龄足以当自己的父亲,加上只有在恶梦中会见到的容貌,让伊丽莎白不敢想像往后的生活。

    贵族之间为了保持血统纯正,总是不停地互相通婚,无论是什么时代,什么国家或是什么民族都一样,而这也带来了难以想像的恶果。

    无论是驼背、瘸腿、歪嘴,甚至智能不足都时有所闻,不断的恶性循环,少数正常的女性也被迫生下这些人的孩子,导致所谓的贵族血统,就像死去的沟鼠般,逐渐腐败生蛆。

    「哈……哈……」伊丽莎白耳边传来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