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章 满径春雪因雨湿
    万籁俱寂,夜色逐渐加深,朱由校步着月色在前面走着,王承恩提着灯笼在后面着急的跟着。神爱爱小说网saaxs

    不知为什么,在王承恩看来,陛下似乎走的步伐要比平时快了些,但也会时不时的停下那么一刻,让王承恩淬不及防的也跟着停了下来,直摇得小灯笼里的烛火晃来晃去。

    朱由校吞咽了一下,去品尝通过暴力机器夺来的女人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但仍旧让他感到有些紧张,也有些微妙的负罪感。

    但越是这样越让他有一种想要跃跃欲试的感觉,想跳脱这个藩篱,脑海里的私欲猛兽拼了命的想冲出来,进而控制自己整个灵魂。

    从遗传因子也就是基因的进化到更高级,且促使生殖细胞出现,并进而衍生出两性动物后,激素也就是荷尔蒙便开始变成一种奇妙的化学物质,很多人的情感会因此而被其控制,并从而有了家庭伦理和社会文明,促使生命体不仅仅遵循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还自然而然的遵循着甚至竭力追求着控制**、制定规则的文明社会。

    这种表现在人类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我们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恃强凌弱的基础上学着去帮助弱者,并以惩奸除恶为标榜,甚至进而衍生出解放普罗大众、幸福全人类的伟大来。

    或许也正是因为两性繁殖的出现让我们有了各种各样更为复杂的种间关系,比如夫妻、父母与儿女、兄弟与姐妹,进而衍生出同乡同年乃至同一个民族。

    朱由校就是这样的一个复杂体,他牺牲掉大部分时间精力,铲除东林党、对乡绅大开杀戒,既有要让天下百姓乃至于这个民族有更好的前景的伟大目的,也要想让自己可以安安稳稳过没羞没耻昏君生活的自私目的。

    吱呀一声!

    朱由校推门走了进来,不得不承认,王承恩很会布置,将这个不过是拿来自己小憩的内堂小屋装点的颇有情调,红烛配着红毯,还有红色的帘幔与床帐。

    唯独只有躺在蟠龙御床上的海兰珠依旧是一身玉白色蒙古服,脸红若樱桃,唇齿紧抿,三缕玉佩吊挂在腰间,悬摆在床沿。

    王承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了人影,朱由校也不知从何时起呼吸也有些急促,明显下丘脑已经释放的促性激素释放激素已经作用于他的性腺,而促使他也跟着面红耳赤起来。

    但朱由校没有如饿虎扑食一般扑过去,而是坐在一边,微微端起一杯飘着麦香的酒,轻啄了一口:“你知道朕接下来要干嘛吗?”

    海兰珠点了点头,她能感觉到自己砰砰直跳的心,也能清楚的看见自己那剧烈起伏的胸膛,但除了死死地用手拽住床单,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而朱由校则走了过来,坐在了海兰珠大腿处仅有半存的地方,一只手轻轻的放在了绵软的身体之上。

    将那吴三桂、皇太极、木塔尔送给海兰珠的配饰之物一个个的暴力扯了下来,直接摔落在地上,碎成两半。

    风吹得很紧,直打得窗棂叮铃铃的响,一声嘤咛恍若天籁一般让躁动的内心再一次充血。

    红帐开始翻起白浪,枯叶被风卷得一层层的剥开,在烛光的映衬下,恍如三月的樱花又如腊月的白雪降落一般,直接洒了一地。

    风灵动的带动着这些叶旋转着,直引得那些细雨降落下来,将整个花径都变得湿漉漉的。

    在这个春意盎然的世界里,朱由校不知道弄了多少次水漫金山,但也不知道有多少长龙卷狂沙,一啸震天涯。

    海兰珠瞪着眼,没有入睡,她的下半身已经没有知觉,她没想到做这种事会是这种感觉,让人食骨知髓却也羞愤难当,疼痛感却是的的确确存在的。

    一抹嫣红也将被褥浸润开,恍如盛开的牡丹花一般。

    而当她看见旁边睡的正香甜的朱由校却不由得生出一丝恨意,她甚至想伸出手来就这么把朱由校掐死。

    一咬牙,她果真忍着疼痛转身过来,伸出手来,一点点的靠近朱由校的脖子。

    但这时候,王承恩的脸却突然出现在窗外,一张煞白的脸就这么瞪着她,海兰珠吓得忙缩了回去,还不由得握住了一根热热的如同铁棒一般的东西。

    她下意识的要拔出这根铁棒,这根把自己弄得颇为疼痛铁棒,但这一扯时,却牵连得朱由校不由得大呼一声:“呜!”

    王承恩直接闯了进来:“大胆!快救驾!”

    五六个内侍闯了进来,而海兰珠也吓得愣在了那里。

    朱由校见此则忙将海兰珠的手拔开,一手盖在被褥,一手将海兰珠压在自己右侧被褥里:“别大惊小怪,都退下去!”

    这里,朱由校则干脆双脚并用将海兰珠夹的紧紧的,问着她:“你到底想干什么?”

    海兰珠不禁梨花带雨,抽泣起来,想要推开朱由校,且拼命的推着,但朱由校就是不放开。

    也不知道是火力太旺还是真的怒了,朱由校又战斗了数百回,直到人家海兰珠再一次瘫软后,他起身去了西暖阁处理朝政之事。

    走在路上的朱由校感觉到自己有些软绵绵,恍恍惚惚,脑袋里依旧不停闪现出昨夜荒唐的画面,直到摇晃了几下后才清醒了许多,而他答应李明睿考虑在今日就处死海兰珠的事却也丢到了九霄云外去。

    而且更让人没想到的是,又到了夜间的时候,朱由校再一次选择了留宿海兰珠。

    紧接着是第三日,第四日。

    “陛下”,王承恩这时候不由得提了一句,朱由校听后便点了点头:“朕知道你想说什么,将海兰珠打到坤宁宫做侍女吧,朕今日去惠嫔那里。”

    王承恩内心不由得一喜,心想陛下还是理智的。

    但李明睿等却不这么想,在知道陛下还是选择了让海兰珠活着的时候,他也就不由得叹了口气,但作为外臣还是不能干预皇帝家事的,除了叹气也别无他法。

    此事也就这样过去,朱由校依旧如往常一般上朝听政,下朝批阅奏疏,没事去各重要职能部门转转,或者私服访问一下京城的底层生活。

    而海兰珠似乎也渐渐被所有人忘记,那一夜的事对她而言似乎就像是做了场梦,她的生活依旧是平静的可怕。

    但知道她在一次回到自己的屋里被一个熟悉身影再一次抱住时,她才现原来这一切并没有结束,自己一直活在被朱由校控制的世界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