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情书下
    这名李默的粉丝前面写的内容还是很正常的,可到后面,就把病房内的人笑得直不起腰:

    “……哦!亲爱的昂德特,你就像天空中无比美丽的蝴蝶在飞,而我就像地上的毛狗在追……哈哈啊哈!!!嘎嘎!!!”

    “谁在他妈笑得像鸭子叫一样,哈哈……你又不是鸭子变的……嘎嘎……我靠!乱套了……安静,老子继续读哈。”

    俾斯麦用手擦去笑出的眼泪,继续念道:

    “……美丽的蝴蝶呀!你慢些飞,你驻足停留的树枝我都会将它亲吻,哦!是我这只毛狗都会伸出贪婪,迷恋的舌头去舔你停留过的每一片树叶……哈哈……我要死了……别读了,换下一个……这女孩是蛇精病啊!!!……这是要人命的情书啊!!!”

    “我来,我这里已经撤好一封,你们看还有相片,柏林大学的学妹啊!!!好漂亮好清纯哦!这柏林大学生写的情书那一定的婉转动人的,我来读读啊!大家注意听好了……咳咳……

    亲爱的昂德特……由于爱你之心难以抗拒,我好想让你深入进我的身体中,实地参观什么才叫伟大的爱?什么才叫做撕心裂肺?什么叫融成一个整体,什么叫合二为一

    来吧,亲爱的,到我的心中来吧!到我身体中来吧!!!

    ……连长,这女娃子让你融合到他身体里……哈哈……嘎嘎……”

    “我来,该我读了……咳咳……

    亲爱的昂德特……虽然我是一名小小的厨娘,但我依然鼓气勇气表达我对你犹如莱茵河的爱意……亲爱的,无论在煮汤或炒菜的时候我都想念你!你简直像味精那样不可缺少。

    看见蘑菇,我就想起你的眼睛;看见猪肺我就想起你那红润柔软的脸颊;看见鹅掌我就想起你纤长的手指;看见豆芽菜我就想起你的腰肢。

    你犹如我的围裙,我不能没有你。

    答应我嫁给你吧,我会像侍候熊掌般侍候你。

    ……哈哈……这姑娘想把你像熊掌一样给红烧了啊!!!……哈哈……嘎嘎。”

    其实李默也是被这些情书笑得不行,至于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情书,李默也估计到了原因,多半是德国在国内大力宣传他的英雄事迹引起的。李默现在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不能过分地大笑,所以忍住了,但是眼睛还是笑出了泪花:

    “兄弟们,帮我找找我妻子赛琳娜写给我的家信,我想看看我老婆的信呢!”

    “连长,这可是几万封信,怎么找,还不得把人累死啊!……连长,我昨天晚上吃坏了肚子,想拉屎,我想去一下厕所……咚咚……”

    俾斯麦率先跑了出去,一人逃跑,其他的人各种各样的理由都出来了,各种尿遁刹那间就从病房中消失了。

    “连长……我去撒尿……连长我也去……你们这些混蛋,给老子回来……咚咚……还真跑光了啊!……没义气啊!”

    李默伤口还没有愈合,当然也不能亲自在几万封信中寻找自己老婆的信了,看来只能好点在说。

    ……

    几天后李默和自己几个兄弟搭载“容克大妈”飞往德国柏林,在这架飞机同行的就李默和他的几名兄弟,李默的伤口已经基本愈合,但是还不能剧烈运动,不然就撕裂伤口。

    戈培尔为了迎接李默的凯旋回国,召集了十万群众列队在道路的两旁,为了这件事情,戈林还专门在希特勒前面去哭诉过,但是希特勒已经批准和授权给予了戈培尔,怎么可能出尔反尔,何况戈培尔对于希特勒的作用,并不比戈林少,希特勒能顺利登上德国元首的位置,戈培尔的作用比戈林更大,戈林只能灰溜溜地滚了回去,虽然戈林对李默和克虏伯家族恨之入骨,但戈林依然不敢动李默分毫。

    盖世太保头子海德里希对狂妄无知的戈林也不是很感冒,就连党卫军总司令希姆莱和戈林的关系也很差,戈林做人到这种程度,当然是一种奇葩了。

    道路两旁全是纳粹的旗帜,就连一些街道两旁的窗户上也挂出了纳粹的万字旗,道路的两旁全是数不清的人潮,人头攒动,他们今天就是来迎接帝国英雄昂德特的。

    李默他们乘坐的飞机一到达柏林机场,刚刚在指定的位置停稳,就有舷梯车飞奔到容克客机的旁边,一条早就铺好的红地毯从舷梯上一直延伸到机场外。

    前来接机的不光有德国部级高官,比如戈培尔部长,还有德国陆军总司令布劳希奇和海军潜艇司令邓尼茨,还有很多企业家,比如梅塞施密特,毛瑟兵工厂,容克飞机公司,亨克尔飞机公司等,当然还有克虏伯和李默的妻子赛琳娜了。如果李默的母亲还没有去世的话,看到今天的情景,一定会为自己的儿子自豪的,可惜李默的母亲已经仙逝。来接机的还有一群特殊的人群,那就是德国大大小小的报纸和广播电台的记者,这些记者当然是来采访的,从而来配合完成德国宣传部的任务。

    “欢迎帝国英雄凯旋……欢迎帝国英雄凯旋……”

    李默是是自己坚持慢慢地走出飞机的,李默的身影刚刚出现,就有无数的闪光灯闪起。“咔嚓咔嚓”声连续不断,李默毕竟是穿越者,后世的电视里面播放过哪些大明星被采访的电视画面,就算李默没有经过什么poss培训,也至少捡到一些动作。

    走出飞机的李默就始终微笑着,一口洁白无瑕的牙齿,英俊而有气质的外表立即被无数的相机照了下来,李默本来想对着下面的人群挥挥手的,但那是元首希特勒的招牌动手,自己还是不要去装那个逼了,不然又要被有心人利用。

    “昂德特……我的儿哪……”

    “亲爱的昂德特……”

    李默正在享受万众瞩目的感觉,突然下面的人群冲出两个人,李默定眼一看,那不是自己的父亲克虏伯和自己的妻子赛琳娜吗?李默记得自己与赛琳娜结婚后,自己就被父亲关在婚房里面连续在赛琳娜身上播了七天种,几个月过去了,赛琳娜的身材还是哪么性%%感和苗条,一点变化也没有,“难道老子一百多枪都没有命中目标,这的枪法也忒太差了。”

    ……

    【还有梦想杯票票的兄弟,请投给元首吧,谢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