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3、我想让你当我男朋友
    周小玉起身挥手热情喊道:“何小姐,在这里。”

    何兰香有些诧异,不过还是快步走了过来,伸出手礼貌问候:“周小姐,你好。”

    周小玉伸手握了一下,“何小姐,很高兴见到你。我身边这位是古阳,就是我和他想合伙开公司。”

    古阳点头微笑招呼:“何阿姨,你好。”

    听着阿姨的称呼,何兰香并不觉得刺耳,毕竟这孩子还挺小的,她笑着回道:“古阳,你好。“

    古阳大方说道:“何阿姨,你先坐,我去拿点吃的。“

    何兰香忙道:“我不饿,你们吃就行了。“

    “没关系,随便吃点吧。”古阳甚是轻巧地道,径直走向了服务台。哼,还挺要面子的,脸都那么苍白了。古大官人在心里小小鄙视了一下。

    “何阿姨,你就住在附近啊……”周小玉就和何兰香随意聊了起来,干脆也跟那家伙一样称呼了。

    古阳买了三个全家桶套餐,花了两百多,拿盘子装着走了回来。反正快到中午,就当午餐好了。

    “何阿姨,你随便吃点吧。”古阳把一个套餐分到她面前,又给了周小玉一个,“周小玉,你的。”最后一个留给了自己。

    何兰香有些感动:“谢谢你,古阳。”对于好些天没沾荤的她来说,这份黄灿灿的套餐却是多么诱人,不过她还是挺矜持的。

    “不用客气的。先吃,吃完我们再谈事。”

    古阳轻松说着,抓起一根鸡腿率先大口啃了起来,对于这类垃圾食物,偶尔吃一次还是不错的。

    周小玉吃东西时也不是什么淑女,才一会功夫就弄得满嘴的油,古阳受不了瞪眼:“你斯文一点行不?姑娘家家的,也不怕嫁不出去。”嘴上虽然这么说,其实他还是挺欣赏的,吃东西就应当大气一点,就不知道这位胃口不小的黄毛丫头身材怎么还那么苗条。

    周小玉咬牙恨恨:“要你管,我又不嫁给你!”不过她接下来还是斯文了一点。

    何兰香小口吃着,看起来斯文,却是没个歇停,速度饶是不慢,她只觉无比过瘾,大概是这些年来吃得最爽的一次了。想起以前,何兰香不由一阵伤感,不过很快就平静下来。看着眼前两孩子的纯真表现,她不由感到有些温暖,生出一丝亲切感。

    “这个给你,我吃不下了。”周小玉抓起一大块鸡胸肉放到古阳面前,古阳很客气拒绝:“你自己吃吧,别假惺惺装斯文了。”

    周小玉气呼呼道:“我还乐意给你!”抓回来大口咬了起来,懒得装了。

    结果三人都吃了个精光,只剩下一堆骨头。在两位“孩子”的衬托下,何兰香也不觉得丢脸,拿纸巾边擦嘴边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好久没吃肯德基了,忽然发现还挺好吃的。”

    “是啊。”周小玉深有同感,伸手帮古阳擦了一下脸上没擦干净的地方,让某人小小温暖了一下,总算找到了一丝姐爱。

    这会店里的人已经多了不少,古阳就站了起来,“何阿姨,我们去你住的地方谈吧。”

    何兰香有些难为情:“我那地方太小了。”

    “没关系的。”周小玉不以为意。

    “好吧。”经历过风雨的何兰香坦然下来。

    三人就直接走了过去,通过一条小巷来到一栋旧宅子前,沿着狭窄陡峭的楼梯上到二楼的一个房间前,何兰香掏出钥匙大方打开了房门,微微一笑:“不瞒你们说,我现在暂时比较艰难。”

    看到室内简单的一张床和一张小桌子,周小玉不由吸了吸鼻子,这和她印象中的女强人反差太大了,有些难受。古阳倒是早习惯了。

    不过室内收拾得却很干净,何兰香拿了一叠塑料小板凳,一人分了一个,“坐吧。”又拿了两个一次性杯子,倒了两杯白开水。

    三人就围坐在小桌边,周小玉从随身带的包里掏出一份只有三页的规划书,递到何兰香面前,“何阿姨,这是我们的想法。你先看一下。我和古阳对开公司不怎么懂,你要是同意的话,以后可就全靠你了。”

    何兰香认真看了起来,看到投入两亿的字样时,她不由惊讶不已,原本她想着这两孩子最多也就是千来万的样子。事实上,哪怕是几百万的公司,印象不错的她都愿意当他们的职业经理人。

    再看到分给职业经理人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何兰香更加惊讶,这比通常情况要高多了。

    规划书对公司没有明确的定位,选择权交给了职业经理人。何兰香忽然生出一股豪气,她有充分的自信,把公司做大做强。

    看完,何兰香就下了决心,抬头望着对面的二人,认真说道:“我同意做你们的职业经理人,不过我不用那么多股份,有百分之十就够了。”

    听着,古阳和周小玉都有些意外,一般人在切身利益面前可不会退让。古阳殷切说道:“何阿姨,你就不用推托了。说实在的,百分之二十我都觉得少了一点,你完全堪当这个价位。我们对你的经历有所了解,真的很佩服你,相信在你的领导下,公司一定能创造出新的辉煌。”

    “是啊。”周小玉配合着说道:“你能答应我们,那可是我们莫大的荣幸……”

    两人一吹一拍,让何兰香的心情好了不少,她看得出来,两人是真心想要请她,便也没再推辞,好吧……

    周小玉不失时机,拿出了早准备好的一张建行卡放到桌上,“这里有一千万,何阿姨你先拿着做前期准备工作,等需要的时候,我们会把钱都打过来的。密码是……”

    对两人的无条件信任,何兰香很是感动,郑重地点头:“我会努力做好的。”

    随后,古阳和周小玉拉着何兰香去了附近一家房屋中介,以最快速度找了一套高档小区中拥有全套家私、拧包即可入住的房子,又帮着何兰香把不多的家当搬了过去。虽然不是多大的事,但这份关爱却让何兰香的心里甚感温暖,人在落魄时,别人的关爱更显得弥足珍贵,她对两个孩子的印象越发不错。当然,何兰香也不是没有想过,这是否是骗局,但通过近距离的观感,她还是相信自己的眼光,两孩子是真心的。事实上,自己现在也没什么好骗的,除了一具半老徐娘的躯体,她可不相信两孩子还有那份心思,而是切实感受到了他们对自己发自内心的关爱,不由亲近许多。

    忙完搬家,三人坐在新家宽敞明亮的客厅沙发上休息,何兰香就和蔼地问起:“小玉,你多大了?”

    粉嫩的周大小姐不太好意思回道:“马上就三十了。”

    “哦?”何兰香还真是有些意外,笑着说道:“阿姨都看走眼了,以为你才二十出头。你长得可真漂亮。”

    周小玉臭美一番,“阿姨你才漂亮呢。”

    “有对象了吗?”何兰香心情一好就八卦起来,慈爱望了一眼古阳那孩子,“我觉得你和小阳挺般配的。”

    古阳有些尴尬,“我有老婆了。”

    周小玉难为情:“看阿姨你说的,我和他怎么会般配呢,他这家伙一点都不乖,天天惹我生气。”

    何兰香呵呵一笑,有些惊讶,不过马上就释然了,她相信两人的关系是很纯洁的。

    “小玉,那你可要加油了,争取早日找到如意郎君。你看小阳这么小都结婚了。”

    周小玉道:“他哪里小了,都二十五了,结婚两年多。不过她老婆和我差不多大。”一点秘密都藏不住,让古阳忿忿一番。

    何兰香再次惊讶地打量了一下古阳,却是怎么也看不出二十五的样子,而在她心里,两孩子的印象已经根深蒂固,不管年纪多大,都只是孩子,让她很有一种亲人的感觉。

    虽然相处才短短几小时,三人已然亲密得像一家人。古阳就觉得没必要演戏,对系统确定的最佳人选,自然是坦诚相待再好不过。事实上,缺少母爱的古阳对好心的阿姨向来都有特别的好感,眼前这位一时落魄阿姨很对他的脾性。

    三人轻松自在地聊了好一会,至于开公司的事则没怎么提,两位甩手掌柜都打算全权委托给伟大的阿姨。

    告别前,古阳就对何兰香热情交代:“阿姨,你跟政府部门打交道时遇到麻烦的话,就打电话给我。”

    何兰香点头:“好的。”她看得出来,两人当然不是什么普通人家的孩子,开公司关系还是很重要的,这是她的切身体会。

    周小玉则掏出了车钥匙,“阿姨,你先用我的车,等你办好了新车手续,我再来拿。钱不用省的,该用就用。我和古阳都绝对相信你。”

    何兰香感动不已,推托一番,终究没能拗过周小玉,便开车送两人到了高铁站。

    站前挥手告别,望着两个孩子的背影,何兰香忽然感觉自己心中的伤痛淡了不少,不再觉得孤单,再创辉煌的热情冉冉燃起。

    候车室里,古阳和周小玉交流了一下今天的观感,他们也不完全是粉嫩的孩子,今天所做所为除了率性使然,打感情牌也是一个重要方面,不过他们倒是不用刻意去演戏,只需如实展现自己本来的面目就行了。

    旗开得胜,并让何阿姨摆脱了落魄的窘境,两人的心情都很不错,吵闹一番,之后坐高铁花了四十分钟,回到阳州。古阳又搭出租车送周小玉回到位于一个高档别墅区的家,再回自己的家,向那婆娘汇报了一切顺利的情况……

    上班继续进行,古阳一点也不觉得闷,日子挺逍遥的。

    这天在部长办公室和周小玉瞎扯一番后,周小玉忽然一脸烦恼:“好烦。”

    “烦什么?”古阳撇嘴望去。

    周小玉诉苦:“被人追得烦。”

    “切!”古阳不屑,“你就臭美吧,有人追那说明你有魅力。”

    “你就别再取笑我了。”周小玉皱眉,“我真的很烦呢。”

    古阳望着印象中一直阳光灿烂、这会却愁眉苦脸的她,不由认真几分,“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不喜欢,直接拒绝就行了。”

    “唉,哪有你想得那么简单啊。”周小玉叹了一口,“有些事也是身不由己的。”

    古阳正色说道:“感情问题可容不得马虎,没感情不能勉强。”

    周小玉道:“说得容易,做起来可没那么简单……”

    在拐弯抹角诉了一大堆苦后,周小玉忽然转着眼珠子说道:“古阳,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啊?”

    “什么忙?”古阳警惕地望着她,“他就感觉没好事。”

    周小玉白了一眼,“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又不用你去做坏事。”

    古阳仍不放松:“那你说是什么事?”一边抓起茶杯喝了一口。

    周小玉直接说道:“我想让你当我男朋友。”

    “噗……”古阳忍不住喷了一口,坚决摇头:“不行!”

    “又不是真的,只是冒充一下而已。”周小玉哼了一声,“我们关系这么铁,这么点小忙你都不忙,也太不够意思了。”

    古阳撇嘴道:“这可是原则问题,我老婆会不高兴的。”

    “你是个大男人,别什么事都要老婆做主,拿出点男子汉气魄行不。”周小玉有些忿忿不过。

    古阳才不受激,不以为然地道:“你什么时候拿我当大男人看了?这种事不能随便做的,很容易影响到我和我老婆的感情,再说我冒充也没什么用,你不喜欢,别人还能强迫你不成?”

    周小玉直咬牙,“我去跟你老婆说,她同意你总该没话说了吧?”

    古阳甚是无语:“你脸皮还真够厚的。”

    周小玉马上拨了王诗雅的私人手机,了解到王诗雅没开会就在自己办公室,她就可怜兮兮,拐弯抹角说出了自己的问题,甚是悲情。

    “……诗雅,你可得帮帮我啊。”

    听完,明白过来的王诗雅胸脯大幅起伏,她也实在是无语了,竟然还有这种要求。最近一段时间,她和周小玉却是经常有电话联系,对共同管教那家伙很有默契,关系可是相当亲密了。

    一时间,王诗雅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直接拒绝肯定会伤感情,她不想失去这份难得的友情。

    王诗雅尽量平静地问:“古阳呢,他什么意思?”

    周小玉道:“他说坚决服从你的指示。”

    让被代表了的古阳直咬牙,忍住了没发飙。他也知道那黄毛丫头应该是没办法了,才想出这种狗血的事情,而平时两人关系确实也挺好的,关键时刻不帮忙好像也过意不去。他干脆就把决定权推到了那婆娘身上。

    这滑头的家伙!王诗雅忿忿不已,沉吟了一会,还是故作大方说道:“古阳是你弟弟,这个忙还是应该帮的。”

    周小玉无比开心:“诗雅,真是太谢谢你了。放心好了,我是古阳的姐姐,肯定不会让他为难的。”

    王诗雅在心里无奈叹了一口,“你把电话给古阳,我跟他说几句。”

    很快,古阳就接过手机听到了那婆娘的谆谆教导:“……你要记住,这只是在演戏,千万别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她的声音可是不小,这话同时也是说给周小玉听的。

    “知道了……”古阳态度很端正。

    挂掉手机,周小玉得意地望着古阳,“你老婆比你可要大方多了。”

    古阳不以为然:“你这样做是在透支你们的感情,她心里可没那么好受。”

    “唉。”周小玉马上变了脸,幽幽地道:“你以为我想这样啊。明天中午陪我去见那个人吧,到时你可要演得像一点。我们是姐弟,拉拉手没关系的,你可别对我胡思乱想啊,要不你老婆可饶不了你。”

    靠!古阳实在服了两位御姐,本来很纯洁的心思,硬被她们说得不那么纯洁了。

    晚上回到家里,王诗雅却是没再提这事,但在半个小时的经济课学习过程中,古阳没能再像之前几天那样占到便宜了,那婆娘明显严肃许多,让古阳不好轻举妄动。他就知道,那婆娘心里还是有意见的。只怪那黄毛丫头也太会折腾事了。

    上完课,古阳回到自己床上,想起周小玉的事情,决心先了解一下那个让她烦躁的男人的情况,做到不打无准备之仗,上一次冒冒失失抓捕“死神”的教训还历历在目,不可轻敌。

    古阳在脑海中想到“周小玉找他演戏想要应付的男人”,切换视角,马上到了一个房间,却是一副糜烂的场面,一张席梦思大床上滚着三条赤条条的身子,居然是两男一女。

    我靠!被毒到了的古阳差点吐了出来,马上退出视角。如此呕心的场面,让古阳勃然大怒,一想到无比纯洁的周小玉可能嫁给这样无耻的男人,他就感到特别受不了。

    这会,古阳英雄护美的决心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决。对周小玉将来要嫁的男人,可得严格把关,认真调查,品德不能有任何问题。否则,古大队长绝不答应,他可是把那黄毛丫头当成了亲爱的老姐,虽然平时吵闹不停,感情还是不浅的。

    接着,古阳又把搜索目标指向那个男人的父亲,把视角切换到屋外,发现是一处森严的别墅,再切换到别墅区大门口,站岗的居然是武警。见惯了这类配置的古阳自然明白,这是级别不低的领导住所。

    为了弄明白其身份,古阳把视角推进到了这位领导所在单位的办公室里,虽然漆黑一片,但古阳经常“玩地球”摸索出了不少新的内容,轻车熟路地用意念开启了夜视视角,于是办公室里的场景便明亮亮的一览无余。古阳到处查找一番,确定了目标是省里的一名领导。

    随后,古阳再次搜索了那个男人的母亲,经过一番类似查找,确定是松江市一家公司老总,巧的是,那公司名称他看到过,赫然是收购了何阿姨公司的一家公司,结果让何阿姨变得如此落魄。心里不由生出一股恶感。在古阳的心里,何阿姨可是一个很好的人,肯定是她被人陷害了。

    用类似的方式,又把其父母的核心关系网一一查了一遍,古阳心里有了数,甚是不以为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