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七十一章 矛盾
    只听得那个姓吴的立即就道:“不错,不过,只要咱们能够找到那个姓于的,将其击杀,一切就都不是难事。⊥頂點小說,x.”其他的两个修仙者,对于这个姓吴的这番话,自然是深表赞同。而此时的陈老三,却是由于这三个人的这番话,立即就更加加深了将其中一个人击杀的想法,否则的话,只要这三个人联手,对于陈老三来说,就始终是一项威胁,而一旦将其中的一个人击杀,剩余的两个人,对于陈老三来说,却是根本就不算什么了。因此想到了这一点的陈老三,心里更是阴沉了几分,一言不发。那个姓何的闻言补充道:“既然这样,咱们还等什么,继续开凿石壁要紧。此外,既然确定了韩灵儿此事故意给咱们捣乱,乃是为了拖延时间,咱们自然更加的不能够让她得逞,否则的话,时间每拖延一分,对于咱们来说,也就是十分的不利。”这个人的这个时候的这番说法,倒是没有一个人反对,其它的两个修仙者,闻言之后,更是立即就连连点头,而那个姓何的,在看到其他两个人点头之后,却是也是忍不住看向陈老三,“陈老三,你怎么看?是和我们一起继续开凿下去,还是选择离开?”陈老三心中早就已经做好了选择,但是听了这个姓何的话之后,还是忍不住直接询问,“继续开凿下去怎么样,选择离开又怎么样?”那个姓何的闻言却是忍不住笑道:“很简单,继续开凿下去,得到的宝贝。咱们四个平分,不过。继续开凿下去,肯定会有危险。毕竟,那个韩灵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对咱们突然袭击。因此这一点,你最好事先想好,我们并不勉强于你,愿意和我们一起继续开凿下去,就和我们一起继续开凿下去,不愿意和我们一起继续开凿下去。就直接离开就是,我们并不阻拦。”陈老三听了之后忍不住点了点头,接着却是再次询问,“如果我选择离开呢?”那个姓何的,闻言忍不住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冷笑,不过,口中却是道:“愿意选择离开,那也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过。离开之后,希望你不要回来,如果是打着离开之后,等到我们和韩灵儿已经于初两败俱伤之后。再收取好处的心思,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我们拼着不管于初和韩灵儿,也一定会先将你击杀。”这话说的可以说是十分的不客气。尽管在这个姓何的的立场上面,事实上。也是应该做出这样的选择,但是陈老三听了之后。却是不由得心中震怒,没有其它的,这个人的这番话,本身就让她十分的不痛快,如果不是眼下的这种情况的话,只怕陈老三,直接就和对方拼命了。不过,正是因为眼下的这种情况,此时的陈老三,显然并没有发作的意思,也是根本都没有想过要直接就和对方冲突,当下只是淡然的道:“那还用说么?我当然是选择留下,和你们一起开凿石壁。”那个姓何的听了之后,这才点了点头,不过,当下还是道:“也好,你陈老三能够做出这样的选择,可以说是最好不过了。不过,在和我们一起开凿石壁的时候,一旦遇到韩灵儿,希望你不要留手才好,之前,我们六个人来的,其中就有一个人,故意想要让我们三个,和于初两败俱伤,自己好渔翁得利,当时时间紧迫,正在和于初战斗,我们是没有办法腾出手来把他怎么着,不过,如果你陈老三也是这样的话,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我们情愿不和陈老三战斗,也是首先就要将你击杀。”这个姓何的,这番话说的可以说是十分的不客气。而陈老三听了之后,却是点了点头,“那是当然,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让你们两败俱伤,自己渔翁得利的这种事情。”不过,这番话说出来之后,陈老三的内心当中,却也是因为这个姓何的一番话,而变得恼怒异常,不为别的,实在是这个姓何的这番话,对于他来说,已经可以算是一番威胁。很明显,这个姓何的,因为自己一方有三个人,三个人联手,自己不是对手,因此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态度,对于自己,更是直接想要利用命令的语气,这让陈老三听了,更是越发的恼怒,因此此时,陈老三在听了之后,忍不住在内心当中,就是勃然大怒。当然,也只是在内心当中,勃然大怒而已,此时的陈老三,暂时还没有和对方翻脸的意思。不过,这个姓何的这番话,也是让他清楚的意识到,自从冯远被韩灵儿击杀之后,这三个人对于自己的态度的明确的变化,此前,由于冯远还在的时候,自己和冯远联手,本身的实力,非但并不比对方三个人联手差,在一定程度上来说,甚至还要在对方三个人联手之上,因此那个时候,这三个人不要说对自己说刚才那样的话,什么时候,轮到这三个人说话了,在面对自己和冯远两个人的时候,这三个人,根本都没有勇气对自己两个人说出威胁的话,但是现在,冯远一死,自己这边的实力,直接就是直线下降,这三个人对待自己的态度,立即就是反了过来,这也让陈老三意识到,这三个人在欺软怕硬的同时,只怕也是根本都不再把自己放在心上。这一点,其实也是很容易理解的,很多人,在其软怕硬的同时,都是对于比自己一方弱的人,拼了命的欺负,实际上,这种人在面临这种情况的时候,甚至比那种正常情况下,比较强势的人还要可恶,毕竟,这种其软怕硬的人,其内心当中,通常都是有着很多的怨气,平时在面对着比自己强大的对手的时候,根本不敢展现出来,但一旦遇到不如自己的对手,却是立即就显现出自己的心思,而在这个时候。这个人的心思,却是很明显的。毫不掩饰的显现出来,可以说。一旦遇到这种人的时候,只要不是对方的对手,这种人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而此时,陈老三显然是就直接遇到了这种情况,当然,陈老三本人,其实也是这样的人,或者可以这样说,整个的封魔谷。几乎绝大部分,都是这样的人,因此陈老三对于对方的心思,可以说是十分的清楚,因此此时,更是根本都没有想过要违抗对方的心思的意思,紧跟着,在听到对方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却是直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点了点头。不过,陈老三毕竟是陈老三,个人的该有的气派还是有的,因此此时。非但没有显现出一丝的软弱,甚至一副十分淡然的样子道:“我知道,所以。你们尽管放心,一旦遇到韩灵儿。不要说你们,就凭着他将我同伴击杀了这一点。我就不会放过她。”这么一来,另外的三个修仙者听了之后,一时之间,也是无话可说,陈老三的这番话,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根本都是无懈可击,同时,虽然说陈老三的实力,不如他们三个人的联手,但是其本身的实力,和他们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相比,都是只强不弱,甚至两个人联手,都未必能够稳胜陈老三,因此此时,这三个人对于陈老三此时的表现,可以说根本都没有任何反驳的意思,甚至非但没有任何反驳的意思,在听了陈老三的话之后,三个人根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实际上,如果陈老三表现的太过软弱的话,三个人倒是一点都不介意再进一步,甚至将陈老三的力士棍索取过来,对方不给,自己就敢对对方出手,直接将其击伤或者击杀,然后再让对方,在前面探路,给自己出苦力。这些全部都是这么几个修仙者内心当中的真实想法。只不过,眼下却又显然立即就直接变得不一样了,这三个修仙者,在听了陈老三的话之后,却是很明显,谁也不敢对陈老三太过分,否则的话,如果对方真的存了玉石俱焚的心思,宁愿和自己死战,也不肯听自己的安排,到了那个时候,难道自己三个人,还真的要和陈老三动手?要知道,韩灵儿在一旁,虎视眈眈,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对陈老三出手,如果陈老三的修为不高的话,倒是还可以,但是现在,陈老三的修为,明显却是不低,一旦对对方出手的话,很有可能,最终却是很有可能陷入僵持,而一旦陷入僵持,那个时候,对于韩灵儿来说,却是绝佳的偷袭的机会,一旦韩灵儿出现偷袭,只怕自己三个人,立即就是危险了,最终,如果韩灵儿将陈老三击杀,也就是说,韩灵儿偷袭的时候,如果将目标选择陈老三,直接将陈老三击杀的话,自己三个人,还有一丝的机会,毕竟,就算死了陈老三,自己三个人联手,也是丝毫都不在意韩灵儿的攻击,三个人联手,照样能够抵挡住对方的闪电叉,但是到了那个时候,只怕只要韩灵儿不傻,第一时间,都能够想到应该偷袭哪一个的问题,这一点,如果换成他们自己,只怕其选择起来,也是更加的容易,第一个要偷袭的,肯定是自己三个人当中的其中一个,很明显的,既然是自己三个人和陈老三发生了冲突,那就是意味着已经变成了敌对的立场。而的敌对的立场当中,陈老三肯定是属于弱者的一方,在这种情况下,联合强者,去攻打弱者,显然并不合适,毕竟,一旦将弱者击杀之后,其中的强者,回过头来攻击自己,又该怎么抵挡?而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联合弱者,去攻打强者,这么一来,就算最终,将其中的强者击杀,只剩下弱者,自己也是毫不在乎,至少也是要比面对强者的时候,更加容易对付的多了。

    而此时,这三个修仙者,却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一点,很显然,如果韩灵儿真的要偷袭的话,一定是偷袭自己三个人中的其中一个,只要将其中的任何一个击杀,不管是自己剩余的两个人,立即和陈老三停止战斗也好,甚至继续和陈老三战斗也好,剩下的这些人,对于韩灵儿的威胁,也是立即就大大降低。因此这三个修仙者,此时虽然说是对陈老三还有着某些不利的想法。但是也是不敢直接就是完全激怒陈老三的,毕竟。一旦完全激怒了陈老三,对于他们三个人来说。也是绝对不是好事,怕就怕陈老三来一个玉石俱焚,到了那个时候,必然是韩灵儿渔翁得利。而这种结果,对于三个人来说,却是无论如何,都是不想要的,因此这三个修仙者,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短时间内,却是谁也没有兴起对陈老三战斗的心思,因此只是稍微一个犹豫,便最终,还是那个姓何的道:“既然这样,陈老三,我们相信你就是,不过,眼下的情况。显然是有些紧急,对于现在的咱们来说,肯定是越早找到那个姓于的,对于咱们来说。越是有利。一直耽搁下去,一旦等到那个姓于的恢复了,对于咱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一旦到了那个时候。说不定咱们四个,立即就是死在这个山谷里面。所以我建议。咱们根本不需要等待,直接就是开始开凿石壁,尽快将那个姓于的找出来才是,陈老三,对于我的这个建议,你有什么看法没有?”而陈老三当然没有丝毫的看法,在听了这个姓何的的话之后,立即就是道:“我也是赞成这么做,既然你这么说了,咱们就直接开凿石壁就是,尽快将那个姓于的找出来,不要再在这儿耽搁时间了,继续耽搁下去,对于咱们来说,绝对没有任何好处。”这个陈老三的这番话一说,不管是那个姓何的,姓吴的,还是姓周的,在听了之后,都是忍不住点头,显然,每一个人都是赞同陈老三的这番说法的,尤其是那个姓何的在听了之后,更是忍不住立即就道:“既然这样,咱们还等待什么?立即开始就是,尽早将于初找出来,对于咱们来说,也就越是有利,拖延的时间太久,对于咱们几个人,绝对没有任何好处。而更重要的是……”说到这儿,突然间的停顿下来,直接转向陈老三,显然,这个姓何的最后,还是有话要对陈老三嘱咐,只听他直接就是道:“陈老三,有一句话,我必须要在这个时候说出来,那就是,一旦那个韩灵儿突然间的对咱们出手,不管是对任何一个人出手,我都是希望,不管是出于什么事情考虑,你都必须要及时出手,配合我们,攻击韩灵儿,否则的话,我们就只能认定你是有心想要等到我们和韩灵儿两败俱伤自己来一个渔翁得利。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别怪我们事后先要对付你了。”而对于这番话,陈老三听了之后,却是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冷笑,实际上,他当然不会赞同这个姓何的这番话,此时的陈老三,已经是打定主意,要在韩灵儿偷袭的时候,至少要让对方三个人中的其中一个,被击杀了。事实上,在冯远死后,各种变化,对于陈老三来说,尤其是这三个人对待自己的态度问题,已经是引起了陈老三的极大的不满,因此一旦有机会的话,陈老三可以说是丝毫都不介意对这三个人出手,当然,出于某种考虑,陈老三此时,最多只是将其中的一个人击杀而已,而一旦能够拿到闪电叉,陈老三肯定立即就不会再给这三个人任何一点机会,直接就是出手,将三个人完全击杀。不过,尽管心里是这样想的,此时的陈老三,却是完全不能够直接利用这样的方式,回答这个姓何的,当下陈老三只好道:“那是自然,现在咱们四个人,就应该同舟共济,韩灵儿袭击你们的时候,我当然应该帮手,不过,还有一点,我也要必须说清楚。”而那个姓何的,在听了陈老三的这番话之后,不由得顿时心里就是一沉,第一时间,他还以为陈老三要借机对自己谈条件,因此内心当中,此时可以说是愤怒的,不过,尽管心中愤怒,此时的这个姓何的,却是显然并没有直接和陈老三撕破脸皮的意思,只是尽管这样,这个姓何的,还是忍不住向自己的两个同伴看去,目光中显现出毫不掩饰的杀机,显然,如果陈老三的话,让他们觉得不能够接受的话,只怕立即就会对陈老三出手,不过,尽管这样,这个姓何的显然是不想让陈老三看出自己的杀意,至少也是不会在这个时候,让对方看出来,以免对方有了防备,因此这个姓何的,在转过头来之后,倒是立即恢复了正常,紧跟着,却是直接就向陈老三询问,“你究竟想说什么,陈老三,还是一次性就直接说出来吧?”尽管这个姓何的,尽量掩饰自己的心中的愤怒,但是小人得志的嘴脸,却也是将他的心思,在他的语气当中,尽显无疑,因此此时,这个姓何的,就算只是这么一番话,却也是可以清楚的看出,其中带着明显的情绪在里面,而陈老三听了之后,更是勃然大怒,实际上,就在刚才,这三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的时候,尤其是三个人的目光中,显现出来的那种杀机,更是被陈老三看在眼里,一丝也没有疏忽,因此此时的陈老三,根本都不会轻易在这三个人的面前上当,不过,此时的陈老三,显然也是比较能够隐忍的,以至于此时,虽然内心当中,十分的恼怒,却也是极力忍耐,根本都不发作,这个时候,在听了对方的询问之后,更是十分冷静的直接回答,“我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在韩灵儿攻击你们的时候,我会出手相助,但是如果韩灵儿选择的是我呢,你们又会不会对我出手相助?”三个人听了这话,这才意识到陈老三到底想要询问什么问题,第一时间,却是不由得一怔,说实话,这三个人,在一开始的时候,还真的没有想到,陈老三竟然会向自己三个人,询问这样的问题,毕竟,在一开始的时候,三个人根本都没有想到,陈老三会询问这样的问题,直接的第一时间,却是想到的是,韩灵儿就算是出手攻击,最终攻击的,只怕也是自己三个人,毕竟,就算是换成自己,显然,这样的出手,也是最佳的选择,因此若说他们疏忽了陈老三的这番询问,倒也不对,这三个修仙者,其实是一开始的时候,就根本都没有往那个方向去想,眼下听得陈老三询问出来,三个人在惊诧的同时,却也是同一时间,每一个人都是忍不住显现出了笑意。

    显然,陈老三的这番询问,对于三个人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没有人会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在他们看来,陈老三有着这样的担忧,完全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因此在听了陈老三的话之后,依旧是三个人相互看了一眼,最终还是那个姓何的直接就道:“放心,陈老三,攻击我们的时候,你出手攻击,攻击你的时候,我们又怎么可能不出手攻击?此时的咱们几个,才是需要同舟共济,否则的话,最后只会让韩灵儿渔翁得利而已,那种结果,却是咱们任何一个都不想要的。因此,陈老三,你完全可以不用担心这一点,韩灵儿只要敢来,只要敢对你出手攻击,我们必然会第一时间出手帮助你,直接将她留下。”这个姓何的这番话说出来之后,其它的两个人,不管是那个姓吴的也好,姓周的也好,都是同时点头表示附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