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二章 我自已看就行
    对方的笑声说不上有多阴森,却是令倪云顿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她自少个性刚烈,从来没有在任何男人面前表现过一丝柔弱,然而眼前这个蒙面男子,却是例外!

    特别听到“打屁股”三个字之后,倪云俏脸红得几乎滴出血来,身体更是禁不住一阵酥软。

    “你,你胡说八道!”倪云恼羞成怒,一拳打向黑衣人。

    黑衣人冷笑一声,闪身避过,马上还来一拳。

    于是两人,就在空旷的地面上打斗起来。

    二人你来我往拆了几十招,黑衣人右手食指突然闪电般点出,正正点中倪云的肩井穴。

    “啊!”倪云顿时如遭电击,浑身麻痹,整个人软巴巴向后倒去。

    当她身体倒到一半之时,黑衣人伸手把她扶住,然后直接把她扛到肩上。

    “你,你要干什么?”倪云大惊失色,不过全身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只得任由黑衣人扛着她,一步步走向那幢烂尾楼里。

    一直走到五楼,还是上次那间房子,甚至上次铺在地上的纸皮,也原封不动在那儿。

    “求求你,不要,不要……”倪云意识到黑衣人的意图,吓得连声求饶。

    黑衣人面对倪云的哀求,自然是置若罔闻。

    粗暴地拉开倪云运动服的拉链,下一秒,那件黑色服动服已经被扔到地上……

    眨眼之间,倪云身上的大小衣物散落一地,她自已又再次身无寸缕。

    黑衣人还是和上次一样。出手如风。不断在倪云身上按穴。推拿……

    但有所不同的是,倪云上次因为走火入魔,加上惊怒交加,很快就昏迷了过去,但是这次,她身体好端端的,是以无论如何惊怒,也不可能昏迷得过去。

    于是。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衣人双手在自已身上“肆意莽为”!

    十几分钟后,黑衣人长舒一口气,双手离开了倪云的身体,又静静地看了她一会,然后右手慢慢举起。

    不!不要!倪云满脸恐惧,在心里哀叫。

    这还没挨打,自已那深圆挺翘之处,就已经是莫名地一片火辣辣了。

    “这次就不打你了,不过下次,那就不好说了……”黑衣人说罢手指一点。解开了倪云穴道,然后转身扬长而去。

    “喂。喂,请等等,你,你到底是不是他?”倪云用尽全身力气问。

    但对方根本不回答她。

    过了一会儿,身体恢复力气的倪云坐了起来。

    “难道他真不是他吗?但背影实在太象了。”倪云喃喃自语。

    不过他俩一个细心体贴,一个粗暴野蛮,又怎么会是同一个人呢?倪云心里迷茫得很,忽然又充满期待地道:“如果他真是他,那该多好啊。”

    ……

    第二天早上,当方鸿送完张柔上学回到医馆时,宋寒弛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

    “方医生,请。”宋寒弛请方鸿上车。

    今天宋寒弛是单独驾着一辆帕萨特小车来的。

    驾车来到市人民医院,在宋寒弛的带领下,二人径直前往重症监护室。

    “宋市长,您来了?”走到病房外时,一名坐在走道长凳上的中年妇女马上起身,向宋寒弛打招呼。

    “嫂子。”宋寒弛对那名中年女子道,然后给方鸿介绍:“方医生,这位是子文的妈妈。”

    方鸿点了点头,打量一下眼前的这位中年妇女,看她模样,大约是五十出头的样子,只是头发却已经全白,象满头银丝一般,脸色更是憔悴无比,黯淡无光。

    “宋市长,这位是……”张子文母亲有些好奇地问宋寒弛。

    宋寒弛道:“嫂子,这位就是我跟您说的那位方医生了。”

    “什,什么?”张子文母亲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宋寒弛之前跟她提起过方鸿,说这位方医医术极为高超,只要他肯出手,张子文就一定可以苏醒过来,而且,这位方医生很年轻……

    没错,宋寒弛为了避逸张子文母亲过于惊讶,特别强调过,这位方医生,很年轻。

    但问题是,再怎么年轻,也不至于年轻成这样吧?他这个样子,好象比自已儿子还要小?这么年青的医生,医术再高又能高到那里去?

    不过宋寒弛既然说得如此肯定,就必定有他的道理,几近绝望的张子文母亲,此时是绝对不会放弃任何一丝希望的,是以马上收起脸上疑惑,诚恳地对方鸿道:“方医生,子文是我张家唯一的血脉,也是我的命根子,求求你,求你救救他吧。”

    话还没说完,眼泪就已经哗哗地流了下来。

    “寒弛,带我进去看看吧。”方鸿平静道。

    “好的。”宋寒弛马上让护士叫来值班医生,在他的带领下走进张子文的病房。

    张子文母亲却是一时失神:刚才我好象听见,那个方医生叫宋市长……寒弛来着?

    ……

    此时躺在病床上的张子文,戴着氧气罩,挂着点滴,身上安装着各种监测生命体征的仪器,人正处于深度的昏迷之中。

    “医生,请你给方医生讲讲病人的病情吧。”宋寒弛对带他们进来的医生道。

    那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医生,胸牌上显示的是一名主任医师,这是医生中的高级职称了,更不要说市人民医院,是穗州排名第一的公立医院。

    在这里当一名主任医师,是很理由自豪和骄傲的。

    是以一听宋寒弛这样说,眉头顿时不由得皱了起来。

    方医生?这小子也是一名医生?还以为他是探病的呢!

    不过宋副市长吩咐,纵是心中不以为然,但起码表面是不敢表现出来,只是当他刚想开口讲述张子文的病情时,方鸿已经一摆手:“不用了,我自已看就行。”

    “……”中年医生被白色口罩遮蔽住的嘴角,顿时不屑地勾了勾:自已看行?我明白了,这小子根本不是医生,而是神棍!”

    他又那里知道,方鸿只需用精神力往张子文身上一扫,便已经心中了了。

    这是任何先进检查仪器都比不上的!

    果然不出所料,从张子文骨头的断裂情况看,这根本就不是一起意外,他是被人故意撞的,对方的目的,也肯定想要张子文的命。(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