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走入大山
    早起的太阳露出半边笑脸,雨季就要结束了。整个城市在阳光的普照下反射

    出多彩的光芒,路上的积水开始蒸发,看来这是个适合出游旅行的好日子。

    刘芯儿被阳林远抱著穿的衣服,刷的牙,洗的脸,迷迷糊糊地任他搬弄,昨

    天晚上做了一夜春梦,天微亮她才沈睡过去。所以现在她除了睡觉,什麽都不想

    做了。

    阳林远把刘芯儿抱到车後座上,给她盖上毯子,小声说道:"芯芯,我们现

    在去大云山,你可是答应了的。""嗯……"刘芯儿下意识回应了一下,根本不

    知道他说了什麽。

    阳林远眼里有闪著奇特的光芒,坐进驾驶室,发动车子驶向那青山绿水不为

    人知的大云山──刘芯儿天天挂嘴边的山里。

    刘芯儿从睡梦中醒来时,车已开了四个多小时,离目的地还有一个小时的路

    程。

    "这是在哪呀,林远。"她揉著眼睛,发现路两旁全是高高的山,浓密的阔

    叶树林。

    "就快到了,你再睡会。"阳林远看了她一眼。

    "我记得去机场不像这条路哦。咱们去哪里蜜月呀。"

    "就快到了,昨天今天都说跟你说了,你不知道吗?"

    "哦,我都没听到嘛,太累了,哪有时间听,光睡觉都来不及。"刘芯儿心

    虚地回答。

    "我以为你知道去哪,都答应得好好的,要是你现在不爱去,也没办法,我

    开车都累了,不想开回去。"阳林远无辜地表示。

    "那你现在说去哪嘛,反正我都答应了,不会反悔的。"

    "那我就再说一次,去山里,大云山。"

    "什麽!"刘芯儿呆住了,"你怎麽会知道大云山。"

    "你晚上睡著了经常说的大云山,我想不知道都难。"

    "不准你去,赶紧调头啦。我们去法国,美国什麽的好不好。"

    "为什麽,老婆天天想著的地方,身为老公,不了解一下怎麽行。"阳林远

    继续向前方开著车,不理刘芯儿的建议。

    "你,你怎麽能这样,"刘芯儿差点气哭了:"明明说过这是我的秘密,你

    怎麽能够这样做,你想知道不能等我在这里呆上几个月再回去告诉你吗?"

    "不能。"阳林远冷冷地回答:"我不能忍受自己的老婆独自离开几个月到

    我不了解的地方去,你不怕我担心你,也得为爸妈想想,万一你出了什麽事情叫

    我怎麽跟他们交待。"

    "咱们明明说好婚後各不相干的,你现在算什麽?!"

    "算什麽,你还不明白吗?"阳林远更冷了。

    "我……我哪里明白,谁知道你心里怎麽想的。"刘芯儿脸有点红。

    "自己想明白,"阳林远也不理她:"等一下穿上运动鞋,还有一长段山路

    要走,车进不去。""我不想去,我们回去啦。"刘芯儿做垂死挣扎。

    "也可以,以後也不准来。别以为你能偷偷自己来这里,就你那点小心眼,

    哼……"刘芯儿无法可想,现在阳林远已经知道大云山,自己想偷偷来也没有什

    麽意义,只好和他一起去了。

    山路崎岖,刘芯儿又是从小蜜糖泡大的,还没走两步,就唉唉哟哟:"我走

    不动了,脚好痛哦。"

    阳林远牵住她的手,笑道:"还想一个人来,这点路都走不了,也不知道你

    来做什麽的。"

    "你管我啦。反正到了山里我做我的,你玩你的,不准跟著我。"

    "好吧,只要你能照顾好自己,我就当独自休假了。"阳林远挺大方的表示。

    "咦,今天怎麽这麽好说话?"刘芯儿怀疑地问。

    "给你自由,你不要吗。那好,我就全程奉陪。""不行不行。就按你之前

    说的办。"刘芯儿赶紧摇头。

    "大云山很封闭,我打听了很久才知道路线。但是因为这里通迅不发达,山

    里的具体情况没办法调查清楚。芯芯,你知道怎麽走吗?"阳林远扛著一大包登

    山工具,看来是做好充分准备了。

    刘芯儿心想:我当然不知道,得要人领我进去才行的。可是林远在这里,怎

    麽办,不能让他知道啊。

    她考虑了一下,说:"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小时候来过一次,有个模糊的印

    象而已。"

    "你来过?怎麽没听爸妈说呢。"

    "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谁有那麽多闲功夫告诉你啊。"

    刘芯儿不知道阳林远在决定娶她的时候,特地将她从小到大的事情打听得十

    分详细,事实上,自从知道她要去大云山,他就找了个机会问刘爸爸,没想刘爸

    爸连大云山在哪里都不清楚。

    小丫头的秘密真大啊,连说谎都用上了。

    阳林远对付她自有妙招,也就先不打草惊蛇了。於是笑咪咪地说:"原来是

    这样。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爬山是件很累人的事情,加上两个人心思重重,一路上就没怎麽说话,他们

    沿著窄陡的山道走著,这条山道有的地方垒了青石,有的地方还是土路。山中水

    气重,泥土湿滑,一不小心就会摔倒。

    走了不过两个小时,两人都累得满头大汗。

    刘芯儿吐著舌头:"林远,我不行了,休息一会吧。""再走走,要不然今

    晚就要睡在路上了。""要不你先走,别管我了。""别说笑。过来我拉著你。

    "刘芯儿看著阳林远坚定的目光,知道暂时没法摆脱他了,便让他拉著自己,

    心里却滴沽:累死你,累死你。

    越爬越高,到了一个转弯处,可怕的地方出现了。仅容一匹马的道路一边是

    山壁,一边竟然是万丈悬崖!

    "天啊……"刘芯儿眼冒金星,太刺激了!

    阳林远也有点发悚,他自己还好,当历险了,可是刘芯儿怎麽办。正犹豫,

    身後传来缓缓的马蹄声。

    回头一看,一个高大的男子牵著一匹瘦小的马,朝他们走过来。

    救星出现!两人惊喜地同时说道:"这位大哥,麻烦你带我们进山吧。"宽

    大的斗笠遮住那个男子的脸,只看到斗笠顶上的尖尖头向下点了点,应该是同意

    的意思。

    阳林远说:"多谢大哥。能不能让我妻子搭骑一下您的马呢,这条路太不好

    走了。"说完递过去几张大钞。

    那男子却不接钱,说道:"不用客气。请这位女士上马吧。"声音低沈,像

    极了一个人。

    阳林远没想到深山老林里的老乡精神文明素质挺高,他笑著收回了钱,再次

    表示感谢。

    那边刘芯儿心却猛然一跳"是,是他吗?"正在思考,阳林远推推她:"芯

    芯,过去骑马。"她乖乖地走到马前,那男子扶著她上了马,不经意间碰到了她

    的小屁屁。刘芯儿小脸一红,没吱声。

    三人继续朝前走。过了那段险路,道变得好走了许多。

    阳林远套近乎:"大哥怎麽称呼?""刘泽易。""跟我妻子还是本家。"

    阳林远尽可能拉关系,接著向男子介绍了自己和刘芯儿。

    不知不觉,又走了三个小时,总算到了大云山唯一的小村庄:大云村。

    整个大云村不过二十几户人家,居住条件却非常好。古色古香的房屋错落有

    致,云雾缭绕中胜似仙境。更令人高兴的是村庄的环境干净整洁,全村都铺著大

    青石地板,被雨冲刷得亮晶晶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