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坚定
    修真实际上是一件极其枯燥的事情,世人看到的是仙门高人的玄奇妙法,却看不到他们在背后无数年月里的默默修行。

    林修还不到十岁,每夜入梦修行却总是异常认真。在梦境中修行已有半年时间,他从来没有一天偷懒。吐纳引导灵气的修行最为单一无趣,可也是每一个修真者都需要依赖的基础,林修能够如此坚定,也让曾黎感到莫大的安慰。他已经开始考虑,等林修凝气成功之后,就教他一些入门的道法。

    又是一夜过去。从梦境中醒来之后,林修正准备去厨房准备早饭,却听到屋后传来阵阵响动。跑进厨房一看,林修见到阿爹正推着轮椅的轱辘,正在淘米做饭。

    林修连忙上前,“阿爹,您身子不方便,这些就让我来吧。”

    阿爹呵呵笑道:“阿爹我现在可精神啦,修儿,自从你用曾院长给的那宝贝每晚给阿爹揉捏后背之后啊,我的腰伤一次都没有犯过。我现在感觉比以前腿脚好的时候还精神,不让我做点事情,阿爹我,我不自在啊。”

    林修听完也笑了起来,看看阿爹现在一脸红润,气色比起半年前不知要好上多少,于是,他也就没再阻拦阿爹做早饭。

    回到自己的屋中,林修心中暗想:“这毛笔的功效还真是奇异,继续使用的话,阿爹的病一定会彻底痊愈。”

    高兴之间,林修也想起了这半年来发生的一件怪事。

    自从跟随曾院长在梦境中修炼之后,林修就从来没有放松过自己。即便是在白天,只要一有时间,他便会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继续吐纳灵气。长安镇上的灵气自然无法与桃源梦境相比,可是说来也怪,有时候,林修竟然会感觉到有大量的灵气自胸口涌入体内。这股灵气来得突然,比他在梦境空间中吸纳的灵气强盛百倍。可是因为天资有限,林修所能引导入体的灵气仍旧不多。

    对于这股灵气的由来,林修一直琢磨不透,向曾院长求教,他也是一笑置之,只说林修是修为不够,误将四方阿杂之气当成了灵气。

    此刻,回想起怀中毛笔的种种玄奇,林修不禁低声道:“莫非这件事也跟毛笔有关?”

    当林修刚这么一念想的瞬间,用红绳挂在他怀中的毛笔忽然用力的拍了他一下。林修疼得一咧嘴,却没有叫出声,而是立刻将黑笔从怀里取了出来。

    等到林修将黑笔放到自己眼前,他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可刚才那重重的一击绝对不会是错觉,现在林修的胸口上还有一块红印。

    思索了一会儿之后,林修第一次冲着那黑色毛笔说道:“神笔,刚才是你显灵了吗?”

    林修全然当这毛笔是神物,对它是极为的爱护,说起话来也是不由自主的带上了一丝敬畏的语气。说完之后,毛笔在林修手中猛然抖动了一下,接着又归于静止。

    林修心中激动,暗想这神笔定然是能听懂自己说话。于是,他又问道:“白天的时候,我偶尔感觉到的大量灵气是因你而来吗?”

    毛笔又抖了一下。林修更为高兴,觉得这就是毛笔在回答自己,想了想之后再问:“神笔,你是天上落下来的神物吗?”

    这一次毛笔没有反应。

    林修觉得这大概就是否定的意思,又想了一阵之后,林修就冲着那支毛笔问了一个他一直想知道的问题。

    “神笔,我天资平平,能修得成这仙道吗?”

    林修问完之后,毛笔先是没有反应,但突然间,它挣脱林修双手,然后飞向墙壁,在上面快速的画些出了一行文字: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机缘造化,岂止仙道。”

    那黑色的字迹在林修眼前一晃而过,转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毛笔不知何时已经飞回手中,林修漠然看着斑驳的红泥墙壁,面前虽是空空如也,但那一闪而过的文字却给了林修莫大的激励,让他的眼神变得比以往更为坚毅。

    世间修真者都认为天资和灵根是绝定能否得成大道的关键,而只有那些真正大道在身之人才会明白毅力和机缘的重要。

    区区十六字,却让少年懵懂的林修心底肃然,他暗自立誓道:“就算这条路再如何艰难,我林修此生也一定要找到属于我自己的修真大道。”

    从这天起,不论白天黑夜,林修都在充实的修炼中度过。除此之外,他依然每天在私塾用心念书。

    自从年考时的那件事之后,以前那些看不起林修的人对他更是嗤之以鼻,那何坤也不时的拿出那件事情来彰显自己的才学。他才不用担心下一次年考,因为再过几个月,何坤便要年满十二,阿爹已经花重金买下礼品去往了钟南山,不久之后,‘钟南派’的仙人就将亲临长安镇,接他去仙门修炼。

    林修对此不以为意,他反而是发现,每当何坤在私塾里大声念道钟南派如何了得之时,那装成一脸严肃的曾院长的眼神中就会闪过一丝异样。

    ……

    钟南有五峰,尽是仙家地。

    传说万年前,钟南派创始祖师吕逸仙将一头“天灾异兽”镇压于钟南五峰之下,并一手创立了钟南派。天灾异兽虽被镇压,但强横灵力却是弥漫山间,吕逸仙耗费毕生修为,以仙法化解天灾灵力。百年之后,已成天仙大道的吕逸仙没有飞升而去,他用自己的肉身化作钟南五峰守护法阵,使得钟南派历经万年浩劫而屹立不倒。

    无论传说虚实,现在的钟南派,仍旧是迪星修真大派。在赵国,钟南派更是修真圣地,乃是赵国四大支柱之一,除去四位在外域修炼,实力深不可测的老祖之外,其门内结丹期的师尊便有五人,接任掌门六十余年的红霞真人赵玉琪更是到达了结丹后期,不出二十年便很可能踏足元婴境界。

    钟南派在齐国和周边地域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如果哪家那户有子孙能被钟南派看中收为弟子,这一家人的地位就会立刻上升数倍,连朝廷都要按时对其发放高于六品官以上的俸禄。

    此时,钟南主峰清玄峰上,一位貌似中年,实则两百余岁的道人正迎风而立,遥望着五峰间飘渺的云雾。他面露微笑,手中羽扇一挥,一只身形巨大,双眼如血的白鹤骤然从雾中飞起。白鹤飞至道人站立的悬崖之上,身子一抖,背上挂着的一个葫芦便缓缓落入道人手中。

    道人将葫芦拧开,从里面倒出来一粒散发着莹莹白光的丹药。

    “嗯,齐师弟炼丹的功力是与日俱增,此等品级的‘回灵丹’,即便赵国的‘鼎门’也不过如此了。”说着,道人将手中丹药含入口中,随即,他发丝之间竟是升起了屡屡旺盛灵力。

    “哦。”道人又是一笑,“齐师弟真是有心,竟然在给我的回灵丹中放置了‘聚灵’材料,呵呵,这岂不是给我增加了十日的修行。”

    “哼。”

    只见道人说完之后,面前那巨大的白鹤却是发出了一声冷哼,随即又听它说道:“齐恒那老头对掌门您如此殷勤,还不就是想保住他‘小泉峰’师尊的地位。掌门师尊,红瞳儿真不明白,那偌大的小泉峰,您为什么还愿意交给齐恒这种糟老头子?炼丹炼得再好又如何,嘁,虚境修为,还不是跟我一样。”

    被唤作掌门师尊的这位道人正是现今钟南派掌门赵玉琪。他听到眼前白鹤口吐人语,没有丝毫惊讶,而是微微笑道:“怎么,红瞳儿你想做小泉峰的师尊吗?”

    “那,那齐老头都做得,红瞳儿怎么就做不得,我,我就是看那废物老头不顺眼。”白鹤红瞳,百余年前,它从天而降,飞到了钟南派“七玄老祖”的面前。七玄老祖将它交给赵玉琪,令其好生照顾,还给他起名红瞳儿。其间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七玄老祖紧接着便离开迪星,前往了寰宇中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红瞳儿每日在钟南五峰自由翱翔,十年之后竟脱口说出了人语,当时把山上的弟子都吓得不轻。再后来,红瞳儿更是得到了赵玉琪的亲传,至今修为已是达到了虚境后期。

    因为红瞳儿身上似乎有着一些只有七玄老祖才知道的秘密,所以赵玉琪对它是极为宠溺,俨然已是将他看作了自己的爱徒。

    听红瞳儿说完之后,赵玉琪微微摇头道:“红瞳儿,炼丹可不是你想的那么容易,你知道为什么山上的师尊们都不愿自己炼丹吗?呵呵,不是因为他们炼不好,而是这炼丹太过耗费时间,你想想,如果身边有个只知道炼丹的师弟每天把丹药给你送来,那岂不是美哉。别的门派我不敢说,但你齐恒师叔却是宝贵得很呢,哈哈哈……”

    赵玉琪虽是大笑,但笑声和眼神之中却充满了讥讽之色。红瞳儿不会察言观色,只是仍旧不满的说道:“炼吧炼吧,但要是他哪天没把给掌门您的丹药炼好,红瞳儿就去把他的眼珠子给啄下来。”

    红瞳儿说得好生狠辣,但赵玉琪却轻抚着它的后背,笑道:“红瞳儿真是孝顺。对了,门派里还有什么事情啊?”

    红瞳儿甩了甩长颈,说道:“千里之外的长安镇富商何雄送来三百年灵芝一盒,精玄铁十斤,寒露二十滴,说是想推荐他的儿子何坤做我钟南派的弟子。”

    赵玉琪点了点头,“我想起来了,大概十二年前,孟阳师弟跟我提起过那个天资不错的婴儿,现在也都长大了。他爹也真是用心,居然找到了这么多珍贵材料。好吧,就给孟阳师弟个面子,去告诉他,一个月后,我钟南派自会有师尊亲自去一趟长安镇,如果何坤确有天资,收他也无妨。”

    “对了,掌门师尊。”红瞳儿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有个叫王博的中年男子十天前跪在山下,想要入门,他只有凝气入门的修为,黄浪师尊不肯收他,本想将他赶走,却无意间在他脑中发现了一个什么‘散灵夺义决’的痕迹,黄浪师尊特地让我来禀报您。”

    “散灵夺义决?”赵玉琪心中疑惑,低声道:“此法乃是我师父创下,眼下钟南派也只有我和五位师弟会这功法,但不论是我还是他们,都不可能对山下一个散修使用……这,难道……”赵玉琪双眼忽然一亮,然后立刻问向红瞳儿:“那个人现在在哪儿?”

    “在山下黄浪师尊那里。”

    “快,立刻将此人带到清玄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