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天规的无奈和劈山救母
    沈龙仰头望向天空,那个是天庭的方向,如意的恶念就在龙道子的身边做王母,瞬间就明白了发生了何事。

    “想不到这些年都过去了,当年的三个孩子,都有了诸般造化。”

    沈龙嗯了一声道:“他们得了天庭的气运,有这些造化也不足为虑,今后杨戬可以作为天庭神将,杨婵可封为公主,至于杨蛟,通告地府一声,若是没有恶行,给一个城隍,管理一个城池不在话下。”

    如意笑起来灿烂,明眸闪过一丝笑意:“说起来,夫君是一点儿也不吃亏,将他们三兄妹都收归天庭的势力,等于收回了天庭气运,不过……他们三兄妹对于天庭可是无有好感,只怕离心离德,不会为天庭做事。”

    沈龙淡淡的说道:“那些都不重要,只要他们在天庭就行,至于些许误会,等到他们修炼到一定的程度,那么自然而然就会明白了,杨康之死,瑶姬被镇压,谁都没有错,这就是命,我等修道,就是讲自己的命格,跳脱出命运长河。”

    如意听了,不免唏嘘,沈龙收回看向天庭的目光,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真正的收获,不是这些,而是那条崩溃的天规。”

    “崩溃的天规?”如意一愣,然后就是恍然。

    沈龙笑着说道:“在规定天庭神灵通婚的这一点上,我本心来说就不喜欢,不过天道运转,天庭神灵与凡人通婚,就会将天庭气运流向凡间,长此以往,若是不加制止,天庭机构必然崩溃,无法统御。”

    “在这种情况下,我撰写了此条天规,可以说这条天规却是违心之言。”

    如意眼黯然道:“这也是没有超脱此方世界命运的必然,若是鸿钧那样的混元圣人,些许天地规则,之手就可以修改,那像夫君这般,还要诸般算计。”

    沈龙淡淡一笑,包容无限自信和从容:“虽然没有鸿钧那般随意改变天地运转,但是这有这样,才更有趣,不是吗?”

    如意美眸靓丽,笑得更加灿烂了:“这样说来,最大的收获也不是那崩溃的天规了,而是你心痛快了,斩了一线执念。”

    “可以这么说,贫道说了,这一次是为了游历红尘,顺带丈量天地,但是你就是不信,你看看你,这些年的修道都不知目标是什么了,我等不是为了修道而修道,而是为了心神通达而修道,是为了心畅快而修道,是为了无所束缚而修道!!!”

    沈龙的声音洪亮而有力,仿若大道之音,开天辟地,让如意心若有所悟,不过随后,如意看到沈龙那骚包的表情,嗔怪了他一眼:“即便是捎带陪我游历大千世界,那又如何?我又没怪你,何必搞出这些大道理来?”

    沈龙正在为自己的演讲而做出高人状,忽然听到这样的评价,顿时愕然,随即讪讪一笑,然后说道:“好了,你且站在一边,我将此地梳理一番。”

    可是就在这时,突然两人都愣住了,他们望穿虚空,看向桃山——

    开山铎一劈,一道仿若刀刃一般的圣光发出,桃山禁制好似预感到危机,无数禁制复活,桃山上突然升起一阵粉红色的神光,神光造化,化作无数桃树,桃树生长、开花,漫山的桃花绚烂而又迷人,杨戬的心瞬间一抖。

    他的心,有一种不忍破坏的冲动,不过也就瞬间,心志坚定的杨戬,势要救出母亲,不断的输入法力,劈出第二斧。

    一声尖锐的叫声,第一斧已经劈到桃山,被无数禁止阻挡,但是禁制也被破坏殆尽,残余的禁制,都是威力强大的。

    突然,那些剩余的禁制所化作的桃树上,那满树的桃花落下,落地而成一个个妙龄少女,姿色摇曳,妩媚多姿,一举一动都勾人心神,一声一语都让人热血膨胀,这些女子各个都长着桃花眼,媚笑撩人,挑逗这杨戬。

    看着那勾人的媚眼,撩人的身姿,堪堪遮体的纱衣,若隐若现,还有那修长的美腿,**的小脚,杨戬的眼睛恍惚,心神被眼前的情境所迷,虽然已经四十来岁了,不过杨戬从八岁开始就上山修道,心神还是一片懵懂,如何受得了这般诱惑?

    看见杨戬受到诱惑,那些桃花女子就要扑上去,不想第二道斧刃落下,又是一片禁制被破碎,一声凄厉的惨嚎,响彻云霄。

    而这一声,也将杨戬从幻境拉了回来,杨戬脸上露出冷汗,随即恼羞成怒,捞起开山铎,拼尽全力劈下,一声尖锐的的鬼号之后,那道圣洁的刀刃从天而降,劈碎了所有的禁制,整座桃山上,顿时被圣光沾染了一条光线。

    天地寂静了,桃山上一条圣光所化的光线一闪即逝,随即沉寂了,杨戬本以为地动山摇,不过看着这幅场景,心失望,难道真是自己的实力不足。

    不过随即,轰隆隆的巨响,大地震颤,地动山摇,杨戬心神一震,担心的大喝一声:“母亲——”

    没有回答,只见桃山上,那条圣光隐没的地方,从劈开,两条大山慢慢地分离,形成一线天,杨戬不管不顾,腾蛟一般冲了进去——

    “母亲——”杨戬趴在瑶姬的膝上,多年的委屈和辛劳,一朝爆发,一声母亲,损失痛哭流涕,杨戬此时,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个找到妈妈的孩子。

    瑶姬慈爱的抚摸着杨戬的头,理顺他的头发,也是默默地流泪,“我儿莫哭,一别三十年,我儿都长大了,都出息了。”

    “母亲——”就在瑶姬与杨戬止住痛哭的时候,突然外面一声黄鹂一般的颤音响起,随即一位衣阙翩飞,身披红菱彩练的少女从天空飘然而落,一下子扑到瑶姬的怀里。

    “蝉儿?”瑶姬不敢相信,这些年她也拜访七仙女,打听三个儿女的下落,但是也只是打听到了杨戬,被阐教所受,天庭不敢追究。

    但是杨婵和杨蛟,都是不得而知,只是七仙女在一些留言听闻,天庭追杀过他们,但是没有成功,后面的一概不知,此时看到杨婵,岂能不兴奋。

    “为娘看看,蝉儿也已经长大了,已经成为大姑娘了。”瑶姬双手抚摸着杨婵的脸蛋儿,激动地说道,杨婵的小脸儿,露出一丝丝红晕。

    “娘——”杨婵好似回到了童年,脸蛋儿上流着清泪,破涕而笑。

    瑶姬取笑一番,突然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你们的大哥怎么样子了,都是为娘的过错,若不是为娘,怎么会使得家破人亡,亲人离散。”

    杨戬身后的哮天犬跳出来,对着瑶姬拜倒:“主人恕罪,当年啸天护主不周,致使……”

    瑶姬看到哮天犬,眼尽是感激,“啸天,你哪里有一丝的罪过,当年的杨家一家五口,若不是你的出现,只能落得个死绝的下场。”

    “再说,你的忠诚我瑶姬怎敢怀疑?若非是你,还不知能否见到二郎和蝉儿呢?至于大郎,即便是遭遇了不测,那也是命!!!”

    “谁说大哥遭遇不测了?”

    杨婵的声音悠扬婉转,瑶姬和杨戬听了眼神一亮,还不等瑶姬询问,杨戬就喝问道:“你知道大哥的下落?快快告诉我,我去吧大哥接过来。”

    当年他也问过师尊玉鼎真人,玉鼎真人还卜了一卦,但是没有得到丝毫的信息,只道是有大能遮掩了天机,若不然怎么会算不出两个凡人小孩的下落。

    现在看来,杨婵体内氤氲自生,仙气缭绕,显然是成仙的征兆,看来杨婵遇到了好的机缘,怪不得算不出来,那么大哥……

    本来杨戬还想着,大哥杨蛟也能得到一个仙缘,不过杨婵的话,让杨蛟心一冷:“当年我就请师尊算了一下,二哥遇到了名师,大哥命一生富贵,但是没有仙缘,我本来相求师尊,救一救母亲,师尊说冥冥之自由天意,我求师尊让我见一见大哥二哥,她说日后自有机缘。”

    杨戬一听,杨蛟只得了一生富贵,不免惋惜,不过他知道算不出来,但是能得到他的消息也算是一场幸事。随即他又听闻,杨婵的师尊能够算出自己师尊的跟脚,而自己的师尊并不能算出杨婵的下落,高下立判!!!

    杨戬为三妹高兴,并且询问道:“三妹,不知你的师尊是……”

    杨婵犹豫了一下,杨戬说道:“若是不方便就不用说了,二哥只是好奇罢了。”

    杨婵为难了一下,随后下定决心似的说道:“其实没什么的,我的师尊是女娲娘娘,不过师尊收下我之后,赐了一家法宝,就去闭关了,我一身本领都是师姐传授的。”

    “女娲娘娘!!!”

    瑶姬和杨戬一震,随即,那莫名的虚空,无数道神念都晃动起来。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