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峦山乡动荡7
    这是实话,战争靠的不是哪一方人多,所以当联军的前锋,看到沈飞大咧咧的领着五百军势迎上来,这些前锋都不由得迟疑了。@

    只要不是白|痴,见到眼前这排着整齐方阵,全都默不吭声的敌军,全都会下意识的畏惧退缩,特别是联军前锋也就是几个武士和一票农兵而已啊!

    都不需要武士干嘛了,那些农兵又不是笨蛋,趋于生物的本能,农兵就明白到前面的敌军绝对不是自己这些人能够抗衡的!不说那威严的气势,就看看双方的装备对比就可以明白,人家那边一色的服饰,一色的精良兵刃,而自己这边呢?乱七八糟的农夫装扮,倒是一色的竹枪,一色的竹甲而已,可看看对方居然有近百的着铠武士,真是任谁看到都缩缩头了。

    联军前锋的武士们也有些慌张,并且忍不住的吞着口水,没法,对方的装备实在是太精良了,近百个武士一色的标准武士盔甲,全都佩刀加配备专长武器,而后面的那些兵丁,不但同样一色的服装和竹甲装备,还同样有着一把锋利的长枪!

    这是足轻吧?不是武士队吧?没错这是足轻队!可他喵喵的,自己这边的可是农兵队啊!人数两边都差不多,但质量的差距却是天地之别了!

    第一次真正领兵作战的沈飞的视觉和所有人都不同,别的不说,他这边军势的上空居然呈现了一面黑莲旗帜,这旗帜下端有一团火烧着。本来沈飞还奇怪这是怎么回事,而等现在看到对方的联军前锋军势上头居然是七八面细小的旗帜,旗帜下面的火焰奄奄一息的样子,自然是立刻就明白过来。

    这种在军势上空呈现的图案,自然是代表着军势的所属以及军势的实力和士气了,现在不论如何看来,都是自家这边占了绝对的优势啊!

    所以沈飞也懒得去搞什么骂阵的破事。直接抽|出佩刀,连续十道的乳白色刀气,迅猛的把敌军十个武士劈成两半,再吼叫一声:“杀!”

    “哈!”沈飞这边的兵丁立刻怒喝一声领命,然后再九个五十夫长的率领下,在各自十夫长的引领下,士气蓬勃的冲向了联军先锋阵。

    之前沈飞不说话直接飞刃砍死十名武士的行为就让这个先锋阵的农兵们慌乱起来,等到沈飞这边集体冲锋后,直接炸乱开来,如同炸窝的蚂蚁四散而逃。

    原本气势凶悍的黑莲军。见到这一幕,那自然不用说,士气直接达到顶峰,更为迅猛的扑杀过去。

    沈飞清晰的见到,自家军阵的旗帜更加巨大,那火焰也直接蔓延到旗帜的顶端,而对方那七八面旗帜,先是火焰消失,然后旗帜直接消失。后面就跟没有异常一样,也就是说敌军的前锋已经崩溃,不成军阵了。

    明白这点,沈飞立刻大吼道:“不要顾着杀敌。驱赶他们,把他们赶往敌军后阵!”

    沈飞的声音响彻四周,所有人都听见了,所有人也知道沈飞想要干嘛。可联军的先锋军,没有丝毫办法,残存的武士拼命的叫喊呵斥。甚至直接砍杀逃兵都不顶用,反而会把黑莲军给招惹过来。

    而黑莲军的人自然大吼一声“哈!”就兴高采烈的继续猛扑猛攻。当然,他们清楚,这个时候斩杀农兵几乎没啥功劳的,而领队的武士大部分给主公一招干掉了,剩下的几个武士还不够上司分,所以驱赶这些农兵倒卷回去冲击敌军阵型就是最大的功劳了。

    随着黑莲军的驱赶,特别是那五名骑马斥候跑过来帮忙,根本就没有一名联军农兵能够逃窜出去,全都被驱赶着往联军大阵冲去。毕竟一天三餐,天天大鱼大|肉养着,并且天天负重跑步,这样严格训练了两个月的黑莲足轻,不论是体力还是耐力甚至是脚程,都绝对远超这些农兵的。在黑莲足轻的驱赶下,这些联军农兵只能乖乖的接受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很好!压迫他们,不要让他们散了!”沈飞先夸奖一下自己的手下,然后对紧随身后的佐渡右卫门说道:“走,我们两个威能武士跑到最前方去,等临近敌军大部的时候,给他们一个狠的,到时说不得我们能够一战灭了这个所谓的联军!”

    “哈!”佐渡右卫门凌然听令,之前他都被沈飞的迅猛行动吓住了,没想到这同样五六百人的敌军前锋居然被沈飞如此轻易的击溃,而且现在还驱赶着溃军冲击敌军大部,就像沈飞说的,只要把敌军大部也给冲散了,说不得还真能一战而下的灭掉整个联军呢!

    一想到丰源家的第一次野战居然会有如此轰烈的战绩,佐渡右卫门都忍不住全身颤抖起来,他是个精明人,自然清楚,也就是丰源家这种刚刚崛起,没有丝毫一个世代老臣的家族,自己这个曾经的俘虏,现在的投效者,才能因为百石知行坐上首席家臣的位置,而现在已经可以看到丰源家即将统一峦山乡,相信不久之后,无数的野武士就会蜂拥而来。

    到时候自己要是没有发展的话,说不定很快就会给人抢占走首席家臣的位置。可以相信,现在就已经有一票家伙在下面虎视眈眈的盯着,因为谁都知道首席家臣所代表的权势和利益,只要有机会,没谁会舍弃的!所以自己想要坐稳这个位置,那么就得努力了!

    而所有的努力中,自然是在主公面前做出优越的表现,那么就是最有效果的,比主公视线外建立巨大功勋的效果还要明显呢。

    想着这些的佐渡右卫门,一边紧跟在沈飞身边,一边准备全力以赴的表现。

    联军大军,大摇大摆,慢吞吞的行军着,他们根本不屑去打探沈飞的情报,自认为如此强大的大军,完全可以碾压一个现在还挂着百石知行名头的武士。

    所以他们前面的部队,在听到前面传来孤苦狼嚎,并且看到一大票人哭着喊着的朝自己冲来。都不由得愣住了,迟疑了。

    没有谁端起武器,因为对面哭着喊着奔跑而来的家伙,背后的靠旗图案,向他们显示出这些狼狈的家伙都是联军所属的,农兵们还不清楚,只是知道他们是自己人而已。而武士们则脸色严峻起来,因为他们知道这些旗帜所在的家族可都是先锋部队的成员!

    现在这些先锋部队的农兵全都丢盔弃甲哭喊着的跑回来,难道先锋部队就此完蛋了?不可能吧?先锋部队可是足有五六百人,并且为了争夺这个先锋军的身份。联盟内的武家可是差点打了起来,最后还是盟主和副盟主们谦让,把机会让个下面的武家,并且还特意聚集五六家来集结这个先锋队,这样才消除争执。

    不是应该是先锋军建立巨大功勋,一下子攻破临河村,然后到处追杀丰源家溃兵,让大军慢条斯理的接收领地的吗?怎么反过来先锋军屁|股尿流的跑回来了?

    武士们一边呵斥手下去收拢这些溃兵,一边派人向后面的盟主家主们禀报消息。他们这样做。自然是没想到沈飞会驱赶这些溃兵回来,因为按照这个世界的战斗习惯,把敌人打散了,那么就算是胜利。大家歇息一下,然后等待下一次的战斗,还真没谁做过驱赶溃军连续作战的。

    因为这年月武士领兵,可麾下的都是农兵。可以被称为足轻的部队,不是守卫城池就是紧跟在家主身边护卫着,除非逼不得已。不然很少拿足轻部队来正面作战的!要知道足轻部队可是每个势力的杀手锏,是每个势力的柱石根基,足轻的数量少了,都有不稳固的可能,更不要说没有足轻部队存在了。

    所以这样金贵的部队,所有武家都是精心呵护的,谁舍得拿出去和敌人拼死啊!还不都是农兵在作战?反正死掉的农兵可以随时补充,不费钱呢。

    也因为有着这样的想法,当这些下令手下收拢溃兵的武士,被突然出现在溃兵中的沈飞和佐渡右卫门几刀砍死,这原本还安稳着的军阵,立刻崩溃,在给已经被追得有些癫狂的溃军一冲。

    不用说,自然跟着崩溃,被黑莲足轻压着继续往后席卷而去。

    随着溃兵滚雪球一样的越滚越大,结果不用说了,整个联盟大军一下子就炸乱开来,无数的农兵直接四散而逃,这里面很多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甚至直接察觉到气氛不对劲,就直接扯开喉咙嚷道:“败了!打败了!快逃啊!”的狂奔的货色。

    要不是清楚因为忍者的数量缺乏,绝大部分都跑到联盟武家后方去搞破坏了,沈飞还真以为这些如此配合捣乱的家伙是自家的忍者装扮的呢。结果抓捕一些这样的家伙进行审讯,让沈飞有些无语,因为这些家伙没有啥坏心,只是属于惊弓之鸟,一有不对劲就乱喊乱叫的。

    对这样的人,沈飞自然让人记录下名字,以后招兵绝对不招他们,就是农兵都不需要他们,这样的货色还是专心务农为妙。因为他们根本不会在意阵营还是什么的,已经属于是习惯性惊恐了,任谁招揽他们,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出现这样的状况。而且这种人还真不少,可以说是随处可见,也就是应为经历了如此长久的战乱天下才会诞生的特殊属性的民众。

    农兵溃散,那些运送物资的壮妇,自然二话不说就跟着跑了。没法,她们的父亲、丈夫、兄弟、孩子都在跑,她们有可能不跑吗?至于偷盗运送的物质,那可是真奇怪,居然没有一个人动这些物资,一个是大家都慌张的顾着逃跑,二是武家的威严已经深入民心骨髓了,没人当头带领,绝对没人敢动这些物资的。

    男女加在一起,足足上万人,被沈飞这五百人加五匹马,就跟驱赶绵羊一样的,被|干得四处乱跑,而且全都无意识的乱喊乱叫,费尽力气的到处乱跑。

    至于那些联盟军的武家们?一部分被溃逃的农兵践踏而死,一部分被冲散,他们的家臣都找不到他们,更不要说沈飞他们了。至于最后的一部分,当然是给沈飞以及黑莲足轻给摘下了首级,插在枪头上,到处炫耀到处恐吓着。

    于是,一场准备了两个月,人数超过一万,调集了峦山乡几乎所有壮丁壮妇所有粮食物资的讨|伐战,就给丰源家这个被讨|伐的对象,凭借五百军势,一战而下彻底击溃了。

    如此轰动的战绩,都不需要战争停下,在沈飞等人还处于追击战的时候,消息就已经被传播出去。

    不用说,如此让人不可思议的战绩,自然立刻轰传天下。不是峦山乡联军的不堪一击,而是这战斗比例实在是太让人不可思议了,一方一万大军,一方才五百兵,这样如此悬殊的战斗,却让只有五百兵的一方干脆利落的用一天不到的时间就彻底击溃一万大军的一方!

    一时间,所有得到这个消息的人,都记住了丰源家以及丰源村太郎这个名字。原本正疲惫对付周边动|乱的山田家,为此也开始震动起来了。(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