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一七萌、让我晕一会儿
    第一更——

    众人都被三十二公公的话吓了一跳,在座的都是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面对山崩海啸也未必会脸上变色,但这种眼看要打起来了,对方的阵容里的名人跑来宣布出卖情报,还真是闻所未闻,也不由得脸色变了变。

    童百熊冷哼道:“三十二公公,你把我们当猴耍么?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会不知道?我们怎么可能相信你说的话?”

    三十二公公苦着脸道:“咱家也知道各位不一定会相信咱家,但是……咱家这次是不得不出卖一下元十三限,否则饭碗难保。不瞒各位……这次事件的背后,有两股朝廷的势力在活动,其中一股是秦桧,他想要害死岳飞,这个全天下人都心知肚明,也就不用多说了。另一股插手的势力则是蔡京,他的目的与秦桧是完全不同的。”

    范松冷哼道:“有何不同?还不都是想害死岳元帅吗?”

    三十二公公摇头道:“不是!蔡京出手的目的,是想借这个机会,一举干掉黑木崖和权力帮,将江湖中最不听话的两个学校连根拔除,杀鸡给猴看,这样一来别的江湖人士就会害怕朝廷的力量,乖乖听朝廷的话,蔡京就可以收罗更多江湖人物为他所用。”

    “其实从很久以前,蔡京就在打黑木崖的主意了,但是黑木崖一直行的都是正事,为国家培养人材,还帮助国家杀敌,蔡京找不到借口向黑木崖出手,但这次岳飞的事给了蔡京出手的借口,他根本不关心岳飞是死是活,那些事都是秦桧的事,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想要的就是控制所有的江湖人士。”

    众人听了这话,尽皆默默无语。

    三十二公公清了清噪子:“如果真让蔡京的阴谋得逞,咱家好不容易谋到教育局长这个差事可就全完了,到时候名存实亡还算好的,搞不好这个职位直接就被取消,将咱家赶回皇宫大内里当一个打杂的太监,咱家不要那样!所以……咱家一定要破坏蔡京的阴谋……”

    众人都翻了翻白眼:“也就是说,你为了自己的利益,所以必须出卖朝廷,对吧?”

    三十二公公老脸微红地道:“正是如此。”

    “操,好不要脸。”十大神魔一起嚷嚷了起来,但嚷完之后,其中一个神魔却走上前来拍了拍三十二公公的肩膀,道:“很好,很有前途,加油出卖……现在可以说说元十三限的布置了。”

    三十二公公从怀中拿出一幅地图,刷地一下展开来辅在地上,这张地图居然是黑木崖以及周边的环境图,只见上面已经用红笔画了许多个圈圈。三十二公公情绪激动地道:“这就是元十三限的布置……他已经在黑木崖的周围伏下了许多暗桩,但是……短期内他并没有攻上来的打算,他也想等待黑木崖与权力帮先打一场之后,他再来捡熟了的桃子,将两个学校一起剿灭……如果贵校不等权力帮出手,抢先一步攻出去,拔掉他的布置,定能让他措手不及。”

    半个时辰之后,三十二公公将朝廷的布置彻底地泄了密,这才重新披好斗篷,悄悄摸着后山的小路下去了。

    屋中的众人静了一会儿之后,东方姑娘开口道:“三十二公公说的话,大家觉得可信么?”

    “可信!”五大堂主、十大神魔,居然异口同声地道:“他没有骗我们的理由,但却有充分地出卖朝廷的理由,而且他说的布置是很合理的,如果我们是元十三限,也会做出差不多的布置来对付黑木崖。”

    “嗯!”东方姑娘点头道:“这样说来,朝廷在短期内不会攻上来了,只会在这些地方布下天罗地网,监视着咱们的动静,这倒是给了咱们一些活动的时间。”

    李岩也开口道:“于是,我有了去分校搬救兵的时间!”

    东方姑娘点了点头道:“虽然万般不舍,但也只好让你去了,你等着,我去写一封书信,让你带去光明顶,另外……我还要去找一个人来让她给你带路。”

    李岩奇道:“何人?”

    东方姑娘笑道:“还记得你入学的那天看到的高中部学生韦一笑吗?”

    李岩“啊”地叫了一声。

    东方姑娘道:“她表面是上黑木崖的高中部学生,实际上却是光明顶的四大护教法王之一,以学生的名义进出黑木崖,方便本校与分校之间的联络。她的轻功很高,由她来做联络员是最合适不过的。”

    李岩的脸抽了抽,抹了一把汗。

    东方姑娘便去写信叫人去了,屋子里剩下的人互相看了几眼,邀月道:“你要去光明顶吗?那我也要去,我要和你一起。”

    李岩大汗:“你不能走啊,现在你一离开黑木崖,权力帮立即就会攻上来,那我去搬个屁的救兵,我这是把救兵都给搬走了。”

    邀月嘟起了小嘴:“那不就得和你分开吗?我不要!”

    李岩颇感无奈,这何咋整?这时怜星突然对李岩招了招手,李岩凑近过去,怜星姑娘咬着他的耳朵道:“没办法,你就哄哄姐姐吧,来点稍稍刺激点的手段,她保证就听话了。”

    李岩苦笑道:“你明知我是假江枫,我要是对她来点什么刺激手段,那不成了借别的男人的名义来非礼妹子?我可不想这样。”

    怜星道:“江枫已死,姐姐早晚有一天会知道,我害怕到了那天,姐姐会崩溃,为此……必须在让姐姐知道江枫的死迅之前,让她移情别恋,也就是……咳,移到你的身上来,要让她爱你爱到比爱江枫更多,某一天她知道江枫已死,你不是江枫,也要能淡然地一笑释然……这样才是对她好。”

    “说得简单,做起来可不简单。”李岩翻了翻白眼:“我哪来的本事让她死心塌地移情别恋?而且是借江枫的名义来让他不爱江枫,这尼玛简直扯蛋。”

    怜星道:“其实姐姐应该也发现了一些你与江枫的不同之处了,你只要一边哄她,一边让她慢慢地接受这些不同之处,某一天她就会幡然醒悟,她已经爱上了一个完全不同于江枫的人,那时候就是她解脱的时候。”

    “听起来好玄!”李岩汗道:“完全是琼瑶式爱情小说了吧。”

    怜星道:“琼瑶是谁我不知道,你也莫说给我听,你用自己的风格搞出爱情故事就行了。”

    “我的风格?我的风格就是各种被不靠谱坑爹啊。”李岩苦笑着对邀月招了招手:“邀月姑娘,咱们出去到小树林里聊两句行不?”

    “小树林?”邀月眼中闪过一抹欣喜:“谈情说爱的极佳地点啊,我学校里的高中生和大学生们最喜欢在小树林里亲热了,可是我本人还没享受过样的浪漫感觉,我要去,要去!快带我去。”

    看这家伙像个小孩子一样雀悦,李岩不禁大汗,带着她走到后面的小树林里。

    树林里十分幽静,确实是个约会的好地方,邀月姑娘平生第一次和男人走在这种地方,当真是幸福得不行,小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见周围没人了,李岩这才再一次认真地道:“邀月姑娘……可以麻烦你在我去光明顶请救兵时,留在黑木崖帮忙吗?”

    邀月道:“不干不干,我要和你在一起。”

    李岩硬着头皮地道:“如果你乖乖听话,我会给你奖励哦。”

    “奖励?”邀月眨巴眨巴眼睛,她的双眼像天上的星星一样闪亮,充满着灵气。

    李岩硬着头皮,咬了咬牙,心想:豁出去了,就用“亲她一下”来做奖励吧,不知道这个奖励她会不会接受,如果她觉得程度还不够,我也不能再让步了。

    李岩开口道:“亲……”

    他的话还没说出口,邀月居然抢先红着脸道:“你给的奖励不能太少啊,也不能太敷衍哦,至少……”

    李岩心里咯噔一声响:尼玛,我还没说出口就被封杀了,看来亲一下这种奖励实在太小儿科,没法说出口了,我还能拿出啥招来?

    只听邀月继续道:“至少……不能再口头上说个我爱你就了事了,必须……摸……摸……摸摸人家的手,这才算是像样的奖励。”

    “噗嗤!”李岩一口血箭喷出外太空,连太阳都被染成了红色,原来只要摸手就行啊,坑了个爹啊,邀月你也太容易满足了吧?

    李岩怕她反悔,赶紧一个箭步窜上前去,将她的小手猛地一把握在手中。

    邀月姑娘的小手冰凉,握在手里像一块质地上等的软玉,李岩觉得,这双手握在手里的感觉其实挺好的,如果她心里爱的不是另一个人,而是自己,那该有多好?怜星提的建议其实挺靠谱,让她爱上自己,一来可以帮助她解决问题,二来也可以让自己得到一个这么好的女孩,其实是一件双赢的事啊!

    正想到这里,就见到邀月姑娘双眼一闭,身子直挺挺地向后就倒:“啊……不行了,手握手,好幸福……让我晕一会儿……”(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