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94依旧热忱
    宇星让剩下的人去接待处等着,便和毕茕一块进了电梯,来到了总长办公室。

    办公室大门敞开着,这也许是方凤辉的一个习惯。宇星走到门口,高声喊道:“报告!”

    “请进!”

    室内很快传来方凤辉的回应,等宇星和毕茕走了进去,他抬头看见,赶紧从桌后走了出来,满脸笑容道:“哎呀,你们两个可算平安回来了。”

    说话间,方凤辉让宇星两人落了座,顺带走到门口,把门给掩上了。

    走回来在主位上坐下,别的什么都没问,方凤辉开门见山道:“宇星,这次你干得漂亮,当然,毕少校的长期工作也是功不可没!”

    听到“少校”二字,毕茕还没怎么着,宇星却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

    方凤辉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切,话头一转道:“鉴于毕少校你的功劳,部里决定破格擢升你为大校军衔!”说着,走回办公桌那儿,从抽屉里拿了份委任状,过来交到了毕茕手里。

    毕茕打开一看,委任状上赫然显然她为大校的命令,顿时有些激动。

    宇星撇了撇嘴,不爽道:“哼,近十年的青春,就换个大校?”

    方凤辉闻言尴了一尬,毕茕却斥道:“金宇星,这是组织上的任命,也容得你胡言乱语吗?”

    宇星和毕茕对视了一会,最终败下阵来,嘟囔道:“我看不惯就要说,咋地?”

    不得不说毕茕对组织是忠诚的,否则以她在米国的地位,就算国内有人拿她玩无间道的事相要挟,也不可能撼动得了她。

    但是,毕茕放弃了,放弃了在米国的一切,遵照上峰指示打算窃取洛马资料,然后潜逃回国。如果不是宇星恰好也参与了这次的任务,恐怕她现在生死未卜。

    不过,时至今日,宇星在总参的地位任何人都无法忽视,方凤辉也不能。见他颇有牢骚,方凤辉讪笑着解释道:“宇星啊,其实以毕大校的功劳,擢升少将也不是不可以,但问题是你和你父亲都已经是将衔了,再把毕大校升上去的话,外面难免会出现流言蜚语。”

    宇星一想,还真是他妈这么个理儿,却强词夺理道:“我爸跟她早离婚了,她那么大功劳不升少将我就是看不惯!”

    方凤辉一下囧了,道:“你爸和你妈离婚那是工作需要,是假的,虽然当年你爸不清楚这件事,但他们俩的婚姻关系组织上还保留着呢!”

    宇星闻言,怒气冲天,敢情金晁头上的绿帽子不是白来的,当下直接爆了粗口:“艹!”骂完还不过瘾,更一巴掌拍在了钢化茶几上。

    “哗啦!”

    钢化玻璃碎了一地,把方凤辉和毕茕都吓了一跳。

    总长办公室的隔音非常好,但在茶几碎掉之后不到两秒,走廊上的警卫就直接撞开门冲了进来。原来,方凤辉办公室里的每一样家具都嵌有无线报警装置,一旦遭到破坏,办公室门口上方的警灯就会打亮。

    宇星现在的心情真的非常不爽,看到警卫端着枪冲进来,他立马喝斥道:“谁让你们进来的?滚出去!”

    警卫们俱都一愣,杵在那儿进退两难。

    这时,方凤辉挥手道:“都退了吧,刚才金少将只不过是不小心把茶几打坏了。”

    见总长都发了话,带头的警卫赶紧领着手下退了出去,临离开前还不解地瞥了眼地上的碎玻璃。那可是钢化玻璃啊,怎么碎得这么厉害?

    等门带上了,方凤辉苦笑道:“宇星,半个月不到,你脾气见长啊!”

    宇星哂笑道:“再怎么长脾气,咱也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啊!既然我妈这辈子当上大校就到头了,那不如让她提早退休得了!”话到了这个份上,他也不藏着掖着了,直接出言维护母亲。

    又听到宇星喊她“妈”,毕茕感怀之余,泪水差点没从眼眶满溢出来,嘴上却不同意宇星的说法,斥道:“既然你喊我妈,就不该替我做主!”

    宇星无言以对。当初那么怨怼毕茕,他都没有置毕茕于危险而不顾,到现在他气也散得差不多了,更加没法不睬毕茕的意见。

    “ok,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懒得理你!”宇星嘀咕道。

    方凤辉见状,难得一笑,心想就算宇星再怎么能耐,再怎么翻天,这回也终于有了治他的观世音。

    见宇星没了刚才的威风,毕茕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笑意和几分溺爱之色,终于入正题道:“总长,我今次圆满完成任务回来,不知组织上怎么安排我?”

    虽说宇星有点偃旗息鼓的意思,方凤辉却不敢忽视他,于是把早就计划好的一套方案抛了出来:“毕大校,你这次回来将恢复本名,之后组织上会安排你做三至五年的幕后工作……”

    “什么?!”宇星又叫了起来。

    “闭嘴!”毕宇茕一边微斥一边解释,“你一惊一乍个什么劲,这是组织上的规矩,已经沿用好多年了!”

    宇星一听这已经是老规矩,才悻悻然闭了嘴。

    方凤辉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眼中蕴笑道:“毕大校,组织上打算让你出任本部战略研究室主任,你觉得这个工作安排怎么样?”

    “我服从组织安排!”毕宇茕道。

    方凤辉马上走到办公桌旁,抄起内线电话让人事处那边把毕宇茕新的**件送过来。打完电话后,他对毕宇茕道:“毕大校,你到外边去等一下吧,我还有其他事要跟宇星说道说道。”

    毕宇茕瞪了眼宇星,示意他小心说话,这才退了出去,带紧了门。

    见毕宇茕不再了,方凤辉在宇星面前摊出一只手掌,道:“把你那儿的烫手山芋拿出来吧!”

    宇星装傻道:“什么烫手山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哼哼,米国佬的第九区是怎么被破坏的?你真当我们总参是吃干饭的,查不出来?”方凤辉谑笑着道。

    宇星两手一摊,满脸无奈道:“第九区被破坏的消息我听说了,可跟我没关系啊,不是我弄的。”

    方凤辉这下真有点犯愣了:“真不是你?”

    “真不是我!”宇星道,“我要是得了第九区里面的东西,能不上缴组织嘛!啧啧,上缴第九区的东西,功劳肯定比我妈还大!”

    这话一出,方凤辉就知道第九区失窃的芯片铁定在宇星手里,但他显然是不满意组织对毕宇茕的擢升,在耍小性子。

    将衔这事儿方凤辉还真做不了主,只能无奈道:“东西都没见着,恐怕不好商量啊!”

    “商量?笑话,我妈这么多年来没功劳也有苦劳,商量什么?”宇星满脸不屑道,“早知组织上认定了她的功劳只够大校的份,那她还不如通用、波音的董事当着,再经营经营洛马,回来干什么?”说罢,他也不理方凤辉尴尬的表情,径直离开了办公室。

    门外的毕宇茕刚接到人事处送来的证件,正在翻看,就见宇星面带怒色走了出来。

    “儿子,你怎么……又跟总长顶牛啦?”毕宇茕关心道。

    “哪有,就争执了两句而已!”宇星不想过多解释,当下一推二五六,“不信你去问老方!”

    总长办公室可是非请勿进的地方,毕宇茕哪有那个胆子,自然没了下文,只好和宇星一块朝电梯间走去。

    与此同时,一直待在军委大院的寒枭被夏轩辕派来查探特别小组新入成员的事情。

    不得不说,宇星的特别小组夏轩辕一直记挂在心上,每当有人事变动,他总要关心一番。总参这边刚把查辛和冷剑锋的名字录入系统,他在中南海就看到了,当时心头就是一惊。

    查辛是谁,夏轩辕不清楚,但冷剑锋这人他可是知道的。实际上,冷剑锋比夏轩辕还小几岁,但在那个年代,他却比夏老头成名更早,实力更强,也更先接到夏丘村的加入邀请。谁知抗战一结束,冷剑锋就远赴美洲,从此杳无音信,如今竟成了特别小组正式成员,这叫夏轩辕如何不心惊。

    虽然档案照片上就是当年那个容貌,但此冷剑锋是否彼冷剑锋还有待进一步证实,毕竟当年的冷剑锋有后代也不奇怪,所以夏轩辕就把寒枭派了过来。

    孰料,寒枭刚到总参大楼门口,就见佘小金和昂尧有说有笑地往外走。

    佘小金是谁寒枭不认识,但昂尧的样貌他却在十几年前的夏丘村交流会上见过。

    虽然夏丘村和秘岛份属竞争对手,但双方各自忌惮对方的实力,并没有把关系弄僵到不死不休的程度,所以交流会也是会邀请秘岛高手前来观摩的,而寒枭参加的那次交流会,秘岛方面就派了昂尧和两名守护使(卡列斯基兄弟)过来,算是给足了夏丘村面子。

    要知道,s级以上的高手,那个个都是过目不忘的主,寒枭看清昂尧的相貌后,顿时惊讶失声:“昂……尧……副岛主?”

    昂尧早知有个老头在灼灼地盯着自己,还以为是老色鬼呢!可这里是宇星上班的所在,她自然不敢随便发飙,只有忍着,等听到对方喊出自己的名字,这才循声望来,装出一脸迷惘的样子,随口用了宇星替她取的中国名字:“老头,我叫唐娆,不叫昂尧!”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