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68大战4
    纯银毛狼人拼着受伤,终于追赶上了那群手持蓝光加特林的超级战士。

    “破!”

    随着纯银毛狼人一声嘶吼,四周的空气竟然泛起了涟漪,波及到逃散的超级战士,竟令他们身形一滞。

    旋即,狼人一爪挥下,直奔最近一个超级战士的头壳。那超级战士眼见躲避不及,怒吼一声,用蓝光加特林对齐纯银毛狼人,就欲开火,然而……“嗤啦!”

    没等他扣动扳机,泛着银光狼爪已然压下。真的仿佛切豆腐一般,纯银毛狼人的爪子没有丝毫停滞,直接将钢铁打造的蓝光加特林切成四段,还顺带着破开了超级战士的身体。

    什么叫削铁如泥,不过如此。当狼爪划过超级战士的身体后,他的躯干从斜上到斜下同样被分割成了四块长条,直至分散倒下,体腔内的血肉才噗噗地喷射而出。

    可以想见,纯银毛狼人这一爪到底有多么迅速,若按时间算的话,怕不足百分之二秒。但这还没完,他的另一只爪子发出劲风,直接扫在了稍远一些的两名超级战士身上。

    整个场面凝滞,有种用利刃切割图画的感觉,两名不到a级的超级战士连带着他们手中的武器被拦腰分断,如同积木般轰塌在地。

    连续的血腥场面被m1a3中的观察手们看得一清二楚,他们个个胃中泛酸,在坦克内不断干呕起来,恰在此时,又有熊人狼人杀到了坦克群中,成功以坦克车为掩护规避着各种各样的异能。

    安装了坦克城市生存套件的m1a3在防护性能方面已算得上是世界顶尖了,可热武器世界的规律是皮再厚也经不住炸。所以,身体能量下降得厉害、能够被炮弹炸伤甚至炸烂的狼人熊人们几乎只要三拳砸在同一个地方就能把防护较为薄弱的侧装甲捣出个窟窿来。

    有些身体能量还剩下大半的强力狼人更轻而易举地用狼爪切下了m1a3的炮管,而少了炮管的m1a3甚至连炮弹都不敢发射了。

    坦克发射炮弹,其实是有说法的。炮弹的火药分为两部份,弹头装的是战斗药(有些实心穿甲弹可能没有),而后面弹壳里装的是发射药,发射过程等于是在一个塞进了弹头的管子里吹气,把弹头射出去。炮弹在近乎密闭的炮管里受到火药燃烧产生高膛压从而做功,获得速度,通常炮管越长,做功就越大,加上炮管的指向性,这才有了所谓的炮击。

    可要是炮管都没了,炮弹获得的动能会相当有限,这射程和方向性也就基本不靠谱了。

    当坦克里的观察手看到这么变态的事情时,差点没被吓得尿了,加上外面传来的“嗙嗙”砸击声,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哥斯拉现身了呢!

    对于笨重的坦克来讲,即便是行动相对缓慢的熊人在这群铁疙瘩面前那也成了豹的速度,上蹿下跳,没几下就把整个坦克连的炮管全给搁平了。至于坦克内的那些个坦克手,因为第九区的人追近,四周围开始出现“灵觉控制”异能,令到他们暂时没那个心思去收割这些普通士兵的性命,只在外壳上砸了几个窟窿,稍微震慑一下这群蝼蚁,便又返身和第九区的人战在了一起。

    不得不说,在各种强力异能的面前,防护力称得上极佳的m1a3变得很是脆皮,只要第九区的稍不注意,或雷电或风刃或碎石就会在坦身上留下无数的口子。

    而那些不擅长暴力破坏的黑暗法师更毒,趁着第九区人开出的口子,他们假装不经意地将一些黑魔法放射进了坦克内部。

    瘟疫魔法、诅咒魔法、怨灵魔法……很轻易就将一众坦克手逼出了坦克,在各式异能的误伤下一一消亡,甚至连逃跑都来不及。而另一边,纯银毛狼人已经屠戮了一半还多的超级战士,一身毛皮都被染得鲜红。

    不过,黑暗议员们为了干掉超级战士和坦克群,同样损失了七八个实力相对较差的伙伴,而且剩下的人个个带伤,完全不见了来时的嚣张。

    而此刻,在空地边缘处,赞恩和卡列斯基兄弟的争斗也已到了白热化阶段。

    赞恩双眼中放射出的炽白光线瞬扫所有的幻影,他相信上下左右四面八方在他的目光所及处,总有两个幻影应该就是卡列斯基兄弟的真身。

    赞恩心里非常清楚,就算是弥卡,一旦被他的炽白之光扫中,也会受到不小的伤害,更何况是单体实力比他还底的卡列斯基兄弟。

    眼看着被扫掉了一半幻影,真身不断在剩下一半幻影中变换位置的卡列斯基兄弟也起了拼命的心思,正当他们打算施展出压箱底的绝技时,嗖一声,两人均被宇星摄入了混沌戒。

    赞恩识念中成片的幻影倏然消失,但是他的炽白之光却好比已经冲入云霄的航班,是没法中途停下的,不施展完,别的事特别是元素化绝对不成。

    不止幻影消失无踪,就连他的“光之速影世界”也感到了一瞬间的轻松,旋即,更狂暴更莫测的压力从各个方向汹涌而来,差点没把赞恩的“世界”直接挤爆。

    只万分之一个须臾间,赞恩就觉得“世界”之中的空气变为了浆糊,黏稠无比,令他呼吸困难,而他身体的转动似乎都停滞了下来,仿佛在播放慢动作,甚至就连眼中射出的炽白之光内粒子也变得清晰起来。

    赞恩倏然生出一个荒谬的想法:光粒子变得清晰,岂非光的速度下降了?这怎么可能?可还没等这个念头闪完,他的背后就传来了宇星极富磁性的男声:“喂喂,你是第九区区长?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赞恩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浑身寒毛炸起,想极力转身,用厉害无匹的炽白光线在这个突然冒出声的男人身上烧出两道沟壑来才甘心,可他倏然发现,那浆糊般的空气决不只是感觉,而是的的确确存在的现象。

    如芒在背的感觉有多少年没在赞恩身上出现过了,但他现在实实在在感觉到了身后宇星呵在他后脖梗上的热气。

    虽然赞恩这人男女通杀,可这他妈却不是搞基的时候,他只觉自己背露于人,已到了极端危险的境地。

    “哇啊啊啊啊啊!!!”

    赞恩发出受伤野兽般的嘶吼,强行合上眼皮,收敛掉了炽白之光,更强行开始了【光】元素化。可惜的是,在这比浆糊还稠的空气中,即便有世界之力相助,赞恩【光】元素化元素化的速度也比原来放慢了一百多倍。

    如果是正常状态,赞恩【光】元素化只需要千分之一秒甚或是更少的时间,可眼下,百分之七秒已过,他的身体也仅仅呈现出半元素化的状态。

    “想逃?!”宇星的声音中透出一股戏谑,手却倏然插进了赞恩半元素化的胸口里,将他的心脏直接掏了出来。

    “吧唧!”

    带着微光,已经是半透明的鲜红心脏被宇星重重一握,瞬间变为了一坨烂肉。赞恩整个人从半元素化的状态中退了出来,又现出实体,却是连他本身的“光之速影世界”也维持不住了。

    周围的空气在“光之速影世界”崩塌的一瞬间变得更加沉重更加黏稠了。

    不得不说,宇星的混沌世界可不盖的,他控制着赞恩转过身体。两人终于面对面对上了。

    赞恩的眼中全是讶然和惊骇,因为宇星这张脸实在是太年轻了。他知道,即便活过了今天,他也一辈子都不可能追得上这个年轻人的实力。

    “为、为什么?”

    宇星明白赞恩在问什么,淡淡答道:“芯片!”话落,他扣住了赞恩的脖子,一把捏碎。

    赞恩身首异处,可宇星尤不放过他,又将其头颅特别是眉心处用混沌之力捣烂,这才安心把他的尸体收进了混沌戒。

    仍在乱战的两拨人根本看不到混沌世界中发生的事情,更不可能看到宇星的出手,所以当那方圆不足十米的“世界”被撤销时,众人只看到了一如原样的空地。

    俩紫衣人最先注意到此种情况,内心骇然不已,可面对纯银毛狼人和黑袍法师的疯狂反扑,却也腾不出空来搜寻什么。

    也就在这个时候,卡列斯基兄弟再度凭空现身出来,杀向了战团。

    宇星则瞬移回了茵纱和佘小金的藏身之处,传音吩咐道:茵纱,屏蔽掉第九区的发射器!他这是想不让接下来的露脸传播出去。

    已经搞定了!茵纱嘴角泛起了得意的笑容,刚才咱们转移藏身地点时我就这么做了!现如今第九区的任何无线电信号都被屏掉了。当然,如果他们有秘密的有线电话线路,就稍微有点麻烦了!你觉得麻烦我不觉得!宇星说完这句,神识一动,电讯化精神力瞬间发散出去,连上了附近的电力线路,转而深入到地底,一一排查第九区的秘密有线电路。

    只几秒钟,宇星便搜索到了三条连向外界的有线信号线路,两条是电话线,一条是视频传输线。宇星立马将视频线路的位置报给了茵纱听,哂笑道:视频信号你该有办法吧?不用阻断,改变一下就成!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