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39茫然失措
    黑宫。

    奥马办公室的大门再次被推开,特勤局的副主管比利斯撞了进来,大嚷道:“总统先生,东北防空司令部确认,受袭前所有的预警系统都没有任何异状,您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在比利斯看来,既然有导弹能够无声无息地袭击boston,那么就不排除有导弹悄无声息飞袭特区的可能。

    奥马仍然强硬固执道:“我已经说了我不会离开这里,难道是我没表述清楚吗?”

    不过在这种情况不明的关头,比利斯当然不会都听奥马的,他和鲁南对视一眼,两人同时下定决心,架起奥马就往外跑。

    奥马本还想反对,出了大门却愕然发现黑宫内早已乱成了一锅粥,不少幕僚都在特勤局人员的指挥下惶急撤离,甚至连他的妻子也是如此。

    不过黑宫就是黑宫,它的下面就有防核地堡,也就是米国人俗称的应急指挥中心。

    到了这里后,奥马在幕僚的建议下,很快就拉起了以他为首的临时指挥队伍,之后他下达了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后的第一个命令:“让三分之一的发射架做好随时发射的准备!”

    正与奥马电话连线的拉斯听到这个命令后,立马会意总统所说的是核发射架,迟疑道:“这……”

    不得不说,九一一前,整个米国都还处在冷战思维,他们所有的应急预案都是针对的某个地区或某个敌对大国,而并非针对某(恐怖)组织,所以当九一一事件发生时,就像被街对面走过来的陌生人突然暴揍了一顿、神思恍惚搞不懂这是为什么一样,米国高层包括当时的总统都一时没回过味。

    可经过十年的反恐战争之后,米国高层们的思维又好像被另一个模式束缚住了,他们觉得像“基地”这样凶恶的组织想当年都只能用劫持飞机进行自杀式袭击来打击咱,怎么这会子就用上导弹了呢?这世上还有比“基地”更凶恶的组织吗?

    这不能不说,定式思维害死人。被突如其来的消息击懵了的奥马像一个小孩般下意识拿起了身边自认为最得力的武器(核弹)来捍卫自己。

    与此同时,正在军机上的潘彼得等人也是气急败坏,他和乔尼、高特对视一眼,苦笑道:“嘿,伙计,看来咱们又得忙上一阵了。”

    这时,乔尼接了个电话,挂断后冲二人道:“刚刚得到的消息,包括马萨诸塞州在内的东岸几个州军方已经下达了全体动员令,目前咱们要做的就是从现场遗留痕迹找出是哪个狗娘养干的!”

    话音刚落,潘彼得也接到了电话,同样是说了几句就挂断了。

    “据目击者称,两枚疑似战斧导弹分别击中了两架巡逻直升机,爆炸的气浪和残片让附近的一架直升机也遭了殃,三架直升机上的机组人员全部罹难,另有两名路人身亡,九人受伤!”

    高特和乔尼听完潘彼得的描述一下就惊了。众所周知,战斧从来都是对地对海攻击的,这啥时候能够打击空中的移动目标了?

    要知道,战斧的航速最高也就零点七马赫,而且不是靠热能追踪,所以想要命中空中的飞行器几乎没可能,这咋还赶上了呢?

    隶属国防部、见识过不少导弹的乔尼很快判断道:“有可能这是一种新型导弹,并非我们印象中的战斧!”

    不过等军机在boston附近的空军基地降落后,得到的最新消息又让潘彼得三人大吃了一惊。

    赶来接机的夸克报告道:“三位长官,根据现场找回来的导弹碎片分析,命中直升机的两枚导弹的内部结构几乎与战斧相仿。”

    “你确定?”潘彼得眉头大皱。

    “这是导弹专家分析出的结果,具体报告还得等详细化验后才会有!”夸克道。

    高特却突然醒过味来,问道:“那你们之前围捕的窃匪呢?现在在哪里?”

    夸克有些傻眼,旋即答道:“爆炸之后,技术员就再没收到过信号了。”

    “法克,导弹肯定是这帮无耻窃匪弄来转移视线的。”高特骂骂咧咧地上了车。

    先一步上车的潘彼得却有不同的看法,摆手道:“我看没这么简单!因为盗窃和导弹袭击这两件事从行为心理学上讲不通。毕竟盗窃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行为,这也正说明了窃匪害怕与我们米利坚政府为敌,相反用导弹攻击等同于宣战,既然连战都宣了,再把那些设备运回去是不是晚了点?”

    高特显然不是容易被说服的主儿,当下反驳道:“你分析得有一定道理,但咱们毕竟不知道发射导弹的是哪个国家或组织,连即刻反击都做不到,人家自然能够把那些设备运回去慢条斯理地研究喽!”

    乔尼却比较倾向于潘彼得的判断,道:“我在想,如果导弹不是为了给窃匪打掩护,那么它们击毁直升机就有可能是打酱油路过时无意间撞上的,那这两枚导弹的最终目标会是什么呢?”

    这问题一出,车内众人瞬时觉得寒气大冒。

    cia总部大楼。

    美尔纱已经配好了保险柜钥匙,并用提前获知的尤斯保险柜密码配合着仿造的虹膜掌纹,轻轻松松地打开了保险柜。

    随即,她笑了。柜子的上层和中层整整齐齐码放着n多塑料盒,每只盒子外都贴有分类标签,里面尽都是密密麻麻的光碟。

    这些特制的dvd光碟内包含的情报极多,美尔纱没有犹豫,找到名单类光碟,一股脑全收进了手表里。同时,又祭出奥凯斯转给她的那批假光碟,将名单类塑料盒塞满,还把首尾两张碟片跟其他种类塑料盒里的光盘进行了调换。

    之后,美尔纱又依样画葫芦,把计划类盒子里的光盘也调换一空。

    手头用来鱼目混珠的假光盘还有一些,美尔纱正打算调换第三个塑料盒内的光盘时,奥凯斯传音道:会议接近尾声!美尔纱赶紧打住,开始还原一切,反锁上保险柜。

    等会议结束,走道里的人多起来之后,美尔纱早已躲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怎么样?奥凯斯问。

    到手了不少情报,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感兴趣的。美尔纱回道。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栽赃,让cia内乱起来!那肯定能办到,因为我已经不小心留了个钥匙齿纹在尤斯的办公桌上。美尔纱略感得意道。

    清楚她全盘计划的奥凯斯马上提醒道:你新磨的三把钥匙不能再用了。这个我知道,我抽屉里早就备了三把与之前一模一样的。那就没问题了,等下你找个机会把光盘交给我,我去转给**!好!

    会议室。

    大多数人都各自忙去了,赫斯却叫住了林杰成。

    “林,等一下!”

    “副局长,有事吗?”

    “当然……根据局长的最新指示,我现在授权给你,将咱们总部的保密预警系统改为自动二级!”

    自动二级,大楼内人员一举一动必依保密守则,一旦逾矩,零容错系统自动报警。

    “啊?”林杰成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头,“有这个必要吗?”

    一旦自动二级开启,以林杰成的职务和级别,在没有潘彼得内线电话通知的情况下,是没法进入他办公室的,即使有钥匙和门禁密码正常开门都不行,预警系统同样会发出警报。

    “当然,这是必须的!”赫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十分钟之内,我希望听到全楼预警系统通告,赶紧去办吧!”说完,便走掉了。

    林杰成知道这是个不可逆转的事情,连忙大步流星的走回办公室。他现在要做的有两件事,一、通过电脑预定七分钟后保密系统改为自动二级,因为保密系统从目前的状态刷新为自动二级还需要三分钟时间,所以他的预留出这段时间。二、把手机内复制的门禁密码读出来,否则他不可能进入潘彼得的办公室。

    目前的林杰成已经豁出去了,他决定利用这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搏一把,偷入局长办公室,看是否有机会搞到他所需要的情报。至于会不会被发现,会不会搞到了情报也带不出去,这些问题他已经有点顾不上了。

    也就在林杰成刚回办公室的时候,美尔纱已成功把情报光盘转移到了奥凯斯手里,刚一回办公室,赫斯的内线电话就找上了她。

    半分钟后,正当奥凯斯在大楼上空处把情报光盘移交给宇星之时,林杰成也成功获得了潘彼得办公室的门禁密码。

    在宇星瞬移走的同时,林杰成趁各人忙得脚不沾地的机会摸到了局长办公室门前。在来这之前,身为保密处主管的他已经把整层的监控镜头固定在了某个画面上,反正几分钟之后与保密预警系统相连的监控系统同样会刷新,没人能发现这几分钟的缺失,却大大有利他的行动。

    林杰成瞥了眼门脸房紧闭的房门,刚打算向几步外的局长办公室靠拢,门脸房的门就被打开了。正打算出门的小秘非常诧异地看着林杰成,问道:“林,有事?”

    “啊对,我找你有点事!”林杰成急中生智道,“就是关于那个……”

    “你稍等一下,我内急,去去就来!”小秘一边说一边带上了门脸房的门,径向盥洗间而去。

    林杰成心中很想杀了这个女人,表面上却无法做任何事情,只能走到几步远的矮几旁坐下来,思忖着等下应该找这讨厌小秘帮点什么忙才好。不过,局长办公室暂时是没法潜入了,得另想办法。

    宇星瞬移到茵纱所住的酒店,把光盘交到了她手里,命她分析出结果后随时报告给他。

    这对茵纱来说是小菜一碟,她收妥光盘后,宇星又赏了块开放式的储物表给她。

    表的牌子很普通,却把茵纱高兴坏了,急忙表功道:“**,眼下米国三分之一的核发射架都竖了起来,剑拔弩张得很呢!”

    宇星皱眉道:“那你还笑得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说说!”

    茵纱便和盘托出了来龙去脉。

    宇星听完后夸张大叫道:“哇靠!看来《终结者》没演错,你们这类智能化机械还真是引起地球毁灭的祸根!”

    茵纱一愕,旋即反应过来宇星在同她开玩笑,也打趣道:“**,我要算是祸根的话,那收留我的您又是什么呢?”

    不得不说的是,还好茵纱的智能化和情绪化程度够高,要是换个真正的终结者来,指不定就真的去挑动核战毁灭地球了。

    “我是什么?我是负责打你屁股的。”说着,宇星在茵纱的丰臀上重重拍了一记。

    啪!

    很响亮的一声没让茵纱觉得什么,倒让宇星有点心慌慌的感觉。

    还好门外传来询问声:“夫人,您有什么事吗?”

    “没有!”茵纱变回毕茕清冷的声音。

    宇星一下回过神来,直接瞬移离开了。

    茵纱撇撇小嘴,变回了毕茕的模样,开始摆弄起那些情报光盘来。不过还好,她生生变化成毕茕这段画面被战斗舰一号给自动屏蔽了,没让毕茕看到,否则铁定把她吓得三魂不见七魄。

    不久,宇星便回到了赌城金殿酒店。

    刚想修炼,房门口就传来了门锁转动的声音。同时,还有一个女声传进来:“先生,您要的宵夜来了!”

    叫没叫宵夜,宇星自己最清楚,不过他愣没吱声,反而隐起身来,打算看看这女的到底想干嘛!

    很快,房门被完全打开,一个女人借着走廊的灯光推着餐车摸黑进了房。

    隐身盘坐在沙发上的宇星静静注视着这一切,悄然祭出探查术向女人扫描过去。

    来人叫黛茜李,赫然是李龙的上线。

    黛茜关上房门并反锁,这才打开了灯,然后越过餐车,迅速在宇星房里翻找起来。很快,她就在卧室的床头柜里找到了一叠便笺纸,当即掏出笔开始在上面写些什么。

    宇星现身出来,靠在门框上,突兀道:“不用留言了,有什么话你直接跟我说吧!”

    黛茜差点没被吓死,身体好像被施了定身法,完全僵在了当场。

    宇星释放善意道:“你是李龙的上线吧?不用紧张,要想杀你的话,你早嗝屁了。”

    黛茜仍没有转身,只是试探着问道:“金宇星?”

    “知道我的名字不稀奇。”宇星撇嘴道。

    “那你的身份编号呢?这也不稀奇吗?”黛茜的声音终于透出了一丝自信。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