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52大佬们的惊愕
    玉琴从摊开的箱子里取出一小**药液,道:“诸位,知道这是什么吗?”

    众大佬茫然摇头。

    “我弄来那两名癌症病人都是末期,他们的生命只能以天来论。”玉琴淡淡道,“征得了他们的同意后,两人同意让我在他们身上试验这种新药。”

    大佬们瞬间兴起了某种猜测,但却不敢肯定,也难以置信。

    “不知有哪位大佬有兴趣去帮这两位濒死的病人注射药剂的?”玉琴问道。

    众大佬面面相觑好一阵,刁和平才出头道:“我去吧!”

    玉琴略微点了点头,道:“兰莹,陪一下。”

    兰莹立马找来一托盘,将注射液和注射器都搁在了上面,端在手里,陪同在刁和平身边去了。

    众大佬好奇不已,纷纷跟随。

    宇星、玉琴和夏轩辕却坐在原位上没有动唤。

    “金小子,你不去?”

    宇星朝玉琴努了努嘴,道:“那药的效果玉琴已经告诉我了,我过去凑这热闹干嘛?”

    夏轩辕不置可否地笑笑,意味深长道:“听说你小子马上就要去米国参加什么计算机比赛了?”

    宇星笑了笑,道:“瞎混呗!”

    “混也要悠着点混,别惹出太大动静来,要不然我又得给你擦屁股。”夏轩辕哂笑道。

    “这次保证不会!”

    夏轩辕嘴角泛起一丝狡笑,道:“但愿如此吧!”

    与此同时,刁和平一行已经来到那两名癌症病人暂待的地方。

    看着俩意识都不太清楚的患者,刁和平多少有些蛋疼,拆开注射器就想在兰莹的指导下替病人注射。

    中办那位副主任却出声道:“首长,请等一等,宣传口的人马上就来了。”

    大佬们俱是一愣,旋即明白了这位的意思。这注射要是朝好的方向发展,就权当是为国家领导人的形象做宣传,要是不好,拍的照片录像什么的就地销毁也就是了。

    人精啊!

    各位大佬心头都在想,这位副主任以后要是不上位那真是没天理了。

    刁和平不置可否,却觉得这宣传上的事儿得慎重,至少得等到十八大以后再说,毕竟目前党内还没有进行权力交接。

    不一会儿,宣传部长带着一名部里的老摄影师赶了过来,刁和平便开始在指导下消毒,抽注射液。

    不等刁和平询问扎针的地方,兰莹就让人撩起了其中一名病人的左臂,指了指他上臂平时注射疫苗的地方。

    “不用扎太深,半根针的深度就可以了。”兰莹提醒道。

    刁和平虚试了两下,便把针头扎进了病人的肉里。不得不说,他的手法,嗯,很不专业,而且会让病人很疼。

    不过癌症末期的病人癌患处的疼痛无比恐怖,他们的痛感神经也许早就麻木了,根本不在乎这点扎针的疼痛。

    “推得平缓点儿!”兰莹又提醒道。

    刁和平照做。不愧是国家领导人,心理素质就是过硬,推起针来手一点都不带抖的,没多大一会儿就把注射器内的药液推完了。

    接着,不用兰莹再多说,刁和平又把第二**药给另外一个患者推注完毕。

    兰莹看了看时间,道:“ok,等十分钟,要是他俩挂了的话,就请刁首长拿着这个。”说完,她把俩患者及其家属签署的试药同意书塞到了刁和平手里。

    刁和平哭笑不得,让边上的人接过同意书,道:“兰小姐,别耍刁某人了,这同意书怕是用不着吧?现在你介意揭开谜底吗?”

    兰莹嘴角微翘,略有几分得意道:“十分钟之后结果自见分晓,我就不多浪费口水了。”

    虽然众大佬的时间都比较金贵,但这几分钟还是等得的,说到底,这还关乎着基因液配方,他们想不等都不成。

    眼看着十分钟快到,两名癌症病人突兀发出凄厉的叫声,仿佛痛不欲生,最后俱都两眼一翻,昏死过去,将刁和平惊出一身冷汗。

    边上的人赶紧过去探了探俩患者的鼻息,道:“还活着!”

    刁和平看向兰莹,脸色微变道:“兰小姐,这……”

    兰莹根本没顾得上他,一直在瞄着时间,等十分钟过了,这才道:“癌细胞能给人带来无比剧痛,杀灭它们自然会有些疼痛,好了,弄他们去检查检查吧!”

    中南海内自不乏医疗护理人员,很快便有一队专业医生过来把俩癌症病人弄了去做详细检查。

    众大佬愕然看着这一切。好半天,李恪民才率先开口道:“那两人的癌症这就算治好了?”

    “差不多吧!”兰莹撇嘴道,“只是之前这两人的脏腑功能已经被转移的癌细胞破坏得七七八八,就算癌没了,将养得好,也顶多就活个两三年,这还得因他们各自家中的经济状况而定。”

    李恪民瞬间激动了:“兰小姐,这药怎么卖?我买。”不得不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此时的李母已经卧病在床,癌症三期。

    大佬们也彻底动容,他们当然知道这样的灭癌药物意味着什么,别的不说,光经济效益一项,那就是杠杠的。

    对病人检查、拍片等等,中南海的医护人员自有一套更加快捷的处理方式,不到半个小时,他们就得出初步结论,两患者除了心肺肾等功能在之前被癌细胞破坏外,当前体内的癌细胞无限趋近于零。

    为了不至于弄错,他们还特地从京城某三甲医院调来了俩病患的档案病历,以确认其身份。结果也就在昨天这个时候,医院就给两人各下了一份病危通知书。

    得到这个结论的众大佬简直不敢相信。虽然玉琴她们提供的药物只能杀灭癌细胞,而并不能修复病人被癌细胞破坏掉的脏器功能,但这已经很无敌了。其实有些末期病人从病发、发现癌症开始到身体垮掉也不过就两三个月时间,主要还是一个心态问题,如果能及时注射这种灭癌药物,完全能够救得回来。

    因此,大佬们自然都明白这种药物的可贵。

    所以,一得到初步报告后,在刁和平的暗示下,李恪民就迫不及待地向玉琴提起了这个话题。

    “玉小姐,不知贵集团的灭癌药物怎么个卖法?”这回李恪民没傻到去问配方的事儿,他知道这种下金蛋的鸡昊宇集团是决不会让出来的。

    玉琴淡淡道:“本来我是想独自成立一个医药公司生产这种药物的,那样的话,我卖多少价别人根本管不着,最多也就是上点税。不过在宇星的劝说下,让我知道了贵国的特殊国情,所以我决定……”

    她把‘国情’二字咬得特别重,令大佬们一阵尴尬。

    眼看着玉琴后半截话将要出口,刁和平终忍不住道:“玉小姐,我代表高层表个态,只要你肯把医药公司落户在国内,在政策允许的前提下,需要什么样的优惠条件你提就是了。”

    玉琴俏脸上带出一丝胜利的微笑,道:“很简单,这个医药公司,我们集团要占五成一的股份,而剩下的四成九股份嘛,包括灭癌药配方的四成九技术股,我白送给你们。”

    众大佬一愕,这世上恐怕没这么便宜的事儿吧?

    刁和平苦笑道:“具体细则条件呢?还有那基因液呢?怎么算?”

    “简单,我要这家医药公司一直免税。”玉琴狡黠道。

    “这算啥条件?”全万昌翻了个白眼道。

    的确,当国家拥有了近半股份后,卖药的收益也就有差不多一半会落进中央财政的口袋里,征不征税很重要吗?

    玉琴竖起一根手指道:“这只是第一条。”

    一直没怎么发言的总政主任张扬道:“我就知道你这丫头憋着坏。”

    玉琴笑了笑,没接他的话,反而道:“你们不是想要jes2的配方吗?拿头三年的收益来换。”

    众大佬一听,差点没被茶水噎住,纷纷翻起了白眼。

    灭癌药物一出,一年会有多少收益老头子们用屁股都能想象得到。三年收益换一个二代配方是否划算他们心里还真打了个突兀。

    刁和平却眼珠一转,道:“我同意!”

    李恪民在心里正默着什么,此时刚好默完,跟着赞成道:“我也同意!”

    接着,总参的方凤辉、总装的章幼侠、已调任总后部长的全万昌和总政主任张扬也都投了赞成票。

    大佬就是大佬,这些人很快想通了要是玉琴把这医药公司建在国外,最多也就是上点税,以此计算的话,他们也就相当于损失了三年昊宇医药公司的税收就换得了jes2的配方。

    玉琴微微一笑,没对众大佬的决定做评价,反而左右食指交叉,道:“我们集团jes4的产能严重不足,只独家出售给贵国,每剂五十万软妹币,不二价,每年最多只能订购一万剂。”

    这个价格还是贵,但考虑到之前玉琴所送出的医药公司股份,大佬们也就没再还价。

    “听说贵方想增加一点虚拟系统的名额是不是?”玉琴又道。

    刁和平连连摇手道:“没这事没这事!”其实这件事方凤辉跟他提过,但考虑到名额是从昊宇公司嘴里虎口拔牙,肯定要付出相当的代价,他便给否了,反正已经签署了独家租赁合同,也不怕昊宇赖账。倒是伊方的那个系统培训合同,军方已给改成了伊方人员培训到中阶第四级就算完。

    至此,刁和平他们想找玉琴商议的问题已经谈得差不多了,正打算结束会议,玉琴却道:“听说贵方从国际黑市军火商那里搞到了一艘海狼?”

    这话让众大佬闻之色变。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