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10出迎
    黑衣大汉的声音颇为冷酷,虽不大,但夜里周围都静悄悄的,只有院墙内隐隐有人声传出,所以附近几辆车上的人都听了个一清二楚。

    陈济勃然色变,很不想插手这事儿,但他和向启威好歹是同一所大学的,又分别泡上了刘洁和梁晓露这对高中闺蜜,还一块出来玩,自不可能置身事外。

    跳下车,陈济来到众黑衣汉子当间,稍稍隔开了他们和向启威,拿出那张淡蓝色的激光卡,道:“我是你们这儿的客人,既然不给进,那咱们改天再来吧!”说完,就想扯了向启威走。

    领头的黑衣大汉根本不吃陈济这一套,冷漠道:“我们这里打开门做生意,自然是讲道理的地方,谁踢了大门谁负责,有录像为证。”又指着大铁门上的脚印道,“怎么着也得把门上的印记弄干净再给个说法吧?”

    话落,所有黑衣汉子又逼前一步,差点没把陈济和向启威骇得倒坐在地上。

    别看向启威在旁人面前表现得人五人六的,但还真没见过这阵仗,手不知不觉就拽住了陈济的衣服,像个娘们一样。

    陈济也好不到哪儿去,膝盖微颤,却强制镇静道:“是不是擦干净印子就能走了?”

    黑衣大汉倒也咭咕,避重就轻道:“先擦干净了再说。”暗地里,他却在等上头的进一步指示。

    陈济微微色变,明白寓所方面不会这么善摆甘休,可毕竟是向启威不对在先,只能是暗暗焦急。

    向启威慌神之间却没听出黑衣大汉话中更深一层的意思,忙不迭地掏出纸巾去擦他踢的那个脚印。其余几辆车上的年轻男女们远远瞧着向启威擦大门,心里面多多少少觉得丢了面子,但更多的是感到害怕和埋怨。埋怨陈济这家伙不知带他们来了个什么鬼地方,不止不让进不说还这么横。

    舒素的车在最后,巧玲远远瞧着大门前的一切,等得多少有些不耐烦了。

    “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出来聚会还出这种事。”

    “老婆,稍安勿躁!”宇星安慰道,“要不我下去看看?”

    巧玲秀美微蹙,道:“你下去有什么用?人家不会买账的。”

    宇星淡笑道:“未准呢?”

    巧玲微愕。

    舒素扭过头来问道:“星哥,你认识这儿的老板吗?”

    宇星笑笑,没有回答,推开门下了车,来到大铁门前。

    这时候,向启威已出了满头的汗,一半是吓的一半是累的,不过门上的脚印却也被他擦干净了大半。

    宇星看也不看当场的陈济向启威他们,径直走到黑衣汉子面前,淡淡道:“叫雷若影出来见我。”虽然他以前来过西郊寓所几次,也有这儿的超级vip卡,可那卡扔在混沌戒里,早被斯克的突破吸收搞成了飞灰,后几次来他都是直接打电话让雷斌出来接的,今天既已到了门前,自然也一样。

    领头的黑衣大汉听了宇星的话心头一凛,但面上却不露声色,冷然回道:“不好意思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其实这也是正理,要是因为你喊出了希尔顿酒店后台大老板的名字,人家就放你进去住总统套间,那生意还做不做了?

    宇星当然也明白黑衣大汉的意思,这是在问他要寓所的vip卡,可问题是卡早化灰了,他又怎么拿得出来。不得已,宇星只能掏出手机,拨了雷若影的电话号码。

    陈济在边上冷冷看着宇星的一举一动,眼底尽是鄙夷,暗忖道:没会员卡也想跑出来装大尾巴狼,真是笑话!不止是他,就连惹出整件事儿的向启威看宇星的眼神也满是戏谑,这时的他刚擦干净门上的印子,正杵在边上打算瞧宇星的笑话。

    至于车队的其他人也都在车上远远的瞧着,一副冷眼旁观的模样。

    舒素忧心忡忡,道:“阿玲,星哥他……”

    巧玲倒一点不担心,摆手道:“放心吧,我老公厉害得很,出不了事!”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传来雷若影的声音:“喂,是宇星吗?”

    “喂,影姐,有人找你。”说完这句,宇星就把手机抛给了黑衣大汉。

    黑衣大汉手忙脚乱地接住手机,在宇星的示意下放到了耳边。

    “……是哪个找我?”

    听声音觉着耳熟,黑衣大汉便试探着问了一句:“是雷大小姐吗?”

    电话那头本还带着七分热情的雷若影声音顿时冰冷了下来:“我是雷若影,你是谁?”

    黑衣大汉一个激灵,赶紧低头哈腰道:“您好影姐,我是寓所的保安小队长奎子啊!”

    听到这话,雷若影马上把宇星这边的事情猜了个**不离十,寒声道:“雷斌呢?赶紧让他滚出来,好生招待宇星。”

    黑衣大汉听得大惊,平时雷大小姐叫雷总都是称呼他小名斌子的,今天却直呼其名,显然是动怒了,忙连声应道:“是是是!”

    “少废话,把电话还给宇星,我还要和他聊几句。”

    黑衣大汉赶紧把手机双手递还给宇星,随即便用步话机向上头报告情况。

    宇星接过手机凑到耳边,笑道:“影姐,你发这么大火干嘛?”

    “我发火还不都是因为你。”雷若影佯怒道,声音比刚才跟黑衣汉子通话时好太多了,“我说你也是,上次升组长偏偏不请客,还拒绝了斌子送的寓所钻石黑卡,现在想起打电话找我啦?”

    宇星满不在乎道:“那寓所黑卡对我真没什么用,今天要不是我老婆的几个闺蜜想来寓所聚一聚,我都不会上斌子这儿来,那卡搁我这儿不是白瞎了么?”

    “那就让巧玲收着,我这就给斌子打电话。啪!”话音未落,雷若影那边就挂了电话。

    宇星只能苦笑摇头,这雷若影性子急是急了点,但粗中有细,完全不给他拒绝的机会。

    这时,躲在寓所私人小院里正和柳眉蜜里调油的雷斌接到了控制室传讯,立马翻身下床穿衣。

    “出什么事儿了?”柳眉媚声问道。

    “没什么,宇星来了,我得出去招呼一下。”雷斌道,“你先休息吧,我待会儿就回来。”

    “金宇星?”柳眉眼底闪过一丝惧色,窝回了被子里。

    雷斌当然知道自己媳妇儿的心病,微微叹了口气,却不好说什么,穿好衣服,出了门开上电**车就直奔寓所大门。

    接到上头的消息后,黑衣汉子忙走到宇星面前,微微躬身道:“先生,雷总他马上就来。”

    果然,没多大一会,雷斌就开着电**车到了门口,见他到来,所有黑衣大汉都齐声道:“雷总好!”

    刚在来的路上接过雷若影电话的雷斌浑不在意地挥了挥手,算作对黑衣汉子们的回应,下车径直走到宇星面前和他来了个熊抱。

    不远处的陈济和向启威见到这一幕,不禁面面相觑,惊诧莫名。

    熊抱完之后,雷斌从怀里摸出一张泛着金属光泽的精美黑卡递到宇星眼前,道:“宇星,这钻石黑卡这回你总该接着了吧?”

    宇星不为所动,淡笑道:“等下进去了,你直接给我老婆吧!”言下之意,收是收,不过得由巧玲来收。

    “你们小俩口谁跟谁呀!”雷斌还想硬塞,却被宇星冷厉地扫了一眼,他只得悻悻然作罢,扭头招呼道,“奎子,放行!”

    陈济和向启威此时已是呆若木鸡。

    车里的那些个巧玲的闺蜜,还有她们的男伴也都傻了眼。

    不过让他们傻眼的还在后头。本来他们以为这外表不起眼的寓所也就是那样,结果开进去停车时,却被吓了一大跳。

    占地颇广的前院里老大一片都停着豪车,最差的都是路虎揽胜极光,跟他们开来的宝马福特大众型号的轿车一比,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更别提其间还有玛莎拉蒂,兰博基尼,宾利等名车了。

    什么样的人坐什么样的车,向启威梁晓露这些人一下就被震住了。

    陈济稍好一些,毕竟他之前来过两次,多少清楚这寓所的档次。不过看着前头正和雷斌谈笑风生的宇星,他也纳闷加懵懂,这都啥人呐,居然能跟开办西郊寓所的雷大少称兄道弟。直到这一刻,他才深深感到自身同宇星的差距。

    现在看来,之前在世纪金源门口的那通奚落和冷眼变成了愚不可及的笑话,人家根本就没把他们这些人当盘菜!

    想到这,陈济的嘴角不禁噙起了淡淡的苦笑。

    刘洁拽了一下他,小声道:“阿济,别想那么多了,等下聚餐的时候多跟巧玲俩口子套套近乎不就是了么?”

    “你说得轻巧,人家能看得上我们这样的人嘛?还是死了那份心吧!”陈济撇嘴道。他倒是看得清楚,不过其他人却早都拥在了巧玲身边,嘘寒问暖,那个热乎劲就甭提了。

    到了冬阁门口,雷斌终于有机会把黑卡塞到了巧玲手里,还大笑道:“弟妹,你拿了这卡别浪费了,以后可要常来玩啊!你嫂子就住在后面的别院里,没事的时候过去和她说说话吧!”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