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42选择的路
    做为陈秉清安插在特别小组里的钉子,蒋芸当然知道总长对宇星的忌惮。

    宇星的能力就好像一把双刃剑,陈秉清不放心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同时,他又对宇星给予了足够的重视,这一点蒋芸也心知肚明,所以即便刚才宇星粗暴地掐了她的脖子,透过气后,她也没敢冲宇星发大火,反而把脸上的墨镜摘下,递了过去。

    宇星显然还余怒未消:“有事说事,你给我墨镜干什么?”

    倒是边上的芙洛琳拿过墨镜研究了一下后,恍然道:“先生,我终于知道李柯力他们是怎么秘密传递指示的了,肯定是用类似这墨镜的东西,你这同事也是一样。”

    宇星取过墨镜翻来覆去看了一下,道:“没什么特别啊?”

    “单看当然没什么特别,要是再有一副就能看出端倪了。”芙洛琳道,“这就有点像……3d成像技术,不过这墨镜应该只能呈现文字类的东西。”

    宇星瞬间没了兴趣,反而问一直在咳嗽的蒋芸道:“你真不肯把目标照片拿出来?”

    蒋芸用倔强地眼神看着他,冷然道:“咳、咳……要是你硬抢,那我也没辙!”言下之意,如果主动拿出来就是她的错了。

    宇星撇撇嘴,不再逼她,转移话题道:“那我问你点别的可以吧?”

    蒋芸耍滑道:“只要我知道,当然没问题!”

    宇星眉头挑了挑,心说,知道不知道也只有你自己清楚,嘴上却道:“目标人物到底什么身份?怎么连克米特这种家伙也不敢在飞行途中劫杀他呢?”

    “她具体什么身份我也不清楚,我只能告诉你,她在米国政商两界举足轻重,除非有确凿证据,否则就算米国总统也不敢轻易动她。”

    蒋芸这话说了等于没说,不过宇星还是从中听出了一些信息,至于有没有用,只能从其他渠道加以验证了。

    “想必你来港岛的任务已经结束,我还有别的事儿,就不招待你了。”说完这句,宇星便打算离开。

    蒋芸赶紧道:“组长,总长让我从旁协助你搞定之前的任务。”

    宇星摆手道:“对不起,我没接到过这样的命令。”

    谁知蒋芸却从怀里掏出一纸命令,递到他手上道:“这是总长亲自签发的命令。”

    宇星接过一瞧,发现上面果然写着“巩芸协助工作”之类的云云,落款签字也的确是陈秉清的亲笔。这下他不得不留下蒋芸。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宇星脑子稍微一转,计上心来。

    芙洛琳,等下我会吩咐巩芸去找巧玲,你传音给她,让她带着巩芸到港岛各景点四处遛遛,就是别来烦我!好的!可是让巩芸见着了阿兹兄弟这样是不是不太妥?芙洛琳担心道。

    我的手下之中,除了你、兰氏小姐妹还有阿卜杜拉之外,其余之人皆难逃夏轩辕的法眼,夏轩辕知道也就等于高层的老头子们差不多都知道,所以藏着掖着没甚必要。那我知道了!

    悄悄和芙洛琳交代完,宇星折起手令揣在兜里,道:“既然是总长的命令,蒋芸,那你留下吧!不过,你得先去叶秘书那儿报到,让她替你安排下一步的工作。”

    “这……”蒋芸刚想说不,却倏然发现宇星正玩味地冷视着她,忙改口道:“是,组长!”

    “那就出门右拐打出租车去,叶秘书现在浅水湾88号!”宇星挥了挥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蒋芸欲言又止,最后忍气吞声地走掉了。

    “李柯力那伙人怎么样了?”宇星问。

    芙洛琳心中默了一下,道:“他们暂时还待在各自的位置上没什么动静,倒是克米特不见了踪影。”

    “我猜他一定是去追那专机了……吗的,算便宜他了,这都被他逃过一劫。”宇星骂咧道,“对了,你帮我查一下,看能不能找到那专机的资料。”

    “先生,我倒觉得用不着这么麻烦,你真要想知道目标人物长什么样,直接逮一个李柯力的人杀了不就有所得了嘛!”芙洛琳建议道,“根据暗杀针显示的位置,他们这帮人所在的点应该都是目标人物下机后将要经过的要道,说明他们不是想暗杀目标人物就是想监视他,所以一定见过目标人物的相貌。”

    “这倒也对,那咱们现在就去杀个人看有没有什么消息。”说着,宇星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另外,专机你还是得帮我查查看,咱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

    芙洛琳坐进副驾驶,道:“了解,我已经在查了。”

    ******

    “喂,休子,你先盯会儿,我是在顶不住了,得先眯会儿!”一个同伙对麦休道。

    麦休哂笑道:“我说猫子,你还真他吗的是个夜猫子,不到午夜人就不清醒!行,你先睡吧,不过我估摸要不了半个钟头你就得起,因为现在已经快十点了。”

    “那也好过抻直了脖子一味傻看。”猫子嘟囔完这句就迷迷糊糊地闭了眼去。他们十七个人共分了八组,除了李柯力带了两个人外,其他的都是两人一组,和麦休在一起的猫子是典型的后半夜才出来活动的家伙,因此十二点之前他向来是浑浑噩噩,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

    麦休对此也毫不在意,打起精神做好自己的份内事。

    突然,一道黑影从天而降,“嘭”地一声落在了猫子的心口上。

    定睛一瞧,麦休骇然发现黑影是个人,而对方的双脚已经完全陷进了猫子的胸口里。他呆滞半秒,正想掏枪,眼前的景物开始天旋地转,不断翻腾,甚至他还看到了一具无头尸体正在喷洒热血,随后便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芙洛琳,叫你低调点,你搞得到处是血这算怎么回事?”一个男声斥道。正是宇星。

    “先生,您还不一样,脚上都是血。”另一个女声反驳。恰是芙洛琳。

    “这哪能算呢?我有界力层阻隔,根本就是血不沾身。”说完,宇星从猫子的尸体上走下来,踩得一地都是血脚印。可惜的是,这血脚印除了轮廓大小之外,着力点和细致纹路一概没有,看上去虚浮无比,就是想查也无从查起。

    正想和芙洛琳再调侃两句,两道微不可察的魂力钻进了宇星的眉心,他立刻僵在了原地。

    “怎么样?先生,有什么重大发现吗?”芙洛琳关心道。

    宇星苦笑一声,并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我叫你查的专机查得怎么样了?”

    “那架专机是波音公司一个大股东名下的飞机,没什么特别的,不过这股东已经在上个礼拜去世了,现在这飞机到底是什么人在用,我暂时还没查到!”芙洛琳报告道。

    “他的家庭成员你没查?”宇星问。

    “正在搜索相关资料。”芙洛琳道。

    “不、不用了!”宇星整个人看上去很累,缓缓摆手道,“我已经知道是谁坐在那专机里了。”

    “是谁?”

    “这人的名字你听过,就是毕茕!”宇星说出这名字后,身体晃了两晃,差点没当场栽倒,幸好芙洛琳一把扶住了他。

    宇星父母当年离婚的事儿芙洛琳听说过一点,眼下出现此种变化,她也有些愕然,不知该如何安慰宇星才好。

    幸亏宇星恢复得很快,只伤神了一会就振作起来。

    芙洛琳连‘先生’也不叫了,试探着道:“**,不管伯母怎样,她总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力吧?”

    宇星瞪她一眼,没有说话,挥手收了麦休两人的尸体,径直消失在建筑的阴影里。

    芙洛琳刚想追去,宇星的声音远远飘来:“通知参与此次行动的总参人员和驻港部队,让他们秘密抓捕李柯力那伙人,如有反抗,就地格杀!你负责督战!”

    芙洛琳愕了一下,回道:“是!”随后,她把当场的血迹稍微清了清,坐上车就开始通知相关人员备战。

    后半夜,在芙洛琳的严厉督战下,李柯力及以下四人当场被捕,剩下的全被狙杀,无一幸免。

    一大早,正当驻港部队私下里举行庆功宴时,芙洛琳却从网路中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连忙火急火燎地向宇星传信。

    **,罗斯彻尔德已经派人到了南越的西贡市,找到了落难的约翰!嗯?这就完了?没下文了?

    当然不是!来的是约翰的父亲,他不仅带来了自己的随身神卫,还另带了一个老罗斯彻尔德的神卫,打算安顿好约翰后就来港岛找你麻烦!哼哼,算盘打得倒是不错!宇星屑笑道,这样,你赶紧过来浅水湾,带上巧玲和巩芸去羊城同斯克汇合。我带阿兹兄弟去南越会会罗斯彻尔德……当然,信息中转还得由你来做!另外,你再帮我通知一下总参在港人员,虽然李柯力一伙已被一网打尽,但他们不能放松警惕,必须密切注意港岛的间谍活动,至少得守到国庆后才能回京复命。好的,没问题!我等一下就到!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