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04灭门很轻松
    这里其实只是富士山脚下一个不知名的小山坳,被忍者们占领之后,起名为风魔谷,又建起了村落,便叫风魔村。

    近几十年来,因为村子里出了个名叫“万鬼”的奇葩忍者,风魔谷名声一天比一天大,渐成为岛国忍者心向往之的修行圣地。

    正因为它是圣地,所以宇星才要打击,正因为它里面高手多,所以宇星才要毁灭。

    今夜乌云盖顶,风魔村周围夜雾浓重,实是杀人放火的好时机。

    当宇星五行散界展开之时,村口内外的地面上,那不知沉积了多少年的枯枝老叶被吹得漫天飞起,直奔村子里那些矮旧的房屋。

    只听那些枝叶唰唰而过带起的惊人风声就能知道宇星临时搞出来的这个“五行枯叶风暴”很给力。

    但是,不可否认,风魔村里还是有些高手的。

    也就在枯叶风暴才刚起头的时候,一声鸟语突兀地响起:“八嘎——谁?”

    “你大爷!”宇星用关西腔回了一句。紧接着,他操控着枯叶风暴呼啸而过,把刚才有人问话的那间矮屋给摧成了瓦砾。至于其中的岛狗人,早不知变成几百几千块了。

    不过,那岛狗的吆喝声却成功引起了附近忍宅里其他岛狗的注意。

    “八嘎!敌袭,敌袭!”

    这些岛狗别的不会,喊话的本事倒不小,没几秒的功夫,全村人几乎都没他们的破锣嗓子给吵醒了。

    宇星心念一动,枯叶风暴朝着人声最密处飞袭过去。

    “卟卟卟卟……”

    一连串如击败革的声音响起,风暴过处,矮屋纷纷化作了碎屑,其间夹杂着大片的血雾和凄厉的惨叫声。

    缀在后面不远处的雾岛见到这幕,大吃一惊。她想不到**随便出了两成力,弄个风暴的噱头,就有这么大威力。

    “叮叮叮……卟卟卟……哧哧哧……”

    四周铺天盖地的忍者镖朝宇星和雾岛二人射来,可惜暗器虽多,却连从枯叶风暴中散溢出来的散界之力都过不了。

    但凡有一丝散界之力擦碰到某一支忍者镖,就会发出一阵急促的怪响,而后,该处空间便会出现扭曲异象,带得周遭的暗器不知飞哪儿去了。偶尔有近身的流镖,只要轻轻碰上宇星及于体表的散界之力,便会在眨眼间灰飞烟灭。

    少数修为高的天忍看到这一幕时,瞬间勃然色变,连带着躲闪枯叶风暴的动作都迟缓了下来。其中几个修为最高的天忍更是疾往后退,意图逃走。

    正所谓无知者无畏,知识晓得越多,功夫练得越深,才越明白自己的浅薄,那几个想要逃跑的天忍就是如此,他们非常清楚,眼前的宇星远不是他们能够对抗得了的。

    也只有那些看不清对手又看不清自身实力的忍者才会坚守在原地,竭尽所能朝宇星攻击。虽然这些岛狗勇气尚可,可惜没头没脑活该受死。

    不久,玉琴阿卜杜拉和阿兹兄弟这两路掩杀过来,彻底把风魔村里的忍者给包了圆。

    所有的忍者,无论修为高低都据守在村子中心的石塔周围。见宇星等人围拢,不知谁发话了一句古怪的话语,石塔里即刻传出一阵阵机关怪响。

    孰料,宇星意念到处,石塔瞬间崩坏,连带着塔内不知名的机关和里面的岛狗通通被活埋了个干净。岛狗忍者们见到这一幕,全都如泥塑木雕般僵在当场,完全不敢相信风魔村的终极杀人兵器竟会如此容易被人破掉!

    “八嘎!这不可能!石塔内部的御能护符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异能力捣毁!”一名天忍歇斯底里地吼叫起来,“这是假的!这一定是假的!”

    周围不少忍者受他感染,也都在原地哇哇大叫着,好似完全不知死神当头。

    杀!宇星向玉琴五人传令道。

    各系领域,散界世界同时展开,很有默契地并不互相干扰,却准确无误地罩向了那些乱吠的岛狗。不几秒,烟消云散片甲不留,整个世界都清静了。

    宇星站在场中,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只觉无数幽魂残魄向他游来,自觉钻进了他的眉心里。

    到底是岛国一半天忍聚居之地,十数名高阶忍者加起来的残魂竟让宇星增加了近五百点精神数值,达到了,终于又把身体强度给盖了过去。

    同时,宇星也得到了他最想要的答案——万鬼遗留下三把魂器,其中两把就在这个村子里,最后那把却被一个天忍带出了谷。此岛狗天忍名叫多尾十郎,乃山口组组长渡边一雄的守护忍!换句话说,前次金晁被劫事件与山口组绝对脱不了干系。

    宇星心头冷笑,巧了,这次他来岛国本生就想找渡边一雄聊聊,让他出面做个中介,把所有想买货的军火商聚在一起,泡个温泉搓个澡什么的。

    最后,随便找个由头,当然,现在不用找,吩咐美尔纱从中作梗就行,让各国的黑火贩子们先互相咬上一通,如此宇星才好让玉琴出面,激起这些人的火,互相攀价,把米国佬的东西卖出个好价钱。宇星做买卖就是这样,要么不卖,既然打算卖掉这批武器,就不能卖便宜了!

    如果山口组没扯上金晁被劫那事儿,那宇星只会绑了渡边一雄身边的人逼他就范,事成之后,放回他的家小,暂饶他一条狗命,这事儿就算结了。可现在嘛,宇星已经打算玩残渡边一雄,再逼他说出金晁被劫事件始末,最后斩他五次(1)!

    也就在宇星想事想得出神的当口,玉琴等人把整个村子搜了一遍,发现了三个地窖。第一个塞满了各式轻重武器,小到手雷大到70mm口径的山炮。第二个装满了钱财,宝石黄金美刀应有尽有。第三个里面躲了不少岛狗忍者的家眷,而这个地窖的上方原本应该有一座占地面积较广的双层阁楼,不过早被宇星的枯叶风暴给卷走了。

    对于这些岛国女人和孩子要怎么处理,玉琴不敢擅专,便跑来问宇星。

    “**,**!”

    “啊,哦,什么事?”宇星回神道。

    玉琴手一指,道:“那边地窖里还有不少活口,怎么办?”

    宇星问都没问活口是些什么人,漠然道:“只要是岛狗,统统干掉!”

    阿卜杜拉和阿兹兄弟都是尸山血海滚过来的狠角色,听到这话不觉有什么错,雾岛心里却是一惊,却没敢表露出来。五人中只有玉琴持反对意见,还敢直接冲口而出:“**,可那些只是女人和小孩,就这么杀了,会不会忒残忍了点?”

    宇星立马就翻了脸,吼道:“你他妈是不是网络上那些人道主义小说看太多了?还是狗屁日内瓦公约背得太烂熟?我从来都不觉得把仇恨的种子埋起来让它生根发芽,到最后再费不尽的力去铲除它是个多么高明的手段,我只喜欢让那些仇恨的种子在熊熊大火中永生!”话音刚落,空中凭空钻出一条巨大的五彩火龙,不偏不倚地栽进了玉琴所指的那个地窖里。

    惨嚎声不绝于耳,玉琴吐了吐舌头,道:“**,人家只是发表一下意见嘛!既然你不同意,下次我照你的意思办就是了嘛!”

    宇星刚才是被玉琴的意见气昏了头,此时终觉出她言辞性格上的不对劲,愕然道:“我说,你外号杀人机器,今儿怎么会有如此怜悯的想法呢?”

    玉琴一呆,好半晌才道:“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诶!”

    “我想一定是你脑子里哪儿烧坏了!”宇星调侃了她一句,便揭过了这话题,向村中心岛狗死得最多的地方行去。

    玉琴回过神来,招呼上阿卜杜拉等人,亦步亦趋地跟在宇星的身后。

    在死人堆中站定,宇星问道:“优香,这村子里面应该有两把魂器,有什么方法可以找到它们?”

    雾岛想了想,道:“魂器属金,用金系异能应该能勾到它们。”

    “这个办法倒也稳妥,就是慢点儿!唔,用散界应该会快上一些!”说着话,宇星倏然祭出五行散界,将玉琴等人罩了进去,并疯狂向四周拓展,飞快旋转着把整个风魔村都包了进来。

    无数的金铁物品纷纷聚向宇星头顶上很高的虚空处,最后集成了一个庞大的铁球,看上去随时会掉下来砸到宇星头壳的样子。

    阿卜杜拉等人纷纷出言提醒**小心,宇星却毫不在意,左手向上一撑,心念一动,半空处还未落下的大铁球就被他摄进了戒指里。

    随即,疯狂拓展不断旋转的五行散界烟消云散。

    “啪啪!”

    宇星拍了下手掌,道:“走吧!趁天还没亮,咱们回去眯一觉!”说完,他当先飞上了夜空。

    玉琴雾岛紧随其后。

    阿卜杜拉却在地上跳脚狂喊道:“**,钱,钱,咱不要了么?”

    阿兹兄弟架起他,硬拽上了半空。皮克道:“大人,你别财迷了好不好?那堆财物里的金银全被**卷走了。”

    “就是,剩那几颗宝石还有那几张美刀还不够**塞牙缝的呢!”朋克也附和道。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