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67 马甲男!
    奥马挥退两名警卫,再去听电话时里面只传出了盲音。跟我他立刻捶着桌子狂吼道:“法克!连阿猫阿狗都敢来消遣我,等我买回那几艘舰艇,你们这些混蛋就死定了!”

    刚掩上门出去的两名警卫听见办公室里有动静,又赶紧推门而入,正想询问,奥马却先一步怒喝道:“滚出去,谁让你们进来的?”

    俩警卫被吼得莫名其妙,无奈之余只好又退了出去。

    不久,两架rq-170和f15中队失踪的消息被证实,奥马忙重新召集幕僚,商讨回购军舰的事。

    ………

    事情发展到现在,米国佬的脸算是丢尽了。

    世界上,只要是有点情报能力的国家没有一个不知道,一向嚣张跋扈、横向霸道惯了的米国被一伙不明来历的家伙给狠狠地羞辱了一顿。

    米军失踪的可不止是四艘宙斯盾战舰,还有一艘可称得上是世界最先进的海狼级攻击型核潜艇。这种攻击型核潜艇虽然没有战略核潜艇那么有威慑力,但艇上应用的尖端技术不计其数,而它的正面作战能力更是比满载核弹头躲在大洋犄角旮旯里威胁其他国家的战略核潜艇要高好几倍甚至十几倍。

    至于那伙胆大包天敢在米国海军头上动土的暴徒,一向张狂到无以复加的米国佬这次却拿这些家伙毫无办法,甚至直到现在也不敢对外大放什么厥词。已经深悉这群可恶家伙的可怕之处,奥马潘彼得等人很怕说出点什么中听不中用的废话激怒了这帮家伙,到时候这些家伙要是跑到米国本土来搅风搅雨,别人怎么样奥马不知道,但下届总统连任就一定没他什么事了,如果总统都换了,潘彼得拉斯这些人只怕也难混得下去。

    难得看到米国佬吃瘪,自然有不少人心中很高兴,尤其是那些一直和米国不怎么对付的国家,但亲米的国家则颇为担忧:强大如米国都挡不住这帮子“劫匪”,如果“劫匪”们想对付其他弱国,那简直没法应对了。

    老实说,这次宇星好像真的有点玩大了。

    目前世界各国还没有把米军军舰失踪事件跟马菲国的混乱联系起来,但凭他们的情报分析能力早晚会联想到这一节,只怕到时候各国都会视以宇星为首的这群人为眼中钉肉中刺,指不定还会给他们打上一个恐怖组织的标签,绝对是群起而攻人人喊打。不过可惜得很,就算这些国家团体想要把宇星这群人聚而歼之,那也要找得到人才行,要是找不到人或者目标,就算他们想群起而攻,也只会是费力不讨好。

    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希望看到有一个能够随时威胁到国家安全的神秘组织存在。虽然平日里大家相互之间也在彼此威胁,但总还讲一点游戏规则,不会像宇星这样平白无故地就喊打喊杀。其实,宇星动马菲的理由非常充分,但他却不能明着说出来,不然会有一大堆国家想要骑在他头上分这分那。

    分出大部利益给中国,那是宇星高兴,他愿意,可要是其他国家,比如马菲的近邻马来、印尼,甚至更远一点的岛国想要来分一杯羹,他哪里肯干。至于马菲国原先的主子米国就更别提了。

    根服务器暂时停用,因特网暂时被断事件都在各国的头头脑脑们脑袋里盘着。敢把米国逼到这一步,能把米国逼到这一步的那帮可恶家伙究竟有多少实力,各国心里都没底。至于最新的关了网还能弹窗这件事,目前仅只奥马和他的几个心腹知道,不然要是被各国政府知道了,恐怕会出大乱子。

    最让各国恼火的是,宇星这帮强悍的家伙不仅有能完整俘获一只舰队的武装力量,而且不喜出风头。像这样的组织要比那些事儿一出就迫不及待向世界各国宣称自己对某某事件负责的傻x团体难缠上好几十倍。

    从米国舰队失踪到现在,早已超过了48小时,可到现在。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机构能够查出这些胆敢打劫米国海军扇米国空军耳光的暴徒到底是何方神圣。几乎所有国家都在猜测,这帮家伙是不是某大国秘密培养出来的特殊战斗团体。

    而世界上有这个实力进行秘密培养的大国不外乎就那么几个,其中那个神秘的东方古国在西方国家的眼中嫌疑最大。

    可是,从表面证据上来看,根本找不到一丝一毫暴徒组织与中国政府相关的证据。所以这事儿也就几家排华的媒体在那儿胡咧咧,围观讨论者并不多,当然,也不少。

    宇星离开马菲前与老爸金晁通了个电话,问了下国内高层的最新动向,同时还关心了一下巧玲近几天的情况。

    金晁告他说,高层风平浪静,倒是总参下了命令,让特务局探询有关黑市上的军火消息,看有没有可能搞到一两套宙斯盾战斗系统。

    另外,巧玲在总参特训仍在持续中,据金晁说,她作战不行,记忆分析整理情报倒还算得上是一把好手。不过,这个“好手”的称谓只是相对于同期的参训人员而言。

    既然巧玲仍在训练中,眼下又是放暑假,宇星自然不急于回去国内,所以他带着玉琴等人乘坐最新一期航班离开马菲,取道悉尼,打算转飞夏威夷。

    马菲恢复通航后,本来也有飞夏威夷的航班,但宇星考虑到米国一定会加强对马菲航班的排查,所以才打算去澳洲过一下,以回避米国方面的追根究底。

    宇星之所以要去夏威夷,有两个目的。其一,去夏威夷开启“非生物能量探测”,把几乎囊括整个太平洋的非生物能量确定坐标,方便以后寻找;其二,阿卜杜拉那个2s级的徒弟也会去那儿,宇星打算顺便收了,免得夜长梦多。

    本来阿卜杜拉想把他徒弟召到大陆让宇星收的,可宇星给否了。此诚多事之秋,任何一个高手的动向必定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所以宇星宁肯乔装改扮去见阿卜杜拉的徒弟,也不想他那徒弟飞去中国见他。

    几小时后宇星一行四人出现在了悉尼。随便找了家酒店改扮一番,宇星又取出四本澳洲护照,一人拿了一本。之后四人直奔机场,坐上了去夏威夷的班机。

    抵达夏威夷时,这边正好是中午。因为澳洲护照在米国免签的缘故,机场方面只是稍微查验了一下宇星几人的护照,便放他们通关了。

    到了希尔顿酒店,号下房间。阿卜杜拉自去联系他的徒弟,宇星则带了玉琴和雾岛出去吃中饭。

    之前进酒店宇星没仔细看,一出来就花了他的眼。

    整个希尔顿酒店度假村像是一个小镇。海滩不远处几座大型酒店连成一片,附近到处都是各种专卖店和娱乐基地。周围的热带林子和草地水池边还能见到火烈鸟和其他性情温和的动物。

    希尔顿的地标建筑是镶嵌了彩虹壁画的彩虹楼。既然来了,宇星自是带着两女去了这里享受午餐。

    不过刚一进餐厅,宇星就看见一堆人正长枪短炮围在那里拍个不停,显然是某个明星被堵在当间,正接受采访。

    宇星不怎么追星,对这样的事情兴趣不大,未免遭池鱼之殃,他携了玉琴雾岛到角落一张较僻静的台子旁坐下,顺便招来了侍应。

    可是酒店侍应的眼神几乎都落到那边的明星身上去了,没人看到宇星他们所在的角落。况且这个点正是夏威夷太阳最大的时候,那些来夏威夷度假的人一般都是错开这个时间段,等午后才来餐厅吃饭。所以也没有侍应在嗡闹声中注意到宇星三人。

    这样的服务态度搞得宇星很恼火,却又不好发作。雾岛见状,忙亲自去了人堆那边,从十几个马甲男中,叫出一个,领了过来。

    留着板寸头的马甲男长相相当阴柔,宇星心中有气,只是随便晃了一眼,也没太在意,只是道:“你是这家店的侍应?麻烦你帮我上三份全熟的牛扒外加三份什果宾治!”

    马甲男并没有回应或离开,只是杵在原地怒瞪着宇星。

    宇星不爽道:“你看着我干什么?还不快去厨房下单。要是十分钟菜不来的话,我把你吃喽!”

    “流氓!”马甲男娇叱一声,抬手向宇星掴来。

    听着马甲男柔媚中带着尖利的嗓音,宇星微微一怔,紧接着大叫一声:“妈呀!”向后一个小跳步,将将躲过了马甲男的耳光。

    马甲男“噫”了一下,惊讶地望着宇星,质问道:“你怎么躲过我的巴掌的?”

    宇星听着马甲男不再尖利却十分妩媚的声音,有点恶心的感觉:“你、你你你……你这个搓衣板到底是男是女?”

    马甲男一愣,旋即反应过来,脸上怒气升腾,二话不说,挥拳就向宇星搠来。

    宇星看着马甲男白皙如玉的拳头到了眼前,只觉一阵反胃,扯过张桌子挡在身前,同时大叫道:“优香,帮我制住他!”

    雾岛一闪即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