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55 四大佬!
    百书屋全文字    455四大佬!

    李恪民的脸色铁青得吓人。百书屋全文字无广告

    因为他在两本工具书的夹页里,找到了大概有三张纸片拇指和食指圈成圈那么大两个小黑片,黑片的尾部还拖着根长长的细线,就卡在书缝里。

    多少有些常识的李恪民不用问也知道这是两枚无线接收型窃听器。

    “这两枚小东西是军用的,接收半径大概15至20米!”合成音续道,“不过是美产的,相信你身边应该有不止一个内鬼。”

    李恪民并不关心mr.x是怎么知道窃听器的存在和位置的,也不关心内鬼的数量,因为这些自有其他人会去查。

    “我这里还有吗?”

    “李先生,这话你算问到点子上了。”合成音笑了,“还有,但你自己拆不了,得找人帮忙才行!”

    李恪民脸上犹疑之色一闪而逝,接通警卫线,道:“让警卫连连长李东来一下。”

    不一会儿,李东就推门进来了。

    打了个敬礼,李东问道:“首长,您找我什么事?”

    “嘘!”

    李恪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直接招手让李东到了他书桌旁,把那俩窃听器给他晒了一下。

    李东霍然一惊,正想说话,见李恪民摆手,他忙欲言又止。

    合成音适时响起:“东北角左手边的墙缝里,窗台上右边起第二盆花下边,大门正对的那排天花板数过来第五块,差不多就这些了。”

    李恪民一脸急色,对着空气说道:“别差不多呀!到底还有没有?”李东对此非常疑惑,但身为警卫人员的他并没有把疑问宣之于口。

    “没了!叫你的警卫都拆了吧!”合成音淡淡道。

    李恪民心中惊疑不定,却无可奈何,冲李东道:“照做!”

    李东赶紧按方位索骥,扯出了几枚大小不一的窃听装置。

    看着李东交回来的这些个小玩意,李恪民的脸色非但没好转,反而更阴沉了。

    “东子,今天这事不要传出去,听见了吗?”

    李东微微一怔,答道:“诶,三叔公,我省得!”说完,他找了张锡箔纸把那几枚窃听器包了,就想拿出去销毁。

    “慢着,那包东西就留在我这里,忙你的去吧!”李恪民挥手道。

    李东连忙躬身退了出去。百书屋全文字无广告

    “mr.x,现在可以说说你的来意了吧?”

    “你还是把古涛、刁和平、陈秉清这些人都叫来,我好一次过说清楚,省得麻烦!”合成音道。

    李恪民皱眉道:“有这个必要吗?”

    “很有必要!”

    李恪民略一迟疑,拿起专线,给三人打了过去。

    半小时后,人到齐了。

    等旁人统统退出办公室后,陈秉清笑道:“恪民啊,大老远把我叫来,到底啥事啊?”

    “就是,快点说,我那儿还忙着呢!”刁和平也附和道。

    李恪民两手一摊,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x先生,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x先生?

    古涛等人面面相觑,心中疑惑不已。

    几秒后,十几秒后,合成音都没有回应,倒是李恪民电脑显示屏上的“x”倏然消失,切换成了有声有色的枪战大片。

    就坐在电脑前的李恪民愕然无语,他以为自己被mr.x耍了。

    古、刁、陈三个老家伙凑过来扫了一眼,也有点傻。

    “老李啊,你叫我们过来,不会是就想让咱看这个吧?”刁和平说话的口气多少有点不痛快。

    恰在此时,电脑里的话外音响起:“这里是马菲国达沃市,该市局级以上要员已被叛军屠戮一空,现在政府军和叛军已展开了新一轮交火,政府军正在全面突击叛军在市政厅外围的五百米封锁线……”

    电脑画面是空中俯拍,镜头几乎都快顶到两军的脑门上了,整个场景清晰无比,到处都是硝烟弥漫,枪火横飞,简直比米国大片还大片。

    “这、这不会是电脑合成出来的吧?”刁和平疑道。

    “当然不是!这就是达沃市的实拍画面!”合成音突然响起,吓了刁和平几人一跳。

    随即,几位大佬相互对视一眼,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正想发问,电脑画面开始切换。

    “这里是马菲的宿务,宿务市市长拉玛已被暗杀,其他各级官……”画面上炮火纷飞硝烟四起,情况简直比达沃还惨。

    不到两分钟,画面又是一改。

    “这里是马菲国奎松市……”入眼是满目的疮痍,入耳是零星的枪声。

    一分钟后,屏幕上再次转了画面。

    “这里是马菲首都美尼拉,马菲总统阿吉洛在几小时前暴毙……”画面中的城市到处都在交火,而且炮声也是不断。

    最后,整个画面就固定在了美尼拉上空,话外音响起:“目前整个马菲都打成了一锅粥,不过外界暂时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四位大佬盯着显示屏多少有点傻眼,李恪民更是跳起来道:“x先生,你说外界暂时不知这消息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的意思喽!”合成音满不在乎道。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陈秉清插言追问。

    “我想知道就能知道,别人能阻止得了我吗?”合成音傲然道。

    陈秉清听到这尿性的话气就不打一处来,正想驳斥,李恪民却道:“老陈,他是mr.x,在网络上他就是万能的代名词!”

    “嘎……”

    古、刁、陈仨大佬差点没惊掉下巴。

    隔了几秒,古涛最先反应过来,道:“x先生,这消息别国政府真不知道。”

    “当然!”

    “可据我所知,近几年马菲国内的政局还是比较稳定的,怎么一夜之间就钻出了恁多叛军呢?”古涛又问。

    “这我怎么知道?我只是受人所托,给你们传个消息罢了。”合成音道。

    陈秉清这时也回过神来,急忙追问道:“谁?你受谁所托?”

    合成音没有正面回答,显示屏上的画面镜头却由远景缩近。很快,画面的天空中出现了一个黑点,渐变渐大,成了个人形。

    “怎么我觉得这人的体型好像在哪儿见过?”刁和平捏着下巴道。

    镜头再度拉近,到了那人脸前,赫然是……

    “金宇星!”

    四位大佬异口同声地叫了出来。

    “喔?原来你们都认识我这个网友,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回见!”

    “请等一下,x先生!”刁和平喝道。

    “还有事?”

    “既然你和宇星是朋友,不如像他那样,为国……”

    合成音阻止道:“刁先生,我想澄清一点,我跟金宇星只是网友,而非朋友,不过他眼下做的事很对我胃口,所以我才出手帮他点小忙,至于为人民服务,我现在已经在做了,不是吗?”

    几位大佬默然无语。

    “对了,刚才那些片段我已经压缩成视频文件都存在了李先生的电脑里,之前李先生叫破我名字,恐怕外面现在不少人都知道了,所以我得暂避一段时间……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合成音说完这句,彻底沉默了下去。

    大佬们等了一阵,又喊了几声,见mr.x不再有回应,这才罢休。

    “恪民,mr.x最后那句话‘叫破他名字,外面都知道’,这啥意思啊?”陈秉清不解道。

    李恪民没多做解释,只是把那包锡箔纸包着的窃听器抛了过去:“答案就在这里面。”

    陈秉清手忙脚乱地接住,边打开边念叨:“这到底是啥玩意啊?呃……”

    听到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古涛和刁和平都好奇的看了过来。

    陈秉清把窃听器向他俩展示了一下,再用锡箔纸包好,这才道:“看来整个中南海都该大扫除了。”

    古刁二人面面相觑,惊异非常。

    “那关于马菲的事儿,咱们怎么办?”李恪民问道。

    刁和平正想发表意见,古涛朝各人摆摆手,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带头出了门。

    三位大佬随即跟上,缀在古涛屁股后头,七弯八拐来到了花园的湖心亭里。

    这处一目了然,什么电路都没有,隔远了又都是警卫,因此古涛才敢放心说话。

    “那mr.x虽然走了,可他既然能通过恪民的电脑和咱们对答,咱就不能不提防着点儿!”古涛随口解释道。等众人围着石桌坐了,他又道:“马菲那边的事咱们可以通过秘密渠道查一查,如果是假的,咱们就干嘛干嘛,如果是真的,那咱们就得捞点便宜了……至不济也不能让马菲政府中还有那么多支持米国佬的官员存在。老陈,这事就交给你去办!”

    “这恐怕不成!”陈秉清摇头道,“刚mr.x不是说了嘛,其他国家都不晓得马菲在内讧,我想应该是他这个‘网络万能’在中间捣了鬼,所以电话联络或是网路联络恐怕都行不通,我们只有派信得过的人过海去联系那边的暗子和亲我们的人。”

    “你的意思是派夏老或者寒老过去?”古涛道。

    “对!”

    “我不这么看!”刁和平持反对意见,“如老陈所说,既然x先生能阻止别国得到消息,又把这事儿通知了我们,那么我们的秘密联络方式未必不在他的监控之内,也就是说,不管我们电联也好,网络联系也好,都是很有可能接通马菲那边的。”

    !@#

    百书屋(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