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6 叫天天不应!
    “绝对错不了。”玉琴肯定道,“根据影像里的相貌,我发现他们都属于一个叫魑网的组织。”

    “魑网?”宇星再次愕然。

    “是的。”

    迟疑了一下,宇星吩咐道:“那个顺鸿贸易公司暂时别动,稍微钓一钓,跟一根,先集中火力搞古廉庆。”

    “boss您放心好了,古廉庆这家伙收的钱过千万……”玉琴坏笑道。“明天中午12点以前,我一定会让他天下皆知。”

    “不要太过火了。”宇星提醒道。

    “我知道。”玉琴道,“诶,对了boss,廖亦啬和汪大海没什么价值了,你看我是不是可以把他们干掉?”

    宇星撇嘴道:“两个小角色而已,把你那劳什子暗杀追踪器收回来就成,别搞那么多事。”

    “ok,没问题。”

    挂上电话,宇星口含星辰之晶,一觉睡到大天亮。

    面对着不太给力的一百几十点数值的增长,宇星知道,他是时候换回“碎星炼体”修炼法了。

    刚洗漱完,在杵在电脑前看新闻的曹东林又嚷开了:“靠!这些有钱人真是不把钱当钱看。”

    本来在这个时候,一般肖涅都会跳出来,问一句:“又怎么了?”

    可惜昨晚肖老幺没落屋,自然也就没人问这话。

    宇星洗漱完,老半天才插了一句:“老二,吵吵什么呢?有大新闻?”

    “可不!有个在校大学生向希望工程捐了几个亿东林道,“不过奇怪的是,他居然是通过香港红十字会捐的款。”

    宇星心中一动,扫了眼地电脑屏幕上的新闻。心知吴大亨和柳淼琛已经兑现了承诺,随口道:“人家匿名捐款辗转几道很正常嘛!”

    曹东林摸着下巴,yy道:“这捐款的大学生也太有钱了,怎么他就不公布姓名捏?要是男的,我就跟他拜把子;要是女的,我就娶了她……”

    宇星心头直泛恶心。无语道:“老二,你这不劳而获的思想也太严重了吧?”说完,也不等老大带早餐回来,夹起书便出了门。

    曹东林在后边喊道:“哎哎哎,老三。你别走啊,我还有一个大贪官的新闻没跟你唠呢!”

    上课之前,翟信龙拿着一大叠传单样的单页发了。到堂的同学人手一张,宇星也不例外。单页上没别的,就是学校明后几天关于清明节放假的安排。

    宇星马上给巧玲去了条短信:“明天去扫墓。”

    巧玲很快回复道:“好!骑你送的自行车去。”

    中午刚下课。玉琴的电话就来了:“bo,”

    “上什么网?”宇星不满道,“肚子正空,得吃饭!”

    玉琴那头的兴奋劲儿立刻就下去了老大一截,道:“我就是想告诉你古廉庆现在有多火嘛!”

    “他再火再出名,上头不成立专案组查他。那都没用。”宇星道。

    “放心boss,我已经收到风。监察部还有督察那边一大早就专门开了关于古廉庆的讨论会,想必专案组不远矣!”

    “那就好!”宇星应了一句。挂断了电话。

    饭刚吃到一半,电话又响了,是龙鸣的号码。

    “喂,龙叔,有事?”

    “宇星,知道你忙,不是大事我又怎么敢打给你呢!”龙鸣调侃道。

    “瞧你说的,啥事儿啊?”

    龙鸣神秘兮兮道:“电话里不方便说,你来本部就知道了。”

    “这么秘密?好事还是坏事啊?”

    “好事!抓紧过来。”叮嘱完,龙鸣就收了线。

    宇星忙又胡乱扒了几口饭,匆匆去了车库,开着恩佐风风火火地赶到总参。

    龙鸣仿佛计算好了,宇星的车刚到大门口,他便从大楼里走了出来。

    跳上车,龙鸣一挥手道:“开车!”

    正打算下车的宇星诧异道:“去哪儿?”

    “别多问,按我指的路开就对了。”

    古廉庆简直快气疯了。昨晚儿子古豪被市局的人带走,他亲自跑去市局要人,却毫无回音。直到刚刚,几乎快磨破嘴皮子的他才领了儿子从市局出来。

    吃过饭,回到办公室,古廉庆屁股都还没坐热,就有手底下的人帮他点开了一个说他三道他四的网页新闻。可还没来得及看,一群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就拿着纸箱闯了进来,从他的办公室里装走大批大批的文件。

    这些人好像石块一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有条不紊地把各种文件装箱。古廉庆不是没想过阻止他们,可为首的胖子把证一亮,冷冷道:“古廉庆,你暂时不被允许离开办公室,也不允许与外界联系,等一下自会有人过来问你话。”

    古廉庆一下懵了,这算什么?算双规吗?

    头有些晕,古廉庆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上面又唱的是哪一出,但他知道这次可能有麻烦了,而且麻烦大了。

    无意间,他扫到了电脑屏幕上,网页里那一条条触目惊心却又无比熟悉的数据令古廉庆意识到有人要搞他。

    当下,再也顾不得带头胖子不许他跟外界联系的警告,古廉庆飞快拿出手机,换了张sim卡,拨通了几个久未联系的号码。

    这些年,在古老的引荐下,他正厅级副部级的高官接触了许多,更有几个权柄甚重的部级高官与他过从甚密,而且在高层很能说得上话。

    谁知道电话打过去,开始的时候一个二个还都乐呵呵地跟古廉庆寒暄,但一听说监察部有人查他,对方马上就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也都意识到坊间的闲言蜚语并非空血来风,接着人家就换了口风,随便应付几句之后,就像避瘟神般挂了电话。

    无奈之下,古廉庆只好拨通了财政部常务副部长向以存的电话。向以存这个常副正是古老在离休前向中组部大力推荐的,所以一般有什么事,向以存都会替古廉庆说说话。

    电话那头,向以存听到古廉庆的声音,亲切地回应道:“廉庆,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不会是网上那些胡言困扰到你了吧?”

    古廉庆顾不上客套,着急道:“我这边出了点状况,不知道为什么监察部来了人查我。”

    “查你?谁在查你?”向以存话里渐渐没了笑意。

    古廉庆心焦下,也没注意向以存的语气,直言不讳道:“对方是经济监督司下面的一个副司长,姓兰,叫兰……”

    向以存随即沉默了下去,隔了几秒就呵呵笑道:“廉庆啊,正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监察部的人来查你,只要你没做过,还怕他们查嘛!你的生活作风一惯朴素,在这一点上,我还是相信你的嘛!”

    古廉庆愣了下,怎么感觉向以存的话有点不对劲儿。

    “廉庆啊,这样,我帮你问问,你也不用急,老党员这点觉悟还能没有嘛?等等,我有个电话进来,你的事我上心了,挂先……”

    说着那边就收了线,古廉庆愣了好一阵,才明白到向以存是在搪塞他。望着窗外有些阴沉的天空,他倏然明白到什么叫“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东城分局后巷某栋民宅内。

    “兰司,姓古的跟向部长通了电话,这、咱们要不要跟一跟。”

    拥有多年工作经验的兰胖子摆摆手道:“放一放,先放一放,我们先把古廉庆的问题搞清楚再说。”

    恩佐在山前的门岗就被扣下了。

    龙鸣领着宇星在老林子里转悠了半天,终于,宇星话带三分火道:“龙叔,这都走了两公里多了,到底去哪儿?”

    “别着急,马上就到了。”龙鸣淡笑道,“看见没,过了前面那个山坳就到了。”

    事实上也确如龙叔所说,过了山坳宇星就见到了一个巨大的铁闸门。

    “这是?”

    “907地下研究所。”龙鸣解释道,“今天我和你来这里是为了验收装备的。”

    “装备?谁的装备?”

    “你、我,我们一组的装备。”龙鸣道。

    “呃……不会是枪吧?”宇星翻着白眼道。在他看来,火器一路并不会给他们这些异能者带来太大的帮助。

    龙鸣哂道:“这都什么时代了,还用枪?”

    “那装备到底是?”

    龙鸣得瑟地挤了挤眼,道:“等一下你就知道了。”说着,拿出通讯器,调到了特殊频道:“我们到了,开门!”

    没几秒,铁闸门开始发出轰鸣声,艰难地向两旁滑开。

    黑漆漆的巨大门洞仿佛远古洪荒的噬人凶兽张开了血盆大口。

    龙鸣一挥手,当先而行道:“走吧,进去!”

    进入门洞后,兴许是地下研究所的人知道龙鸣和宇星是什么样的,连指示灯都没给一盏,就让两人摸着黑前行。

    本就不忿的宇星自然是一路走一路牢骚。终于,到了升降机前,龙鸣对过虹膜和掌纹以后,升降机门哗啦啦地向一边滑开。

    两人站进去,关上门,龙鸣摁下“cm”按钮,经过长达五分钟的垂直降落,升降机终于停了下来。

    离开升降机后,是一段灯光晦暗的走廊。走廊尽头,又是对虹膜、掌纹以及声纹的核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