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3 小菜一碟!
    “出去就出去了呗!”宇星满不在乎道,“难不成苏学姐交了老大这男朋友,就不许她跟别的男人出去了啊?”

    “不是!”曹东林道,“老三你听我说,其实我和老大在东门外吃晚饭时就碰见了苏雪,当时我们俩还想凑趣跟苏雪她们一块去。谁知苏雪就出了那道笑话考我们,说猜不到不许跟来。”

    宇星若有所思,道:“就两人吗?苏雪和一男的?”

    “还有另外两个女的,看着像苏雪的同学。”曹东林道。

    宇星恍然大悟道:“靠!原来你俩是想把妹来着。”

    章羿赶紧澄清道:“老三,我可没这意思,就是担心苏雪被那男的给撬了。”

    “那这事儿跟我有什么关系?”宇星不愉道。

    “本来是没有的。”章羿嘿嘿笑道,“可你猜到了苏雪的那个笑话,这关系就大了。”

    “怎么说?”

    “这个嘛……”章羿说话开始卡壳。

    曹东林忙接过话茬道:“老三,其实是这样的,苏雪并没有告诉我们她们去哪儿了,不过她说,猜到笑话就能知道去处……”

    “那你们现在知道她们去什么地方了?”宇星诧异道。

    章羿点点头,道:“听了你给的笑话答案,刚刚猜到。”

    “喔!?说说!”

    “最近东城那边新开了一家迪吧,叫‘锵锵’,想必苏雪她们去那儿了。”

    宇星好笑道:“姜姜跟锵锵不是很像嘛!你们早就应该猜到的。”

    “这不苏雪多给了把钝刀,把我们给忽悠了不是吗?”曹东林道,“所以老三你就不能不跟我们走一趟了。”

    “为啥?”

    “目前看来,苏雪给我和老二猜的笑话就是一脑筋急转弯。”章羿道。“按脑筋急转弯的规律来看,我和老二这么久都没找去地方,就是没猜到答案,而且是卡死在思维里的那类型……等下去了锵锵迪吧,要是苏雪问起来,没你在。我俩就不好解释了。”

    “靠!”宇星恍然道,“搞了半天你们两个原来是打算拿我去顶缸。”

    “没有没有没有,绝对没这意思!”曹东林连连摇手道,“我们最多就拿你当一宝押上,不是不是。说错了,不是宝,是保险,有你跟去,我和老大胆气就足多了。”

    看着曹东林一副讨好卖乖章羿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宇星琢磨了一下。点头道:“那行,我也去。”

    “好咧,那我去拿车……”曹东林忙不迭道。

    宇星道:“算了,还是开我的车去吧,你们俩去路口等。”

    “好嘞!”章羿应了一声,扯着曹东林就出楼而去。

    锵锵迪吧虽然才开不久。但在东城这块已经打出了名号,短时间内就聚集了不少人气。听说迪吧老板在京城的背景很深。整间迪吧的品味也高,因此不少富x代官x代都来这地儿嗨皮。许多二三线歌手也纷纷来此驻台,希望在此能搏到点关系。

    愚人节刚过没几天,锵锵迪吧今晚的主题仍是愚人节摇滚,据说是通宵,在闪烁的巨型霓虹下,大门口挂着的巨型横幅上,赫然写着“愚人节狂欢”五个大字。

    迈巴赫缓缓停下,章曹二人下了车,就站在迪吧门口等,宇星泊好车过来,三人这才一块进了迪吧。

    刚一进门就有穿得很暴露的女侍应迎上来,亲切带路。

    吧外火树银花,吧内幽暗喧嚣。一张张台子上,一盏盏小小的烛灯弱弱亮着,稀稀拉拉围了几桌吧客,朦朦胧胧,都看不清对方的脸。

    舞台边的休息椅上,摇滚乐团的歌手有的在补妆,有的在说笑,等待着早场演出。

    确实是早场。宇星三人到时还不到八点,对于灯红酒绿的夜生活来说,连刚刚开始都算不上。

    昏暗的灯光下,章羿曹东林伸直了脖子扫视,也没看到苏雪,倒是宇星随便一瞟,就发现了角落里三女一男的台子上有一人正是苏雪。

    “先生,你们想坐哪儿?”女侍应柔声问。

    宇星随便一指,道:“就那儿吧!”他自然不会和苏雪她们坐一起,要了邻桌的小台,向章曹二人打了个手势,不声不响地坐了下来。

    “请问几位要喝点什么?”女侍应再次征求宇星的意见。在她眼里,除了宇星处事稍微成熟点外,另两人简直就像学生,青涩得够可以。

    宇星仿佛心中早就定计,连酒单都没看,竖起三根指头,道:“三杯苏打水加冰。”说完,从怀里摸出张红票递给了女侍应。

    女侍应微愕道:“先生,我们这儿是过后才买单。”

    “我知道!”宇星淡淡道,“这是小费。”

    女侍应忙尴尬地接了,落荒而逃。

    “老三,一百块小费,要不要这么浪费啊?”曹东林小声道。

    宇星哂道:“出来玩嘛,开心就好!钱多钱少没多大关系。”

    倒是章羿一多半的注意力在苏雪身上,小心翼翼地问道:“老三,要不我们现在就过去跟苏雪打个招呼?”

    “用得着嘛!”宇星摆手道,“反正人都在这儿了,先观察观察。”

    三人正说着话,刚得了宇星一百块小费的女侍应就端着苏打水回来了。

    “这么快?”曹东林诧异,转瞬明白到这恐怕就是那一百块小费的威力。

    摆好苏打水,女侍应做了个手势,道:“三位请慢用!”又对宇星抛了个媚眼道,“先生,有事你就叫我,我叫朱迪,服务生号码一一八!”

    宇星没说什么,风轻云淡地挥了挥手,朱迪忙微微鞠躬,退开,忙去了。

    “老三,行啊!”章羿大力拍着宇星的肩膀道,“这么一会,人就差点对你投怀送抱了。”

    宇星呡了口苏打水,道:“投怀送抱不至于,这只是拜金吧女的条件反射罢了。”

    “倒也是,环境磨砺人呐!”曹东林叹道。

    八点整,迪吧早场开始了。

    吧内灯光闪烁,人们的面孔时明时暗,时远时近。猛然间,没有开场白,没有前奏,一通急促的打击乐瞬间盖过一切嘈杂,吸引了全场人的注意力,尖叫声此起彼伏。

    摇滚乐队架势十足,男主唱披头散发,很有点朋克牛仔的味儿,双手捂着话筒,带着穿透力的沧桑男音唱起了beyond的《不再犹豫》。

    客人们大声叫好,甚至有人凑到演唱台下的舞池里开始扭摆起来。这是驻台歌手最喜欢的气氛,他们就怕吧内死气沉沉,客人各玩各的。

    等《不再犹豫》唱完,台上换过了另一支摇滚乐队,全是帅哥靓女,表演的也是劲歌辣舞。其中一名伴舞的女孩更是穿得极为暴露,超短裙下臀肉都能见半,一双雪白的长腿做着各种暧昧的姿势,吧内的气氛瞬间被点燃,客人都大声尖叫起来,口哨声不绝于耳。

    不少人更是凑到舞池里,疯狂地摇摆起来,甚至章羿和曹东林也想上去凑热闹,见宇星一动没动,他们这才讪讪作罢。

    曹东林见宇星面无表情,正想凑拢解释几句,却发现宇星微微皱起了眉头。

    “老三,怎么了?”曹东林边问边顺着宇星的目光瞧到了苏雪她们那一桌。

    三个穿得人模狗样脸上却痞气十足的人凑到了台子前,明显是想和苏雪几女搭讪。

    “怎么了?”章羿也看向了苏雪那边。

    只听“嘭”地一声,尖叫声中,就见苏雪拿着碎裂的酒瓶指着头前一个高帅痞的碎发男大骂,碎发男抹掉眼角的酒水,晃悠悠地杵在原地。他的两个跟班立马不干了,骂骂骂咧咧地就想去扯苏雪的头发。

    苏雪的那俩女伴尖叫着往旁边缩,最要命的是跟苏雪同桌的那男的也是如此。

    “艹!”老大这边立刻爆了,一下跨过台子间的隔栏,抄起邻桌的酒瓶就奔苏雪那桌去了。

    宇星也站了起来,道:“老二,报警,我过去看看!”

    那边跟班之一刚拍掉苏雪手里的碎酒瓶,抓到她的头发,正想使力,章羿就已双目赤红的冲了过来。

    “哐!哐!”

    章羿一手一个酒瓶,两下狠的,正砸在俩跟班的后脑门上。

    俩跟班还没反应过来是咋回事,便已捂住脑袋软了下去。

    苏雪见到这幕也一下愣了。

    碎发男把一切瞧在眼里,并没有太动怒,拿着手帕在脸上还有酒水的地方擦了擦,一脸屑笑道:“哼哼,苏雪呀苏雪,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很好,这事我会同你父母算的。”说完,他拿出手机很随意地拨了个号:“我在‘锵锵’出事了,过来接我。”

    章羿看不得碎发男的吊样,一把抓住他的领脖道:“小子,你知不知道在跟谁说话?马上跟苏雪道歉,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

    “你他妈又是哪棵葱?你又知不知道在跟谁说话?”碎发男丝毫不惧满脸狰狞的老大,仿佛更不怕老大施暴。

    章羿额上青筋冒起,拳头就欲砸下。

    宇星走过来,以淡漠的口吻道:“老大,放了他吧!跟这种小朋友玩没意思,想必他父母就是他的倚仗,只要玩死了他父母,一切迎刃而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