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0 机场偶遇!
    三点其头,深以为然。

    不过,章羿仍有个小小的疑问,道:“老三,这米国的航母不少,要是都开来,咱国家那一艘二手航母怕是盯不住吧?”

    没等宇星答话,曹东林就显摆道:“老大,体育,你是内行,但关于米国的战略问题,你可能就不太懂了……别看米国航母十多艘,可它号称‘世界警察’,世界警察知道是什么吗?那就是它要维护的地界和利益海了去了。要是米国部署在其他海域的航母一动,我保证那些沿海国家都会蠢蠢欲动,而且米国还将面临与咱们全面开战的极大可能性!”

    “二哥这话在理!”肖涅赞同道,“区域战争、局部战争米国可能不在乎,但要是两个核大国一旦头对头胸对胸的正面碰撞,那后果可是相当严重啊!”

    曹东林说风就是雨般嚷道:“核大战啊!”

    章羿有些天真道:“不会互丢核弹那么严重吧?”

    “很有可能啊!”宇星道,“不过,中国核武使用的原则是,在遭受核攻击后立即对敌方实施后发制人的反击,并以有效的核报复手段慑止可能发生的核战争。”

    “先礼后兵!?”章羿一愕,“这他妈臭规矩太要不得了。咱就该先扔他吗的!”

    宇星苦笑道:“老大,我看你是典型的巴不得地球毁灭的主。米国有核弹头两千多万颗,俄国与它对等,咱们国家的核弹头数量是这两国总和的二十分之一,也就是两百万颗出头,但就是这两百万颗,就能把地球上的陆地犁一遍了。要是真到了乱丢盐茶蛋的程度,你、你、你,还有我,没一个能跑了……呃、刚我还说错了一个地方,那就是…地球不会毁,人类倒是会灭!”

    谁知三人全然不在乎这个,章羿还傻傻地问道:“老三,你说,咱们国家的洲际导弹能够到米国本土吗?”

    曹东林马上叫道:“老大,你太孤陋寡闻了,早几年就能够到北美任何一座城市了。”

    “df-5洲际弹道导弹,射程12000km;df-5a洲际弹道导弹,射程15000km;df-41洲际弹道导弹,射程14000km;风暴ii型洲际弹道导弹,射程16000km…不过这些东西,轻易不会动用……”宇星爆料道,“总之呢,核战一旦爆发,咱们国家的盐茶蛋能飞到世界上任何一个有人存在的地方。”

    章羿喜道:“太好了!找茬***米国佬!”

    宇星瞬间无语,咳嗽一声道:“喂喂…咱们现在在议论黄岩岛事件好不好?”

    “我们也在说这个呀,只不过是延伸和展望一下罢了。”曹东林不无恶意道,“马菲猴子那地界太小了,要我说,直接上盐茶蛋,丢个十来枚,也就把他们给平了,谅米国也不敢把咱怎么着……”

    宇星听到这儿,真是无话可说了,直接往嘴里塞了个包子,嘟嚷道:“得,时间差不多了,我还要参赛呢?老幺,你好像也报了名吧?”

    “对对对…计算机比赛,差点儿把这茬给忘了。”肖涅道,“三哥,走走走!”

    说完,两人各拣了俩包子,边吃边出了105。

    “靠!这俩吃货,得,我也去上课了。”曹东林也拿了俩大包,冲出了寝室。

    章羿走到桌前一瞧,骂道:“我了个去,没啦!?”

    大教室门口,翟信龙远远地看到了宇星:“嘿,这边!”

    宇星忙从人流中挤了过去,道:“准考证呢?”

    “拿着。”翟信龙递过准考证道,“你怎么才来?有把握吗?”

    宇星哂道:“没开考之前,这谁说得准呐!”

    翟信龙道:“总之你悠着点,杨导挺在意这事儿的。”

    “她在不在意关我屁事儿!”宇星翻了个白眼道。

    翟信龙诧异道:“咦!?宇星,去了趟考古,貌似你性格有些变啊?”

    宇星当即想到了法老王,警惕道:“我哪儿变了?”

    “没什么,就是说话更自我了!”翟信龙道,“反正考试你尽量往好了考,没坏处!”

    “了然!”宇星点头道,“对了,这比赛你不参加?”

    “我最多能过个笔试,前八肯定没我份。”翟信龙道,“我想我还是别凑这热闹了,免得档案上记一笔,献丑不如藏拙嘛!”

    “得,那我先进去了。”

    说完,宇星随着人流进了大教室。

    教室里人不少,好几百号人,闹哄哄的。

    据说这还只是第一考室,相同的考室还有两间,三间考室的考生数量差不多齐。肖涅就没跟宇星一个考室。

    实际上,各个院系对这校际计算机比赛感兴趣又报了名的学生大概在一千三左右,可谓是海量。这还只是京大一家,其他的像水木啊,交大啊,***啊,科大啊,这些院校报名参赛也很多。所以要想杀入复赛,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

    因为考室较大,考场里一共有六名监考老师。等人差不多到齐,老师们开始漫不经心地查看准考证,不过也都只是随便望一眼而已,并不怎么确认。理由很简单,无论是否代考,过了初赛之后,复赛那都是当场作答论述题和项目题,题目较第一轮难度陡增,真要有那实力夺魁的,怕也不甘于帮人代考吧!

    检查完准考证后,一个中年女老师走上讲台道:“相信大家都清楚考场纪律,我就不重复了,一旦被发现,处分肯定跑不了,而且期末考他将会是老师的重点关注对象……现在开始发卷,铃声过后就可以开始答题了!”

    很快,卷子开始从头排往下传,宇星接过前桌传下来的卷子,把剩下的递到后面。初试的卷子一共有四大张,两面都是题目,密密麻麻的,题量巨多。

    宇星拿着卷子大概浏览了一遍,虽然题目涉及的知识面很广,的确有些难度,但对他来说并不是太大的问题。

    对宇星来说不成问题,可对教室里大多数考生来讲,问题却不是一般的大。初赛的目的就是为了刷掉那些水平不够线又想浑水摸鱼的学生,所以考试题目跟普通的考试完全不同。

    一般的考试,题目分了很多档次,容易的、高难的,这样可以让老师很容易区分出学生掌握知识的程度,可这种竞赛不同,只要水平高的,因此试题中很少选择题,几乎去掉了运气的成分。

    “呤呤呤……”

    开考铃声响起,中年女老师宣布道:“时间为两小时,现在可以开始答题了!”

    台下随即传来沙沙声,考生们开始埋头苦写。

    宇星健笔如飞,所有题目几乎没有停滞,一路行云流水般答了下来。不知不觉,二十多分钟过去了,宇星已经答到了第四张卷子的背面。

    一阵椅子声传来,时间刚过半小时,就已经有人站起来交卷了。这种竞赛跟高考不同,没什么硬性规定,开考半小时后就可以交卷。

    这么快?

    宇星不得不佩服,天下之大,总有些人是出类拔萃的。

    接下来,在宇星答完最后一道大题前,又有二十多个考生陆续交卷。

    宇星摇摇头,埋头奋笔疾书,终于赶在第三十位交了卷。

    在台上主持大局的中年女老师望着宇星离去的背影,摇头叹道:“唉,前面这些个学生,不是白卷就是乱填的答案,真是…还不如不来!”

    宇星从考室出来,直接打车去了银行,他得先去补卡,然后再到机场去把威航开回来,所以就没有开车。

    到了银行,宇星到了接待处领号。

    “先生,请问您办你什么业务?”前台的接待小姐笑问道。

    宇星道:“我卡丢了(其实是斯克升s给毁了),想要挂失,顺便补一张!”

    “哪种类型的卡?”接待小姐又问。

    “没太注意,忘了,不过卡号我还记得。”

    “请说一下您的卡号,我帮您查一下。”

    宇星马上说了。

    结果很快出来,接待小姐变成了扑克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道:“先生,你这张是普卡,这是你的号,去那边等着吧!”

    “是普卡吗?”宇星自语道。之前的卡类他还真没太在意,因为自打第一次办卡时从银行取了四十万现款后,宇星就再没用过那张卡,一直扔在戒指里。

    “那你这电脑上能查卡里的余额吗?”宇星又问。

    “…能,不过先生你查余额干什么?”接待小姐脸上显出了不耐烦,顺手把鼠标点上边框条,用滚轮向下拉。其实页面最下方就有卡账余额。

    宇星道:“我就是想确定一下余额。”

    可是接待小姐的脸上却出现了惊愕的神色。

    没错,震惊加愕然!

    因为卡里的余额赫然有个、十、百、千…三千两百多万!

    接待小姐马上换了一副笑容可掬地笑容,柔声道:“先生,那请您说一下您的身份证号码,我好帮您查一下余额!”她这是没话找话说。

    “哦,好的!”宇星忙说了自己的身份证号。

    接下来的事自然是一派和谐,银行经理很快现身,亲自请了宇星进***室奉茶。

    一切飞快办妥,不过等宇星离开银行时,他卡里却少了好几百万——挂失的钱。

    从法老墓里得了那许多黄金,宇星也就没太计较这些钱。毕竟这一失一得之间,还是有关联的。

    随便在街边吃了点,下午一点多,宇星就赶到了机场车库。

    “金宇星!”

    刚想取车,他就被一个熟悉的女声叫住了。

    是靳欣兰!

    “咦!?兰姐,你这是要赶着去国外?”

    “不是,我刚回国,也来取车。”靳欣兰双眼隐隐有些红肿,“小妍出事了,你不知道吗?”

    “林妍?她不是在师大读书吗?”宇星诧异道,“她会出什么事…该不会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