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6 比一下!
    枪!?

    展总一下有些懵。

    枪,他们保安公司当然有不过,那些都是猎枪和散弹枪,特别是那些散弹枪,都是自制的,这种东西用来唬人还可以,但真正的杀伤力跟战场上的武器根本没法比。

    最最主要的是,这些枪都是非法的。

    “枪,我们当然有,不过……”“不过什么?”宇星玩味道。

    “不过,这位金先生,您看这里人这么多,比枪的话怕是容易伤人吧!”展宏的一个助理自以为机灵道。

    展宏心下更是暗恨,要是错开半年,他还在道上混,非得把眼前这个添堵的小子(宇星)剁碎了喂狗不可。

    台下那群黑衣保安同样群情汹涌,一时激怕,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

    “小子,有种你给我下来,跟老子单挑!”

    “就是!这小子太他妈嚣张,我也得好好教训教训他!”

    “别拉着我,老半要跟他大战三百回合!”

    “……………”

    宇星却根本不为所动,微微摆了摆手,哂道:“吵什么吵,老子说比什么就比什么!”说着,他便从怀里摸出了7式微声手枪。

    吓一台下瞬间娄声。

    这些能进入保安公司的家伙多是以前道上的精英人物,真家伙他们都见过,宇星一掏枪,他们就知道自己遇上了硬茬。

    宇星手上的制式手枪展宏见过,他疑神疑鬼道:“金先生,莫非你是条子?”要知道,目前京内有些特警就配备了宇星手上那玩意。

    宇星摇摇头道:“我只是一个学生,其他的什么都不是,现在呢,我只是想试试贵手下的身手,否则这远去国外他们人没保护好,反倒让人给保护了这就不好了嘛!”

    “小王、李子跟我来,其他的人都各回岗位”展宏沉声道“金先生,那就移步射击训练场吧!请!”“没问题!”宇星一派轻松的模样,一回头,却发现钱名和白夏还傻傻地站在原地。

    宇星招呼道:“钱老师、白学姐,你们还呆在那儿干嘛?走啊!”

    钱名应道:“就来、就来!”可就是挪不动腿。不是他和白夏不想走,而是他俩彻底被吓怕了正搁那儿腿软呢!

    说好了是来挑保镖的,怎么变成比试了呢?你说你比就比吧搏击格斗一下也就算了,怎么就又成了比枪了呢?

    其实比格斗宇星更不怕,不过在非洲那地界,没啥大用,因为歹人一般都是拿枪说话,谁会跟你用拳头。这远去非洲,都是同校的人,宇星总得照顾一二,可这一行八九人,即使宇星再厉害也有照应不过来的时候,再说了,他还有别的事儿,所以这请人是必须的。

    但是,这人不能瞎请胡请,如果心理不过关、枪法太差那还不如不要。因此,宇星才临时决定试一下这些个人的枪法。

    只是他这样的做法,却把钱、白二人吓傻了,特别是宇星从身上掏出手枪时,更把他俩惊出了一身冷汗。

    展宏也看出了两人的不适赶紧跟手下人打了个眼色。立刻有俩机灵的上去扶住二人走,这才没耽误事儿。

    到了射击场,宇星扫了眼环境撇嘴道:“三十米的距离,只有十个靶位吗?”

    展宏道:“这已经不少了至少够比试用。”

    对于这样的说辞,宇星也不好说什么,道:“展总,你找个人,咱们比试下近距离手枪速射就可以了,其他的长火器到时候遇上再说吧!”“小王,你过来跟金先生比试一下!”展宏向一个瘦高的小年青道。

    这小年青脸型削瘦,五官分明,鹰罩一般的双眼炯炯有神。他听到展宏的招呼,立马跑了过来,手里还握着把老旧的醉式手枪,一脸不服地看着宇星。

    宇星心中不屑,嘴上却道:“咱们就从拆枪组枪开始一直到射空弹夹为止,你的总成绩除以七,我的总成绩除以二十!”“没问题,很公平!”小王道“具体多少时间?”

    “四十秒吧!超过四十秒成绩作废!”宇星道。

    小王略一犹豫,便点头应承了下来。

    展宏也认为这个方案不错,虽然四十秒的时间有点紧,但还是难不倒小王。

    钱名和白夏这时虽还有些腿软,但却比刚才好了很多。白夏不太懂宇星他们在说什么,问道:“钱老师,为什么姓王的成绩只除以七,而金宇星的成绩要除以二十呢?”

    钱名在这方面倒多少懂一些,解释道:“两者的枪不同,弹夹的装弹数量也不同。”白夏在恍然大悟的同时,也对这场比试充满了期待。

    这时,宇星叫道:“白夏、白学姐,你过来一下。”

    “什么事?”白夏不明所以地凑了过去。

    “展总,由白学姐来喊“开始”没问题吧?”宇星道。

    展宏和小王对视一眼,二人均摇了摇头,表示没意见。

    宇星又问白夏道:“你呢?学姐你有意见驯”

    白夏怯怯道:“没、没意见,不过我真的可以吗?”

    “当然!”

    得到肯定的〖答〗案,白夏当即抖擞精神,娇声喊道:“两位准备好了吗?”“好了!”小王的声音。

    “妥!”现场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展宏、他的两名助理、李子,还有钱名…都全神关注着宇星和小王手上的枪,生怕看漏了一丝细节。

    白夏掏出手机,拨好秒表,道:“各就各位,四十秒计时开始!”旋即,小王开始飞快地拆卸着64取下弹夹,卸下套筒、枪管及复进簧一系列的动作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只用时九秒,他便拆枪完毕,开始组枪。

    相反,宇星这边还没开动呢!

    看到这一幕,展宏笑了、钱名苦笑不得。

    白夏却急了,她喊道:“金宇星,你快动手啊!”宇星从容地回了一句:“不急!”

    “哼,嘴把式!”展宏哼了一句。

    边上的李子却神色凝重道:“未必!”说时迟那时快,宇星倏然动了。只见他轻巧地退出弹夹、拔出空仓挂机扳把,接着,手腕轻轻一抖,整支06马上就在他手中分解开来,所奔的零件“噼里啪啦,地落到了台子上。

    这下拆枪,眨眼的功夫都没用上。

    看到这一幕,除了正在聚精会神组枪的小王,其余的人全被镇住了。

    “枪械及弹药精通”这个技能宇星好久未用,甫一用出,还算是得心应手。

    跟着,宇星左手拿着套筒座,右手疾速地挑拣着台子上的零六零件,每个指缝都夹了一个,然后准确而又到位地依次卡装在套筒座上。

    也不见宇星的手速有多快,但仅只用了六秒钟,他便重新组好了零六,并且异常熟练地打开保险、瞄准枪靶、扣动扳机“啪!啪!啪!”

    宇星和小王的枪声同时在射击场中响起。小王一愣,立刻就有一发子弹脱了靶。

    等到两边都枪声歇止,又过了几秒,白夏才叫道:“时间到!”李子在展宏耳边悄声道:“不用看靶纸了,小王输了。”

    今天雷斌在会所里正闲极无聊,却忽有手下来报,有人在柳眉姐新开的宏图保安公司里捣乱。

    听到这个消息,雷斌马上便坐不住了。整个四九城谁不知道这道上鼎鼎大名的眉姐是由他雷斌罩着的,居然有人敢趁柳眉外出谈生意时,就把手伸到她的地盘上松土,这实在是太放肆了。

    气不打一处来的雷斌赶紧招呼了几名得力手下,往保安公司赶去。

    到了保安公司,久历世故的雷斌先进了监控室。

    “雷爷!”

    “雷爷!”

    “……………”

    见到雷斌,所有人都挺身站直,向他打招呼。

    “我听说有人拆台是吗?”“不算是!”监控室主管道。接着,他便把前因后果细细地解释了一遍。

    雷斌不满道:“。萝,就算眉姐的公司再不专业,也轮不到他一个后生来指手划脚,把之前的监控录像调出来,我倒要看看这人是谁!”

    监控室主管马上命人播放之前在办公室内的那段录像。

    一瞧之下,位子上的雷斌立刻哈哈大笑起来。

    周围的手下还以为雷斌被气疯了,赶紧关心道:“雷爷,您、您没事儿吧!”“哈哈哈哈我、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儿!”

    “那您笑什么?”一名手下问。

    雷斌拍了一下那手下的脑门,教训道:“我是笑公司里来了贵客,你们竟然都不知道好生接待,一帮蠢货!”跟着,他站起身来,一挥手道:“所有人跟我走!”

    “展总,这小王不错,我们要了!”宇星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钱名。

    钱名心中虽然不喜宇星替他做主,但仍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展宏本以为小王输了比试,宇星会看不上眼,没想到事情却峰回路转,对方竟然跟他要人了。

    于是乎,展宏坐地起价道:“你们想要小王也不是不可以,但这价钱却要贵一半……,三千一天,不二价!”

    钱名一听这话,恼道:“展总,你、你你”

    “我什么我,一分钱一分货,总之想雇小王就是这个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