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5章 偶然与必然
    薛绍听裴行俭说出“美男计”这三个字,当下就苦笑了一声,说道:“裴公,只要能打胜仗,让我出生入死都没问题。美男计,我个人不反对。但是,如果让另外一个人知道了,她可能会咆哮、会发怒!”

    裴行俭何尝不知薛绍是在说太平公主,他仍是笑眯眯的,只道:“放心,老夫还没有糊涂到那份上。此事稍后再议,先给你手下的这一群骄兵悍将们颁下告身任状再说!”

    “也好。”

    其后,裴行俭与薛绍、苏味道等人,拿着一大摞官凭告身到了三刀旅的队列之前。

    看着那一摞朱棱胶漆所制、光彩夺目的官凭告身,三刀旅的卫士们个个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对于薛绍这样的天簧贵胄、世家子弟来说,当官或许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没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但是对于三刀旅的这些出身寒微的普通卫士来说,可就是一场改变人生、甚至改变家族后代的大事了。

    这一纸任状下来,三刀旅的人就完成了从“民”到“官”的惊世转变。从此,他们将享有以往不敢企及的、崇高的社会地位、政治地位和经济待遇,他们可以理直气壮的去迎娶仕绅豪门家的千金女儿,他们的子女后代将拥有良好的仕族出身与家门背景。

    简言之,他们就像是十年寒窗苦读、一朝科举及第的仕子一样,完成了鲤鱼跃龙门的壮举。

    “承誉,你来。”裴行俭很给薛绍面子,让苏味道把那些官凭告身都交给薛绍,让薛绍来颁下这些任状。

    “多谢裴公。”

    薛绍接过了那一大摞官凭告身,面带微笑的看着手下这些兄弟,先打开了其中一份。

    “郭安!”薛绍大喝一声。

    “诺!”郭安大声应诺的站了出来。

    薛绍看了看官凭告身,又看了看郭安,笑道:“不错,本旅帅的位置,由你顶替上了——从今天起,你就是右卫勋一府越骑团第三旅旅帅!”

    “是!”郭安激动得有点发抖,声音都打颤。

    “是——什么?”薛绍大声问道。

    “誓死撼卫之!!!”

    薛绍一笑,重重的将官凭告身拍到了郭安的胸口,“它是你的了!”

    “陈元义!”

    “诺!”

    “左武卫翊府越骑团第二旅第一队队正!”

    “誓死撼卫之!”

    “崔清风!”

    “诺!”

    “左武卫勋二府骑曹参军!”

    “誓死撼卫之!”

    ……

    除了薛绍、郭元振与薛楚玉之外,三刀旅的所有卫士全被火线提拔为六到八品的军官。随着一声声的“誓死撼卫之”,官凭告身逐一发放完毕。

    裴行俭上了前来,“首先,本帅恭祝各位荣膺将官!”

    “多谢裴公!”三刀旅的卫士们很激动。

    裴行俭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你们都很不错,是大唐军队未来的脊梁与希望。本帅希望你们到了各自的军伍之中,能够继续保持与发扬三刀旅的精神。让‘誓死撼卫之’的誓言与行动,遍布大唐的所有军队!”

    “誓死撼卫之!”三刀旅的卫士们高声大喝。

    “你们还有几天的时间,可以和薛绍一同共事。”裴行俭说道,“本帅知道你们之间的兄弟感情非常的深厚。但本帅要着重提醒你们,军人一定要以服从军令为首要,不要凭感情用事。大讲武完毕之后,你们所有人都将各归各军、各行其职。到时,不得拖延、不得异议!”

    “是!”三刀旅的卫士一同应诺,声音多少显得有些悲戚。

    “老夫说完了,先行一步。”裴行俭道,“承誉,交给你了。”

    说罢裴行俭就走了。

    薛绍笑了一笑,说道:“兄弟,是一辈子的。就算三十年不见面,再聚首,仍兄弟!”

    薛绍这话一落音,好多三刀旅的卫士黯然泪下。

    “都散了,回去打点行帐。”薛绍下令,“明日清晨,照常操练!”

    “是!”

    三刀旅的人静默无声的渐渐散去。

    郭元振摇了摇头,叹息道:“还真是有点舍不得和他们分开。”

    薛楚玉淡淡的道:“你会习惯的。”

    郭元振有点恼火,“你是在倚老卖老吗?”

    “我本来就比你老。”薛楚玉笑道,“我是四年军龄的老兵了,足迹遍布河陇、皇宫和北塞。你呢?”

    郭元振直翻白眼,机智的调转了话题,“适才我听到行伍里面有人嘀咕,说‘感谢天后’——莫非这些官凭告身,都是天后下令颁发的?”

    薛绍和薛楚玉都呵呵直笑,薛绍道:“裴公临行之时,朝廷许他便宜行事之权,这其中就包括因功行赏、破格提拔五品以下将官的任命权。不过裴公历来谨慎,他虽然有了这样的权力,但针对三刀旅卫士的擢升,他还是上报朝廷请示过了。这一批崭新的、正式的官凭告身,就是朝廷给予的答复。我想这应该不是天后私下的主张,毕竟三刀旅的卫士们斩获了跳荡和降功,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这些官职,是他们应得的。”

    “那他们为何要说感谢天后?”郭元振不解。

    薛楚玉淡然一笑,“我知道,但不敢说。”

    “为何?”郭元振纳闷。

    “我怕有人说我,倚老卖老。”薛楚玉一本正经的道。

    薛绍哈哈的大笑,郭元振恼羞成怒,“有屁快放!”

    薛楚玉也笑了一阵,方才说道:“早年我从军的时候,就屡次听到军队里受勋得赏的老卒们说起‘感谢天后’这样的话。当时我也好奇,于是追问。老卒们就告诉我说,天后当上皇后之后提出了‘建言十二策’的施政纲领,推行了一些轻徭薄赋、善待士卒、息兵止战的政策。此后又推行了一个对立功卫士非常有利的国策,就是‘勋官免审’。意思就是,在阵前立功了的勋官,在回归乡野之后可以免除地方官府的盘查与核对,直接得到应有的田土、房屋和牛羊奴婢的赏赐。”

    “你一说我想起来了。”郭元振拍了拍脑门,“以往我也做过县尉,经手过这一类事件。每逢国家有战争,就有大批的卫士得勋回乡。回乡之后地方的官府衙门就要对其论功行赏,分拨土地、房屋与牛羊给他们。但是以往地方衙门对勋官有着严格的审查制度,办起事来也难免拖延与贪墨,使得很多得勋回乡的卫士在时隔七八年之后都无法领到他们应得的赏赐,时间一长甚至不了了之。因此很多老兵勋官对官府极其不满,乐于从军的人也就越来越少了。”

    薛楚玉就笑了,“看来我是班门弄斧了,忘了郭将军曾经也是做过县尉的人。”

    薛绍再度哈哈大笑,薛楚玉这分明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谁不知道郭元振在做县尉的时候跑去“混黑社会”,然后被天后拎到了长安管了几年仓库?

    “休得取笑,我早已痛改前非!”郭元振忿忿的白了薛楚玉一眼,再道:“其实我觉得,勋官免审还不至于让三刀旅的这些兄弟说出‘感谢天后’这样的话来。更重要的,或许是因为天后参政之后推行的另一项国策!”

    薛绍眉头略微一拧,“你是说,姓氏录?”

    “没错!”郭元振说道,“早年天后颁行《姓氏录》,以官员担任的官职品级,决定他的门第等级。并且天后一直都在积极主张不拘一格从寒门之中录用人才,使得许多寒门士子和军队里的普通卫士们,有了向上攀爬、改变人生的机会。就拿今天我们这些因功擢升的兄弟们来说,他们有了官职,从此也就有了门第,他们的子孙后代也就有了出身,整个家族都跟着风光起来了。”

    “这就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薛绍道,“在天后二十多年的皇后生涯中,她推行的一些施政纲领,的确给许多的寒门仕子和普通百姓带去了努力拼搏、积极向上的希望与动力。这使得大唐的朝廷与军队里人才辈出、朝气蓬勃。”

    “可是这样一来,那些顽固守旧的传统老仕族和大门阀,难免对天后颇有微辞啊!”郭元振不经意的就把这句话说出来了。

    薛绍和薛楚玉一同瞪向他。

    郭元振表情一滞,干笑道,“我倒是忘了,二位都是河东薛氏子弟……”

    “揍他!”

    薛绍大叫一声,郭元振撒腿就跑,三人乐哈哈的追打玩闹起来,像是孩童一般。

    虽然是在玩乐打闹,可是薛绍的心里突然像是灵犀一闪,有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觉悟——方才的三言两语让我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武则天在她当皇后的二十多年里,一直都在积极的培养她的“群众基础”。她的一些施政纲领,让她在广大的平民、寒门子弟和军队的普通卫士中间,赢得了很多的赞誉与拥护。

    在大唐国家的上层建筑之中,达官显贵、儒家仕大夫、尤其是李家的皇族们对于“妇人干政”的武则天一直都是非常反感的。但是武则天很聪明,她知道自己无法真正的赢得上层的支持与拥护,于是她一直致力于团结大批的民众,走的是一条群众路线!

    历来都是,得民心者得天下。

    历史上精善权术、掌握权柄的女人其实不在少数。但真正登基称帝了的女人,却只有武则天一个。

    薛绍不禁心道,历史总有它的偶然与必然。“群众路线”,这难道就是武则天最终能够走上历史舞台、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女皇的重要前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