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9章 冰山一角
    傍晚时分,晚霞如织。芙蓉园的柳林中,一片瑰丽景象。

    河东夫人萧氏,将薛绍的信件交给了太平公主。

    太平公主展信而观,看完后微然一笑将信件折好,说道:“大嫂不必担心,薛郎必能如期平安归来,听说兄长不日也将离京。他二位不在长安的这段时间里,大嫂但有任何不决之事,可尽管来找我。”

    “……”萧氏有点愕然,原本准备了一堆的安慰话语要说给太平公主听,没想到她反倒来安慰我了?夫君留我在长安,就是让我看守门户主持薛家大小事宜。如此看来,年仅十六岁的太平公主也颇有主母风范……

    “大嫂,怎么了?”太平公主拉住萧氏的手,轻声问道。

    萧氏微然一笑,双手捂住太平公主的手,说道:“二郎好福气,能娶得公主殿下这么好的妻子。这也正是薛氏之福!”

    “大嫂过誉了!”太平公主嫣然而笑,说道:“大嫂孤自一人在家,不妨多来与我走动。华阳夫人也是个有趣的人,有空我们可以一起玩双陆、赏歌舞、游湖赏景或是说些诗辞曲艺。大嫂达礼知书博学多才,我正想多多请教呢!”

    萧氏听她一口一个兄长、大嫂的叫,心里一阵暖洋洋的,欣然点头道:“公主殿下屈尊体己,臣感佩之至!”

    “别一口一个殿下和臣的,我们是一家人啊,不是么?”

    “是……”

    ……

    萧氏与太平公主在柳林中叙谈的时候,薛绍正与牛奔押着一辆驴车,往长安城外走去。

    驴车上装着满满的一车儿粟米,出城之后道路崎岖木轮经常陷进土坑里,两人时不时的要奋力推车方能顺利前行。出城不过两里,两人都已是一身大汗淋漓。

    薛绍抹了一把汗抬头看去,前前后后,都是延绵不绝的车马,车上拉的都是军粮。粮队的两旁有骑着马的军官和老兵往来监视与督促,四下里一片尘土飞扬。

    “饿死我了!”牛奔又嚷嚷了起来,“方才吃的四个馒头,这转眼又没了!”

    听他这么嘀咕,薛绍的肚子里也咕咕叫了两声。这重体力活儿干下来,还真是饿得快。

    “饿啊饿啊,什么时候开饭?”牛奔推着车子,不停的嚷嚷。

    “别叫了,别叫越饿!”薛绍没好气的骂道,“四个馒头你全吃了,还喊个屁!”

    牛奔哈哈的大笑,“白脸的,你也饿了吧?”

    “我有名字!”

    “哦,那个……承什么?”牛奔一边憨笑一边四下里放眼一看,伸手掏进军粮麻布袋里抓了一把粟米,一口包里了嘴里使劲的嚼。

    薛绍愕然,“生的你也吃?”

    “要不要来一口,不错哇!”牛奔眉飞色舞,又掏了一把。

    薛绍表情一变刚要制止他,旁边飞来一骑,一鞭子就抽到了牛奔身上。

    “大胆!”

    “你他娘干什么!”牛奔一摸后背,瞪圆了眼睛扭头就骂。

    “来人,拿下!”马上的那名骑士恼火的大喝,“偷食军粮还敢辱骂官长,活腻了!”

    牛奔这才傻了眼,原来是赵队正。

    每四十名新兵加上十名老兵编为一队,赵队正就是顶头官长。

    几名骑着马的老兵一起过来下了马,横刀一拔对着牛奔一指,牛奔当场就蔫了,乖乖的受手就擒。

    “二十记鞭笞,打!”赵队正二话不说,下了令。

    几名老兵把牛奔按倒在地,抡起军笞就开打了。牛奔捂着头叫都不敢叫一声。

    薛绍和牛奔押的这辆粮车被拉开了道旁,过往的押粮新兵看到牛奔挨揍不无骇然。

    “都给我听着!进了军队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知道——军令如山!”赵队正大声喝道:“此人偷食军粮、辱骂官长,按律当处五十军棍!念其初犯方才从轻发落。今后谁再敢犯,一概按律严惩!”

    众军士都噤若寒蝉,薛绍也没有多说什么。赵队正说的是正理,谁也无法反驳。新兵都需要“杀鸡儆猴”才能明白何谓军法,只能说牛奔这个愣子撞到了枪口上。

    赵队正训了几句话走到薛绍面前,冷冷的看着他,“你看到他偷军粮不予阻止和揭发,理当同罪!”

    “愿受罚。”薛绍知道军队里就是说一不二,初来乍道千万别天真的提什么人权,更不要妄想顶撞官长会有好结果,因此二话没说。

    赵队正反倒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念你初来不知军法,暂不予罚。进了军屯学习军法之后,不得再犯。”

    “谢赵队正。”薛绍抱拳。

    赵队正上下打量了薛绍两眼,“看你像是个体面的读书人,怎会来投了军?户籍与军籍拿来我看。”

    “在下出身小吏人家,是读过几天书。”薛绍便将承誉的户籍与新办的户籍交给了赵队正。

    “既然通文,就好好干!”赵队正看了户籍与军籍将东西还给薛绍,说道:“我会注意你的!”

    “是。”薛绍收起了东西,也没多说。

    军队里的普通卫士多半是农户、流民和奴婢这些穷苦人,识字的是真不多。也就难怪赵队正会把识字的“承誉”当成注意对象。

    牛奔吃完了二十记鞭笞,捂着屁股呲牙咧嘴的爬起来。没奈何,还是得要推车前行。

    “还好俺皮粗肉糙,从小挨惯了打,没事儿!”牛奔灰头土脸的推着车儿前行,倒是没有一点难为情,仍是嘿嘿傻笑,“白脸……哦,承那个啥,你细皮嫩肉的可别挨了鞭子,管叫你皮开肉绽!”

    “我叫承誉!”薛绍哭笑不得的喝道。

    “誉就誉吧!”牛奔仍是嘿嘿直笑,眼睛仍是盯着军粮麻布袋的缺口,直咽口水,“这粟米味道还是不错的,比糜子好吃!”

    “……”薛绍直接无语,这就是一口打不怕的活猪啊!

    稍后大队的粮草运进了右卫屯粮大营中,薛绍进营之前举目看了一眼,巨大的营盘一眼看不到头,茫茫的烟尘之中是无边的人海与车马。粮草辎重堆积如山,旗帜林立如同浪涛翻涌,所有人都在紧张的忙碌。

    薛绍现在理解《六军镜》中所说的“十兵三夫”是什么意思了。冷兵器时代没有火车皮、卡车车队与大轮船这种运输工具,三十万大军所需要的粮草与辎重要进行运输,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三十万大军出征,其中有三分之一的人要专门用来运输和保管辎重。有时,朝廷也会另外征发一部分民夫,减轻军队的运输负担。但是“劳务费”和民夫的吃喝无疑又是一笔新的开销。

    因此,这一次的北伐朝廷没有征发民夫,而是让所有的新兵来负责押运粮草。

    如今这个大营盘里,有九成的人是和薛绍一样的“新兵”。另有一成的老兵混编在其中担任军官,负责带领新兵。这些人将要押着粮草一路北行直到战争前线,也就相当于是经历了“新兵连”的艰苦历练。

    粮草押进军营之后车辆全被整齐的摆放在了一起,然后新兵们又从辎重车上卸下帐篷、棉被和炊具这些东西,在老兵的带领下学着扎帐篷和埋锅造饭。

    一火新兵先是搬运了粮草个个饿得肚子咕咕叫,现在还要忙个不停自行安顿,像个陀螺一样转了大半天就没停过片刻,好几个体弱的人都已是累得直不起腰来。

    但是手下稍稍一慢,火长的怒斥甚至是鞭子就会挥上来,容不得半分懈怠更加没人敢于偷懒和顶嘴。

    初来乍道的第一天,所有的新兵都在心里一起在叫苦。

    薛绍和牛奔被编入了同一火,两人都很强壮干事儿也很利索,比其他火的新兵进度要快多了。因此,火长的脸色也好看了一些。

    火是唐军军营里的最小编制,每火十人,相当于现代军队里的“班”。火里有八个新兵和两个老兵,老兵当然是领头的火长和副火长。这不是正式的“军官”更没有品衔可言,但他们的威严同样不容冒犯与亵渎,否则就要摊上“顶撞官长”的罪名,吃不了兜着走。

    大唐军队里的纪律非常森严,比之于官场上的勾心斗角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军队里是典型的官大一级压死人,官长的权威那是百分之百绝对的。

    顶撞官长违抗军令,那是重罪!

    非如此,无法做到“令行禁止”。

    晚饭是粟米混着糜子起煮的粥,每人再加一勺酱菜。军队里的晚饭就这样,只能吃稀的而且不能吃得太饱,否则晚上睡不安稳影响第二天的体力。

    薛绍来了大唐还真没吃过这么粗劣的饮食,但饿了吃什么都香,到最后都想把这碗从中间劈破了舔个干净。

    大家都是一身臭汗脏兮兮,想洗澡?免谈!

    水是军队里的珍贵资源,水车随军而走,水都是限量供应只供饮用。除非是高级的军官,否则行军在外半年不洗澡那太正常了。除非军队傍水驻扎,一般的军士才有机会到河里洗个澡洗一洗衣服。

    吃完了饭薛绍和其他七个新兵蛋子一起收拾好了本火的餐具等物,然后就被赶进了帐篷里,听火长说军法。所有的新兵都在心里想着一件事情——能让咱们躺下听么?

    这大半天的重体力劳动完毕了,新兵们几乎都已经站不稳。

    薛绍远比一般的新兵体能要好、适应性也更强。但他也有了一点透支之感。

    他心里清楚,行军之苦,这才揭开了冰山之一角。

    【求定阅,求票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