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父女
    古墨堂。

    赵秉夔脸沉似**,房外落雪飘飘,云如铅块,天空一片**沌,就好似他现今的心情。

    今日上午,xxxx张灯结彩,竟然是摄政王收了金妃做****儿,邀请汉城各氏族观礼,赵秉夔也在受邀行列,晚间,摄政王更要大摆宴席宴请各路豪族。

    肃王竟然神不知鬼不觉来了汉城,真是大大出乎人的意外。

    赵秉夔端着空茶杯,兀自不觉。

    那青年官员心里**叹气,就算族**父兄被金****死之际,却也没见族**这般失**落魄过,可也是,本以为大事将**,谁知道千算万算没算到xx摄政王会来汉城,以前种种部署可谓前功尽弃,现今摄政王更摆开车马为金氏作势,xx人步龘枪兵已经陆续进城,见识过xx守兵强横的战力,再想想几百甚至上千中xx队的可怖,真是令人不寒而栗。

    汉城,对于xx人来说,就如探囊取物;京畿禁军?在人**面前不过是个笑话,就算集结各道数万**锐勤王,怕也不堪一击。更别说,这勤王之师也实在师出无名了。

    北国使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偷偷溜走,看来这位大清官员却是早知道南朝的厉害,初始那强**的态度不过虚张声势。

    “院君,xx人已经派军人进宫接王上和东洋通商使臣去xx………”青年官员**心翼翼的说。

    赵秉夔**叹了口气,“传令,放行。”

    xx摄政王休息室。

    中午多饮了几杯,叶昭正惬意的躺在软榻上闭目养神,软榻前清秀的朝鲜******跪着用木槌****摄政王敲脚。

    叶昭半xx半醒之间,就觉得双足被一双柔****手轻nie,****酥酥好不**,不由得笑道:“恩,想不到你还有这**手艺。”但等**这双**手渐趋而上,**nie到了x**根,虽那种暧昧的**乃是**的不二法则,也极为惬意,叶昭却不由微微蹙眉,睁眼道:“好了,下去吧。”虽常常自嘲自己是个昏君,但总不能真的**为昏君,朝鲜的**婢**何时这般胆大,竟敢**自己。

    可这一睁眼不由得一呆,却见软榻前跪坐**自己****的却是风姿绰约的金妃,粉黛宫装,秀丽明媚,**致难言。

    “**儿的手艺可还入父王法眼?”金妃笑靥如**,媚意万千。

    叶昭不由得**咳一声,这是怎么话说的?

    虽然早前倒是听闻过袁世凯与明**王妃有染,但也不过野史传说,怕多半就是假的,可这金妃又是个什么念想?

    “恩,纤指弹香,皓腕轻纱,得你**奉,倒是神仙境界。”叶昭说着话翻身坐起,见金妃眼神有异,微微一怔,随即省起,将枕旁的墨镜拿起戴上。

    金妃听得出,摄政王虽然语气赞叹,但殊无轻浮之意,心下倒是一松。李昪虽然荒诞好**,但金妃与他却夫妻情重,现今献媚与摄政王前实属无奈,汉城暗流**,赵秉夔虎视眈眈,若无摄政王撑腰,王上或许无忧,但她却是多半难逃悲惨的命运。

    虽然**了摄政王螟蛉,但心下总有些惶惶,摄政王说过,**等价**换,可她又有什么依仗的?唯有身子而已。或许服**摄政王几晚,伺候的他舒**,才能为金**挣来最大的利益,不管怎么说,这****之情也能增进与摄政王的**密。

    可见摄政王神**,显然并不被自己美**所**,虽有些失望,金妃却也松了口气,只是,摄政王眼神清澈无比,和这满脸胡须显得极不搭调,若不戴眼镜,却端的是一个**犷的美男子。

    眼见叶昭起身,金妃忙扶他坐起,又拿过棉袜**叶昭****上。

    叶昭心下苦笑不已,靠着这**香躯,被这**美**细心伺候着穿袜子,尤其是丽人又是异国王妃身份,一副任君采撷的温顺媚态,男人的心理,若说不心动是假的。

    但做人总不能真的率**而为,那跟禽**何异?何况这金妃,对自己半丝真情也无,迫于自己的权势而已,**世弱**子,虽贵为一国主母,却又几多无奈?自己若霸占了她却和那些旧**说里的**臣、**王亦或昏君有何两样?

    下了**,见金妃扔扶着自己,胳膊若有若无的**到她酥**,叶昭不由得苦笑道:“莫非你真想我**龘伦不**?”

    呀一声惊呼,金妃俏脸通红,也急忙放开了叶昭,怎么也没想到摄政王会冒出这么句话,可随即就心念一动,一咬银牙,又走上两步,柔美**脯一起一伏,俏目瞥着叶昭,**声道:“父王,父王若想,**儿都听您的……”

    叶昭哑然失笑,见她**带俏的柔顺媚态,心下却也快速跳动几下,笑着摆摆手:“我知道你那**心思,怕我不**你,不过既然你现在是我的****儿,就跟你说凡句体己话,我这个人呢,还算是个好人吧,不会**些荒诞无耻之事,你大可放心,不必委屈自己忍受这种**。而且虽说你我认识不过短短几日,结**也好似是互相利用,但我希望,你我能坦诚相对,你们金**我会**,只要你朝鲜能恪守藩属国本分,你金**也必定万世永昌。而且说实话,你朝鲜国**力弱,总要寻大国做靠山,而你我两国,都有xx之说,你朝鲜纳入我xx体系才是最佳选择,无论从文化背景亦或地理位置,xx都会**为朝鲜的坚实盟友,而且我也相信,朝鲜士民,也定会从中受益,金妃x,现今对于xx也好,对于朝鲜也好,都是个绝好的发展契机,错过今日,怕要追悔莫及,别的不说,落后于那虎视眈眈的倭寇,怕你朝鲜就要**无比的苦难。”

    金妃静静的聆听,点头,却也没想到,摄政王能和自己说这一番推心置腹的话。

    叶昭又笑道:“你我相识时日虽短,但既然结**,父**也好,兄妹也好,**总是近了一层,你喊我几声父王,我也不能令你白喊了,以后总会照顾你,照顾你金**,也希望你拿出真心,真正的尊重我,而不是来轻x自己,也轻x了我。”

    金妃默默点头,眼中渐渐有**雾升起,可不是,本是一国主母,却要自轻自x的来**取悦旁人,心中那**谁又知道?

    叶昭顿了顿道:“金妃,你可有**名?”结**时的正名实在发音怪异,叶昭到现今才想起问她名字。

    “父王喊**儿**儿吧。”金妃垂首说。

    “名字倒也好听。”叶昭笑了笑,又道:“走吧,咱去看看我xx货品。”

    金妃温顺点头。

    一批货物已经运进了xx,落雪纷飞,货物都置于后院仓库平房中。

    丽人撑着五彩油伞,伴叶昭踏飞琼碎**走向仓房,倒是一副绝美图画。

    行走途中,金妃突然轻笑问道:“父王,**儿有一事不解,父王莫非这心真是铁做的?**儿虽不如父王凤妃可令六宫粉黛失**,但自认也算**容月貌,父王就真的看不上**儿么?”

    一番**谈,却是令金妃和叶昭心情**近了许多,想起刚才之事金妃固然害羞,可作为比较自负的**人,又隐隐有些不服气,只觉伤了颜面。不过幸好,在这摄政王身边如沐**风,何况他地位何等尊崇,倒真的不用怕没有面子,去掉伪装,什么都敢跟他说,倒真是平生仅有的舒畅。

    叶昭好笑的道:“那倒也不是,可我知道,你与李昪感情甚好,难道我还真要**人妻**不**?我可做不出来。”

    金妃咯咯一笑,眼见进了仓房,**卫未曾跟入,就挎起叶昭胳膊,轻笑道:“现在**儿只与父王感情好。”

    叶昭**咳一声,**了**鼻子,这****近了,可就有些若有若无略带禁忌的微妙暧昧,摇摇头,走向了一排排的货品。

    现今被运来xx的只是一些比较**眼球的****意,大宗物品如布匹等尚在货船上,凤妃也回了商船,与商人们合计在哪里租地为好。

    而看着那**瓣琉璃珠、万**筒、千里镜、怀表自鸣钟、玻璃镜,金妃越来越是惊奇,从那木架上一件件拿起**,问道:“父王,这都是广州商品?”

    叶昭笑道:“是x,原汁原味的xx制造。”看着这木架上摆的货物,也不禁有些怡然自得,南部沿海的工业链,却是比自己想象的发展还要快。xx工商界向来不缺开明进取之人,所缺的只是大环境,只是制度。可惜的只是,到了后世,国内制度宽松了,可国际大环境却诸多限制,何况科技发展,基础工业发展,人**早了一百多年,就是落后于现今这一刻,又岂是那么好追赶的?

    金妃却是悠然神往,想象着凤福晋讲的那些新奇事物,**叹气道:“**儿真是井底之蛙。”

    叶昭笑了笑,略一琢磨,从怀中**出一块金怀表,纯金打造,**美无比,递给金妃道:“送与你,你赏了我两块金锭,我总得有回报不是?”、

    “父王!”金妃俏脸一红,跺脚**嗔,明**动人。

    叶昭呵呵一笑,说:“接着吧。”

    金妃接过,说:“谢父王,**儿定好好珍惜。”遂**心收入**锦缎荷包中。

    琢磨着,叶昭又道:“晚间宴请你国豪绅,但你却也不可掉以轻心,明后日你与李昪商议,领养王室孩童入宫,李昪虽年岁不大,但事事难料,总要有个准备,**你诞下**脉自不必提,若终如前代大王一般,李昪也有香灯继承,如此可保国政平稳。”

    朝鲜国主无后情况司空见惯,前代大王就是无子嗣而崩,最后王室大妃与各路豪族选了李昪来继承王位。

    而现今叶昭教金妃的,自是经验之谈,金妃心下一凛,默默点头,摄政王用心良苦,朝鲜国王需xx册封才合法,如此领养了宗室子弟,如万一王上有个三**两短,自己却也能为后宫之主。

    现今王宫内,已有两代王大妃,有出身丰壤赵氏的上代大王李奂的生母神贞王妃,还有李奂之妻南阳洪氏王大妃,而自以神贞王妃地位最为尊崇,金氏现今为王上正妃尚在后廷有一席之地,可若李昪无子嗣而终,到时候谁又认得她来,怕也只能在后宫发霉发臭了。

    “父王对**儿的恩义,**儿一辈子不会忘记。”眼见叶昭为她劳心劳力的安排,金妃感**之情溢于言表。

    叶昭笑道:“咱不说这个,生分了不是?”

    金妃嫣然一笑,“是,**儿都听爹爹的。”

    叶昭又有些挠头,这称呼是越来越**昵了。

    “王爷,朝鲜国主到了!”库**转进一名**卫,单膝跪倒禀报。

    叶昭微微点头,对金妃道:“走吧,几天没见,你也该想他了。”

    金妃俏脸一红,想想在xx摄政王面前撒**撒痴,卖****,实在对不住王上,可是,王上,他连自己的**都保护不了,用xx人的话说,又何其窝囊?若不是摄政王庇护,自己可不知道要**怎样的**了。

    想着,那点歉疚很快也就被抛到了爪哇国。

    xx宴客厅,如朝鲜习俗,**的壁挂山**扇前坐着李昪和金妃,左列第一个**桌,叶昭盘膝而坐,第二个**桌,张有存,第三个**桌丁七妹,右列**桌后盘膝而坐的依次是朝鲜权贵,以赵秉夔为首的七八人,几位一品大员,几位朝鲜最强盛世**之族**。

    桌上美味佳肴、琼浆****,金银器皿闪闪发亮。

    实则这主位李昪很是推让了一番,自**事起,他就吓得如同惊弓之鸟,再等见到xx摄政王,更是惶恐的无以复加,**眼见到xx士兵来王宫接自己与东洋通商大臣时与禁军发生冲突,数百禁军一触即溃,简直没有半分还手能力,而现今王宫更完全被xx士兵接管,他本以为xx人会罢黜他的王位另立贤能,谁知道到了xxxx才知道**妃被摄政王收为****儿,立时欢喜的无以复加,对叶昭更是理所当然的一口一句“岳丈”。

    现今宴请各道豪族,李昪又哪敢坐主位?但摄政王坚持,他也只得听从。

    见到王上在摄政王面前的表现,金妃心里也不知道什么滋味,羞耻、难过、鄙夷、怜惜,五味杂陈,摄政王却是极为随和,更无丝毫架子,与李昪讲话时也是闲话**常,一口一声王爷,给予了足够的尊重,现今在群臣面前就更是给足王上和她这个王妃面子,请两人坐主位,他坐了侧席,实则以他身份,今日又是收螟蛉的主角,加之又在xxxx,本就应坐主位。

    **屋及乌,金妃思及这四个字,更是感**不已。

    几位氏族族**,轮番给叶昭敬酒,姿态谦卑,赵秉夔更连声告罪,言道自己有三罪,第一罪,查事不明,致有攻击xxxx之**;二不知道摄政王来了汉城,惊扰王驾,罪不可恕;三遣军马卫护皇宫保护王上和使臣大人本是好意,但却因军令不通以致禁军同摄政王**军冲突,此为三罪。

    叶昭喝了他敬的酒,笑道:“院君也**事事揽上身,这本就不是你的过错。”心里微微一晒,赵秉夔看似告罪,实则话里话外,俨然他就是汉城的真正管事,这话是给自己听么?

    叶昭看了金妃一眼,做了个眼**。

    金妃就等着呢,急忙偷偷捅了一下李昪。

    李昪倒还记得这**妃千叮万嘱的正事儿,放下酒杯,心里琢磨,这xx果酒滋味真是鲜美,回头却是要跟摄政王多要一些。

    见**妃频频以目示意,李昪就呵呵的笑着,对赵秉夔道:“议堂,这左议政一职,本王已经有了计议,金炳学年少时以聪慧闻名,今学术有**,在户曹甚得人望,可领左议政之职,你看可好?”

    听着李昪商量的语气,金妃就心下叹息,不过也难怪,王上本是没落王族一枝,先王去世,他便被丰壤赵氏的神贞王妃领为养子继位,从登位第一天起,实则也没真正**过君临天下的权力滋味,说到底,心底深处,还是那没落公子的卑微。

    “**!”赵秉夔听了李昪的话一怔,随即斩钉截铁的拒绝,金炳学乃是金妃的哥哥,年近四十,乃是安东金氏新一代的佼佼者,可惜的是,兵**起时,不知躲到了何方,未能将他一举剪除。

    变**初平,神贞王妃就与李昪讲,给了赵秉夔领议政的名位,当时李昪被困在王宫,自没半点主意,王大妃怎说怎是。

    李昪一呆,他这辈子在国政上都要与朝臣商议,最开始是赵**兄弟,这两年又变**了金**兄弟,现今眼看又要看赵秉夔眼**,被兜头兜面的拒绝,李昪也只能讪讪道:“那,再议,再议。”对金妃的眼**视而不见。

    金妃气极,却见父王对她微笑点头,心下一定,开声道:“议堂,此事王上已有决断,议堂就不必多言了。此外捶溪君之子可**聪颖,本宫将会领他为养子,议堂可与群臣合议,选吉日典礼。”

    赵秉夔更是一怔,不假思索的道:“此事不妥,王上正值盛年,他日定会诞下灵儿,王妃娘娘太过多虑了。”

    金妃有父王撑腰,胆气极**,就算金**当政时都未曾这般心里坦然过,面对害死父**伯父的元凶,金妃实恨不得生啖其**,但知道现今不是时候,只是冷冷道:“王上和本宫主意已定,议堂就不必再说了。”

    赵秉夔不悦道:“王妃此言差矣,左议政一职,**重大,领养**脉,更是涉及王室安危之事,可曾得王大妃首肯?”又看向李昪,道:“王上!您来说!”

    李昪却以袖掩面,喝酒。

    这时就听一个清脆的声音道:“听闻朝鲜乃是礼仪之邦,xx东陲之地,可怎么君不君,臣不臣的,可真令人费解。”

    说话的正是丁七妹,带着绿**贝雷帽,跪坐黑**马靴上,清秀**军官别样**,此刻看着赵秉夔,话语平静,不带一丝感情**动,讥诮之意却谁都听得出来。

    赵秉夔知道她乃是现今汉城内中xx队之最高**官,但毕竟摄政王没说话,这武官想事情和文官不同,不会太多考虑利益纠葛,是以赵秉夔虽心中一惊,想起了xx人就在左侧,而金妃更是摄政王****儿,但还是笑道:“统领大人,这是我们朝鲜人的内事,不需统领大人**心。”心说摄政王也不过平衡之意,他早晚会知道,在朝鲜,离不开我赵秉夔。

    丁七妹冷冷道:“朝鲜国王乃我朝册封之王,自有我朝庇护,对其不敬者即是对我朝不敬!”

    赵秉夔心下一凛,却见东洋通商大臣张有存笑着对丁七妹拱手:“统领大人,消消气,想来议堂大人没旁的意思,王上乃朝鲜之主,谁又会对其不敬?若王上政令不通,被人从中掣肘,那也要王上以正式公文或是口谕传给统领,统领大人方可助王上平逆。而议堂大人身为首相,与王上意见相左也是有的,可这是人**自己的政事,咱只是看客,无谓诸多意见。何况若王上坚持,首相还真能逆了王上上谕?”

    丁七妹也不吱声,只是削了烤**一片片放入**,虽是与丁七妹唱戏,张有存也不由得心下苦笑,这**妮子傲得很,除了王爷、几位福晋以及她一直崇慕之苏爵爷,怕也没人被她看在眼里。

    赵秉夔脸**阵青阵白,慢慢的坐回了席间,很显然,虽然摄政王没说话,但这就是他的意思。

    看着只是静静品酒的摄政王,赵秉夔突然意识到,摄政王不开声,可不是顾及自己颜面,而是他不用开声,也不会跟自己说什么,在他眼里,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需要谈判的对象,可以说,要自己生则生,要自己死则死,。

    此时几名豪族****已经纷纷附和金妃的意思,眼见摄政王和金妃假戏真做,好似真**了父**,安东金氏找到有史以来最强横靠山,他们又岂会不纷纷示好?

    见此情形,赵秉夔闷头喝酒,再不言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