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五十六章:月蓉雅蓉二
    “宝儿啊,我也要舔你的小宝啊!”黄雅蓉不禁舒服地呻吟出来,她也和姐姐黄月蓉一样趴在大男孩的胯间,逐寸地将玉茎吞入嘴里,巨大的玉茎将她的小嘴涨得满满的,她深深的吞入喉间,再缓缓吐出,如此反复,玉茎上粘满了粘稠的口涎。

    大宝舒适的扶住她的螓首,黄雅蓉吐出紫红的玉茎,转而用灵巧的舌头挑逗,不时娇媚的瞟他一眼。鲜红的舌头在紫红硕大的蟒头上缠绕,不时轻轻把马口上流出的透明粘液卷入,更在蟒头下端和棱角上刮动,他的呼吸不由沉重起来,仔细的注视着她的动作,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欢喜。

    玉茎在她口中频频跳动,黄雅蓉的眼神更加娇媚,口上的动作更加讨好,大宝用食指轻轻刮着黄月蓉和黄雅蓉姐妹俩的脸蛋,仔细体会着姐妹俩舔弄巨蟒棒身阵阵袭来的快感,黄雅蓉又将玉茎含入嘴里,螓首上下摆动,大力吞吐起来,大宝正要好好享受,突然心中一动,按住了她的头。先在黄雅蓉红唇里面抽动一番,再在黄月蓉樱桃小口中抽插一番。

    见那巨蟒在黄月蓉甜蜜的吮吸舔挑之下,愈来愈硬、愈来愈直,上头水光四射,见黄雅蓉偏过头去,脸上神色变幻莫定,显正心思混乱不安,黄月蓉娇柔一笑,神情中满是促狭之意,眉宇间尽是化也化不去的媚态,看的大宝不由心痒;偏生黄月蓉立时就凑到他耳边,声音软柔甜蜜,蜜得似要化了一般,“好老公……这下子……可以好好……好好疼爱妹妹了……”

    “嗯……”

    幽谷之间已经泥泞不堪的黄雅蓉越来越难用心的体会男孩舔弄带给自己的快乐,男孩的舌头很长,卷起来硬硬的似乎有一大半伸进了她细软湿润的美穴甬道,舌尖翘立起挑逗着敏感的肉壁,在里面悠闲地旋转。

    黄雅蓉感觉下面越来越湿了,水开始泛滥,她有点抵挡不住男孩紧追不舍般的舔弄,只好让下面的水尽情流淌出来,男孩吸吮吞咽的声音清晰可闻,干妈黄雅蓉不由自主地将头向后仰去,又一波的高氵朝不可避免的来了。

    丰硕高耸的酥胸情不自禁地向上挺起,双手紧紧抓住钟乳石,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动情难捺地绷紧,玉体无法遏抑地轻轻颤抖。

    然后满溶洞都听见一声长长的呻吟,干妈黄雅蓉玉腿之间的花心急剧地充血抽搐,甬道剧烈地紧缩痉挛,春潮喷射而出,直接喷在男孩的嘴里、脸上,一部分顺着雪白的大腿根汩汩地流淌出来。

    小腿的紧绷让黄雅蓉再也坚持不住了,“扑通”的坐在男孩脸上,待到反应过来将阴部从男孩脸上移开,男孩急促的呼吸和一脸险些窒息的夸张表情以及满脸蜜液,让黄月蓉黄雅蓉姐妹俩都忍俊不止,当然还有身体的悸动。

    姨妈黄月蓉努力地开始她并不擅长的深喉,舌头不再在男孩庞然大物周围戏弄了,而是继续深入,红唇沿着巨物努力向下,但她尽了最大努力也只能将其含进去大半,巨物前端已抵至咽喉,强烈的刺激让她呼吸困难,面红耳赤。

    黄月蓉狠狠的几个深喉,将巨蟒从嘴里释放出来,又爱又恨的盯着手中根本就无法一手握拢两手交叉后还露出长长一节的巨蟒,被舔弄后的巨蟒面目更加狰狞,细细的青筋暴突而起。

    抬起头望了望此时整个上身正伏于地上喘息的妹妹黄雅蓉,雪白丰腴的背部,圆耸肥腻的双乳藏之不住的从两边身侧流泻出来,挤压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腰间的曲线流畅自然地蜿蜒到了浑圆的臀部,妹妹的臀形很美,硕大、丰满而不显臃肿,柔软而富有弹性。

    妹妹背部的悸动说明在小家伙的舌火力下已经快到不堪的时候了。

    黄月蓉觉得自己已经没办法再控制身体内涌动的欲潮了。

    黄月蓉挪起身体,蹲坐在男孩巨蟒的上方。仿佛感受到巨蟒非同小可的声势和热力,在轻轻触碰下,保持得嫩嫩的蜜唇花瓣与灼热的龟头一触身体又不由得提了上来,短暂的热浪瞬间传递到全身,“嗯……”黄月蓉不由的呻吟出来。

    身体里面的欲念更像一匹饿狼促使着热热的器官进一步亲密接触。

    虽然下面已足够的润湿,身体被男孩巨蟒进入的一刹那,却也如每次进入一般的胀酥,胀是身体被挤开快要裂开的胀,酥是混着胀、麻、痛的酥,这种感觉在很久的时间里一直存在,好像也没有习惯了然后不胀酥的时候,每次下体的胀酥就象一股电流样“梭”的一下就冲到脑袋中。

    此时黄月蓉的幽谷在巨蟒下就象少女般的紧缩狭窄,一时之间难以适应男孩如此天赋异禀硕大无朋的庞然大物。

    还未散去的酥麻卷土重来,些微的涨痛过后,是蜜穴口的满足充实,也是蜜穴深处的空虚与召唤,让端庄美妇发出内心的嘤咛呻吟,虽然撕裂之痛感在插入中继续蔓延,但是更多的却是酥麻流转,心灵的快感战胜了肉体的疼痛。

    姨妈黄月蓉努力的控制住身体的位置,提醒自己再慢一些,如果由着身体的酥麻带来双腿的无力而一下子坐在男孩身上,难免会让自己的胀麻变成撕裂的胀痛,又要男孩的好一阵温存才能让身体从疼痛中回复过来。

    吞进巨蟒的三分之一左右,就感觉到身体深处的花心被热力四射的硕大触摸到,黄月蓉缓缓的将身体提起,再放下。

    两瓣娇嫩玉唇向内一缩,淫靡的水声环绕下,男孩的巨物不断被吞进去;庞然大物被吞进又转着圈轻轻退了一截出来,带动黄月蓉的媚肉往外追咬,紧接着又一次向向下继续吞进,又把玉门媚肉翻了进去……

    还在细细舔弄干妈黄雅蓉下体的男孩感觉巨蟒进入了一片神奇的沼泽地:滚烫,濡湿,蠕动,夹磨……

    被浓浓的暖暖的湿意包围,啊!紧窄的包围爽透灵魂,大宝发出含糊若有若无的“嗯……”声。

    黄月蓉的美目立刻舒爽惬意如痴如醉地迷离闭合,樱桃小口微微张开,极力压抑着急促的喘息。

    几十次蹲坐后黄月蓉平静住呼吸,手从臀后握住还露在外面的棒身。

    “还好,只剩下一个手掌的长度……”

    确定已经有三分之二被自己吞进去的黄月蓉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摸了一把额头微微的汗,又细细感受了下面的胀麻以及身体深处被热力灼烧一般的火烫。

    黄月蓉继续的提臀,缓慢下降并任由自己的花心更重的吻撞在硬硬的大大的巨蟒顶端。这个动作的难度越来越大了,因为需要上下移动的距离大了,让体力上较吃亏的姨妈有点感受到双腿的酥麻。

    又是几十次,黄月蓉的臀部终于落在了男孩的大腿。巨蟒整个被吞噬进黄月蓉的身体里,强烈的最深处酥麻的感觉象浪淘沙般冲击着黄月蓉的神经。

    在臀肉接触到男孩的大腿时,黄月蓉真的松了一口气,每次进入时的小心翼翼往往是最消耗她体力最考验她耐心的时候,但一份付出就是一份回报,接下来的酣美就无比的诱惑她继续努力。

    男孩巨蟒的龙头被黄月蓉肥美、润滑的花瓣包触着,如同她红润的小嘴轻轻吻着。

    起来、向下,黄月蓉慢慢坐沉着,男孩硬梆梆的,又粗、又长、又大的巨蟒一点点地被她的幽谷所吞没,她幽谷的内壁又滑、又嫩、暧融融地裹触着男孩的巨蟒。

    成熟妇人的幽谷把男孩的巨蟒全都吞没了,肥美的臀部完全坐在了男孩的两股上,硬梆梆、勃涨得又长、又粗、又大的巨蟒连根插入她的幽谷里。

    幽谷里暧洋洋的,幽谷深处仿佛有一团柔软的、暧暧的肉似有似无地包裹着男孩的大龙头。男孩的巨蟒龙头一下一下触着她幽谷深处那团柔软的、暧暧的肉,每触一下,黄月蓉就发出如梦似幻迷人的呻吟声。

    黄月蓉颠扭着身体,脑后的秀发飘飞,胸前的丰乳随着她身体的起伏而上下颤动,只见她粉面含春,秀眼迷离,娇喘吁吁,香汗淋漓。

    尽情地呻吟声音真是人间最美妙的音乐,真叫人销魂。

    黄月蓉骑坐在男孩的身上,扭动着肥美、白花花的丰臀,使男孩的巨蟒完全没入她的幽谷里,龙头研磨着花心,颠动着身体上下套撸了几十下。

    因做爱的快感发出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整个溶洞内春意见盎然,情爱无边。

    一阵阵无色的透明液体从她的幽谷深处缓缓流出来,把两人的接合处弄得滑腻腻、粘呼呼的,在男孩的身上颠动、扭转丰臀时,发出“噗嗤”的声音。

    黄雅蓉感觉到身后姐姐的动作,遂将身体移了180度,面向姐姐,将阴部贴在男孩的胸前。

    面前不着片缕的姐姐黄月蓉虽然已年近四十,但长久的养尊处优和守身如玉,使她的身材肌肤并未出现她这个年纪该有的人老色衰,饱满的酥胸依旧浑圆硕大,由于军旅生涯,如此蹲坐的姿势连腰部的两侧都没有一块赘肉,腹部也依然光滑平坦,其面貌和体态足以诱惑每一个男人!

    胸前是两个笋形的乳房,那么的大,那么的饱满,那么的沉甸。

    乳房垂了下来,身子一上一下抛动时,就前、后、左、右大幅的荡来荡去。姐姐黄月蓉两只白白的奶子,在黄雅蓉跟前摇来晃去,她两粒腥红的乳蒂,就像两颗枣子一样,令人垂涎。

    眼见姐姐黄月蓉起伏间在身前跳动的乳房,黄雅蓉不由伸出双手握住抚育过自己的乳房,既而情动的探身与姐姐黄月蓉吻在一起。

    姐妹的热吻让黄雅蓉忽然觉得口渴,她想到自己年幼时,啜着姐姐的奶头时,就有甜美的奶汁流出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