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八十五章:雪茹姨妈九
    几乎是同时地,无法克制地,他们喊出了心底的渴望!

    那一刻,他们翻江倒海,大宝并不知道,水里的感觉是如此销魂。跪在池间,大宝身子抬高了尺许,池水恰好淹没了肚脐。雪茹姨妈上身紧贴着大宝,柔嫩的玉臂勾住他的脖子。

    紧搂住雪茹姨妈的腰肢,配合着玉茎激烈的耸动,大宝使劲地将她柔软的小穴往大宝胯下套送。

    珠玉四溅的水花,不断被激起,和着浴池里湿热、蒸腾的水汽。在静谧的月色下,空旷的浴室里充斥着骚浪、狂荡的燥热。

    欲将爆裂的舒爽,使大宝在不知不觉间,竟双手托住雪茹姨妈的双股,站直了身子。

    雪茹姨妈顺势盘住大宝,滑腻的大腿紧紧箍着大宝的腰际,双手死命勾着大宝的脖子。

    微微仰起的粉脸,痴痴地看着大宝清俊的脸庞,如丝的媚眼里,荡漾着性奋不已的春情。

    于是,和着大宝臀部耸动的节奏,借由她腰腹的力量,她的雪股急切地蠕动,贪婪地咬噬着大宝的玉茎。

    盘着大宝的腿,在激烈的耸动中,开始有些松垮。大宝右手急忙往后一抓,托住了她纤小的脚踝。

    借着大宝稳固的力量,她越加狂荡地吞噬着大男孩的身体。

    他们异常兴奋,沉迷于这种略显吃力,却无比刺激的交媾姿势。

    片刻后,在激烈的蠕动中,在这个浪漫的夜晚,雪茹姨妈的第一次高氵朝来临了。

    大量的春水花蜜从她柔嫩的花蕊里喷泻而出,她的春潮迅猛而强烈,本已酸软的腰肢在大宝怀里无力地打着冷战,双腿慢慢放松了对大男孩的缠绕……

    交替着双手,大宝急忙往下揽住她行将垂下的大腿,稳稳地把她轻盈、柔美的身子托了个满怀——长期举哑铃拉臂力器挖煤运煤干体力活的双臂于此时发挥了力挽狂澜的作用,大宝的雄健得到了最有力的证明。

    在铺满瓷砖的池阶上,大宝托拥着雪茹姨妈,坐了下来。白色的条砖衬着她白色、酥软的娇媚身躯,交相辉映,美妙绝伦。

    大宝温柔地亲吻、撕咬着她小巧的耳垂、柔软的唇舌、粉嫩的脖颈、肩窝,最后,叼住她酥糯、雪白的高乳贪婪地吮咂起来。

    牙齿和舌尖轻轻地咬舔着她的乳头,大宝不断地刺激她的情欲,为在她寸寸的肌肤上发起的再一次攻掠、占有,作着一切可能的调动、准备。

    夹着大宝玉茎的双股再次慢慢启动,如同从静止开始启动的马达,频率渐次加强。

    大宝双手托起雪茹姨妈的双腿,就在这一抬一放之间,借由她身子的重力冲刺起来。

    而舌尖则伸出在她双峰之前,借着她娇躯的一起一伏之势,轻快地拨弄着从她乳头发起的、她的情欲。

    强烈的快感充斥着他们周身的细胞,娇涩的淫声和着大宝粗重的喘息,越来越显得激烈。

    再次站直身体,大宝双手使劲将她轻柔的身子掀起、放下、掀起、放下……

    “啊……啊……”

    尖利的呻吟刺破水雾,在浴室里不断回响,浓浓地激荡着他们彼此的爱意。

    在托举着抽刺了五、六十下之后,在大宝怀里,雪茹姨妈再一次激烈地颤抖起来。

    因抽搐而扭动的身子裹得大宝的重心有些无法平衡。

    双臂开始感到了酸软,于是,大宝放下雪茹姨妈的双腿。

    若不是大宝坚挺的巨蟒支撑着她的身躯,同时,双手有力地揽住她,那具酥软的肉体几乎就瘫滑到了浴池里。

    厮搂着,他们浓重地亲吻,在亲吻间,他们略作调整,迎接那最后的冲刺!

    “来吧!宝儿,妈妈要……”

    分拆开彼此恋恋不舍的双唇,雪茹姨妈仰着脸,肌渴地看着大宝的眼睛,嘴里发出催促的娇声。

    大宝将左手揽住她的腰,右手高高抬起她的左腿,剧烈地冲撞起来!每一次,都直捣花芯。

    剧烈的冲撞中,她柔糯、高耸的双乳剧烈颤抖,狠狠地打在大宝的胸口,一下,一下。

    “哦……哦……”

    他们都被这浓烈、醇厚的快感深深溶化了,不停地发出急促、颤抖的愉悦欢呼。

    也许是太过刺激,也许是水汽太过温热,在互相深情、淫荡的目光凝视中,他们,同时迎来了高氵朝。

    蛇口一张,大宝发射了。

    雪茹姨妈的手紧紧扣住大宝的臀部,让大宝因冷战带来的颤抖,也一抖一抖地在她体内得到冲击和回应。

    终于,在大宝最后一抖的时候,她,也抖了起来。

    在颤抖中,性器互相的绞缠刺激得他们全身酥麻!

    “哦……”

    这太过消魂了!所以他们发出了尖锐的呻吟,刹那的火花照耀整个浴室,宾馆,而与此同时在黄帝公园,炎都县城,甚至炎都峰炎都池都能看到闪烁的亮光,一个犀利的眼神在俯瞰着那个消灭了他的元身的大男孩!

    叫声穿透了夜空,有两只小鸟,从小区林木的树丛中簌簌飞起,绕了一圈,才又回去。

    大宝松开她的腿,相拥着滑落浴池。身体被水淹没那一刻,大宝兀自将头埋在她胸口,啜饮着她胸口那成熟果子的甘甜。很久很久,沉醉难言。

    月光下,他们相拥缠绵,那么地,自然而和谐。

    池水已渐冷却,当一阵清风袭来,他们意识到了这一点。

    用残留着余温的池水,洗净他们的身体,大宝搀着娇软无力的雪茹姨妈,站起身来。

    宽大、柔软的浴巾,在他们身体的每一寸肌肤,细细擦拭着。在彼此脉脉的目光中,他们溺醉、沉沦……

    没有了水汽缭绕的影响,她在灯下,是如此地娇艳欲滴!

    女人是水做的,而出浴未干的女人,是还未沾染浊气的水中纯水,也是春水。

    春寒赐浴华清池

    温泉水滑洗凝脂

    侍儿扶起娇无力

    始是新承恩泽时

    大宝想起了白居易笔下出浴的杨玉环。

    “姨妈,你更像我的姐姐!”

    “宝儿,你更像我的哥哥!”雪茹姨妈看着大宝,爱在心里恋在梦里,仿佛是轩辕军的升级版,多少年了她都梦想着有一天可以依偎在姐夫怀里亲昵地叫一声哥哥,而此时把外甥情郎叫做哥哥更加充满了禁忌不伦的刺激和快感。

    大宝原已不想把她轻易放过,加上雪茹姨妈知情识趣,竟是这般合作,连称呼都改了,美眸飘荡万千风情、香肌轻散无边火热,红菱般的樱唇似呶非呶、似笑非笑,诱得他欲火高昂,胯下巨蟒更是硬挺,想来华清池中的唐明皇,在面对媚艳诱人的杨贵妃的玉体时,享受也不过如此吧!

    他伸手扶着雪茹姨妈的柳腰,一边在她乳上尽情舐弄,一边大手探下直叩玉门关,被温泉水深深滋润过的肌肤香嫩软滑,尤其幽谷处更是湿腻。他已经是这方面的高手,自是一摸便知那湿润的感觉绝非温泉水的影响,而是这芳心荡漾的美人儿又已动了欲念。

    雪茹姨妈一手轻按在大宝肩上,另一手顺着被水润的柔顺湿滑的曲线缓缓流下,滑过高耸的峰峦、溜过细致的平原,逐步点上萋萋芳草之间,纤指轻分,把幽谷口微微敞开,只觉谷中渐渐滑出的稠蜜,沾在纤指间竟似触电一般,娇躯下由微颤,可那极度的羞意,非但没能阻止住她,反而令她愈发动情。

    她微挪柳腰,调好了位置,缓缓沉身坐下,幽谷缓缓地将他的硬挺一点一点地吞没,只觉那欲望如此强烈火热,就连暖热的温泉水都不及万分之一,想来华清池里头服侍着唐明皇的杨贵妃,主动相就之时也该和自己一般的羞怯又紧张,偏是身心都充满了欲望的需要吧?

    一点一点地沉坐至底,虽说今日来她早已敏感地发现,随着在她身上的恣情纵欲,大宝的巨蟒竟似一点一点地长大,好像愈来愈是强硬,每每都探到了幽谷的最深处,令她的身体充实无比,下下部啄进了花心的敏感地,吸得雪茹姨妈连连泄身、娇吟婉转,次次都射到了子宫的最里头。

    在他尽兴之时,深灼体内的阳精令她美得像是直烫上芳心,但真如大宝所说,女子的身体充满了弹性,在被他勾引的欲火满腔之中,雪茹姨妈总惊喜地发现,自己的幽谷真有着将它全盘容纳的度量;惊喜满足之间,对他的火热自是照单全收,也因此高氵朝连连,美得不可自拔。

    可像这样主动送上门来她还是头一次,亲眼看着巨蟒一寸寸地被自己吞没,感觉真是不同一般,尤其这样的体位,令她微撑幽谷的纤指难免触到巨蟒的火烫,加上温泉水暖滋润之下,不只是肌肤,好像连幽谷里头的敏感处都愈发敏锐了些,当他破体而入的时候,好像先从纤指间滑过才侵入幽谷,那双重的滋味令她不由轻吟起来。等到她的雪臀终于触到了大宝的腿根,将那硬挺全部吞入之时,雪茹姨妈只觉里头被他探得好生舒畅酸麻,一时间竞连动作的力气都没有了。

    见大宝没有动作,恍神了好一会的雪茹姨妈才娇羞地主动套弄起来。这样的坐姿交合两人虽也在床上椅上干过,可含羞带怯的雪茹姨妈总不好意思主动,总是要大宝的大手扶住纤腰,半带强迫半带引导地令她在他身上挺扭旋摇,那样半主动的姿势已很羞人,加上坐姿之下,那巨蟒似是最能发挥其强硬之处,总顶着了别的体位难以触及的深处,每每令雪茹姨妈为之魂飞天外,更糟的是这样的姿势下,就算他不动,那巨蟒深顶体内的感觉,也着实令人魂为之销。

    知道自己得要主动,雪茹姨妈媚眼飘摇,透出情意万千,一双欺霜赛雪的纤手轻按在大宝肩上,纤足微微使力,腰臀在水中晃出了诱惑的曲线,时而上下、时而左右动作起来,带着水波也一起动摇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