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5、106章 婷婷玉立上下
    大宝悻悻然回到常家,苏雅琴和苏芳菲正在围着婷婷转圈,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大宝,你没事吧?”

    苏雅琴关切的问道。

    “到底是谁把婷婷点住不能动了?”

    苏芳菲问道。

    婷婷躺在床上,瞪着大眼睛,一眨不眨地动弹不得。

    大宝抬手解开了婷婷的穴道,叮嘱她不要着急动弹:“等待血液循环正常了再说话。”

    婷婷的性格哪里忍得住,柳眉倒立,咬牙切齿,唧唧喳喳地骂道:“那个黑衣服的女人真是气死我了,让我抓住了,抽她的筋扒她的皮砸碎她的骨头熬成油。”

    “好了好了,先不要生气了,没事最好,你先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黑衣服的女人?她为什么点住你的?”

    苏雅琴安慰着女儿的情绪。

    苏芳菲莫名其妙地看向大宝,大宝却笑吟吟地看着婷婷,等她继续发威。

    “我在房间里正在试穿衣服呢……她……”

    婷婷突然嗫嚅了,娇羞地看了一眼床上的衣服。

    “哇!”

    苏芳菲故意惊叫着调笑道,“都是性感的内衣啊!我们婷婷穿上肯定美丽诱人啊!”

    苏雅琴早就看见那两件透明的蕾丝内衣了,含羞带怨地看了大宝一眼。

    “干妈,你不要再拿她开心了,让她先说一下刚才的情况好吗?”

    大宝从后面偷偷抓住了苏芳菲丰满浑圆的美臀,另一只色手又悄悄摸上了苏雅琴绵软的柳腰,轻轻抚摸揉搓,还一边色眯眯地盯着婷婷笑道,“其实,婷婷还是穿这件粉红色的内衣最漂亮!我喜欢!”

    “你们再拿我开玩笑,我就不理你们了!”

    婷婷嘴里娇嗔着,其实听见爱郎的赞美,心里乐开了花,继续说道,“我在选衣服呢!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挑来选去的,穿哪件不是一样啊?小妮子,就这么风骚了!’我又害怕又生气,还没有来得及叫喊,就不能动弹了,一个黑衣服的蒙面女人站在我的面前,她上下打量着我,还用手摸了摸我的脸蛋,不以为然地冷笑道:‘百花谱美女也不过如此罢了!还不如我闺女小雪美呢!不过,脸蛋倒也不错,如果我在这里划一刀的话,不知道还美不美呢?’我当时吓死了,心里却骂她祖宗一8代也记不清骂了多少遍,然后听见大宝的声音,那个坏女人就逃跑了。”

    苏雅琴和苏芳菲不禁对视一眼,不免心惊肉跳,有些后怕,然后一起扭头看向大宝问道:“是不是炎都池的那些什么十大家族的人啊?”

    “好了!既然婷婷没事了!岳母干妈,你们先下去休息吧!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大宝却赶着苏雅琴和苏芳菲出去。

    “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

    苏芳菲娇嗔着和苏雅琴一起下楼。

    “我一会亲自去向岳母干妈回报详情,好了吧?”

    大宝伸出双手左右开弓在苏雅琴和苏芳菲风雨柔软的美臀上面抚摸揉捏一把。

    “去你的,小坏蛋!休想!”

    苏雅琴和苏芳菲眉目含春地啐骂着,柳腰款摆,美臀扭动着,袅袅婷婷地去了。

    婷婷早就穿好性感内衣等待轻怜蜜爱,没有想到被黑衣女人搅乱了浪漫的气氛,此时风平浪静下来,她心慌意乱地等待着爱郎的到来,看见大宝上来,径直扑进了他的怀里。少女一经破了处子之身,对爱郎更加死心塌地心归神属,自然食髓知味,恨不得和爱郎一分一秒都不分离。

    “婷婷,没事了吧?不要害怕了,有我在你身边呢!”

    大宝搂抱着婷婷纤细的柳腰温柔地安抚道。

    “我才不怕呢!我知道你在楼下,才不怕那个老巫婆呢!”

    婷婷依偎在爱郎的怀里说道。

    “好婷婷,要不要石榴花开呢?”

    大宝调笑道。

    “大坏蛋,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呢?”

    婷婷不依地娇嗔道。

    “我哪里有什么事瞒着你了?你想知道什么随便问好了!”

    大宝故作镇定地笑道。

    “那你告诉我你和芳表姐和萍表姐是不是……”

    婷婷娇羞地呢喃道。

    “是不是什么啊?”

    大宝笑道。

    “大坏蛋,你知道我的意思的,你们是不是也那样了?”

    婷婷撒娇地娇嗔道。

    “哪样啊?小宝贝?”

    大宝抚摸揉捏着婷婷粉红色透明内衣下娇挺浑圆的玉乳,嬉皮笑脸地问道,“是不是这样啊?”

    “小坏蛋大色狼,不许你浑水摸鱼转移话题!老实交代!”

    婷婷羞赧妩媚地娇嗔道,“芳表姐和萍表姐都是什么花朵啊?还有那个雪梅,你下午是不是和她约会去了,弄得一身臭哄哄汗津津的回来了?”

    “婷婷姐姐就是美丽聪明,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的眼睛,现在谁都不要提,我的眼里心里脑海里只有我的小婷婷,爱到深处才知道什么事真情!呵呵!”

    大宝插科打诨地坏笑着,岔开刚才的毫无止境的话题,不理会婷婷美丽可爱的小瑶鼻中不断的火热娇羞的娇哼,鼻中闻到一阵阵冰清玉洁的处子特有的体香,不由得欲焰高燃。他一双手在婷婷的玉体上游走,先轻抚着婷婷的玉颊桃腮,只觉触手的玉肌雪肤柔嫩滑腻,双手渐渐下移,经过婷婷挺直白哲的优美玉颈、浑圆玉润的细削香肩,隔着一层薄薄的连衣裙握住了婷婷那饱满翘挺、娇软柔润,盈盈不堪一握的处女椒乳。他的一双手握住婷婷圣洁美丽的娇挺椒乳一阵抚搓、揉捏,同时低下头,猛然吻住婷婷鲜红柔嫩的樱唇。

    “唔……”

    婷婷己经食髓知味,品尝过了湿吻的甜美,情欲的美味,玉颊羞红如火,娇羞地轻启玉齿,任他火热地卷住了婷婷柔嫩香甜的娇滑玉舌狂吮浪吸。

    “嗯……嗯……”

    婷婷娇俏的小瑶鼻火热地娇羞轻哼。此时的婷婷己是媚眼如丝、眉黛含春,蜿变可爱之极,透明的性感内衣己被大宝上推,一双敏感坚挺的玉峰,毫无屏障地落入了他的手中,在他时而温柔、时而强猛的揉搓抚爱当中,婷婷乳上的蓓蕾己然绽放,雪白玉乳上那两点娇媚粉嫩的红点,引诱的人心痒难搔。偏偏他的技巧还不只此,在春心荡漾的婷婷默许当中,他的手己滑入了婷婷粉红色短裙内。

    婷婷觉得背后大宝的一双大手顺肩肿到腰际不断抚摸,被抚摸过的地方热乎乎的感觉久久不去,偶尔抚上丰满的双臀,那可是少女浑圆的双丘啊。他肆意的把玩揉捏着,爱不释手。

    婷婷娇艳的檀口微启,贝齿轻舐着樱唇,散发出芬芳馥郁的体香味,粉红色透明内衣也掩不住佳人婀娜美妙的曲线,凹凸胴体若隐若现,玉乳微微凸起,雪腿纤滑修长,圆润优美,纤纤细腰仅堪盈盈一握。大宝一斜眼就看到了婷婷那双美脚、美腿,显得那么漂亮、那么诱人,浑圆的双腿,是那么雪白圆润而修长。婷婷本来端端庄庄地坐着,两条美腿摆着优雅的姿态,一双细细的高跟矜持地轻轻靠在一起,显得很淑女的样子,眉目之间流露出少女的娇羞和风情。

    婷婷感受着大宝的口手并用唇舌齐上对她娇小柔嫩的圣女峰的侵袭,她娇喘吁吁,娇躯不由自主地扭动,明显感受到他的色手分开她两条修长浑圆的玉腿,扯开她的粉红色蕾丝半透明的3角内裤,抚摩揉捏着她的处女芳草地的沟壑幽谷,更要命的是大宝居然低头趴在她的玉腿之间,伸出大舌头亲吻舔弄吮吸起来,婷婷感觉少女花心已经情不自禁地抽搐着痉挛着,忍不住娇喘吁吁,呻吟哀求道:“大宝,你好坏啊!”

    一股熟悉的温热暖流又从她幽谷深处潮涌而出,婷婷不禁娇羞万般,如花秀靥上更是丽色娇晕,羞红一片,真的是娇羞怯怯、羞羞答答、大宝见犹怜。这时,她诧异地感到,有什么东西正轻碰自己的香唇,原来,大宝那根巨龙不知什麽时候已昂首挺胸,正在她眼前一点一晃地向她耀武扬威,她赶紧紧合秀眸,芳心怦、怦乱跳,美眸紧闭着根本不敢睁开,可是,那根巨龙仍然在她柔软鲜红的香唇上一点一碰,好像它也在撩逗她。她本已绯红如火的秀靥更加晕红片片,丽色嫣嫣,秀丽不可方物。大宝捉狭地故意用巨龙去顶触婷婷那鲜美的红唇、娇俏的瑶鼻、紧闭的大眼睛、香滑的桃腮……婷婷给大宝这一阵异样淫秽地挑逗撩拨,刺激得不知所措,芳心怦然剧跳。而且她的下身玉胯正被大宝舔得麻痒万分,芳心更是慌乱不堪。

    “小坏蛋大色狼,和别人弄得脏兮兮的,我才不呢!”

    婷婷发觉大宝那根粗大的巨龙紧紧地顶在自己柔软的红唇上,一阵阵揉动,将一股男人特有的汗骚味传进自己鼻间,又觉得脏,又觉得异样的刺激,她本能地紧闭双唇,哪敢分开。

    这时候,大宝口里含住婷婷那粒娇小可爱的珍珠,一阵轻吮柔吸,一只手细细地抚摸着婷婷那如玉如雪的修长美腿,一只手的两根手指直插进婷婷的幽谷中。婷婷樱唇微分,还没来得及娇啼出声,那根早已迫不及待的巨棒就猛顶而入……婷婷羞涩万般,秀靥羞红一片,她那初容巨物的樱桃小嘴,被迫大张着包含住那壮硕的不速之客。她用雪白可爱的小手紧紧托住大宝紧压在她脸上的小腹,而大宝同时也开始轻轻抽动插进她小嘴里的巨棒。婷婷虽然已经人事,仍然娇羞万般,丽靥晕红如火,但同时也被那异样的刺激弄得身心酥软。

    第106章婷婷玉立(下)

    大宝在婷婷温暖湿润的樱桃小口里面抽插一会,被西门夫人憋住的欲火熊熊燃烧起来,翻身压住婷婷雪白娇嫩的胴体,挺身杀入进去。

    “好婷婷,还像那天第一次一样紧缩娇嫩,好舒服啊!”

    大宝赞美道。

    “好大宝,两天不见,你怎么越来越粗大了?人家疼啊!”

    婷婷娇喘吁吁,嘤咛呻吟道。

    “一旦进入婷婷姐姐的娇嫩花心,我就忍不住膨胀起来了!好姐姐,快乐的呻吟吧!”

    大宝更加狂猛地在这清丽难言、美如天仙的绝色少女那赤裸裸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上耸动着……大宝巨大的巨龙,在婷婷天生娇小紧窄的幽谷中更加粗暴地进进出出……肉欲狂澜中的婷婷只感到大宝那根越来越粗大骇人的巨龙越来越狂野地向自己幽谷深处冲刺,她羞赧地感觉到粗壮骇人的巨龙越来越深入她的幽径,越刺越深……芳心又羞又怕地感觉到大宝还在不断加力顶入……滚烫的龙头已渐渐深入体内的最幽深处。随着大宝越来越狂野地抽插,丑陋狰狞的巨棒渐渐地深入到她体内一个全新而又玄妙、幽深的玉宫中去……在火热淫邪的抽动顶入中,有好几次婷婷羞涩地感觉到大宝那硕大的滚烫龙头好像触顶到体内深处一个隐秘的不知名的但又令人感到酸麻刺激之极,几欲呼吸顿止的花蕊上。

    她不由自主地呻吟狂喘,娇啼婉转。听见自己这一声声淫媚入骨的娇喘呻吟也不由得娇羞无限、丽靥晕红。大宝肆无忌怛地挞伐着身下这个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肉体。凭着大宝高超的技巧和超人的持久力将婷婷挞伐得娇啼婉转、欲仙欲死。婷婷则在大宝胯下蠕动着一丝不挂的赤裸玉体,狂热地与大宝行云布雨、交媾合体。只见她狂热地蠕动着赤裸裸一丝不挂的雪白胴体在大宝胯下抵死逢迎,娇靥晕红地婉转承欢,千柔百顺地含羞相就。这时他们两人的身体交合处已经淫滑不堪,爱液滚滚。大宝的芳草已完全湿透,而婷婷那一片淡黑纤柔的芳草中更加是春潮汹涌、玉露滚滚。从她玉沟中、幽谷口一阵阵黏滑白浊的春水爱液已将她的芳草湿成一团,那团淡黑柔卷的芳草中湿滑滑、亮晶晶,诱人发狂。

    大宝粗大硬硕的巨龙又狠又深地插入婷婷体内,大宝的巨棒狂暴地撞开婷婷那天生娇小的幽谷口,在那紧窄的幽谷花径中横冲直撞……巨棒的抽出顶入,将一股股乳白黏稠的爱液淫浆挤出她的小肉孔。巨棒不断地深入探索着婷婷体内的最深处,在它凶狠粗暴的冲刺下,美艳绝伦、清秀灵慧的少女的小腹上最神秘圣洁、最玄奥幽深,鲜艳醒目的石榴花红晕渐渐为它羞答答、娇怯怯地绽放开来。

    这时,大宝改变战术,猛提下身,然后吸一口长气,咬牙一挺巨龙……婷婷浑身玉体一震,柳眉轻皱,银牙紧咬,一幅痛苦不堪又似舒畅甘美至极的诱人娇态,然后樱唇微张,“啊!”

    一声淫媚婉转的娇啼冲唇而出。芳心只觉花径幽谷被那粗大的巨龙近似疯狂的这样一刺,顿时全身冰肌玉骨酸麻难捺至极,酸甜麻辣百般滋味一齐涌上芳心。只见她一丝不挂、雪白赤裸的娇软胴体在大宝身下一阵轻狂的颤栗而轻抖,一双修长优美、雪白玉润的纤柔秀腿情难自禁地高举起来。

    婷婷狂乱地娇啼狂喘,一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地呼吸着,那高举的优美修长的柔滑玉腿悠地落下来,急促而羞涩地盘在大宝腰臀。那双雪白玉润的修长秀腿将大宝紧夹在大腿间,并随着紧顶住她幽谷深处花蕊上的大龙头对花蕊阴核的揉动、顶触而不能自制的一阵阵律动、痉挛。

    大宝也被身下这绝色娇艳、美若天仙的少女那如火般热烈的反应弄得心神摇荡,只觉顶进她幽谷深处,顶住她花蕊揉动的龙头一麻,就欲狂泄而出,大宝赶忙狠狠一咬舌头,抽出巨龙,然后再吸一口长气,又狠狠地顶入婷婷体内。硕大的龙头推开收缩、紧夹的膣内肉壁,顶住她幽谷最深处那羞答答的娇柔“花蕊”再一阵揉动……如此不断往复中,大宝更用一只手的手指紧按住婷婷那娇小可爱、完全充血勃起的嫣红珍珠一阵紧揉,另一只手捂住婷婷的右乳,手指夹住峰顶上娇小玲珑、嫣红玉润的可爱乳头一阵狂搓大宝的舌头更卷住婷婷的左乳上那含娇带怯、早已勃起硬挺的娇羞乳头,牙齿轻咬。

    “啊!好大宝,好老公,人家要死了,人家要飞了啊!”

    婷婷娇啼狂喘声声,浪呻艳吟不绝。被大宝这样一下多点猛攻,但觉一颗芳心如飘浮在云端,而且轻飘飘地还在向上攀升……不知将飘向何处。大宝俯身吻住婷婷那正狂乱地娇啼狂喘的柔美鲜红的香唇,企图强闯玉关,但见少女一阵本能地羞涩地银牙轻咬,不让大宝得逞之後,最终还是羞羞答答、含娇怯怯地轻分玉齿,丁香暗吐,大宝舌头火热地卷住那娇羞万分、欲拒还迎的少女香舌,但觉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琼浆甘甜。含住婷婷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淫邪地狂吻浪吮……婷婷樱桃小嘴被封,瑶鼻连连娇哼,似抗议、似欢畅。

    这时,大宝那粗大的巨龙已在婷婷娇小的幽谷内抽插了7、800下,巨龙在少女幽谷肉壁的强烈摩擦下一阵阵趐麻,再加上在交媾合体的连连高氵朝中,本就天生娇小紧窄的幽谷内的嫩肉紧紧夹住粗壮的巨龙一阵收缩、痉挛……湿滑淫嫩的膣内黏膜死死地缠绕在壮硕的巨龙棒身上一阵收缩、紧握……大宝的阳精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大宝抽出巨龙,猛吸一口长气,用尽全身力气似地将巨大无朋的巨龙往婷婷火热紧窄、玄奥幽深和幽谷最深处狂猛地一插……“啊……”

    婷婷一声狂啼,银牙紧咬,黛眉轻皱,两粒晶莹的珠泪从紧闭的秀眸中夺眶而出,这是狂喜的甜美至极的泪水,全身仙肌玉骨一阵极度的痉挛、哆嗦,光滑赤裸的雪白玉体紧紧缠绕在大宝身上。水,是一个女人到达了男女合体交欢的极乐之巅、在随着“啊……”

    的一声娇羞轻呼,一股乳白粘稠的少女春水从婷婷幽谷深处的子宫内流射而出,顺着浸透在幽谷中的巨龙,流出幽谷,流出臀沟,沿着玉股,浸湿了洁白的床单。这时,大宝的龙头深深顶入婷婷紧小的幽谷深处,也在她紧紧含住龙头的子宫口的痉挛中,火山爆发出来,将一股又多又浓滚烫的岩浆喷射入婷婷幽深的子宫。

    美丽、清纯的婷婷高氵朝后已是香汗淋漓、娇喘吁吁,她被大宝操得欲仙欲死,只见他们两人下身紧紧交合在一起的媾合处淫精爱液斑斑,狼藉秽液不堪入目……

    “老公,你还回去看芳表姐和萍表姐吗?”

    婷婷依偎在爱郎宽阔强壮的胸膛上娇喘呢喃道。

    “你说呢?”

    大宝抚摸着少女娇挺浑圆的酥胸反问道。

    “人家不是吃醋嫉妒哦!你不要误会人家哦!”

    婷婷媚眼如丝娇羞无比地呢喃道,“人家一个人真的不行,以后你让芳表姐和萍表姐一起来帮助人家,免得你跑来跑去的了!或者我干脆住你舅舅家好了,我不怕什么风言风语的!”

    婷婷和雪梅的确不同,雪梅比较羞涩婉娈文静内向一些,婷婷比较敢想敢做敢说敢干一些,火辣外向一些,大宝开心地在她樱唇上亲吻一口笑道:“好婷婷,真是善解人意,深得朕心啊!朕正有此意啊!”

    “去你的,你以为你是皇帝啊!”

    婷婷媚眼如丝地娇嗔道,“就算是皇帝,也是一个昏庸无能荒淫无耻的坏皇帝!”

    “呵呵!”

    大宝笑道,“你敢说我无能,那我们再来一次试一试吧!”

    “人家不敢了!求求你饶了我吧!”

    婷婷娇喘着,呢喃着,嬉笑着,渐渐在爱郎的怀抱里甜甜睡去。

    大宝蹑手蹑脚来到楼下,苏雅琴和苏芳菲正在说话聊天呢!

    “你说那个女人会是谁呢?”

    苏雅琴问道。

    “哎呀!姐姐,这个问题你都问了十0遍了!”

    苏芳菲无奈地说道。

    “你说她为什么要点住婷婷的穴道呢?婷婷怎么会招惹她呢?”

    苏雅琴追问道。

    “你等会问问你的好女婿不就全知道了吗?”

    苏芳菲调笑道,“估计他会告诉婷婷的,你不如去听房啊!呵呵!”

    “去你的!你才去听房呢!”

    苏雅琴娇嗔道,“还要上去听啊?你没有听见楼板都要震塌了吗?那个小鬼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的!这次婷婷又要休息两天了!”

    “姐姐是心疼女儿还是心疼女婿呢?”

    苏芳菲调笑道,“不如姐姐去帮帮婷婷哦!也好替她分担一些痛苦分享一些快乐啊!呵呵!”

    “你再胡说8道的,看我能饶了你?”

    苏雅琴抓住了苏芳菲丰满浑圆的乳峰,苏芳菲娇笑着反手搂抱着苏雅琴,两人在大床上翻滚着,看得大宝嘴唇发干,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液。

    渐渐的,翻滚打闹平息下来,苏芳菲搂抱着苏雅琴正在湿吻,两条柔软滑腻的香舌相互纠缠吮吸着彼此香甜的津液。

    “好姐姐,是我的湿吻技巧好?还是大宝的技巧高超啊?”

    苏芳菲低声调笑道。

    “废话,你又不是没有品尝过,还来问我?”

    苏雅琴爱抚着苏芳菲白皙的脸颊喃喃说道,“芳菲,爱上他了吗?”

    “是啊!如果说以前和秦筱萸和郭莉雅是尝试不同的生活方式,思想前卫荒唐的话,现在真的是死心塌地地爱上他了!”

    苏芳菲娇羞妩媚地呢喃道,“他简直太棒了!人家每次都要死了一样!”

    “小妮子,也不怕羞,好意思说这样的话!”

    苏雅琴娇笑着揶揄她。

    “姐姐不要笑话我,我不信你没有这个感觉!”

    苏芳菲不依地娇笑道,“我看白天姐姐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了,姐姐那么含情脉脉,那么羞赧柔媚,恨不得把他含在嘴里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