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九四章送给别人做新娘
    第一九四章送给别人做新娘(3036字)

    “啊,老夫差点忘了。”李珂域突然呵呵笑起来:“这最后一条,是‘立后位’。”

    “立后!”

    “不错,先皇是个仁义之人,连这后位人选都为太子选定好了。”

    肖然突然有种预感,让他有些心惊起来。那夜在李珂域房中,他也对李娘娘提到了立后这件事,并且说这里有个现成的皇后!不会是…

    肖奕扬也有些诧异:“请舅舅明示。”

    “虽然闵御医有谋反之心,还有弑君之罪,先皇这旨意中,却明明白白写着——立闵长风之女闵玥儿为后…这着实让我有些为难啊。”

    此时,吃惊的绝不只是肖奕扬一人,肖然连杀人的心都有!

    “太子,按说这弑君重罪,要灭九族的。可先皇竟要你立罪臣之女为皇后,自然,先皇如泉下有知,了解了闵长风的谋反之心,恐怕绝不会立此诏。这不由得让老夫为难啊。舅舅知道太子你对这闵小姐有情,所以,于理该拿她治罪,于情却不想看到你伤心不是…”

    “舅舅,闵玥儿她是无辜的。”

    “对对对,这舅舅知道…所以才万分为难。如果只是个一般女子,杀了也就杀了。她却偏偏是你所中意的女子,舅舅就有些下不去手啊。”

    李珂域貌似思忖了良久,才又开口:“老夫思来想去,倒有一法。既然,先皇留下这个旨意,我们何不依此遵行呢?让朝廷大臣们都知道,太子您心怀宽广,重情重义,既保全了先皇的权威,也体现了新皇的仁爱道德。如此一来,恐怕天启上下都能传为美谈,岂不十全十美?”

    他竟是想用这个方法,来平息朝中对闵御医的鸣冤声吗?更体现自己是遵照了先皇遗训,顺应了天意。所有的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那些反对的声音更无从提起,他便堂而皇之的作了摄政王,谋取皇位便如探囊取物一般!

    “无言,去带闵小姐来这里。”

    肖然竟有一丝呆愣,猛地被叫到,那慌神的一瞬,让无相逮个正着。

    该死的!肖然心里暗骂,却只得退了出去。

    竭尽全力寻找的,又拼死保护的,竟是要将闵玥儿送给别人做新娘的秘密。而可恶的是,竟然还是给皇上!

    每个人在李珂域手中都成了一颗棋子,而让闵玥儿和肖奕扬成婚,立她为后,成了他一步绝佳的棋路。借着那密诏,他反成了顺应皇意的第一大忠臣。而那该死的密诏,怎么会写这些不知所谓的东西!肖然心中一时间有些不能平静。

    闵玥儿意外地看着他推开门,平日里,白天无言是几乎不会出现的,所以她有些诧异。看到他只是很清冷地伸手向外示意了一下,闵玥儿明白,定是李国舅招呼她过去,不知道又要搞什么?不会又要将她关入地牢吧!

    她没有敢多看无言,只是垂目跟着他一路往前走,她也不敢说话,怕有来往巡查的护卫发现了什么端倪。

    走出很长的路,她发现并不是要去地牢的,这不觉让她松了一口气。如果是去地牢,自己受点苦倒罢了,只怕肖然又会为了自己陷入危险。正冥想着,不觉走上了通往前厅的花园中,她只觉得手臂被猛地拉了一把,整个身子就遮掩在了园角的一座高大的山石背后,她吃惊的正要抬头探问,却已经被狠狠吻住了。

    老天!闵玥儿慌了,他在干什么!这是白天啊,还是在庭院里!

    “唔…肖…”她想要开口阻止,却恰恰被他用舌头堵个严严实实。闵玥儿伸手用力推着他的肩膀,他却将她的双手抓住按在了石壁上,紧接着,将她整个人死死抵住,让她动弹不得。他就那样肆无忌惮地径直冲入她香甜的口中,几近狂乱地撩~拨着她的舌。

    闵玥儿刹那间就整个麻~酥掉了,再也忍不住的吟~出了声,那娇~吟的声音才出了一半,又像是被他用力含在了自己口中,死命的>吸>~吮~着,似乎要抽干她的空气…

    闵玥儿觉得自己快要晕了,只能用最后一点力气嘤~嘤出声,想要让他停下来,不至于真的让自己晕倒在这里。

    肖然急~喘着,看着眼前这个被他吻得几乎断气的丫头,满脸燥~热的红~操更显得娇俏可人,精满的红唇吐露着诱~惑的味道,因为气喘而拼命起伏的胸口柔软又坚~挺地抵着他的胸膛。

    “你是我的…”他在她耳边低低的说。

    终于找回了点神智,闵玥儿终觉得诧异:“肖然…”

    “你是我的…”

    他的重复倒像是一种誓言,坚定的不容置疑。

    闵玥儿的心跳更加慌乱了,这么直接而霸道的语气,让她羞涩不已。难道他突然将她拉到这里狂~吻一气,就是要告诉她这个吗?闵玥儿不就是肖然的吗?就算自己没有说,心里也是认定的,闵玥儿不是肖然的,还会是谁的?

    想到这个,她的脸庞更红了:“你才是个大傻瓜…”

    可是他似乎不依不饶,伸手抬起她的下吧,又重重啄一下她的唇瓣:“我要听你说…你是我的。”

    “肖然…”

    又被他吻去一下,似乎自己不说出口,他就要一直这样下去了。

    闵玥儿连忙娇声道:“我是你的…我是你的…我永远都是你一个人的。”

    肖然这才将她一把揽在怀里,即使知道自己这样多莽撞,多危险,可是就是控制不住的想要确认她的归属,此刻,就连自己也在心里暗笑自己傻了。为什么碰上这个丫头,自己就刹那没有了冷静,一想到她有可能要被一道圣旨赐给别人当妻子,他也来不及思考这种成真的可能性有多大了,只想将她牢牢抱在怀里才安心。

    “肖然…是有什么事吗?为什么你要带我来这?你这样很危险的…”刚刚花园里也许的确没有护卫走动,但毕竟这是在国舅府的庭院中,他们就这样毫不顾忌,被任何人瞧见了无言竟然和她如此暧~昧亲近,依李珂域和无相的多疑诡异,答案几乎不用多猜了。

    “是要带你去前厅…无论如何,记住刚刚的话…你不要急于答应或者拒绝什么,我们会来想办法。”他说的“我们”指的是自己和肖奕扬。这件事需要他尽快和肖奕扬接触上,来讨论对策。

    ****

    来到前厅,闵玥儿已经直觉到有些不同往日。李国舅的脸上似乎挂着神秘莫测的笑意,只是那笑,让她有些不寒而栗。

    肖奕扬仍旧是一身笔挺潇洒的明黄色太子龙袍,长发一丝不苟的高束在紫金冠中,又顺畅的披在肩头,显得高贵而不失典雅。好几日不曾见到他,闵玥儿不觉得对她笑笑。

    此刻的闵玥儿双颊布着粉粉的红晕,眼眸中晶莹闪亮,尤其是一展红唇,煞是娇艳欲滴——自然,那红唇的妩媚是刚刚肖然的杰作。看着她气色明显转好,肖奕扬很是欣慰,回以一个微笑给她。

    可是这一来一往的笑容,却让一旁的肖然酸涩不已。他只得将那酸气使劲地压住,才能保持着一副置身事外的平静。

    “太子,你看是你来告诉她这事情,还是老夫代劳?”

    既然他说的是“代劳”不就是想让他自己开口呢吗。因为他觉得,以闵玥儿对他的恨意,定不会接受他的话。所以,他只得开口:“玥儿,父皇留下旨意说…待本王登基后,立你为皇后。”

    “啊?”她眨着大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肖奕扬尴尬的拂拂自己的鼻头,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种情况下,对她正式提出成婚的事情,而看她那副诧异的样子,也知道在她看来,这是个多大的笑话。

    可是,他仍不得不给她解释:“父皇留下旨意给国舅,除了‘减赋税、裁冗兵、整军纪、治河运’之外,还有一条,是‘立后位’——说的便是待本王登基之后,要将你立为皇后。”他刻意地将前面四条一一都说出来,想要提醒她这个旨意的出处便是那檀木板上的密诏。

    她的确是听出来了,可是:“哪里有这最后一条啊!”肖奕扬走进她,用眼神向她示意那密诏的方向:“旨意在国舅那里,自然完完整整的写着。”

    完完整整的写着?那意思是…被火护法打掉的那一片上,写的正是立她为皇后的事吗?那意思是说,要让她嫁给…肖奕扬!?

    难怪,难怪刚刚肖然会突然那么紧张的样子,他是怕她真的成了肖奕扬的妻子了吗?所以才一再的说她是他的,这个傻瓜,是怕自己就那么成了皇后离开他了啊。老天!皇后!闵玥儿想都没想过,真是好笑啊。

    “老夫奉先帝意旨,辅佐新皇,这每一条都要谨遵而行。”

    “什么啊,意旨又不是给你的…”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