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七一章心思不一般
    第一七一章心思不一般(3018字)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端正的篆文,更让她的额角渗出丝丝冷汗。

    这,就是李国舅竭尽全力想要找的,而爹爹付出生命所保护的先皇密诏啊!

    原来这密诏刻在紫檀木箱里,早在一年多以前,就跟随在自己身边了!

    按照肖王爷,王丞相他们所说的,那时皇上已经卧病在床,他虽深知李珂域的狼子野心,身边却被他控制,没有任何亲信可以接近,所以便拟了密诏让爹爹保管,如若有任何不测,这便是最后一件置李珂域于死地的法宝。即使他要抗旨,朝中的忠臣良士也算有了一件可以依仗的武器,群起而攻之。

    所以,李国舅才会这么想要得到它,毁灭它。

    这密诏应该是爹爹亲手刻下的,隐藏在这个自己雕刻制作的檀木箱内,看着那些文字,闵玥儿虽觉得自己参不透其中的具体意思,寥寥看去,也没有提到李珂域的只字片语,但是,凭着那玉玺印章,却断定这便是密诏无疑了。

    而那木板,大约有两三行字的残缺,正是在叶城被火护法打掉的那部分。那一定现在是在火的手里,他一定是发现了其中的秘密,才会不惜冒着生命危险返回来抢夺这一大半。

    无论如何,这密诏在李国舅眼中是至关重要的,那么,此刻,我该怎么做…

    ****

    已经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只觉得有些头晕目眩,闵玥儿意识到自己必须要吃些东西,也许,也许天亮后,自己需要开始很漫长的旅途。

    她轻轻地打开房门,不期然看到依靠在一旁的小喜子,低垂着头,显然已经疲倦地打起了瞌睡。看样子,他就这么在门口守了一天吧,一定又是杨奕霄的吩咐。

    她不想惊动他,知道若是他醒了,恐怕杨奕霄他们也必然会被惊动了起来。而她,只是想要悄悄的。

    慢慢走到后堂,才发现此刻应该已经是深夜了,四周很安静,本就是边陲小镇,来往也尽是些赶路的匆匆过客,这样的夜,早早便歇了,此时,更显得夜色的沉重。

    然而,拐入后厨,却闪现出一些意外的光亮,随之而来的,她嗅到了浓浓的桂花香味,似乎还有些轻微的响动。

    闵玥儿有些诧异,难道厨堂中,竟还有人在忙着吗?

    她慢慢踱上前,看到一个矮矮胖胖的背影,正在宽大的灶火边整理着热腾腾的笼屉。

    那个浓腻的桂花香味很熟悉,那扑鼻的热气也极尽温暖,这恐怕只有自家厨堂里的香<img src="image/mijpg">桂花糕才会有这般诱人吧。

    而那个背影,似乎也有些眼熟。

    “打扰一下…”闵玥儿忍不住地上前两步。

    那胖墩墩的身子蓦地转过来,透过奶白的蒸汽,是一张憨厚红光的脸,上面还挂着氤氲的汗。那人看定闵玥儿后,竟裂开大嘴笑起来:“小姐。”

    “丁伯伯!”闵玥儿实在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三两步上前,一把拉住那人的手臂:“丁伯伯,真的是你啊!怎么你在这里?”

    那个被唤作丁伯伯的人也是忍不住的笑颜满面,一双本就不大的眼睛更是乐得眯成细细的缝。

    “小姐啊,我还只当在这里看不到你呢,那个杨公子说,等他安排人把我送到梧州,就能见到你,谁知道又突然叫我回来了。”

    闵玥儿听得一头雾水,眼前这个憨态可掬的人正是在闵家做了十几年饭的老厨子,本家姓丁,因为家中排行老大,所以旁人就习惯了唤他丁大。而因为闵玥儿打小就是吃着丁大的手艺长大的,便一直叫他丁伯伯。御医闵长风为人本就可亲可近,家中仆人不多,也个个都像家人一般对待,似闵玥儿这般喜欢玩耍笑闹的小姐,人人都将她看作是自己闺女一般,又是恭敬,更又是喜爱。

    闵家突遭变故的时候,丁大刚好回老家省亲。闵玥儿随奶娘匆匆由京城逃出,便再也没想着还能再见到闵家府中的任何人了。

    所以这个意外的重逢,简直让她不可思议。

    丁伯伯口中那个“杨公子”想必就是杨奕霄无疑了,可是杨奕霄和眼前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显然丁大已经是压抑不住心里的喜悦,连忙把闵玥儿拉坐在厨屋当间的方桌边:“小姐,快来尝尝刚刚出笼的香<img src="image/mijpg">桂花糕,看还是你丁伯伯那个口味吧。”说话间,已经由笼屉中拣出了两块放在盘中端了上来。

    闵玥儿突然有种错觉,似乎自己根本就是还在自己京城的家里,坐在自家的厨堂上,缠着丁伯伯做好吃的东西给她。

    那突遭的变故,狼狈的逃离,爹爹的冤屈就像是一场噩梦,也许醒来后发现,其实还是明媚的一天,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那么…肖然呢?也是梦吗?他笑时那弯弯的唇角,他恼火时紧紧蹙着的眉头,他想要亲吻她时,那眸中掩不住的火热…那也是一场梦吗?

    丁大丝毫没有注意到闵玥儿的失神,只是将还冒着热气的桂花糕送到她面前:“小姐,快尝尝,还热着呢。”

    闵玥儿突然拉回思绪,看清楚了自己所在的,并不是自己的厨屋啊。

    她笑的有些勉强,张口咬下,那香香糯糯的滋味不由得让心头一热:“丁伯伯,好吃。”

    丁大开心地笑了:“好吃就多吃些,我做了很多呢,本来以为小姐你要明天才能吃到,这下刚好,热的桂花糕更香甜。”

    “对啊,丁伯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丁大憨憨地笑了,却好像并不着急回答她的疑问,只是换做一脸神秘:“小姐啊,那个杨公子真是个有心之人啊。”

    “呃?”闵玥儿不知道丁伯伯何出此言。

    “大老远从京里找到老家,就是为了让我来给小姐你做些可口的饭菜,我老丁当然知道,小姐你打小吃我做的膳食,在外奔波,离乡背井的,肯定吃不惯外面的东西,我只是不知道小姐人在何处,要是早知道啊,不用他派人去请,我也会自己来的。呵呵,莫说是老爷一直待我像一家人一样,如今遭了变故,我自当是该报恩的时候啊,你说我老丁还会做些什么,除了做些小姐爱吃的东西,也做不了其他了。何况,那个杨公子还给我那么多安家费用,又安置好了我一家老小,这还真让我丁大惭愧啊。”

    虽然丁大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闵玥儿从一开始的一片茫然到最后终于整理出了头绪:“丁伯伯,你是说,杨奕霄派人从你老家接了你过来,专门给我做饭?”

    丁大重重点点头:“是啊是啊,可是他就是不让我见你的面,不过昨个说是,送我去梧州,在那里长期服侍小姐饮食,那时候,我自然能见到小姐的面了。”

    闵玥儿突然想起了,杨奕霄说要回京都时,告诉她回到梧州,会给她一个惊喜的礼物,难道,说的就是丁伯伯?

    “小姐,丁伯伯看得出来,杨公子对你的心思不一般啊,老爷要是知道了有这么一位公子待你这样好,也就放心啦。”

    啊!什么?杨奕霄对我的心思!

    “不不不,丁伯伯,不是那样的,杨奕霄他…他只是我一个普通认识的朋友,不是你想的那样,!”

    “哈哈,看来我们玥儿小姐真是长大了,还知道害羞了啊。”

    “没有啦…”还不待闵玥儿心急地继续解释,就听见前面屋里传出凌乱的脚步声,接着就是有些嘈杂的话音。

    “…少爷,我真没眨眼啊…”——这是小喜子的声音。

    “废话!”虽然只是两个字,但明显感觉出杨奕霄的怒意,还有…焦急。

    那声音好像是朝客栈外传去,一定是他们看到自己不在屋内,就想到外面寻找去。闵玥儿连忙赶过去两步,扯开嗓子唤住:“小喜子,你们在找我吗?”

    “少爷少爷,闵小姐好像在后面。”

    随着小喜子的声音未落,杨奕霄就一脸慌张地直奔到了后堂,看到了厨屋门口站着的闵玥儿,他眼中的一丝焦急一闪而逝,立刻被调笑的眼神代替了。

    “哦,原来是到厨屋偷吃呢。”

    闵玥儿有些气结,但她现在却没什么心思和他争辩,刚刚丁大的一番话,让她心里还留了些小小的尴尬,可是迎面看他说话尽是那么咄咄逼人的口气,不觉得气恼起自己,竟还真被丁伯伯的话吓到了,现在想来,真是可笑。

    她转身回到桌边,端起小碟,干脆就大口大口吃起来。

    丁大看到了杨奕霄,反倒倍加热情地迎上去:“杨公子要不要吃点香<img src="image/mijpg">桂花糕,这是我家小姐最爱吃的糕点。”

    “好啊。”他倒也不客气,接过丁大递给他的盘子,就塞了一大口,然后便啧啧称赞:“丁师傅手艺真是不错。”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