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三五章浑王爷猎医妃不自
    第一三五章浑身不自然(2031字)

    闵玥儿下了车,也来到屋前:“我们是要在这里歇息吗?”

    杨奕霄频频皱眉,摇摇头:“这副情形,恐怕等雨下大的时候,便是躲也没的躲。”

    肖然抬头看看天色:“那山民说还另有一处。”

    狄琨简短地说:“前行两里,一座山神庙。”

    “两里…”肖然思忖着。

    杨奕霄笑着看看他:“你是想着,照应一下后来人吧。”

    肖然牵动唇角也笑了一下,发觉这个人似乎很明白自己一样,无需他多说。

    “也是啊,难得他们一路上像保镖似的如影随形。”

    “你们在说谁?”闵玥儿有些听不懂他们的对话,满脸的不解。

    杨奕霄显然从没那么好心地回答她的问题,她看向肖然。

    肖然也是但笑不语。

    哼,不说算了,神神秘秘!

    她不禁有些忿忿地回身朝马车走去。肖然翻身上马,扯过马首,径直向闵玥儿身后过去,弯腰一揽,长长的手臂就有力地将她抱上了马背。

    闵玥儿惊呼声刚落,已经稳稳地置身于他怀中,且已经被他扯出的披风包裹住了。他撩起披风宽大的围领,便将她的头顶也笼了起来,好遮挡那绵绵细雨。

    “前面的山路颠簸,你坐在马车里,倒不如这样安稳。”他算是给她解释。

    “那你也不用这么突然的拉我上来…而且,你也没问我,是喜欢坐马车还是喜欢这样…”瞟到不远处的杨奕霄和狄琨,这样明目张胆的近距离,让她浑身不自然。

    但他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她的抗议,只是一只手臂悄悄地由披风下揽住了她的纤腰,随后低声在她耳畔喃喃:“那么你现在就比较一下,更喜欢怎样。”

    话虽这样说,却不容得她选择,已经牵马开始踱步。

    闵玥儿耳边被他的呼气惹得生庠,有些局促地努力往前挪挪身子,想要拉开些距离。可披风下他的手臂却不愿意放松。

    “你,你说可以不要这么靠近的…”

    “马儿只有这么大,我不想你掉下去。”他说的理直气壮。

    杨奕霄正要也跟上,又突然想要了什么,停下对着狄琨一阵耳语。狄琨点点头,下马朝那破庙进去。杨奕霄露出一副好整以暇的邪魅笑脸。

    “杨兄,你不是想要留下什么纪念吧。”

    “你猜猜呢,或许晚些时候,又有好戏看了。”

    ****

    待他们来到山林深处,果然看到了一座小庙。虽然也只有一间半大,但比起前面那小破庙已经好多了。而更加好的是,这里还有一个守庙的老人。

    看到他们突然来到这里借宿,很是好心的为他们在厅堂里生起了一个火炉,烧了些热粥。

    在粥香味慢慢弥散开来的时候,雨已经越下越大,伴着山风的呼啸,凉意渐浓。

    “还好我们及时来到这里了,如果刚刚在前面那个地方,哪里还会有热粥喝啊,只怕都无法遮风避雨。”闵玥儿庆幸地听着雨声,搅动着锅里的粥。

    “前面那个破庙应该是这座山庙的旧址吧,那个年久失修被遗弃了,必定就有一个好过那里的在这山中。”似乎这情形也在肖然的意料之中,否则,他不会轻易离开先前那处。

    杨奕霄则一直倚在窗口处,向他们来的方向观望,好像正在等什么东西。

    “在看什么啊?粥好了。”闵玥儿招呼着,觉得这个人从离开那个破庙时就怪怪的。她盛了一碗,递给肖然手中。

    就听杨奕霄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口中嚷嚷着:“终于没让我失望啊!”闵玥儿好奇地也凑到窗口,向外瞧着:“到底有什么好看啊?”

    杨奕霄努力地指着黑暗处一点摇曳的光亮,闵玥儿一时看不清楚。他一把扶住她肩膀,扳正她的脑袋,让她顺着自己的眼光看去。

    “啊,你是说那个有火光的地方吗?”她终于看清楚了。只是正在这个过程中,没有注意到,肖然也来到了窗前,眼睛却并没有如他们一样看向外面,而是落在了他仍在扶在她肩上的手。

    他的确有些不悦,那种霸道的占有欲~望又莫名其妙地泛上来。

    这个人,虽然他对他有些油然而生的信任,使得他并不想如同刺猬般的竖起利刺,但也不表示他就能随意由着他对她的靠近。

    更何况,此时此刻,闵玥儿还正刻意地和自己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她似乎全然不记得他们曾经有过多少次的缠~绵亲吻,只是一副战战兢兢,唯恐受伤的脆弱。

    没关系,他有的是耐心,他只会让自己更加小心地慢慢重新点燃起她心中的爱火。因为,他知道,她只是被一连串的事情扰乱了思绪,如同就要开放的花朵,突然遭到了暴风雨的袭击,使那娇弱的瓣又更加地瑟缩在一起,企图保护自己。

    他知道她的不安,她的退却。这何尝不是因为自己引起的呢?无法给她一个安然盛开的怀抱,无法给她一个宁静无争的天地…一想到这个,他又有些心焦。只想赶快平定这些纷争,不再让她感到那种不安的飘零。

    时而的心焦,也会让自己有些莫名的急躁,唯恐怕她耐不住地想要离开,只怕如果她在此时走了,自己便永远找不回来了吧。这个念头,让他只想无时无刻地将她狠狠抱在怀里,似乎才能让自己安心一点,却又怕自己的急躁更加引起她的畏缩。

    这反反复复,矛盾纷乱的念头让他有些无措,近也不是,远也不是。时不时就想恨恨的问她:“你到底让我拿你怎么办才好?”想必,这一问,也只能迎来她更加无辜地眼神。

    他看着她肩上另一个男人的手,思操澎湃。他有些恼火,为什么自己对她的靠近就让她想要慌乱躲闪,而对别人却一副顺从的样子!

    “那火光是怎么回事啊?好像是很远的地方。”闵玥儿自顾自地好奇探问。wwwcom</td >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