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一二章天天看着才好
    第一一二章天天看着才好(2023字)

    菁菁很乐意在一旁分析:“其实沙大哥真的也是个很好的人,且不论他有着锄强扶弱的侠义名声,但看他为人豪爽、开朗,还粗中有细,倘若嫁了他,倒一点不会受委屈。”

    “菁菁是不是也有心思啊?”小蝶竟反口调笑起来,惹得菁菁也红了脸。

    几个姑娘正说笑着,就见肖然已经踱步而来。

    这几日肖然都不在府中,此时突然见到,闵玥儿的脸庞竟蓦地一片绯红,撇过眼光不敢瞧他。

    肖然明明知道她为何如此,偏有心让她难堪:“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些风热之症?”然后好心提醒大家:“突然下场雨,你们千万可别贪凉快,容易生病的。”

    小蝶偏巧打了一个喷嚏,菁菁有些紧张,说着就拉她去房里喝些预防的汤药,一下子,又独留他们两人。

    “你呢?要不要也去喝些汤药?”他还是成心的。

    闵玥儿这才抬眼看他,可是一眼瞧见他微微上翘的唇,脸庞竟又燥~热起来。是啊是啊,一定是有些不适,需要吃些药了,什么清凉雪玉丸,金银九花丹…

    她的焦灼不安尽数落入他眼中,他真的很乐意她这个模样,如果可以,他还想让她更焦躁,但是…

    他微微斜靠在凉亭的柱上:“圣莲教有消息了。”

    “啊!那么荷依呢?她还好吗?”闵玥儿将那些莫名的情绪一股脑丢远。

    他摇摇头:“现在只知道他们在西北方出现过。”

    连日来,肖然已经通过各种途径去了解火护法的去向,可是竟像是凭空消失了般,了无音讯。直到今天,才传来很模糊的消息。

    “那么荷依的情况也不知道吗?”

    “不得而知。但从京都传来的消息说,李国舅除了将太子软禁在麟德宫之外,还没有新的动作,想是还在等着火护法。那么这么多天,荷依定还没有让火得逞,倒更觉得担心了。”

    “那么…肖然,你是要去寻她了吗?”

    肖然看看她稍许:“是的,是要去。但是…”他一把牵住她的手:“如果你不怕风餐露宿,可愿与我一起吗?”

    天哪,差点以为又要丢下自己一人了!风餐露宿怕什么,比得上此行的危险重重吗?闵玥儿心里清楚得很,肖然能决定带着她,就说明定是有把握能保护她安全。其实就算遇到危险又如何,也比自己被一人丢下,终日惶恐不安来的好万倍!

    “这还差不多,以为你又要一个人走。”

    “我答应过你的不是吗?这一遭行程,连一个确定的目的地都没有,更不是十天半月能回得来,莫说让你一个人等在这里会心焦,我一人上路,那挂心的滋味也不好受啊。索性带你在身边,让我可以天天看着才好。”

    肖然一席直白的话语,让闵玥儿一颗芳心噗噗直跳,自己何尝不是这样想,想要天天看着才好。这样下去可怎么办?如果以后爹爹冤仇报雪,自己要离开肖府了,恐怕要许久去适应没有他在身边的日子了。

    肖然自然没参透这丫头最后的念头,否则定要被气晕过去。

    ****

    就在第二天清晨,肖府门口停着辆简便的马车,肖然此次也没有亲自赶车,而是另跨着一匹精良栗红宝马,随在马车边。他为了以防李国舅突然对肖家做什么叵测的举动,定不让沙千里跟着,而是嘱咐他留在府中,代为照看家人生活和安全。闵玥儿倒觉得这样的安排甚好,暗地里盼着能有什么好事情发生。

    就在马车一路出城西去,才到了城郊时,就突然停了下来。

    闵玥儿有些纳闷,便撩开车门的帘子向外瞧。正看到马车前另停了两匹马端端的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那是一匹白色的骏马,载着一个一袭青衣的男子,和一匹枣红良驹载着的一个高大魁梧的人。闵玥儿看清楚了,不禁意外出声:“杨奕霄!”

    那一身高贵考究装扮的男子朝马车这边嘻嘻笑了:“闵姑娘好记性,将在下的名字记得这么准。”

    肖然扯过马首,对着他一拜:“杨公子,这么巧。”

    “不是巧,我已经恭候多时了。”说着就朝身后的高大男子瞧了一眼:“这是狄琨,肖公子有印象吧。”

    “当然,那日山谷中多亏了狄兄出手相帮。”

    那狄琨抱拳一拜,表示不谢,便也没有说话。

    “肖兄,那日热闹没瞧够,我便想跟你一同西行,定有更好看的热闹瞧。”

    闵玥儿出了马车,奇怪地看着他:“你这人,怎么把别人的事都当热闹看了!”

    “不然日子太无聊嘛!”他倒是说的理所当然。

    闵玥儿气结,肖然反倒高深莫测地牵动嘴角微微笑了一下:“杨兄弟,你若不怕路途奔波,我们自然乐于同行。”

    杨奕霄对着闵玥儿得逞般的灿然一笑,闵玥儿斜横一眼,转身上了马车。

    于是三骑同随一辆马车便开始了一路往西北方的路途。

    马车虽不大,但锦褥缎被一应俱全,也是相当舒适。三日下来,他们倘若赶到城镇,便只在客栈酒馆用些膳食,然后继续前行。夜里赶到什么地方了,便随意停下来。闵玥儿自然是安睡在车内,其他三人连同车夫,自是简单的铺个席垫,倒也不甚寒酸。

    向西北而行,气候已渐渐不若梧州的温暖舒适,白天时有些燥热,夜间反而更冷了些。闵玥儿由车内抱了几件薄褥走到半燃着的火堆边。肖然倚着一棵大树睡着,背着光亮,看不清楚脸面。她蹑手蹑脚的过去,将一件丝绵小褥覆在他身上,又轻轻向上拉好。就想站起身时,小手便被捉住了。她略略一惊,才看清他的眼。

    “你没有睡吗?”她说的很轻。

    肖然微微摇头,握着她的手直到唇边,印上一个轻吻。闵玥儿心里立刻暖了起来,由蹲改到半坐着。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