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节谁是英雄
    蜃楼一众杀手看到突然出现的飞剑,也是吃了一惊,待到那飞剑将大片怪兽斩杀,坏了他们的计划后,他们便觉不妙,担心那飞剑是对方高手所为——自从那日在小山村集体被擒后,蜃楼杀手已有些杯弓蛇影。蜃楼楼主见今夜事不可为,下令收起漫天大火的幻象,匆匆退去。

    万兽丛中,刺目的华光忽隐忽现,被飞剑刺中的怪兽还来不及嘶吼一声就轰然倒下。忽然,那飞剑猛然涨大,耀眼的光芒冲天而起,照亮了整个开阔地,怪兽惊恐奔逃的景象清晰地出现在众人面前。下一瞬间,无数亮红剑气从那涨大了的飞剑中分离出来,如漫天血雨般落下,罩住了大片怪兽,只是那速度却不知比雨滴快了多少倍,转眼又夺去了无数怪兽的性命。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实在不敢相信一柄无人控制的剑会有如此威势,然事实如此,又由不得他们不信,看看自己手中所谓的好剑,众人心中升起一股挫败感。寻惘看着那兀自追杀众兽的飞剑,心头感叹,或许只有承宵前辈铸造的冰火龙吟剑能与这柄飞剑相提并论吧,只是冰火龙吟剑汇聚的是天地精气,而这暗红飞剑>吸>收的却是妖兽精血。

    怪兽被飞剑追杀一阵,又死去不少,这时整个开阔地还能站着的怪兽已不及初时的五分之一。飞剑对残余的怪兽似乎没了兴趣,涨大的剑体猛然收缩,又变回原来的大小,随后朝着营地疾掠而来。即使最迟钝的人也能感受到飞剑的漫天杀意,残云大吼一声“快撤”自己却依旧站在石墙上,摆出应敌的架势。

    寻惘站在石墙上,双眼淡漠,身上散发的杀意朝飞剑反卷过去,在他的意识中,那飞剑已不仅仅是一柄剑,它更像是一个嗜血的绝顶高手。眼看飞剑临近,寻惘蓦然飞身迎上,临空斩出数十道弧形剑气。红光一闪,飞剑从弧形剑气的破绽中穿出,以几不可视的速度循着诡异的路线划向寻惘咽喉。寻惘灵识无法将飞剑的线路锁定,只能依着直觉侧身躲避,险险避开飞剑的这一击。飞剑一击落空,急速下沉,忽又反刺而上,攻的依旧是寻惘的咽喉。寻惘身在空中,变换身形远不如在地上灵活,要想闪避已是不及,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他灵机一动,将剑柄往飞剑剑身撞去。砰地一声闷响,寻惘只觉一股暗劲袭来,身体向后倒飞,此时残云刚刚赶上,正好将他接住。

    那飞剑将寻惘震退,也不追击,反而在半空中如蛇般扭了起来,看似非常得意。残云心中不忿,待两人站稳,就又要飞身冲上。寻惘一把拉住他说道:“慢着,它好象对我们并没有敌意。”残云瞪眼看着寻惘说道:“你刚刚差点被它杀了,这还叫没敌意?看它现在得意的样子,就是在向我们挑衅。”寻惘淡淡笑笑,说道:“如果它对我有敌意,就不会差那么一点了,你先退回去,我再和它交流交流。”残云不听,说道:“要上一起上,在我眼中它就是个敌人。”

    这时离惜三女也走了过来,察看寻惘有否受伤,见他安然无恙这才放心。离惜指着还在空中扭动的飞剑说道:“寻惘哥哥,我觉得这把剑有些眼熟。”寻惘其实也早已觉察到那飞剑与自己当年做的木剑有些相似,但他可不认为自己随手做的木剑隔那么些年就能变得那么厉害,否则他也不用辛辛苦苦打造,还不如直接做些木剑得了,因而他摇摇头,说道:“应该不是那把剑。”残云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道:“你们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寻惘笑道:“几年前,我在这里这封印之地遗失了一把剑,那把剑有个嗜血的技能,与这把飞剑挺像的,只不过威力却是天差地远了。”

    寻惘话音刚落,那飞剑却不扭了,突然向几人电射而来,却又倏地停在几人两丈之外。残云横剑在胸,满脸戒备之色,倒是离惜毫不惧怕,瞪大了眼睛仔细瞧那把剑。寻惘也被飞剑的这个类似亲近的举动>吸>引,仔细观察它与自己原来那把血华剑有何不同。

    正瞧着,一个沙哑的声音凭空响起:“我们,再打。”众人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寻惘也不例外,待反应过来是那飞剑在说话时,不由又呆了一下。寻惘失去了昔日的沉着,对着飞剑说道:“是你在说话吗?”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是。”月牙平时最爱胡闹,现在见了如此怪异的剑,早把害怕抛到九霄云外,冲上几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好厉害啊!”“你,太弱。”飞剑说了几个字,便不再言。月牙不满地哼了一声,撅着嘴退回原位。寻惘这时也不感肯定这飞剑到底是不是“血华剑”了,他试探着问道:“你是‘血华剑’?”

    飞剑沉默了会,说道:“好象,有点印象。”

    寻惘愣住了“血华剑”当初是没有剑灵的,而这飞剑却对“血华剑”这个名称有点印象,这极可能便是“血华剑”在形成剑灵的过程中,灵魂系统给它加入了一些记忆碎片,就像当初灵魂系统强行让自己领悟剑法一般,此时寻惘已经基本确定这飞剑就是当初的“血华剑”!

    “你对我可有印象?”寻惘想做最后的确定。

    飞剑又沉默了,许久后才说道:“很多,影子,还有她。”飞剑说着剑锋微偏,指向离惜。离惜抓住寻惘的衣衫,动容道道:“寻惘哥哥,它真的是‘血华剑’!”残云看着这戏剧性的变化,慢慢放下了手中长剑,他终于相信飞剑对寻惘并没有敌意。

    寻惘盯着飞剑,说道:“你为什么要和我打?”

    “我要做,你的武器。”

    寻惘的心恢复平静,淡然看着飞剑问道:“为什么?你有了自己的灵魂,自由自在地生存不是很好吗?”

    “寂寞,极限,我永远,只是剑。”

    寻惘似有所感,沉默片刻后横起“英雄剑”说道:“我已有自己的武器,它叫‘英雄’,虽然它还没有形成完整的剑灵,但我相信那只是迟早的事。”

    “它,不适合你,除非你,重生。”

    寻惘听了飞剑的话,认真回想自己的过去,发现自己这些年的作为与心目中的那些英雄豪侠确实有很大的区别,倒是残云,更像一个标准的英雄,自己,只不过武功更强罢了。良久,寻惘苦笑,转身将“英雄剑”递到残云身前,说道:“大哥,它说的不错,‘英雄剑’不适合我。”残云愣道:“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寻惘将剑放在残云手中,说道:“‘英雄剑’应该由真正的英雄执有,我无法承担英雄之名,它在我手中始终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残云瞪大眼睛说道:“兄弟,你不是英雄,谁还敢说自己是英雄?当初与无极帮一战,你执着这把剑所向披靡,几乎凭一己之力击败了无极帮,蜀地谁人不服,这难道还不算英雄?”

    寻惘淡然一笑,说道:“除此之外,别人还知道我什么呢?”残云哑然,除了与无极帮一战,他还真不知道寻惘还有哪些英雄事迹,寻惘便如一颗流星,横空而来,倏然而去,人们知道的只是他最光辉的刹那。

    “在我眼中,只有大哥能称为英雄豪侠,这把‘英雄剑’在你手中,我放心。”

    残云看着寻惘认真的神情,知道他心意已决,慨叹一声,提着“英雄剑”肃容道:“兄弟放心,我定不会辱没了这‘英雄剑’的名头。”

    回过身,寻惘对飞剑说道:“我们开始吧。”

    飞剑似有些迟疑,说道:“你的实力,将决定我,以后的威力,你确定空手?”

    寻惘看看自己的双手,淡然道:“确定。”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