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庭湮走进房里就立即掩上门,背脊紧紧抵着门扉,却忍不住身子的颤抖与心底的仓皇。

    为什么又要提起他?被迫逃避他三天,她仍旧无法漠视于之昊这个人的存在,是她低估了他对自己的影响力吗?

    包恼人的是,他心里明明只有李小妍,那她去不去书店又关他什么事?难道吃她的豆腐吃得还不够?

    只要一想起他那日对自己做出那种事,庭湮就无法忍受,再思及自己的反应,她更是羞愤难抑。

    偏偏只要一接近他,她就没办法抑制心底的蠢动,恨不得把自己的脑子和心全掏出来好好洗一洗,把所有关于他的一切全都忘得一干二净,不再受他影响,心里也不再满满的都是他!

    可是想要做到竟是这么难,挣扎许久,她心里依然有他,想的仍旧是他,就算是恨也抵不过爱他的心!

    来到书桌前,她从背包拿出今天所上的古典文学课本,正想埋首于古人浩瀚的风雅世界中,却听见窗外传来细碎的声音,好像有人拿石头敲她的窗。

    庭湮眉一皱,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突然,她看见楼下路灯旁站了个人影,他面容带笑,—直在对她挤眉弄眼。

    她倒>吸>了口气,立即将窗帘掩卜.义瞬间回过身,愕然地张大了嘴,眸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是他!他来这里做什么?为什么不肯放过她?

    咚!那片窗再次发出让人提心吊胆的警音,庭湮知道自己若不下去,他或许会扔到天亮也说不定。

    于是她匆匆忙忙出了房门,还好母亲已不在客厅,她可顺利地走出家门。

    一到于之昊面前,庭湮无奈地叹了口气“你究竟想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来看看你。”他耸耸肩,对她熟络地笑了。

    “我没什么好看的,你请回吧。”她垂着脸赌气说。

    自从上回两人有了较亲密的接触后,她现在连正眼都不敢看他,就担心会从他的眼中看见他对她的鄙视与不屑。

    于之昊的笑脸突地一收,攫住她的肩,蹙起眉峰“听说你病了?”庭湮心头一窒,仍低着小脸“我没事了。”

    “没事?”

    他眉一挑,勾魅人心的黑瞳渗入了几许笑意“看样子你所谓的不舒服只是不想见我的借口?”

    她浑身震了下,并没有回答他。

    “不说话就等于默认了?”于之昊略薄的唇勾起一抹不羁的笑意,随即狂野地吻上她的唇,以这种最简单的方式扰乱了她的思绪。

    庭湮有心反驳却无力抗拒,只能让自己再一次沉迷在他强烈唇舌攻击下,却也因此明白自己这些天的躲藏与逃避根本就是枉然。

    因为她爱这个男人,当真爱到了痴迷忘我的地步,这股热情焚烧着她,让她不能自拔。

    于之昊慢慢抽离,以惯有的淡漠神情道:“我是真的关心你,你不在的这二天.我连一点点专心念书的意念都没有,你相信吗?”

    “你…你对我说这些什么?”庭湮悲怆地流下泪,迭步后退。

    “你怎么了?”他不解地眯起眸子。

    “在你要追求李小妍的同时,竟然还能开口跟我说关心,这算什么?庭湮突然觉得好累好累,全身无力地靠在电线杆上,耗尽心力的身体,好像连自己的脑袋都打不住了。

    “你脸色不太对。”他一个跨步向前,搂住她似乎要下坠的身子。

    “你无话好说了?”她抬起泪眼,嘴角冷冷一弯。”你…”于之昊端详着她“你是真的病了。”

    昏黄的灯光下,她的脸色竟是如此苍白,令人心惊。

    “你还没告诉我,我算什么?泪水在她脸上狂流,她靠在他身上,喃喃问道。

    他凝神片刻,仍没给她她要的答案。“走,我带你去医院。”

    “不要!”原本连身子都站不住的她不知哪来的力气霍然将他推得远远的“我不需要你的关心,不需要…你回去。”

    她揉了揉太阳穴,强迫自己要冷静,可是表现出来的却是慌乱失措。

    “我不放心,你还是去一趟医院吧。”于之昊直视她的眼,微蹙眉宇的神情说明了他的担心。

    “我不要去医院!”庭湮挥舞着双手,不让他靠近,忽地,她发出一阵狂笑“我懂了,要得到女孩子的心对你而言易如反掌,所以你从来不当一回事,对不对?”

    他先是愣了下,随之扯动了嘴角“我早知道你爱上我,可没想到你竟然爱得这么深,既是如此你就不该放过我啊。”

    于之昊漆黑的眼中映着她的泪眼,表情凝重。

    “我不要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以前对你说过的话我全否认了,这样行不行?”她早就明白这份感情本就是个错误,偏偏她就像是个明知自己犯了错的孩子,却又不敢承认罪行,深深陷在痛苦挣扎中。

    “你知不知道我好不习惯现在振振有词的你?你说,你到底要我怎么对你呢?别变得让我都不认识了!”

    他伸手想触及她脸颊上温热的泪水,还来不及碰触,她已疯狂地推开他,一鼓作气地往回跑。

    “拜托,你这样回去,我怎能安心。”他大步一跨立即追上她,硬是转过她的身躯,握住她的肩,凝住她的眼,一字一字地说。

    “算了,你何不拿这份热情去关心你该关心的人?浪费在我身上是不是太不值得?在你心里只有比赛成果和李小妍的心,完全没有我的存在,又何需在我面前演戏,”

    在心头泛滥的悲情使她泪眼盈眶,看来好凄惶、好无助。

    他突然发生一串笑声,与他眼底那股忧郁极不协调“你这是何必?别恼我了,先去看个病,等身体好了再说。”

    人家是借酒装疯,可是庭湮知道自己不过是想借着这个状况发泄她的满腔不平。

    她摇摇头,脸色有着怅然若失的苦涩,我没事…你走开…”她一步一步往后退,嗓音混浊不清地咕哝着。

    于之昊目光阴惊的直看着她一步一步离他远去,忍不住出声又问:“当真不去医院?”(俺翻遍字典,都找不到阴惊这个词)

    约莫离开他十来步远的庭湮仍是摇摇头,旋即一个转身,奔离了他的视线。

    这回于之昊没再迫上,目光瞬也不瞬地睇着纤细的背影,就在这一瞬间,他的心迷惘了…(jp男)

    ⊙⊙⊙

    于之昊兴匆匆地来到李氏,他要让李小妍看看现在他的不同,让她明白他已回复以往的意气风发,不再是那个颓废、浪荡的飙车族了。

    他知道李小妍甲在…年前就辍了学,来到家族企业上班,更在她父亲的护航下,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晋升为公关部经理。

    他冲进李小妍的办公室,她立即吃惊地站起来“你来做什么,想吵架吗?我警告你,现在是大白天,你可别乱来。”

    李小妍似乎没有看出他的转变,一开口便是犀利的话语,兴奋雀跃的于之昊顿时被浇了一盆冷水。

    “小妍,你仔细看看我,这样的我是来闹事的吗?”

    于之昊身穿一套潇洒的亚曼尼休闲装,足登一双气垫运动鞋,微湿的发丝、通红的脸庞,让人猜想他应该是刚从运动场跑过来的。

    “你…你刚刚去打篮球了?”小妍疑惑地问。

    篮球是于之昊最喜爱的一项运动,但自从他堕落之后,就再也未涉足篮球场了。

    “没错!”他眼睛一亮,欣喜李小妍并没有忘记他的兴趣。

    “那又怎么样,你以为换了模样就能打动我的心,让我回到你身边吗?别傻了。”李小妍坐回椅中,打开桌上的铁烟盒,挑了一根细长的薄荷烟点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于之昊眸子一眯,脸上的笑容立即一僵。

    “要你管。”李小妍那张细致描绘的唇冷冷一撇,语气不屑。

    “老天,你变得快让我不认得了。”于之昊摇摇头,深叹了口气。

    “我变了?!”李小妍突然发出一阵冷笑“究竟是谁变了你应该比我清楚才是吧?”

    “我的改变还不是因为你,你的喜新厌旧刺激到我,让我受不了!”于之昊对住她魅惑人的眼喊道。

    “好啊,如果真是这样,那你就滚远点,省得我还要费劲赶你离开。”她怒眉一扬,说出的话冰冷无情。

    事实上,并非她不喜欢他,而是她现任的男友财力更雄厚,不但如此,他父亲还位居政治界要位,可有助于她家事业的成长。既是如此,她就得牺牲他,她心底并没有所谓的真爱,只有权势与荣华富贵。

    “李小妍,你真的这么狠?看在我可以为你而努力的份上,你就不能接纳我…些?哪怕只是甜言<img src="image/mijpg">语都好。”

    他简直不敢相信小妍会成为现在这副势利样,以前她讨厌他,那是因为他堕落、放荡,怪不得她,可如今她居然不为他的改变有一丝丝的软化,难道他俩真的到此为止了?

    “之昊,你知不知到我现在的男友是谁?他不可能让我重返你怀抱,而且我可以老实告诉你,他要比你好上数倍,你就算再变也追不上人家。”

    李小妍突然拿起话筒按下内线“警卫吗?你怎么放一个疯子进我办公室,快来把他赶出去。”

    于之昊闻言表情倏地转冷“好…好个李小妍,我于之昊今天算是看清你了,哼,从今以后你我形同陌路,永无交集,再见!”

    他随即僵着张脸走出李氏大楼,心中所残存的一点点爱意也被李小妍几句冷言冷语打散了。

    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他所想像的痛,她的决绝对他而言似乎不再有那么大的影响,反而得到一股他所要的释然?

    到底是怎么了?他为何会有这种感觉,难道他过去自以为是的爱并不是真正的爱?

    于之昊甩甩头。今晚他不想在这种猜疑中度过,只想好好的放松一次、疯狂一下。他走进一家最近常去的pub,决定狠狠的买醉一场。

    江玉琴坐在书店的柜台内打点采买书籍的事宜,于之昊突然带着满身的酒气冲了进来,趴在柜台上问道:“叫…叫庭湮出来,我…我要…见她…”

    “老天.你怎么了?”江玉琴一看见烂醉如泥的于之昊,马上丢下手边工作,扶他到那间研究用的小房间去。

    “我…我要庭湮…”他不停地叫着。”她还没来上班呢!”玉琴忧心地说:“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了?—个突然请了病假;一个却是醉得东倒西歪,连书都不念了,这样下去我真会被你们急死!”

    这几天.她可是领教够了他们两个的奇怪之举,还好她没儿没女,否则肯定会被气死!

    “那…我去找她…”他推开她,急着站起,却身形不稳再度倒回椅中。

    “拜托,你给我好好待在这儿睡一觉,庭湮如果看见你这种狼狈样不吓跑才怪。”

    江玉琴忍不住叨念了他几句,却在这时候突闻外头传来庭湮急促的声音。

    “玉琴姐…玉琴姐…”

    “我在这里啊。”她马上走出去。

    “你怎么不看店呀,我看柜台没人,还以为你怎么了。”庭湮一见到她,大大松了口气。

    “阿弥陀佛,你终于来了。我是没事,但里面的人可有事了。”江玉琴大叹地指指小房间里头。

    “你是说…”庭湮心一紧。想不到他还天天来呀!

    “没错,就是那个帅哥,也不知怎的,喝醉酒就拼命碱着你的名字。”江玉琴折腾了好一会儿,见她一到就赶紧把难题丢还给她。

    “他喝醉了?”说好不理他,但听他喝醉了,她又怎能置之不理呢?

    “就在里面,你快去看看。”江玉琴催促了声,又道:“你就好好劝劝他,我也累了,今天就早点关门吧,走时记得将店门关好。”

    她捶捶发疼的双肩,还真不得不承认自己上了年纪,才跟那小伙子拉扯几下,腰骨就险些闪着。

    “玉琴姐,不用关店门,我可以帮你看着。”

    “算了,那小子你能搞定就不错了,哪还&#x80fd;&#x770b;店,早点关门没多大影响,就这么办了。”

    她知道庭湮是担心书店会有损失,但为了她,少做点生意根本不足为道。刚刚于之昊直叫着庭湮的名字,可见庭湮在他心底已有一定的分量,她何不就制造个机会让他们彼此沟通,说不定有助于感情发展!(敢情不是你女儿,这也太不付责任了吧)

    “那玉琴姐慢走。”既然她坚持,庭湮也只好同意。

    江玉琴一走,庭湮便先将店门关上然后进入房里,此时于之昊整个人卧倒在长椅上,口中不知在念些什么。

    “你…你还好吧?”她走近他,轻声试问。

    于之昊突地坐起身抓住她双肩,笑得激动地说:“你知道吗?我被甩了,被狠狠狠的甩了!”

    “别这样。”庭湮劝说道:“你冷静一点!”

    “庭湮…”他眯起眼打量起眼前一脸惊恐的女子“你病好了?”

    “嗯。”她并没生病,只是这几天心烦意乱,有点精神不济而已。

    “那就好…”于之昊陡地放开他,痛苦地爬了爬头发,神情委靡的程度不下于她。

    见他埋首在腿间,不再说话,她不禁追问道:“你是不是去看她了?她…怎么说的?”

    “她…她变了,她不要我了…”他慢慢抬起脸,茫然的眼神盯着她瞧“她还真狠,说了好狠的话。”

    “那就别想了,要不要回家,我帮你叫车?”庭湮心慌意乱,急着想闪避那双凝住自己的炫目黑瞳。

    他的眼神虽带有醉意,却是炯炯有神,仿若在似醉似醒中捕捉着她的神采,想把他心底的渴求告诉她。

    “不要…”一挥手,他坐在长椅上就是不肯起来,他身上的醺醉味道闻来并非那么刺鼻,混合着他的体味,还散发着一股浓烈的男人味。(女猪什么嗅觉)

    “李小妍够势利,终于让我大开眼界,哈…”—阵激愤的笑声问荡在斗室中,听来十分的凄楚心酸。

    耳闻他门口声声叫唤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庭湮心底却有着说不出的苦楚,但她又无法让他知道,只能白己承受煎熬。

    “无论如何,她依然是你心底的最爱,不是吗?”她幽幽的叹口气。

    “最爱?我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好茫然…真的好茫然…”他重重地抓着自己的头发。

    “别折磨自己了,走,我带你回去。”庭湮抓住他的手,不让他弄伤自己,可是一个男人力气之大,根本不是她所能制服的。

    “啊i”他猛地一个使劲,她摔倒在地上,膝盖撞上桌角,疼得站不起来。

    “怎么了?”恍惚间,于之昊感觉自己好像闯了祸“你…我…对不起!”

    懊死的,他怎么头那么疼,都是酗酒惹的祸,他真不该没事喝那么多酒!

    庭湮看了他一眼,咬着牙忍痛站起来“我没事,倒是你真的该醒醒酒,你等会儿,我去为你泡壶茶。”

    “别走!”他突地从她身后抱住她“陪我…你留下来陪我

    于之昊双臂紧拥着她,是如此紧,如此害怕她逃离。他并没认错人人是谁,这种依赖让他心茫,却又不想理清。

    “你…先放手,我不会走的。”她好声的安抚道…

    “不,我不放!”他像个孩子赖在她身上,双手交错在她胸前,爱恋地抚弄柔软的乳房。

    庭湮抽了口气,亟欲挣扎,他却不肯松手,揉拧的力道甚至加重,挑战她微弱的抗拒。

    “别这样,你醉了!”庭湮不停扭动着娇躯,但这么做,反而让他箍得更紧。

    “我需要你,知不知道,我需要你…”他哑着声,大手钻进她衬衫内,想更进一步与她接触,试着以这样的抚弄安慰自己空乏的心灵。

    “别…”她抓住他的手,却被他一个翻身压掇在椅上“啊…”(可怜的女猪,怎么就不接受教训呢)庭湮衬衫上的钮扣因为这个鲁莽的动作全数被扯落,胸衣翻起至颈下,露出两团凝白乳房。

    “好美…”

    她还来不及抗议,就被他吻住,强索她嘴中的甜美滋味,不住地品尝她小口中的馨香。

    于之昊的吻是狂惊的,他强>吸>住她发颤的小舌,丝毫不放松,带着饥渴与依赖紧紧缠着她。

    “嗯…”庭湮无法控制地握紧拳头,频频打颤。

    “你有一头乌黑的发丝,真美!”他爱不释手地抚弄着她一头如缎的秀发“其实你要比李小妍美上好几分。”

    “啊?”她心一痛,急着想推开他“你走!”

    于之昊眉头一拢,又狠狠堵住她的嘴,大手握住一只椒乳,随即以唇代替了手的爱抚。

    “啊…”她娇喘着,仿佛身处迷乱氤氲的世界,急忙在他强烈的吻中争取喘息的机会。

    “别…”她双手无力的攀在他的肩头,不知该拉近还是推远。

    “这还不够!”

    “之…之昊…不!”她不住摇头,一双眸子蓦然大睁。

    “别慌,我知道你是庭湮。”他抵在她的耳畔,强烈的纯男性气息侵略她脆弱的意识。

    她咬着自己的下唇,不知他为何知道她心底的慌。

    “乖,把眼睛闭上。”于之昊带着微醉的笑意,粗哑地低吟,伸长舌激狂地舔洗她白皙细嫩的脸颊。

    “我…”她呼>吸>急促,眼神微蒙,痴望着他。庭湮只能感受到异物入侵的剧疼,娇弱无助地靠在他怀里急喘,粉颊嫣红的模样是如此惹人怜爱。

    你好美…这句话我是不是说过好几次了?看着她迷蒙似水的眸光,他如饮醇酒,眼底像火燎烧。

    “好痛!之昊…”

    她深>吸>了口气,双腿颤得厉害,第一次让男人触碰,没想到居然是如此的涩疼。

    于之昊望着累得不成人形的庭湮,轻拧了下她柔嫩的粉腮,沙哑地说:“后悔给我吗?”

    庭湮愣愣地看着他,半晌才说:“如果…如果我后悔了呢?”

    她娇怯的模样,一张细腻得不可思议的脸庞还映着欢爱后留下的红嫣,足以轻易击溃所有男人的理智。

    于之昊轻叹了声,忍不住又抚弄着她凹凸有致的玲珑娇躯,放肆一笑。

    “你笑什么?”庭湮咬着唇,没料到他会有这样的反应。

    “因为我知道你并不后悔,更可从你刚才的反应中断定你对我也有一丝渴望。”他嘴角似笑非笑地扬高。

    在他眼中的庭湮太过单纯,有任何的情绪她都会表露在脸上,他若再猜不出她的心,可就白当男人了。

    “我才没有…”她紧张地坐起,急着逃脱他的势力范围。

    “别这样!”他连忙抱住她,试图以最轻松的语调说:“别急,我想你赌赢的机会很大,等待应该会有结果的。”

    于之昊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狠狠击中她心底,让她心头又是一震。是啊,她还没赢呢,怎么她就把自己给了他?

    猛抬眼,她又迎上他那对肆无忌惮的眼神,到嘴边的话又逼进了喉里。

    “你不相信吗?”他笑得恣意,就在刚刚那一瞬间,他终于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了。

    庭湮双手抱着自己,不说话。

    “别不出声,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于之昊坐起,双手按了按仍带有几分醉意的脑袋。人家不是说,当一个人醉了的时候,是最容易看清楚自己的心吗?

    “如果你唤不回李小妍的心,真会要我吗?”她脱口问道。

    于之昊放下揉着太阳穴的手,有这么一瞬间,庭湮可看见他目光里浮掠过的一抹笑意“如果不会,刚才我绝不会对你做出那种事。”

    她一听,朵朵操红迅速染上她双颊“可是你会很伤心。”

    庭湮强迫自己看着他,想看尽他眼底的真,如此一来才能知道他的回答是不是谎言。

    突然,于之昊玩世不恭地笑了笑“我想我酗酒就是因为伤心,既然已经伤过了心就不会再有第二次,你放心,现在的我可以说是完全清醒了。”

    他眼底轻闪而过的戏谚竟无端地触动了庭湮一向固若金汤的心。

    怯怯地伸出手,她紧握住他的“这么说你不会再为她酗酒了?”她心口紧缩,就怕得到一个和她希望完全相悖的答案。

    于之昊猛地将她拉人怀里,下颚抵着她的头,嗓音带着些瘠亚“不会了,从今后我将全力以赴,会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下个月的科学研究比赛上,这一次我一定要拔得头簿!”

    “好,我帮你。”

    既然已将自己托付给他,也愿意在这最后关键继续等下去,她便决定抛下所有的负担与心结,为他达成这个理想。

    “谢谢你,庭湮。”

    于之昊柔柔的吻住她,心底有了另一个温暖的感触…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