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119巨资打造
    承恩领着关宁铁骑中的精锐抵达天津三日后。陆安、千王家私兵和两千民工坐了郑家四百多条商船出现在天津海域,丁离带着‘廉正公署’的密探人马也寻到了王承恩。

    王承恩这支王家私兵在天津一出现,将祖大寿吓了一大跳!

    王家军装备之精良怕是史上仅有,特别是那五千火枪兵人手一条祖大寿从没见过燧石线膛火枪。等到周通领着重装斧兵下船,祖大寿已经咋舌不已,特别是周通那两百斤的狼牙棒,简直如若天兵一般让祖大寿震撼!

    祖大寿迷糊了,这支装备如此怪异的军队,能打仗吗!

    若论装备,光一条燧石线膛火枪如此精细的做工,记一百两白银也不为过。还有炮、车、重装斧兵的装备,王家私兵这七千人的装备花了接近近百万两,算得上大明朝最贵的军队!

    袁崇焕在辽东一年,三十八万人马花掉崇祯四百八十万两,而且其中很多还是构筑宁锦工事的。若是祖大寿知道王承恩用如此巨资打造一支军队,不知道祖大寿会作何感想?

    才大气粗的王承恩看着自己大军已成,心中豪气突起,急欲找支倒霉的后金或者蒙古兵马练一下自己的子弟兵。打几仗,才好检测一下在战场条件下燧石火枪的性能,和看看自己私人兵马还需要增加什么军种。

    因此,丁离一到来。王承恩二话没说就让丁离探查后金和各路抵达京师的勤王部队情况。

    王承恩此时已经打定心思,让自己地王家军一战成名!

    陆安将私兵人马安顿妥当,王家军整编一万人,不管祖大寿意思如何,王承恩已经将三千关宁精锐当成自己人了。

    可是,人马一多给养又成了问题,两千民工的骡车带着火枪兵和炮兵需的大量火药弹药,本来带的粮食就少。

    一万人的军队。后勤给养一下就成了王承恩和王家军面临的主要问题。王承恩一时间头大如斗。这可是在国内。总不能实行以战养战的策略到处去抢百姓吧!

    只前王承恩没考虑到的军队后勤保障问题,现在因为第一次将自己地王家军远途投送而成了必须考虑地问题。王承恩不知道从那本军事著作上看过,现在面临后勤问题才想到地一句话——没有后勤保障,军队就没有战斗力!

    两千民工所带的粮食本就是上海荒地大开垦后的第一年收成,方以智按照市价征集而来的粮食。本就只带了九千人马十五天的口粮,现在多出三千人来,能吃个十天就不错了。指望一时间能让崇祯给粮草。王承恩是不感奢望的,只有打几场胜仗,崇祯才不会畏忌这支王家私兵,并拨粮草。

    王承恩没办法,为解决给养问题,只有准备去抢!

    后金和蒙古联兵,都是且游且猎的游牧民族,因此他们不需要考虑后勤补给。军队到那里。掠夺到那里。后金既然到了关内,粮草问题自然靠掠夺,跟小鬼子地战术一样。以战养战,此时杀入关内快两个月的后金兵马自然掠夺有大量的粮草。

    抢百姓那是寇,抢后金那是大义!反正后金的掠夺来的物资也是大明朝的,王承恩自然不会客气!

    也就在王承恩待在天津这几天里,各路勤王兵马抵达京城附近,由于通讯不畅,明军又各自为政,给皇太极一路一路地打得大败。几天里,明朝官员将领上百人战死,没有一路兵马能挡得住后金的锋芒,更不用说能组织起进攻了。

    王承恩与祖大寿这个戎马二十年的将领商议后,决定还是将自己地部队拉到京城附近待机而动。

    丁离带着探子在前十里内探查军情,祖大寿地三千关宁铁骑分成两队,在王承恩中军两翼。中军佛朗机炮车营和骡重车马与火枪兵间杂在一起前进,保持两车之间只能过一骑,而且佛朗机炮车在外,居中为骡重车辆,然后是弹药车辆,交错的摆放车辆,也就是说第一排车的间隙跟第二排车地间隙是不同直线的。

    不管那面遭受骑兵,火枪兵都可以依托车营和骡重车马阻挡骑兵的冲击,就算骑兵冲进车阵,由于两车只能过一骑,马匹若想冲过相互交错的车马营就得减低马匹速度,骑兵冲刺的优势到时候就发挥不出,火枪刺

    力就会大现。

    何况还有个周通拿着两百斤的狼牙棒带领着的一千重装斧兵,这一千人的威力很强悍,弱点也很强悍,可是有火枪兵、炮兵、骑兵好几种兵种配合在一起,弱点几乎可以忽略不记!

    当然这只是行军排阵,突然遇到伏兵最少有个缓冲带,若是有时间布置,王承恩的花样可不止这一点点。

    王承恩大队人马偷偷摸摸,走了三日才来到京城良乡附近,没想到这一路连根后金马毛都没碰到。

    现在的王承恩真有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窘景,看着日渐减少的粮草,让他心中有点发慌,这可是一万张嘴呀!王承恩只有心中不停祈祷,快出来一支掠夺资源后、满载而归的后金部队,让他王承恩打劫一票,解决粮草先!

    正在王承恩为一万人的肚皮问题犯难思索,一个武监匆忙来报:“公公,丁公公传回消息,正西方十里发现一支万人后金军队!”

    王承恩一愣,随即大笑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呀!命三军集合!”

    一会儿后,祖大寿喜滋滋地手拿前两天陆安送他的望远镜,进到王承恩的军帐,大笑道:“袁督师曾经好多时候在军中跟下官谈论王公公,说王公公实乃我大明朝神人,月供朝廷二十万两且不说,只这‘千里眼’就非同小可呀!”

    此时的祖大寿早把前几日被王承恩给绑了的过节丢在一边。他这几日也早想通了就算自己这几千人马硬去碰后金皇太极的主力,那袁崇焕一手带出来的关宁家底都要折腾光了。何况几千人马去碰皇太极的主力根本就是自找死,没有半点用处!

    王承恩反正当三千关宁精锐铁骑是自己的兵了,自然舍得花银子,朝祖大寿笑道:“大寿军中若是差了什么器具只管提,能给你办到的我绝不含糊!”

    行伍出生的人本就爽快,祖大寿大笑道:“那感情好,若是有什么需要王公公可包含了!”

    “那是自然!”王承恩收买人心很舍得下本,七千人马都花掉他近百万两,还怕再来三千张嘴吗?

    正在两人说笑间,陆安、周通带着几个把总来见,王承恩将如何做战的意思传达过后,全军起程。

    王承恩等人领着部队才走不久,一骑由西朝王家私兵飞奔而至,朝前军呼道:“我乃丁公公手下‘廉正公署’探子,有紧急军情飞报王公公!”

    语音一落,这人从怀中掏出一物朝前军一亮,大呼道:“此乃丁公公信物!”

    王承恩早就听到这人呼喝,一策马带着陆安和几个武监来到这自称自己是探子的人身前,见这探子手中正是丁离联络的信物,急问道:“有何紧急军情,快快道来!”

    探子朝王承恩躬身道:“那一万后金兵马正和山西巡抚耿如杞的五千勤王援兵遭遇,丁公公命小的飞报卫公公之时两军已经遭遇!”

    “山西巡抚耿如杞!”王承恩大惊,对那探子道:“你在前带路!”

    王承恩大喝道:“周通领斧兵在前,陆安领火枪兵三千在后,轻装急援山西巡抚耿大人,切记保持距离以火枪射杀为主,重装斧兵斩杀临近后金兵马,在我没到之前不可冲杀!”周通、陆安两人领命、急忙领了人马跟上那探子。

    此刻王家私兵在上海长期训练长途跃野,急行军几里路然后马上投入战斗对于王家军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这时候领着关宁精锐铁骑的祖大寿策马跟上王承恩疑问道:“王公公为何不让我关宁军士前去支援?”

    王承恩笑道:“祖大人的关宁铁骑虽然迅捷,可我还有妙用,何况这骡车粮草还需要军士护卫。”

    王承恩那还有什么妙用,只不过准备一支预备队,同时让自己检阅一下花重金打造的王家私兵到底有几金几两。这一战不到万不得以,王承恩准备让祖大寿的三千关宁精锐铁骑坐坐冷板凳,守守粮草!

    祖大寿听到这话,翻了一个白眼,拿关宁精锐铁骑守粮草,只有王承恩这太监能干出来!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