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38袁崇焕复出4
    宫道内,王承恩伴随袁崇焕行走。袁崇焕显得意气风发,王承恩却是步履沉重。王承恩道:“鄙人恭喜袁大人。今日起,除了皇上之外,袁大人便是天下第二人了。”

    袁崇焕惶恐地说:“在下不敢。天下第二人,只能是您王公公。”

    “鄙人不过是皇驾前的一个奴才。而袁大人所处的位置,早已盖过了鄙人了。”王承恩继续说“袁大人,鄙人提醒你一句,袁大人的权利正是来自于皇上,皇上一句话又可以收回去!”

    袁崇焕的神色已不似前,仍然故作镇静地说:“这个嘛…在下曾经就体验过了。万历朝时,万历皇上授我辽东巡抚。到了天启朝,天启皇上一句话就将我贬为废员,什么都扒干净了,只留下一颗脑袋。”

    “当今皇上不是万历,也不是天启。”王承恩冷哼道:“当今皇上要收回大权时,只怕连脑袋也不会留下!”

    袁崇焕面露不安,沉呤着,心中一动,问王承恩道:“王公公,莫不是在下在御前应对时候的说错了什么话?”

    王承恩叹了口气,说:“袁大人的‘平夷三策’大受圣宠。但有一句话,鄙人曾经提醒过袁大人!”王承恩顿了顿,继续道:“鄙人昨日特别提醒袁大人的话,也是今日最让皇上开心的那句话——‘五年平定辽东!’”

    袁崇焕一惊,方记得自然自己与钱谦益见王承恩,王承恩说过的话,顿时沉呤不语。五年平定辽东,袁崇焕自问没这个能力!

    王承恩紧追不舍,又问:“皇上没有生疑,但鄙人斗胆替皇上生了点疑问。敢问袁大人,您凭什么做到五年平定辽东?”袁崇焕沉呤良久,面色微窘,终于说:“做不到…御前应对时,在下为了解皇上忧虑,为讨皇上欢心,才那么说的。在下现在也有些后悔。”

    王承恩自嘲的笑笑,心中无奈,袁崇焕呀袁崇焕,胡夸会害死人的。五年平定辽东,没那个能耐还要夸海口,不是给自己埋下祸根吗?何况袁崇焕的‘平夷三策’本就是守策,如何谈什么平定辽东?

    王承恩之前是想着凭借自己知道的历史,保下袁崇焕,让他多扛两年北方边关,让自己腾出手来发展经济打击内贼,那想到袁崇焕这个人硬是不听教。

    王承恩送袁崇焕出了宫,回到乾清宫,只见崇祯仍在踱步叹赏,口中不断念叨:“良将良将,得一良将,胜过百万雄兵啊!袁崇焕真是忠勇之臣…是不是啊…”崇祯见王承恩入内,得意地问他。

    “是!”王承恩闻及崇祯此言心头巨颤,袁崇焕那番论调让崇祯越有希望,到时候袁崇焕要出了什么茬子,崇祯的失望就会越甚!

    “哈哈——”崇祯大笑,王承恩心头哭笑不得,心叹道,这袁老黑难保呀!

    当日晚上,温体仁在提灯太监引领之下,悄悄地进入乾清宫。乾清宫暖阁内,崇祯手执一封密奏心情沉重,白天因为袁崇焕的保证心中愉悦的崇祯,现在却因为手中的密奏而心情苦恼!

    温体仁入内叩拜:“皇上深更半夜召见臣,臣甚为不安。”

    “平身。”崇祯示意太监退下,说:“你给朕上的密奏,朕看了几遍。温体仁呀,你胆子不小嘛。”

    温体仁闻及崇祯此言,匍匐在地,声泪具下朝崇祯道:“皇上,臣言人之不敢言,赤胆忠心…前朝魏忠贤之祸,当为后世之鉴。臣以为,王承恩之本事才具,远胜于魏忠贤。乞皇上早做圣断…王承恩仗皇上恩宠,内结宦官,外通封疆大吏,他的所作所为已远远超出一个秉笔太监的职权范围,违反太祖爷“太监不得干政”的律令,可以说,朝中大小事,没有他不知道的,也没有他不参与的…特别是袁崇焕返回京城之日曾与钱谦益二人秘访王承恩,只不过王承恩不知道什么原因避而不见。皇上,这其中定有猫腻呀!”

    曾经吃过魏忠贤苦头的崇祯那能不明白温体仁的话,叹道:“爱卿说得都对。朕即位以来,需要一个既能干又忠心的臣子辅佐朕,这时候温爱卿、大臣们在那里?朕有时候也气——既气王承恩,也气你们这些大臣,你们要是有点真本事,何至于被一个太监比下去了?”

    温体仁说:“可,可王承恩身后有皇上…”

    “错。百官身后都有朕这个皇上!朕不会厚此薄彼。”崇祯冷喝道。

    温体仁痛声说道:“皇上啊,臣冒死上奏。君臣之道乃朝廷的基础,不可动摇。不论任何人,也不论他忠还是不忠,只要他是人臣,就不许触犯皇权。否则的话,早晚祸及国家,祸及皇上!”

    “大胆!朕需要的是你们这些臣子精诚团结,一心为朕分忧,朕念温爱卿也是一番好意,暂不追究温爱卿诋毁王承恩之言,好生配合倪爱卿和王承恩,将工商业和官办对外贸易试点给朕办好!朕倦了,去吧!”

    温体仁面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狞笑,朝崇祯跪道:“臣,告退!”崇祯点点头,温体仁步出乾清宫。虽然这第一次上密奏没能成功弹劾王承恩,可是温体仁觉得收获还是很大的,最少了解到崇祯已经开始对王承恩有戒心了,要不崇祯不会让温体仁半夜入宫就是说这件事情,而且还不怪罪温体仁弹劾王承恩。

    王承恩对温体仁在他背后捅刀子浑然未觉,可是有人会告诉他。

    京城紫禁城的防卫,自从经过魏忠贤事件后,已经全由锦衣卫驻防,而且京城的锦衣卫军官从副将、参将、游击、千总、把总全换了曾经信王府邸的侍卫,锦衣卫的最高统领也是崇祯曾经的侍卫统领,副将刘勇,跟王承恩的关系也挺不错的,当初崇祯在考虑锦衣卫换领导层的时候,王承恩力荐刘勇,这让刘勇一直对王承恩感恩戴德。

    次日早晨,王承恩行至紫禁城的外围,在锦衣卫设置的第一个岗哨便给刘勇拦了下来。

    “王公公能不能借一步说话!”刘勇面有难色。

    “刘将军?”王承恩一愣,随即明白刘勇的意思,随刘勇来到锦衣卫指挥所。刘勇遣退左右,关上房门,朝王承恩道:“王公公,昨夜三更,温大人来过宫中!”

    紫禁城入夜以后会关闭紫禁城四门,若是没有崇祯的特令,及锦衣卫统领刘勇的准许,就算是王承恩这样崇祯面前的红人也进不来,当然那些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除外。因此,昨天晚上温体仁进紫禁城,作为锦衣卫统领的刘勇自然知道。

    王承恩一愣,随即就猜到了温体仁这厮三更半夜入紫禁城的目的,冷哼道:“哼!温体仁!”

    “刘将军,抽空到鄙人府邸找丁离支五千两白银。”王承恩说罢,步出锦衣卫指挥所。

    “小的谢王公公!”刘勇心喜叩头,他本想提醒王承恩这个恩人注意,那想到还得了五千两白银。

    袁崇焕的离京上任很风光,崇祯不仅仅为袁崇焕的离京宴请了文武百官,就算袁崇焕出发前,崇祯虽然没有参加,也命王承恩做了代表,领着文武白官都将甲革鲜亮的袁崇焕送到吴三桂的勤王军营里。吴三桂的勤王兵马已经结束了勤王使命,也一同随袁崇焕返回辽东战区。

    吴三桂和他的将士们先是见到袁崇焕集体高呼:“辽东将士欢迎督军大人!”袁崇焕在辽东这些将士中的威信如日中天。可是当这些辽东将士见到王承恩的时候,直接是跪倒在地,朝王承恩高呼:“辽东将士欢迎王公公!”

    袁崇焕纳闷了,文武百官也纳闷了,这王承恩凭什么在军中有这样的影响力,让这些士兵见了王承恩直接下跪?

    王承恩也给这些辽东将士的一跪吓了一大跳!看来雪中送碳确实容易收买人心,就算崇祯现在有银子补了他们军饷,可是这群辽东将士却记得王承恩那区区两万两白银的恩情,何况王承恩还给这些辽东将士上演了一出‘勇者活,懦者死’的震撼‘闹剧’!

    这些辽东将士对袁崇焕这个辽东名将是敬,对王承恩这个太监是又敬又畏!

    “袁大人,送君千里,终需一别!在下就带着百官这就回去复命了!”王承恩朝袁崇焕抱拳作别。

    “王公公,以后下官在辽东边关,这京里——”袁崇焕看着周围大臣欲言又止。

    “放心,袁大人可在辽东尽力施展抱负,这京里自然还有鄙人与各位大人呢。不过…”王承恩扫了一眼左右,小声对袁崇焕道:“袁大人切记不可与后金议和,切记不可杀毛文龙!”

    “王公公…”袁崇焕疑惑,自己虽然想与后金议和,最多只是想想,还没赋予行动呢,这王承恩怎么知道了!何况自己还真没有杀毛文龙的意思,这王承恩怎么说出这样的话!

    “若要皇上不收回你的权利,袁大人就必须这样做,也只有这样做,鄙人才会在朝中全力支持袁大人!”

    王承恩没能阻止到袁崇焕夸海口说什么五年平定辽东,已经很是后悔了,再让袁崇焕干几件惹毛了崇祯的事情,那袁崇焕就是自寻死路了。王承恩为了多给自己几年缓冲的时间,以上海为范点,推行他的政策和打击内贼祸乱。攘外先安内,必须先稳住国防,让王承恩腾出手来干更多的事情。

    保下袁崇焕这个还有点能力的文人将领,后金也会顾忌更多,一时间不敢全力发难。特别是阻止袁崇焕杀毛文龙这点制关重要。

    历史上毛文龙虽为地方军阀,实力也一般,但天启以来,明廷对其颇为倚重“累加至左都督,挂将军印,赐尚方剑,设军镇皮岛如内地。”而且从战略上考虑,毛文龙以海岛为基地,以游击战术出击,确实起到了牵制清兵的作用。尽管毛文龙部有贪功,冒饷、不肯受节制,难以调遣等问题,但小疵不能乱大谋,袁崇焕杀毛文龙系冤杀、误杀,这基本是定论。

    毛文龙被斩,结果辽之东南战场从鸭绿江到旅顺的主要城镇、海港、海岛以及属国朝鲜,都先后被后金占领,明几乎全部退出上述地区,毛文龙多年的惨淡经营化为泡影。何况,毛文龙死后,局面更加乱。其部下尚可喜,耿精忠先后作乱,而后降清,更证明了这一点。

    毛文龙被斩,崇祯虽然没杀袁崇焕泄愤,是基于用人不疑的思路,可是崇祯心中对此事相当不满意的。何况袁崇焕杀毛文龙让辽东南战场无将可守,做了件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

    由此可见,从平夷三策到杀毛文龙,历史上的袁崇焕是个极没有战略眼光的将领。

    “下官定牢记王公公吩咐,告辞!”袁崇焕转身跨上战马,朝王承恩抱拳作别。

    “全军听令!出发——”吴三桂跟在袁崇焕之后跨上战马,朝三军吼了一嗓子!

    三军人马朝前开动,沙尘四起,群臣纷纷退让,惟有王承恩站在卷起的沙尘中看着辽东军马前行,心中一叹,是时候离开京城,实行自己挽救危明的策略了!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